乐队真的是“濒危物种”吗?

新音乐产业观察2021-04-16
也没必要想太多,做好自己就够了。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音乐产业观察”(ID:takoff),作者:贤江,36氪经授权发布。

“乐队是一种濒危物种。”

说这句话的人名字叫Adam Levine(亚当·莱文),Maroon 5乐队的核心。今年3月初,他在一次访谈中,对于乐队的前景表达了自己的悲观。

话音刚落,Adam Levine就遭到了无情的群嘲,并因此在外媒上引发了一场关于乐队未来的大讨论。

有媒体说,讲道理,Adam Levine说的没错,相比过去,乐队确实势头大减。也有媒体说,Adam Levine言过其实,乐队仍然活得好好的,只是可能形态上跟过去不一样了。

中国的情况则不太一样,过去两年来,在综艺的助推下,乐队市场出现了升温的势头,乐队话题大规模的进入主流视野,舆论场里的讨论空前热烈,乐队的关注度之高,前所未有。甚至,坊间有一种说法,中国的年轻人办厂牌签新乐队正蔚然成风。

为此,我跟在乐队市场里摸爬滚打多年并且曾经游走于国内外的老朱聊了聊。在乐队市场上摸爬滚打多年的他,曾经游走于国内外的乐队圈,跟Oasis的制作人交情匪浅。

另一个原因是,他最近办了一个新厂牌,选材的过程中,见了不少年轻人。我想从他的角度了解一下,他怎么看“乐队”的前景,以及他所接触的年轻人们,怎么看待“乐队”。

黄昏

我跟老朱的交谈不免要从Adam Levine的观点聊起。

Adam Levine说,在Maroon 5刚出道的时候,乐队遍地开花,如今,他觉得身边好像已经没有什么乐队了。所以,他觉得乐队成了“濒危物种”。

实际上,我跟老朱近年来的几次见面也屡次涉及相关的话题。在我俩的成长过程中,都受摇滚乐队影响颇深,只不过,他热爱Oasis,我喜欢Blur。当然,我们都很喜欢英国乐队,比如Starsailor。

2001年,Starsailor发行乐队的首张专辑《Love Is Here》,首周销量高居英国专辑榜第二位。然而,在那个年代,Starsailor并不是一只市场表现特别突出的乐队。且不说Coldplay和Linkin Park,The Strokes同年发行的首张专辑《Is This It》也叫好叫座。

尽管前有Teen-Pop,后有Hip-Hop,但21世纪初的欧美乐坛,乐队仍然是市场上的佼佼者,除了上面提到的乐队,Franz Ferdinand、The National、The Libertines、Kings of Leon、Arcade Fire、Artic Monkeys、Vampire Weekend和The xx等大批乐队先后登场,各自风光。

也难怪Adam Levine会觉得 Maroon 5刚出道的时候,乐队遍地开花,事实如此。

总之,21世纪的全球乐队市场,看起来可谓繁荣昌盛, “后朋克复兴”、“Britpop复兴”、“车库摇滚复兴”等话题,此起彼伏。

不得不提的还有当时劲吹的“Emo风”, My Chemical Romance、Fall Out Boy、Panic! at the Disco等影响了一代年轻人。

My Chemical Romance

相比之下,21世纪第二个十年,乐队市场风光不再。上一个十年,曾经风光一时的乐队,大都偃旗息鼓。用老朱的话说,“我们那些年喜欢过的乐队,都没了。”

“都没了”并不是说乐队真的没了,但当时一些明星乐队,到下一个十年,在市场上,大都边缘化了。你还记得大明湖畔的Kaiser Chiefs吗?十几年前,在英国曾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2006年,Kaiser Chiefs在英国音乐奖上获得3个奖项,风光无限(图为Kaiser Chiefs和Coldplay在英国音乐奖现场合影)

十几年后,Kaiser Chiefs同期出道的英国的乐队里,还能在市场上有出色表现的,可能就只剩Arctic Monkeys了。

我偏爱的The Horrors,倒是还活着,作品口碑一直不错,只是唱片销量平平无奇,而老朱当时偏爱的乐队Exile Parade是真的没了。

Exile Parade乐队曾获得Oasis御用制作人Owen Morris看好,并亲自操刀制作专辑,但Exile Parade的发展并不太顺利,最终在2014年宣布解散,理由是“市场不需要我们这种类型的乐队”——Exile Parade是那种比较传统的摇滚乐队,在老朱听来,“很Oasis。”

市场需要哪种类型的乐队?可能是Maroon 5,也可能是Imagine Dragons。

在Exile Parade解散的同一年,Maroon 5发行新专辑《V》,专辑中的歌曲《Sugar》在流媒体上创下了数十亿的播放量。与此同时,Imagine Dragons也越来越火。最终,在Billboard的十年最受欢迎摇滚歌曲盘点中,Imagine Dragons的歌占了前三。

在Maroon 5和Imagine Dragons越来越火的同时,乐队在市场上却日渐式微。《卫报》的一篇文章所说,欧美排行榜前列越来越难看的乐队的身影,就连一些音乐节上,乐队的地位都大不如前了。以科切拉音乐节为例,乐队比例近年来逐年减少,相反,说唱歌手、R&B歌手、独立艺人的数量则逐年增加。

本文落笔的此时此刻,在Spotify的全球最热50歌曲排行榜上,有Rap、有Reggaeton、有Pop、有K-Pop,但一首正经的乐队歌曲都没有。

融合

虽说,乐队不等于摇滚乐,但从1960年代开始,摇滚乐队在乐队形态中占据了统治性的位置,并由此影响了一代代的年轻人。组乐队玩摇滚,对于年轻人来说,曾经是一件很酷的事情。

我读书那会也想过要组一支朋克乐队,而老朱最近则在学习弹吉他。老朱比我Rock N’ Roll,曾经,他一言不合就“干”,卷起袖子加油干的“干”。

因为喜欢Exile Parade,他主动要求帮Exile Parade做海外运营,并且把Exile Parade带来中国办了几场巡演,并因此跟Owen Morris成为莫逆之交。十年前,他还把几支中外乐队带进内地办巡演,一口气跑了全国十几个城市,演了几十场。

在老朱看来,21世纪以来,流行音乐的发展,表现出了明显的“融合”是音乐的趋势,曲风或形态,并不是很重要。“现在的年轻人,一个人就能完成多种乐器的演奏,对他们来说曲风的边界越来越模糊。”

事实上,从Linkin Park开始,乐队的融合倾向表现得越来越明显。Hip-Hop和电音两种21世纪的强势元素,对乐队形态的改造变现的尤其明显。

提到自己乐队的曲风,Adam Levine直言不讳的承认,Maroon 5从一开始就融合了Hip-Hop和R&B等各类节奏音乐,“我们真的不摇滚。”

近年来当红的乐队,比如Imagine Dragons、The 1975和Twenty One Pilots,作品上都存在很明显的融合倾向。

这大概是为什么受欢迎的乐队口碑都不太行的原因,因为,他们的音乐听起来,跟过去的乐队相去甚远。比如Imagine Dragons的热门金曲《Thunder》,说是EDM,好像也没什么问题。

“融合”的原因,当然跟市场变化有关。Hip-Hop和EDM的起势,潜移默化的改变着乐队的创作轨迹。这其中有对市场的迎合,也有个人趣味使然——Twenty One Pilots的成员说自己从小就是听Hip-Hop长大的,免不了会把Hip-Hop融合进来。

Twenty One Pilots

除了流行曲风带来的变化外,DAW(Digital Audio Workstation,数字音乐工作站)的迭代也影响着音乐创作的变化,随着软音源越来越多的被采用于创作中,高度依赖真实乐器伴奏的“乐队”因此发生变化。

受影响最大的,可能是摇滚乐队。Kiss乐队成员Gene Simmons认为,摇滚乐已经死了,因为年轻一代都在家里用电脑搞创作了,弹吉他的人越来越少。在Gene Simmons看来,吉他是乐队的灵魂,吉他的失宠决定了摇滚乐的失宠。

嬗变

乐队是什么?乐队是一种高度社交化的多人协同表演或创作,是音乐表演场景中最基本的社交单元。你甚至可以认为,乐队本身就是一个社交媒体,社交的结果同样是生产内容、输出信息。

老朱认为,社交场景的变化,也深刻改变着乐队生态。“组乐队意味着大量的线下社交,而且在社交过程中必然会碰到各种问题。在线上社交还不太发达的年代,一切顺理成章,但在高度发达的社交网络时代,就不一样了。”

从生产到传播,这个时代给了个体生产者太多便利,DAW带动的卧室创作的普及,流媒体和社交网络给歌曲传播带来了前所未有的便捷。

在当下的大环境下,相比乐队,个人生产者有着更多的优势。“一支乐队,从排练到创作到歌曲录制,整个协作生产的过程有一个较长周期,个人则随时可以创作,随时可以发歌。”老朱说。

而且,社交网络时代推崇的是自我表达,个性化的自我表达为个体带来大量的粉丝,同时,又反过来不断强化表达上的个性化。

研究Z世代的学者罗斯·伊文思(Rose Ewens)指出,对于从小在互联网背景下成长起来的Z世代来说,他们已经习惯了这种自我表达带来的快感,相比团队协作,他们会更倾向于经营自我。

或许,在这个时代,“乐队”两个字可能已经不够酷了,“一个人就是一支乐队”显得更酷。

老牌音乐网站Stereogum推荐的2020年40组最佳乐队里,个人化特色鲜明的多达20组。老朱说,在中国,也有着同样的趋势,平时个人经营,需要表演的时候再找合适的乐手,他称之为“雇佣制”。

中国音乐市场的特殊性在于,唱片业时代缺席了的中国音乐产业在互联网音乐时代,取得了突飞猛进的“跨越式发展”,演出市场也方兴未艾(至少在疫情前)。在大盘整体向好的情况下,理论上说,任何形态的艺人都有更好的生存空间。

由于近两年综艺节目带来的助推,乐队市场目前仍然处于升温的阶段,新的乐队在增长。老朱看到的是,《乐夏》确实带动了乐队关注度的,中国年轻人对于乐队这种形态仍然很感兴趣。他这些年接触过不少年轻音乐人,其中不少在玩乐队。

但是,时代在乐队留下的印记也肉眼可见。以《乐夏》第二季为例,Madarin(普通人)乐队和福禄寿FloruitShow等乐队就让人感受到了不一样——跟传统的摇滚乐队相比,从他们身上可以看到创作和表演方式的变化。

十年前,谁会想到,竖琴也能成为一支中国乐队的常规编制呢?

福禄寿FloruitShow在《乐队的夏天》

未来

在人类历史上,集体协作式的表演是一种古老的表演形态。从商朝的编钟到后来的管弦乐,再到现代的摇滚三件套(吉他、贝斯、鼓),几千年来,随着乐器的不断发展和变化,音乐团体的形态一直在演变。

所以,我们丝毫不用怀疑,未来的乐队很可能跟我们想象的不一样。

Adam Levine所说的“濒危物种轮”实际上是站在欧美乐坛主流乐队形态的角度说的,说白了,还是摇滚乐队形态,这种形态,历史不到百年,但在大众传媒的推波助澜下,成为过去几十年来流行音乐市场上的统治性乐队形态。

变化也早已发生,1970年代,电子乐队Kraftwerk的出现,就打破了常规,随后,乐队形态也开始出现一些新的变化。Hip-Hop和摇滚乐的融合,在1990年代末-2000年代初,又一次改变了乐队的面貌。带着DJ上台的Linkin Park,成为21世纪最成功的乐队之一。

发展到后来,同样受Hip-Hop影响的Twenty One Pilots,乐队编制就只有一个鼓手和一个主唱。Twenty One Pilots之前,也有The White Stripes这样的两人乐队,但是,The White Stripes好歹还有Jack White这样一个牛×的吉他手。

实际上,摇滚乐队的出现,也是时代发展的结果。经济大萧条让人数众多、运营成本较高的爵士大乐队难以为继,小型乐队获得青睐,加上,电吉他的出现,最终催生了摇滚乐。

事到如今,时代似乎又在召唤着观念的更新。

“现在的年轻人在观念上并没有那么拘泥于过去的乐队形态,他们受到影响是比较多元化的。生活水平的提高、传播方式的变化、都在改变了传统的乐队观念。”老朱说。

当我们不拘泥于某一种形态或某一种曲风的时候,可能会有不一样的感受。日本有一支年轻的女子乐队叫CHAI,四位女孩子,精通乐器,但有没有乐器,她们都能给我们带来精彩的表演。

CHAI

老朱说,他丝毫不怀疑还会有新的现象级乐队出现,前提是,真的足够才华横溢。“归根到底,还是看才华,形式并不重要。像Radiohead那样的乐队,哪个时代,都会有机会。只不过,这个时代,对才华的要求更高了。”

在Spotify上,全球各地的音乐人,每天发布的歌曲多达6万首,而在中国,每天也有数千首歌发布。流媒体上,签约艺人、独立音乐人、音乐玩家星罗棋布,竞争空前激烈。

近年来,虚拟艺人和AI音乐也加入了分食的行列,音乐市场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分化,而社交短视频成为了音乐潮流的加速器,每天都在催生各种热曲。

从“效率”的角度来说,在目前的环境下,与想发就发的个人歌手相比,在互联网上,乐队确实没有什么优势。

但是,不要忘了,乐队最重要的生存空间,从来都是现场。无论人类社会如何变化,现场表演会一直长期存在,只要还有“现场”,乐队就有生存空间。

创作需要才华,现场则强调技能。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这句话,放诸未来皆准。所以,对于乐队来说,能耐住寂寞,苦练技能,争取靠精彩的现场表演来赢得观众,是一条必经之道。尤其在这个追求“效率”的时代,玩乐队或许更需要耐心和一点适应时代变化的方法。

对于市场的变化,圈里也不都像Adam Levine或Gene Simmons那么悲观。Gene Simmons的队友Paul Stanley就认为,“无论用什么样的方式创作,只要年轻人仍然有创作音乐的热情,都是好事。”

而老朱说,“也没必要想太多,做好自己就够了。”

+1
7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服务音乐产业,弘扬正能量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年轻人的世界,我们不懂……

2021-04-16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