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科技博主:独一无二的 NFT,不可取代的泰勒·斯威夫特

神译局2021-04-16
重要的是艺术家,而不是艺术作品。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NFT(非同质化代币)最近成为了一个现象,尤其在艺术文体领域。但是NFT的价值在哪里?NFT本身并不值钱。值钱的是艺术品,因为稀缺。但是数字艺术不是可以无限复制吗?稀缺在哪里呢?V神认为稀缺在于合法性。虽然数字作品可以无限复制,但是得到创作者认证的却没几个。这又引出了一个新的看法。知名科技博主Ben Thompson借用斯威夫特的例子说明,其实重要的是艺术家,而不是艺术作品。原文发表在其个人博客上,标题是:Non-Fungible Taylor Swift

划重点:

2014年的斯威夫特就看清了音乐的价值在哪里

互联网不是稀缺的终结

在富足的世界里,重要的是需求,而需求是由粉丝驱动的

NFT也需要同样的共同信念,重要的是首先要有激励信念的能力

不是因为“艺术是重要且稀缺”的,所以是有价值的,而在于艺术家本身是重要且稀缺的,从而可以为任何他/她们看重的东西赋予价值

2014年7月,泰勒·斯威夫特(Taylor Swift)在《华尔街日报》上发表了一篇社论,标题叫做《对于泰勒·斯威夫特来说,音乐的未来是个爱情故事》:

越来越多的人都从经济实体的角度,认为音乐销售的衰落,以及专辑和音乐(质量)的脱钩不可避免。我不这么认为。在我看来,不论从前、现在、还是将来,一张专辑的价值都是由于艺人倾入这项工作里面的心血与艺人(以及音乐公司)将音乐推广到市场中去的费用所构成的。

最近几年,你大概已从很多文章里知道,一些大公司的艺人因为推销或其他排他性的协议的原因,实际上是在把自己的音乐免费送出。我希望在将来,不仅仅限于音乐市场,而是对于每一位我遇见过的女孩儿……我希望她们能知道自己的价值,并且要求相应的回报。

但互联网的评论家不为所动;Nilay Patel在Vox中写道:

斯威夫特提出了一个很好的观点,主张要为音乐付费。她说:“音乐是一种艺术表现形式,艺术既重要又稀缺。重要且稀缺的东西是有价值的,而有价值的东西需要付费得到。所以我的观念就是音乐不应该是免费的,而我的预测就是不同的艺人以及他们的公司最终能够找出一张专辑的价值点所在。”

这段三段论的建构令人印象深刻。但也是错得很离谱……在互联网上,稀缺是不存在的:每一样东西都是无穷无尽的,对每个人都可用的。当供给无限时,供求定律就不能很好地发挥作用。斯威夫特说“重要且稀缺的东西是有价值的”是对的,但她未能理解稀缺性这个东西在数字市场里面根本就不存在。

在那篇专栏发表的三个月后,斯威夫特的观点似乎占了上风。《1989》这张专辑同时以数字下载或物理媒体的形式发布,但并未在Spotify上架。发行时专辑售出了120万份,这是近十年来单周销量最大的一张专辑,而且连续11周在Billboard 200霸榜,并获得了RIAA的9倍白金认证。

不过八年过去之后,斯威夫特已经完全接受了流媒体:《Lover》、《folklore》还有《evermore》在发布的时候均同时在Spotify和Apple Music上架。不过,最有趣的是斯威夫特上周发行的专辑。

《Fearless》(大机器版)

原创版的《Fearless》发行于2008年,是斯威夫特的第二张录音室专辑,也是她的一大商业突破。这也是斯威夫特首次签约的唱片公司大机器唱片公司(Big Machine Records)拿到的她的六张专辑当中的第二张。2018年,在合同履行完毕后,斯威夫特转投了Republic Records及环球音乐(Universal Music)旗下; 六个月后,大机器唱片公司创始人Scott Borchetta把唱片公司卖给了Scooter Braun领导的投资集团,更关键的是,斯威夫特那6张专辑的母版也卖给了对方。

随后的剧情就要牵涉到斯威夫特的整个职业生涯史了,从她一开始跟Borchetta 签约,到Braun当了Kanye West的经纪,众所周知,后者曾怒骂 2009年MTV音乐录音带大奖,抱怨称当年斯威夫特拿到的那个最佳女歌手录影带大奖应该给碧昂丝,从而引发了一场长达十年之久的争执。斯威夫特指责Borchetta违约。Borchetta则声称斯威夫特曲解了她跟大机器的谈判。不过,最有趣的是大机器唱片董事会成员Erik Logan的这则推文,他曾发表在一封公开信上,其中包括有以下内容:

在某个地方你给自己讲了一个故事,你告诉自己有改变历史、事实,并用自己希望的任何叙事方式重新去讲故事的权利。但是,作为一个在你出生之前就一直站在Scott身边的人,我不会作壁上观,让你重写历史,歪曲事实,好证明你对商业交易缺乏理解是合理的。事实会水落石出,你会被证明是错误的,大家会开始看到,那个只永存在你的视角的世界,并不是现实……

我不知道斯威夫特和大机器唱片公司之间发生了什么;正如我在《Five Lessons From Dave Chappelle》中所指出的那样,虽然在不知名的时候让创作者一方签字出让版权给唱片公司或网络比较容易,但很少有人记得同样的那些唱片公司和网络手头拥有的一堆权利从来都没有接近变现过,这只会让他们的投资打水漂。不过这没关系了。

Chappelle的救赎之歌

就像Chappelle所明确指出的那样,喜剧中心频道(Comedy Central)在其他喜剧演员身上赔钱并不能改变他们在Chappelle身上赚了一大笔钱的事实,Chappelle总是缺少控制力总是被扣减版税让他很沮丧。更重要的是,由于互联网的原因,Chappelle可以把粉丝们召集到他身边:

用Logan的话来说,这是通过Chappelle的镜头,用他的叙事方式,重新讲述的故事。而且有效!几个月后,Chappelle在Instagram上发布了一个更新;这是其中的关键部分:

几周前,我推出一个特别节目。我把它叫做《不可饶恕》(Unforgiven)。我告诉大家我对喜剧中心的抱怨是什么。之前我从来都没讲过这个,我要求电视网络要给我钱。我的很多同行都嘲笑我,因为觉得这个要求很荒谬。他们说:“你都签了合同了,还有什么可生气的吗?”

事情是这样的:我很擅长经营自己的生意。照顾好自己的生意的诀窍是知道你做的是什么。那些议论我的人,那些在庆祝的懦夫,他们不知道什么才是好。

我从没问过喜剧中心要任何东西。如果你还记得的话,我说“我要去找我真正的老板”,于是我来到你们面前,因为我知道我真正的力量在哪里。我请求你们别再看那个节目,感谢上天,你们真的这么干了。那么让那个节目一点价值都没了,因为没有你们的目光那个节目什么都不是。当你们不再看那节目时,他们给我打电话,我的名字又回来了,我的执照也回来了,我的节目也回来了,他们还付了我好几百万美元。非常感谢你们。

斯威夫特也在做同样的事情,这就是为什么她跟大机器分手的故事以及谁对谁错的问题最终无关紧要的原因所在。就像Chappelle一样,斯威夫特正在拿回她的母版,不管她是否拥有

《Fearless》(斯威夫特版)

只需看看上周发布的这部作品即可:

那不仅是《Fearless》,而且是斯威夫特版的《Fearless》;你觉得斯威夫特的粉丝会选择看哪一个版本呢(毕竟,《Fearless》大部分的剩余价值就在于流媒体播放了)?这就是Logan不记得的地方:在富足的世界里,需求才是那个重要的力量而需求是由斯威夫特的粉丝驱动的,而不是大机器或者Scooter Braun或者其他任何人的律师

很容易看出这种情况下事情后续会如何发展:斯威夫特甚至都不需要重新制作另一张专辑。她已经表现出重新制作旧唱片的意愿和能力,剩下的她的粉丝会去做。斯威夫特母版现在的所有者,Shamrock Capital,应当买断Braun未来的股份,并跟斯威夫特达成交易,因为有权直接去找自己的粉丝并提出自己的主张的斯威夫特,其实真的可以“改变历史、事实,并用自己希望的任何叙事方式重新去讲故事”。

斯威夫特的做法值得注意的是,这跟她在2014年的那篇专栏里面所敦促的做法正好相反。斯威夫特没有把《Fearless》当作宝,而是贬低它。她不去问自己拿回母版要多少钱,而是直接就拿(编者注:意思是自己重新录制新版)。Patel是对的,虽说艺术可能很重要,但在互联网上并不稀缺。只是他没看到的是互联网是怎么让斯威夫特变得比以往更强大的

NFT

不妨思考一下NFT——非同质化代币。我在这篇Daily Update里面解释过NFT;摘录如下:

智能合约是存储在区块链里面的代码,里面包含有合约中规定的各种条件。就NFT而言,智能合约应该包含有这一数字艺术作品的唯一代币ID,以及可以转让的条件(NFT可以代表任何东西,包括实物资产,但为了简单起见,现在姑且假设就是数字艺术)。

关于NFT恢复了“艺术的价值”,创意产业当中已经掀起了极大的兴奋。除了数字绘画以外,也有卖出数百万美元的音乐专辑。从中你会看到这种诱惑力: Patel谈到了稀缺性的终结,那么能够把稀缺带回来的技术似乎就像是灵丹妙药了。说不定斯威夫特在2014年的愿景只是相当于当时超前了?

但其实,这并不是因为NFT天生就有内在价值,至少不像很多有抱负的艺术家所希望的那样。归根结底,NFT只是区块链当中的一个条目,而区块链本身其实是不值一文的。确切地说,这并不意味着区块链不能成为价值存储。我在2017年曾写过关于比特币的文章:

比特币已经有八年的历史了,它抓住了众多非常聪明的人的想象力,创造力与投资,而且转换成你选择的货币变得越来越轻松。你可以用比特币到街边的商店买东西吗?好吧,还不行,但是如果你拿着一块黄金的话也是一样不方便,但是不管黄金市场认为它的价格应该是多少,都不会有人认为后者没有价值。黄金可以兑换成美元,也可以兑换成商品,而比特币也是这样。换句话说,有足够多的人相信黄金是有价值的,而这就足以让黄金变得有价值了,我怀疑比特币已经远远超越了这一刻。

比特币的价值并非根植于比特币区块链,而是基于数以百万计的人的共同信念,也就是认为它其实是有价值的。就捕捉和维系价值而言,NFT也需要同样的共同信念(为什么我发现NBA Top Shot会特别有趣,这就是原因所在:它根植于现实世界里面的版权)。这意味着真正的力量不是信念的记录(NFT),而是首先要有激励信念的能力

重要的是艺术家,而不是艺术

这就解释了2014年的时候斯威夫特的正确在哪里:

我的一位演员朋友告诉我,当她最近参与的一部影片选角到只剩下两位竞争者的时候,选角导演选择了Twitter粉丝多的那一位。而在音乐领域,我也看到了这个趋势。这个情况把我带回到2005年,当时我第一次走进公司的工作会议,跟他们说我已经在这个叫做Myspace的网站上和我的歌迷们进行直接的交流了。在将来,艺人们会因为拥有歌迷而得到录音合同——而非发行了歌曲之后才有歌迷。

这跟斯威夫特利用粉丝去拿回她的母版的做法相反:未来的艺术家会从一开始就运用这种力量(就像独立作者一样)。不是因为“艺术是重要且稀缺”的,所以是有价值的,而在于艺术家本身是重要且稀缺的,从而可以为任何他/她们看重的东西赋予价值

换句话说,尽管我们曾经为塑料碟片买过单,从而认为我们是在为歌曲(或报纸/写作或有线电视/电视明星)买单,向分发而不是创作者赋权,但如今我们是根据创作者的指示去付出我们的金钱与注意力,赋予他们掌控所有人的力量。如果创作者认为自己的NFT很重要,那么它们就会有价值。如果他们认为自己的表演毫无价值,那就没有价值。而且,就斯威夫特而言,如果她认为自己的专辑有价值,那并不是因为专辑现在很稀缺,而是因为只有她才能宣布专辑是“斯威夫特版”。

延伸阅读:

NFT:非同质化代币完全指南

以太坊联合创始人:最重要的稀缺资源是什么?

强调“独立作者”的 SubStack,终究要面对商业模式的问题

译者:boxi。

+1
9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视频号新功能,让你的直播收入涨涨涨。

2021-04-16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