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独立书店③∣南之山成于思:也许开书店的人都有一种“病”,我就想开一家纯粹的书店

派派壳@36氪重庆2021-04-16
实体书店是濒危的行业,但推而广之,阅读产业还大得很。

文/覃琳、王蜀娟

重庆的独立书店,是一个特殊的群体。用精典书店创始人杨一的话来说,就像非洲大草原,没有多少树,突然来一棵就惊艳全世界。

重庆,以码头文化著称,并不是一个阅读氛围浓厚的城市。但独立书店却百花齐放、各具特色,在亚洲都属一流水平,其品牌的多样性在全国也很少见。

重庆为何会出现这样独特的文化现象?开书店的都是一群怎样的“异人”?实体书店有盈利模式吗?现在还有谁去书店?他们都是一些什么人?

近日,36氪重庆走访了部分独立书店:精典书店、新山书屋、南之山、刀锋书酒馆、时光里、喜玛拉雅书店。从4月9日起推出“重庆独立书店”系列报道,共七篇,致敬4月23日世界读书日,也致敬在恶劣生存环境下仍苦苦支撑的重庆独立书店人。今天是第三篇——南之山联合创始人成于思访谈。

重庆独立书店①∣精典杨一:争取做最后一家倒闭的实体书店

重庆独立书店②∣新山书屋李晖:未来书店的未来,会是什么样?
 

南之山联合创始人成于思

一走进南之山位于渝中区重庆天地的「古腾堡星汉书店」,强迫症会表示极度舒适。
整齐划一的排列,令人赏心悦目;不高不矮的书架,四个面都面向读者,每本书都能很方便的碰触和翻阅;一艘巨大的“飞船书吧”作为唯一的阅读区,刚好在整个书店的主轴线上,十分醒目。除了书架和阅读区,书店里别无其他。

飞船书吧(南之山供图)

这世界只有一件事,可以让我们脱离沉重的肉身,甚至跨越时间和地域的限制,回到过去,看见未来,那就是阅读。成于思就想让书店回归阅读本质。(覃琳/摄)

南之山联合创始人成于思,80后,建筑设计师出身,「古腾堡星汉书店」就是他的作品之一,完整地体现了他的想法,“我就想开一家简单纯粹的书店。”

重庆刀锋书酒馆创始人江凌评价,“他(成于思)完美地避过了实体书店所有的坑。”

能避过所有的坑,是因为曾经踩过所有的坑。

成于思,人如其名,爱思考,行动力也很强。书店的很多模式,书店+民宿,书店+餐饮,书店+教育,甚至连锁书店的模式,他都去尝试过。这些店有些成功,有些失败,去年疫情缘故还关了一家店,“亏得一塌糊涂”。

他爱交流,也爱分享。36氪采访他的时候,他也反问36氪:你们在重庆都见过哪些有意思的科技企业?

成于思说,“好的产业,应该像蒲公英一样,传播种子,而不是做高围墙。实体书店是一个濒危的行业,不管模式怎么变,它就是濒危的行业,但推而广之,阅读产业还大得很。我愿意把自己的经验教训分享出来,让别人做得更好。”

看着这几年纷纷入局的同行,成于思很感慨,“也许开书店的每个人都有一种‘病’吧,一种理想主义的执念。”

1、书,是一种有缺陷的商品

“书店到最后一定会灭绝。因为书作为书店的核心商品,它是一种有缺陷的商品,本身的商业逻辑是不通的。”

为什么这么说?“你看到什么商品在进货时就是标了价的?书的背后就是有定价的,而且你只能按照这个价格卖。”成于思算了一笔账,从商业的角度来说,一件商品的成本和它的售价比应该在1:2.5—1:3之间,在这个区间内,一门生意才有利润可赚。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地价和房价的关系。重庆之所以把房价控制得很好,其中一个指标就是地价不能超过房价的1/3。成于思原先就在某大型房企当建筑设计师。

书的进价通常在58-65折之间,连1:1都没达到,加上国内物业成本(租金、装修)和人力成本在逐年上升,在书店卖书基本没有利润空间。

“这是书的本质,没办法突破。当然,你可以去卖绝版书或者藏书,那是另外一门生意——收藏。”

既然定价无法突破,那有没有可能降低成本呢?比如书店自己出书,就能保证有一定的利润空间,但是门槛高,且出的书大多是公版书(书的版权属于全人类,没有版权费)。“公版书是所有的出版社都可以出的,消费者为什么要独独买你算过利润的高价书?”成于思说。

此外,书的在地消费的紧迫性也不强。即一本书没必要一定在此时此刻买,也可以在线上或者以后买。所以很多互联网巨头,比如亚马逊、京东、当当等,在最开始选择卖书作为它们的第一个业务。

对于消费者来说,线上和线下实体都是书籍的销售终端,但在线上买书更便宜,你说我该怎么选择?以至于现在的结果就是,八成的书籍销量都在线上。

这么一看,书店作为终端的弊端就非常大:相当于线下开书店的成本,让读者买了单。

基于此,成于思甚至提出:政府不该补贴民营的书店。“这只会丢失书籍和阅读的本质,造成产业僵化。我们首先要明白,应该保护书店还是保护读者?如果保护读者的话,就不该补贴书店。”

作为一家民营书店的老板,却反对政府补贴自己,这是成于思在书店存活与进步的问题上,产生的更深入思考。“留下的一定是合理的,如果注定要灭亡,就不要让它苟延残喘。”

一艘飞船降落在一颗未知的星球,一个文明穿越时空来到一个陌生的宇宙。书店的空间设计,就是新人类遨游于知识宇宙的一场旅行。(南之山供图)

“宇宙飞船”内部(覃琳/摄)

2、所谓的“书店+”,全都是坑
 

“如果当初我就把这个行业分析透彻的话,可能就不会做书店了。”2016年,成于思出于一时意气,在南山上开了第一家书店——「南之山书店 · Origin」,原因只是不忿于成都亲戚讥讽重庆文化氛围不浓、“重庆很土”的言论。

没想到第一个店就火了。第二年他又在距老店300米处,开了一家面积更大、业态更丰富的书店——「南之山书店 · 小森林」。又火了。

初出茅庐,就开成了两家盈利的书店,这掩盖了很多东西。成于思在反思这两家店时说,“也许我开了一个不好的头。让人误以为开书店是可以赚钱的。”

其一,在成于思开店时,实体书店其实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了。2015年是一个分界线。据开卷信息,2015年实体书店与线上书店的比重是5:5,到去年已经变成2:8,码洋规模只有203.6亿元。“数据和实际感受是有差异的,当时没意识到这点。”

其二,赚钱的不是卖书,而是民宿、婚纱拍摄场地租赁、餐饮……“书店是开下去了,但书却变成了空气。”

成于思同样陷入困扰新山书屋创始人李晖的“多元化悖论”:既然开民宿赚钱,为何不直接开民宿?当初明明只想开一个书店,为什么书不是主角?

2019年,南之山书店选择下山,在渝北开了「南之山书店 · 小宇宙」,尝试用“书店+零售产业”模式。在模仿诚品书店、日本茑屋书店的模式下,做成数据中心,零售的端口,把文创产品、儿童培训等业态加入进去。后来,这家店因为疫情原因直接关闭,“亏得一塌糊涂”。

“事实上,这种模式一开始就被诚品、茑屋验证过,是不盈利的”。这个道理是后来成于思在与诚品书店大陆负责人的交流后才得知,“那一刻才真正意识到这个行业有多惨烈。”

唯一盈利的苏州诚品书店,是靠地产条件,靠卖房子、出租门面养起来的。“那当初我为什么要从地产离开?!这简直是人生的悖论。

靠书赚钱,渐渐走不通,但大型连锁书店西西弗为什么走通了呢?于是,不肯言败的成于思又有了新想法。

为了尝试西西弗的模式,成于思把第一家店卖了,用于开设江北嘴「南之山书店 · 城市之丘」的启动资金。这家店的软硬件、书的密度甚至排布方式,都完全参照西西弗的模式运营。“后来,你会无论发现怎么做,营业额都不会到西西弗那么大。”

是规模不够大吗?“其实不是,是选书种类的不同。西西弗按畅销书的逻辑来选书,而我只想卖我觉得好的书。”

于是最终有了「古腾堡星汉书店」。在这家店里,70%的书都是成于思自己挑选的。不同于传统按学科分类的方式,这里按主题进行分类,即在同一个书架上针对同一话题,可能会出现文学、旅游、科学技术、人物传记等不同类型的书籍,实体制造了一个“猜你喜欢”。这样的分类方式,也许更符合人们日常的阅读习惯。

按主题的图书分类方式,if you like, you will like,如果你喜欢这一本书,那么在这个书架上,一定还会有另一本你应该会喜欢的书。(王蜀娟/摄)

“想回归做书店的本心,做得更简单一点。书店就是书店,有书类推荐和阅读空间就够了。”

为了简单纯粹,成于思把一切会发出声音的板块集中到了楼上,作为另一个独立的酒吧“古星院”来运营。二者是独立的空间,用楼上的酒吧餐饮来养楼下书店,但又互不打扰。

兜兜转转,在尝试了若干“书店+”的模式之后,成于思想回归书店的本质——阅读。

3、线下书店存在的意义

在成于思看来,未来的书店产业只会留下三种类型:新华书店、大型民营连锁书店、少量的独立书店。

作为最基础的公共文化空间,新华书店起到了“图书馆”的作用,推动着社会进步,在国资支持的背景下,会发展得越来越好;

大型的连锁书店如西西弗等,跑出了能持久的商业模式后,可以进一步培养读者的阅读习惯;

最后的独立小书店,适合做出一个阅读的空间,在社会上保持独立的声音,引领读者深度思考。

“前两种我都做不了,我只有做最后一种。争取在冷媒介被换掉之前,能保留自己的声音。”

“其实如果跳出书店这个狭隘的产业去看,我们都是在大的阅读产业背景下,没必要纠结是不是让书店存活下来。”看透书的本质后,成于思经常会将自己抽离出书店产业去思考问题。

消费者买书是为了学习、为了阅读,能达到这个目的的途径有很多,并不是只有书店才能实现。这也是为何成于思会将新店取名为「古腾堡星汉书店」的原因。

书店入口地上的石碑,讲述了店名的来历(南之山供图)

 1962年出版的传媒经典著作《古腾堡星汉璀璨:印刷文明的诞生》,马歇尔·麦克卢汉在书中最早提出电子时代“地球村”概念。核心论点是技术的发展,比如活字和大规模印刷不仅改变了我们阅读、写作或者购买书籍的方式,也改变了我们思考和体验世界的方式。麦克卢汉预测这样的大发展趋势还会包括电视,以及可能会制造出一种用作研究和通信工具的电脑,它让每个用户都能接触到前所未有的海量信息,一切都在指间完成。

如今,麦克卢汉的预言早已成真。“既然纸质是一种阅读的媒介,那为什么电子不可以呢?甚至听觉不可以呢?书店产业发展到最后会消亡,但阅读产业会越来越蓬勃。好的产业,应该像蒲公英一样传播种子,而不是做高围墙。”成于思说,我愿意把我知道的分享出来,让别人做得更好。

尽管一切都想明白了,成于思依然想要开一家纯粹的书店。

谈到重庆近几年入局的书店同行们,成于思也很感慨:他们是没想明白吗?不!很多人是明知没有商业模式依然要去做,只是希望通过推荐好书,做成优质的品牌或阅读空间,去一点点影响、改变这座城市。至少证明重庆不是一个“文化沙漠”,这个城市能够养活这个东西。

“也许开书店的每个人都有一种‘病’吧,一种理想主义的执念。”

+1
45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第四届哲学 · 艺术 · 科学论坛即将启幕,36氪协办。

2021-04-16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