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又一次调整组织架构,大厂也焦虑了?

财经小锄头2021-04-16
短视频是啃不下的骨头,音乐是危险的高楼,QQ是可能颓圮的围墙?

文丨财经小锄头(chutou0325)

“如果业务发生了改变,却不调整组织架构,那等于没变。”

 当大佬在说出这一句名言的时候,或者也没想到会被引用这么多次。而在短频快的互联网行业中,每一次组织架构的调整都意味着一场新的战役已经打响。

4月15日早上,腾讯公布了一轮新的组织调整及人事任命。调整规模虽然较小,甚至不涉及到事业群级别,只涉及事业部、子公司和领导个人。

但是,在这一次调整中,我们或多或少都会嗅到不一样的味道。

一、短视频+腾讯视频,追风口还是决战?

腾讯的此次调整,其实并不复杂,大致有三个。

1、腾讯视频、微视、应用宝被合并,进入新成立的在线视频事业部;

2、天美工作室负责人姚晓光兼任PCG社交平台业务负责人,主管QQ;

3、原QQ负责人梁柱调任腾讯音乐CEO。

粗一看,或许没什么。

但是,作为互联网双巨头之一,腾讯与其他互联网大厂极不一样,腾讯历史上的大规模组织调整非常罕见,似乎喜欢一动不如一静,上一次大的调整还是2018年9月,当时腾讯将旗下的七大事业群重组为六个,成立了全新的PCG(平台与内容事业群)和CSIG(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由此开始了至关重要的战略转型,堪称是下注“产业互联网”的誓师大会。

再把范围扩大一点,上一次腾讯直接控股的大公司进行组织架构调整还是在去年4月,阅文集团的高层大换血,作为控股股东的腾讯亲自接管,而腾讯集团副总裁、腾讯影业CEO程武出任了阅文集团的CEO,在此之后阅文集团的业绩回暖,股价触底反弹,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

所以,这一次调整虽然不大,但是相比来看却比大调整更要微妙,它直接涉及就是产品战术。那么,从这一次调整中我们可以看出什么呢?

一方面,是短视频和长视频都迫切需要“破局”。

腾讯在短视频上的短板早已经是众所周知了,微视两战前台都遭遇滑铁卢,视频号目前看起来也没什么起色,而对哔哩哔哩快手等平台的投资,不足以让腾讯应对大文娱生态的变化,这个闭环终究不能靠外人。

这一次,腾讯视频与微视合为一个事业部,其实可以看做是一个双向调整。微视在腾讯的各个业务线中一直是一个尴尬的存在,虽坚持冲锋了两年,但目前尚未占据太大市场占有率,与腾讯大文娱的体量并不匹配,而腾讯视频在与各大长视频平台竞争中,也看不到明显的优势,迫切的想要鸣金收兵甚至是破局。

双方一旦结合,那么就是短视频和腾讯视频的结合,我们可以称之为“中视频”,一般认知也就是5~30分钟这种范围,而这也是目前哔哩哔哩的腹地。在过去一年里,抖音和西瓜视频都在全力猛攻,就以抖音来说,当初崛起的时候对时长的控制非常严格,但是也逐渐将市场延长到了最高15分钟,可见其野心。

而对于长视频平台来说,用“中视频”来帮助长视频平台提高粘性,甚至是作为润滑,都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而目前芒果、爱奇艺、腾讯视频的日活均在8000万以上,虽然腾讯视频在MAU和VIP用户总数均已超过爱奇艺,但盈利能力依然很弱。由此,长视频与短视频的结合必然可以取长补短。

另一方面,今年的大风口还是短视频,视频领域的决战已经不远。

互联网行业的组织架构,一直都是跟着风口跑的。

在过去的十年间,互联网大厂的组织架构调整大致有两个密集期。一个是2015年,在“双创”政策与O2O风潮下,BAT等大公司都调整了布局。而2018年更是密集期,国内有百度、腾讯、小米、阿里、知乎、滴滴等进行组织大变革,国外有谷歌、亚马逊等互联网巨头,都是为了适应“ABC”。

就以百度为例,百度从2015年开始几乎每年都进行组织架构调整,这和大家的感官一样,它的业务变动也是最频繁的,每每感觉到风口或者某个业务出现危机的时候,都会进行组织架构调整。

由此,我们也可以看出来,腾讯这一次组织架构一定是因为某种“风口”或“危机”。

短视频的风口已经吹了几年,但是直到2020年才逐渐向各行各业席卷,腾讯此次调整可见短视频仍然是一个大的下注方向,而作为长视频或许会因为短视频的半路杀出,格局彻底被改。

二、是QQ和腾讯音乐的求生存,还是变革?

在这次组织架构调整中,还有很微妙的一点就是,为什么QQ和腾讯音乐也一起换帅了呢?

讨论这两点,与长视频和短视频换帅又有所区别。

事实上,作为一个时代的记忆,QQ在学生群体中仍然是十分受欢迎,但是互联网从来都不静止的,强大如QQ和微信都不可能江山永固,从腾讯近两年的年报来看,2019年下降了1%,2020年下降了3.6%,跌入了5亿量级。

(数据来源:腾讯历年财报)

这其中,虽然有部分微信与短视频挤压的因素在,但更多的则是QQ自身的问题,在与年轻群体的互动中缺乏增长动力,这个时候是“静不如动”。

腾讯音乐换帅也是一样的逻辑,竞争对手网易云音乐上市在即,在线音频的时长又遭遇短视频的“掠夺”,而以腾讯音乐的体量来说,如何寻找新的市场增量和保住现有的市场份额是一个极不容易的事。

自3月23日以来,腾讯音乐的股价已经从高点32.2美元跌到了4月14日的18.1美元,回撤幅度达到了43%,已经跌入2020年年底的水平,如果说3月23日的暴跌是大佬爆仓所至,那么在其后的近一个月里仍然跌跌不休,未尝不是竞争压力和自身增长受限所致。

当然,这就一定代表接下来QQ和腾讯音乐会有大刀阔斧的改革吗?

不一定,而且可能性较低。

为什么这么说,就要看一看腾讯的历次组织架构调整,通过这几个案例来说明。

在上文,我们说腾讯的架构调整很小。但,这是相对于腾讯的体量来说,如果真要看影响,其规模已经很大了。

腾讯第一次架构调整是在2002年,当年QQ凭借过亿的用户量与中国移动的“移动梦网”合作,通过移动QQ发出的短信数量约占整个“移动梦网”短信数量的70%。

随着“移动梦网”业务的展开,腾讯开始了第一次架构调整,整个公司被分为三大部门,分别是市场部门、研发部门和职能部门,并且确定了每两周一次的总办会议制度,这与今天大多数中小型公司的架构差不多。

这一次变革,是腾讯将公司分散的管理制度,正式变成一个系统在治理的标志。在此之后,腾讯的业务迅速发展,在互联网风起时代从未因为内部羁绊而栽跟头。

到了2005年,腾讯的营收已经达到了14亿元人民币,而百度是3亿元,新浪是1.9亿美元,网易为2.1美元,搜狐为1.08亿美元,已经成为了互联网的一极。

在此情况下,马化腾又提出了“在线生活”概念,希望腾讯全方面渗透到人们在线生活的不同层次的需求,布局无线增值、网游、广告、搜索、电子商务等领域。

由此,腾讯开展了第二次组织架构调整,将公司划分为8个序列,分别由5个业务部门和3个服务支持部门组成,分工更加明确,将60多个产品线都装了进去。

通过这一次轻装上阵,腾讯在2009年提前完成了收入破100亿的目标,达到了124亿人民币。而这一次调整,也被誉为腾讯的“生态雏形”,而腾讯也一向是以QQ和微信为中心进行商业化赋能。

包括2018年的那次调整,腾讯也是从整个系统方面改变,发力B端业务,为产业互联网打基础。

很明显,腾讯的各项业务是嵌合得很深的,它不像是阿里或者百度那样各项业务独立,特别是作为QQ这种流量大平台,以及腾讯音乐和腾讯视频这种拳头产品级的,更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

那么,它们最有可能打响的第一枪会是什么呢?或许是两个部门之间的联动。比如,程武在去阅文之前是腾讯影业的负责人,进入阅文之后直接就是以免费方向打造IP为主,直接拉动了阅文的业绩和股价,两种运营思维的区别对于产品的刺激是巨大的。

同样的,QQ与腾讯音乐也可以是这样,不同时期需要的是不同的打法,而用户对此的感知往往也极弱。

+1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餐饮行业看似热闹,但实际行业江湖气重,水也非常深,竞争很惨烈。

2021-04-16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