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厂码农:我只是租房补贴的搬运工

未来可栖2021-04-13
拿1500的租房补贴,转手给了中介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未来可栖”(ID:hifuturecity),作者:Z。

字节跳动工作3年的小贾,自从2019年入职以来,已经换了三个办公地点。2019年11月,小贾从中关村附近的天使大厦搬到牡丹园中兴大厦,第二年11月又从中兴大厦搬到了魏公村天作国际中心。

每换一次办公地点,小贾也会跟着公司换房子。但每换一个地方,小贾就发现公司附近的租金很快就会上涨,直到“吃掉”公司发放的租金补贴。

2020年10月,在最近一次公司搬家之前,小贾可以提前一个月到魏公村商圈找房子。为了避免中介提价,小贾将房子租到了距离公司3公里内一个不起眼的小区,并特意接手了一个自如转租房源。

2020年,北京租房市场处于价格下行期。据贝壳研究院数据,去年10月北京住宅租赁成交量环比下降5.6%。租金方面,10月北京平均月租金为79.6元/平方米,环比下降3.3%,同比下降3.1%。

小贾当时认为,自己终于逃过了租金涨价跟着自己跑的苦恼。

但是三个月后,当转租的租约到期之后,小贾还是发现,如果要续租这套房子,中介最新的标价上涨了200多元每月。

小贾无奈签下了租房合约,因为他知道,房产中介对各家互联网公司的租房补贴政策一清二楚。几乎被中介“垄断”出租房源的大厂周边,很难逃涨价命运,而这些被定向补贴的大厂员工,在拿到租房补贴之后,转手就给了出租方。

01

字节跳动、快手等给租住在公司附近的员工定向补贴房租已经成为一种现象。主要原因,一是因为大城市的通勤成本很高,新办公地点距离住处过远,一些人就选择离职;二是因为在这些企业里,加班是一种常态,住处距离公司的远近,决定了加班时长的上限。

张一鸣曾说,年轻人工作生活应该住在城市中心,哪怕房子小一点,在市区有更多的活动和交流,下班之后也不需要浪费大好时光和宝贵精力挤地铁,节省的时间可用于健身读书看电影等也很好。

但在虎扑知乎等互联网人常去灌水的论坛上,吐槽的声音也非常大。

这样的帖子常常能引起大厂员工的共鸣,并很快形成讨论。

能够提供房补的企业获得更多职场人的青睐,例如字节跳动和快手,但这些房补政策也有一定要求。

入职字节跳动的员工会有1500元的房补,要求是租房距离个人实际办公地点步行30分钟,自行车20分钟,或地铁20分钟及以内的租房所在地,须上传租房所在地的地图。

同样快手在公司附近住也有租房补贴,快手的房补是每个月2000元,要求是租住地点距离公司直线距离在3-5km之内,具体的房补政策也可能会根据职场位置有调整。

但市场不介意赚走每一分钱,特别是在供应方比较强势的租房市场中。

以快手所在的西二旗商圈为例,在自如app查询显示,西二旗目前所有在租房源仅有90套。

而且,其中绝大部分房源集中在自如、我爱我家等中介手中。这些中介可以通过自家内部系统的“大数据”对市场供需状况做到一目了然。

在中介平台上的房源信息中,距离字节跳动办公楼30分钟公交车程内,一套13平米的卧室,租金高达4300元/月以上。

小贾说,每个月获得1500元的租房补贴,并没有获益多少,反而这些钱最终都到了中介手里。

工作6年,小贾的在租房上从5环搬到4环,如今搬到了3环内,房租支出越来越高,但是居住环境越来越差。

居住在3环内,不得不选择很多老破小的房子。同样4000块钱的房租,在五环外能租到独卧主卫或者一套一居室,而在那些互联网大厂公司附近只能租到十几平米的老房子。

艾米在字节跳动工作两年多,第一年住在离公司很远的朝阳,通勤时间在一个小时左右,第二年租在了公司附近,享受到1500元的房补。

艾米觉得,确实住在公司附近更轻松一些,但是自己的个人时间依然很少。尤其是工作日,即使步行十几分钟就到公司,家也是用来睡觉的地方。

为了节省路上的时间,公司给了定向补贴。但拿到这些补贴的人发现,钱被“定向上涨”的房租消耗了,自己加班的时间也越来越长。

在按分钟、按元精确计算的社会里,小贾、艾米们被身入其中,带上巨大的惯性。

02

晚上10点45分,五月回到家之后,以最快的速度换下衣服走进洗手间。她要保证在11点之前洗漱完毕。

因为洗手间隔壁的卧室住着一位睡觉较轻的室友,她几次加班回家之后的洗漱都影响到了室友休息。一番讨论之后,他们达成协议:晚上11点是最后的洗漱截止时间。

五月在北京某互联网公司工作,很少在晚上10:30之前下班。为了保证晚上有足够的睡眠时间,她选择了一个步行到公司15分钟之内的距离租房。

某互联网大厂员工张亮对作者说,他们部门的加班氛围就像滚雪球,加班时间越来越长。而领导评价一个员工工作业绩的标准其中也有看加班程度。在他认为,领导器重的同事均是加班时常比较多的。

某互联网大厂员工“吐槽”,自己在入职公司半年多的时间,加班费已经有小10万。看起来这这个数字着实让人羡慕,但也意味着这半年内的休息时间很少。

根据脉脉数据研究院于 2021 年 3 月最新发布的《人才流动与迁徙 2021》报告,工资和加班太多是职场人离职的两个主要诱因。尤其是基层员工,加班太多在离职诱因中占到了 40.2%,在难以忍受的工作压力下,很多互联网员工都选择了跳槽。

对于“外人”看上去很诱人的租房补贴,大厂的“过来人”并没有那么在乎,因为这些钱只是在自己的工资卡上过一下手。

某互联网大厂员工华华最近准备辞职,因为从来没有一代年轻人对“钱”是如此渴望,同时又想早一点“退休”。他们今天选择前者,明天可能就会选择后者,从不被左右。

(文中名字均为化名)

+1
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高调宣布加码电商 ,Snap与Twitter股价应声大涨。

2021-04-13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