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家影视公司联名反侵权,电影视频博主怎么活?

刺猬公社2021-04-13
版权不是你死我活的对抗,而是良性互动的契机。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作者:王馨婉,编辑:石灿,36氪经授权发布。

4月9日,一份一页长的联合声明出现在公众视野。 

逾70家影视传媒单位企业联合声明称,在短视频繁荣发展、丰富人们碎片化时间的同时,也出现了公众账号生产运营者影视切条侵权日益严重的情况,呼吁短视频平台和公众账号生产运营者尊重版权,加强自我检视,并表示“将发起集中、必要的法律维权行动”。 

声明底下的名字,包括了中国电视艺术交流协会、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等15家国内影视协会,爱优腾三巨头、芒果tv咪咕视频5大长视频平台,以及53家影视制作与发行公司——从制作端到播放端,可以说占据了中国长视频产业的“半壁江山”。 

联名的影视传媒单位企业

这次,让“半壁江山”联合起来维权的,是存在“将影视作品进行任意剪辑、切条、搬运、传播”等侵权行为的短视频作品,《3分钟看完xx电影》《一口气看完xx剧集》等经典影视解说类视频均在射程以内。 

有网友评论:“一半以上的UP主要失业”。 

一边是认为应该保留二次创作自由的网友,另一边则是自认维权困难的平台和公司。短视频与长视频的“楚河汉界”,应该在哪里? 

长视频防守,短视频偷袭

这不是长视频平台第一次维权。 

3月23日,“爱奇艺正式起诉B站”登上微博热搜,涉及多起侵权民事案件,案由是“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已于北京互联网法院开庭审理,庭审细节暂未公布。 

近几年,爱优腾与B站、字节跳动的版权纠纷屡见不鲜。 

2018年5月,因《中国有嘻哈》视频片段在B站上未经授权传播,爱奇艺向B站索赔100万元;2019年4月,因为今日头条擅自截取《延禧攻略》片段并传播,爱奇艺向字节跳动索赔3000万元;同年6月,优酷认为B站用户未经许可将电影《我不是药神》的原声音频上传,侵害其享有的独占性信息网络传播权,请求法院判被告赔偿经济损失30万元及合理费用2万元。 

平台兵刃相见,网友作壁上观,不少人抱着吃瓜心态评论“谁会员免费我支持谁”。除此之外,还有部分网友认为,相关影视剪辑视频是合理的二次创作,不仅不构成侵权,还帮助原作品和平台起到了宣传效果,原平台不应该这么“小气”。 

而爱奇艺CEO龚宇曾在2020年提到,短视频切条对长视频平台造成了极大的损失,相比于宣传作用,负面效应更大。“联合声明”也声称,这些通过影视切条制作的短视频“损害影视作品的完整性、曲解影视作品内容的主旨原意,进而影响影视行业的长远发展”。 

对视频行业了解的人知道,购买版权、自制内容向来是平台的开销大头。 

搜狐于2009年和2013年发起的两次版权战争,开启了天价版权时代,爱奇艺背靠百度的强势资源,在巨额资金的支持下抢占热门影视内容版权,行业话语权不断扩大的同时,亏损也不断扩大。后来,爱奇艺转向自制影视剧与自制综艺,仅2020年一年的内容成本就达到209亿元,占营业成本和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高达59%和70%。 

给独家内容砸下重金,却被短视频平台“偷袭”,不花一分钱地搬运到B站、抖音上,导致自己流量缩减和用户流失——长视频平台当然不甘心。

对此,爱优腾先是从源头上下了功夫:下载视频时采用特殊格式。例如爱奇艺的qsv格式、优酷的kux格式和腾讯的qlv格式,这些格式的视频只能在自家平台播放,且均不支持直接导入视频剪辑软件。 

然而,格式转换软件诞生,盗版视频资源流出,以及防不胜防的个人录屏,都让这些保护措施的效果大打折扣。 

而这些影视切条,却给短视频平台带来了不可小觑的流量。在B站,“影视剪辑”频道视频数超过600万,单条精选视频播放量超过500万;抖音头部电影账号的粉丝量达到5000万量级,单条视频播放量可达100万。 

抖音上的电影解说

近年来短视频的崛起,已经在一定程度上挤占了长视频的市场。面对短视频平台这种触及版权方核心利益的现象,爱优腾不可能坐视不管。 

随着此次“联合声明”的发布,长短视频的拉锯战被搬上台面, 73家影视传媒单位企业的加入,标志着名为“维权”的一役,终于全面打响。 

相杀,还是相生?

版权所有方对影视切条短视频制作者发起侵权诉讼,此前已经有过先例。 

2018年,知名电影讲解UP主“谷阿莫”遭迪士尼等5家公司控告侵权。此前,他曾制作“x分钟看完x电影”系列讲解视频并走红网络,凭借幽默诙谐的风格吸粉无数,其中《9分钟看完18小时电影版哈利波特》还登上YouTube热榜第四。 

迪士尼等公司认为,谷阿莫制作的视频让观众看完就能迅速掌握影片内容,让电影本身失去吸引力,严重影响部分电影的票房。而谷阿莫则坚称他“不是为了钱,是教育看不懂电影的人”,且二次创作行为符合“合理使用原则”,否认自己侵权。 

UP主“谷阿莫”被诉侵权 

对此,中国台湾音乐人张震岳对谷阿莫的视频制作表示不屑。他称谷阿莫“毁了、抹杀了电影工作者的努力与付出”,还发博讽刺道:“如果你不想动脑又想笑谁的电影拍得多烂,谷阿莫是你最好的朋友”。 

但并非所有短视频创作者都会遭遇片方冷眼。与谷阿莫被起诉相对的,是“刘哔电影”创作的短视频《辣眼神剧吐槽之半妖倾城》,这则解说甚至吸引了于正本人,给出“才华横溢”的高评价。 

是助力宣传,还是曲解破坏?一直以来,长短视频的关系都具有暧昧的两面性。

一方面,B站、抖音等平台传播着大量片段剪辑、影视解说题材的短视频,以“3分钟带你看完一部电影”为标题,截取影视剧精彩片段,寥寥数语就将故事梗概和立意盘托而出,对于科幻、悬疑等题材电影冲击尤其大。 

另一方面,与UP主和影视号合作、投放内容相关的短视频进行导流,已成为国内影视剧宣发的重要环节,比起传统的预告片和海报宣传,好的剪辑与讲解短视频反而更能吸引观众,从而为正版视频和平台导流。 

因此, 这次发布的联合声明,并不意味着要求所有影视切条制作的短视频下架、剪辑区消失,而是要变“草莽英雄”为“正规军” ,由拥有版权的公司和平台掌握相关短视频制作和传播,抵制剧透、曲解、诋毁等不利于影视剧发行的行为,从而促进长短视频的良性互动。

维权慢半拍,合作起步时

“我建议将平台的主体责任加到联合声明中,很多短视频平台上的剧集切片很受欢迎,有时候还会上热门榜,那么平台对这样的作品、以及发这些作品的用户应该有审核,并且应该建立信用制度。”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告诉 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 ,这是他在此次联合声明发表前提出的修改建议。 

2020年,著作权法修改,将“电影作品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修改为“视听作品”,从而将短视频纳入法律管辖范围。同时在“合理使用”规则中特别强调:不得不合理地损害著作权人的合法利益。 

“呼吁短视频平台和公众账号生产运营者切实提升版权意识,真正尊重他人的知识产权”,联合声明中明确提到平台方。 

如果说从前,大多平台还能通过“避风港原则”逃避自身责任,那么现在已经到了适用“红旗原则”的时候——如果侵犯信息网络传播权的事实显而易见的,就像红旗一样在飘扬,网络服务平台就不能装做没有看见。 

朱巍提出,此次联合声明发布后,短视频平台方应该做出以下改变:一是加强审核,一旦发现涉及侵犯版权的短视频作品,应限制其发布和传播;二是提高用户版权意识,畅通举报渠道;三是在积极维权的基础上,加强平台之间的联动与合作。 

“现在这些还是互联网2.0、3.0时代的维权方式,而互联网4.0时代已经到来,版权保护并没有跟上互联网发展的步伐”,朱巍指出, 版权并不意味着“不准用”,而是“经过授权后使用”,这才是作品创作和版权保护双赢的方式。

2021年3月,快手举办了2021音乐版权生态大会,发布了短视频行业里的首个版权结算规则,快手将根据歌曲使用量向版权方结算,并新增了词、曲版权的单独结算以及独立音乐人结算通道,促进音乐创作者、版权方和平台方的互信与合作。这种方式,或许也能作为未来长短视频从“对抗”走向合作的参考。 

版权不应变成平台相杀的武器,而应成为合作的契机。采取区块链或智能合约的方式,在版权资源充分使用后进行流量分成、广告分成,以此达到版权保护效果,才算是真正实现了版权的价值。

参考资料: 

《爱奇艺的艰难盈利路》 

《谷阿莫x分钟系列解说被告侵权,网络二次创作面临“海水与火焰”?》 

《快手推出音乐版权结算标准 短视频音乐版权如何规范?》 

+1
1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内容产业报道第一新媒体
特邀作者

内容产业报道第一新媒体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北京SKP、国贸商城销量全国第一 爱马仕、Dior等奢侈品在大中华区市场尝到“甜头”

2021-04-13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