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声明》打响第一枪,但视频维权的路依然漫长

骨朵网络影视2021-04-13
亡羊补牢的持久战。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骨朵网络影视”(ID:guduowlj),作者:飞鱼 无花果,36氪经授权发布。

2021年第二个季度刚刚开始,影视行业就有大事发生。

4月9日,中国电视艺术交流协会、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等协会联合爱奇艺腾讯视频、优酷芒果tv、咪咕视频等长视频平台以及正午阳光、华策影视、柠萌影业、新丽传媒等53家影视公司共同发布《关于保护影视版权的联合声明》(以下简称《声明》),呼吁广大短视频平台和公众账号生产运营者尊重原创、保护版权,未经授权不得对相关影视作品实施剪辑、切条、搬运、传播等侵权行为。

这份主要集中在剧集产业的《声明》,试图划定长视频的内容版权范围,告诫短视频平台上的自发上传者,不得随意使用长视频内容做二次创作并产生商业行为。也许从此开始,我们要跟互联网上”电视剧片段满天飞“的场景说拜拜。这是以PGC为支柱的长视频方,第一次大规模地开始与主攻UGC的短视频方做切割。

实际上,近年来国家对于影视版权的保护力度一直在加大,而电视剧为大众娱乐的第一选择,其版权维护中裹挟着的新老问题并非三言两语能说得清,它的纷繁复杂与互联网快速发展的进程密不可分,既包括了电视剧制作和播出的上游,也包括了短视频生态下,高度活跃、密集二创的宣传营销方以及粉丝方的下游,可以说是牵一发而动全身。

然而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面对来势汹汹、正在无限扩张领土的短视频,长视频是时候打响第一枪捍卫领地,即使这会是一场持久战。

被温水煮的长视频,开始亡羊补牢

长视频彻底觉醒,一张联合抗外的《声明》,点燃了与短视频平台的战争。毕竟生死存亡,面对不断被瓜分的原创内容和用户,长视频没法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让我们先来看一组最近的数据:6.7亿,5.8亿,2.4亿分别是爱奇艺、腾讯视频、优酷的2月月活人数;而同期抖音的月活人数是6.9亿,已经超越爱奇艺。而这是三家视频平台花了10年烧掉1000亿人民币打下的江山。

众所周知,长视频烧钱,拿到独家版权和做出稀缺性自制内容是长视频维持流量和留存用户的关键思路。为此,腾讯视频过去3年投入的内容成本已超过500亿;爱奇艺则在2017年到2019年连续投入了126亿、210亿、222亿的内容成本;优酷在2017到2019年也花了约300亿买版权。

长视频平台为构建版权壁垒不惜长期亏损,然而,这壁垒不仅不坚固,而且还在被蚕食。

一方面,长视频平台的数亿资金只买到5~10年的播映权,且还不是独家版权;与此同时,长视频平台重金采购的版权剧快则一周、慢则两个月左右便会被消耗完毕,而加剧消耗速度的,正是大行其道的短视频追剧。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而跟长视频相比,短视频哪儿都快:上线周期快,用户看得快,收钱快。人们的口味是很容易被快餐掠夺的,刷过了短视频解说和二次剪辑,就有了观看惯性。而这种观看惯性也对长视频平台形成了反噬,倍速追剧只是其中一方面。

而更重要的是,羊毛长在羊身上,短视频追剧不花钱。因为短视频平台不需要投入长视频的高额版权成本,却可以坐收长视频的流量与用户,以“引流”、以“为爱发电”的名义,因为短视频崛起并没有引起长视频出手,最后,钱花了,人跑了,连内容也被偷走了,在被后路包抄之后,长视频平台终于联合发出了第一枪反击。

不过,网友对长视频这份觉醒《声明》颇有微词,对此,灵河文化创始人、青工委主任白一骢表示:“我觉得吐槽是正常的,但对短视频的宽容就让人无法接受了。长视频团队花了很长时间做作品,没有收获赞美,但短视频却通过挖苦讽刺它,通过加工别人的劳动成果获得赞美和流量,这不公平。二次创作我接受,但端起碗吃饭,放下碗骂娘,多少让人心寒。”

 2018年5月,爱奇艺因B站未经授权擅自在平台上提供《中国有嘻哈》节目片段的在线播放服务对其发起诉讼;2020年,B站自制了第一档说唱综艺《说唱新世代》。

由此可看出,维权还有一个倒逼原创的好处,然而自制之难,短视频平台们不是没有体会,抖音和快手发力和布局微综艺、微短剧众多,但大多数的节目都“查无此人”,up主们纵然有令枯木逢春的“好剪艺”,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创作和拍摄的工作量,与二次剪辑创作的工作量相比,是非常复杂且艰辛的,如果后者获得的更多,这其实并不对等。”白一骢说道。

2018年,三大视频平台联合六大制作公司共同抵制天价片酬;2019年,爱奇艺和腾讯视频面对网友声讨仍态度坚决推行付费点播;2020年,视频平台进入下半场,爱奇艺宣布会员提价;2021年,长视频联合维权。

节流、开源、御外,四年来,内忧外患的长视频自救动作一步步升级,每一次都是和巨大的惯性做斗争,甚至是和自身亲自养成的“毒瘤”进行切割。天价片酬里包含着视频平台对流量的依赖,与短视频的竞合同样是离不开以内容换流量的心思,可当长视频幡然醒悟得不偿失的时候,短视频的生态已成。

新秀的原罪与已养成的生态

从香港电影没落于猖獗的盗版碟片产业,到报社和杂志社大量被微信公众号取代,再到早期靠盗版视频起家、如今能够取代电视台地位的长视频平台崛起,几乎所有的互联网平台都是从类似的草莽状况作为开端。

如今,短视频以超越长视频的月活和下载量占领互联网高地,已经是有目共睹。B站、抖音、快手等短视频用户聚集而成的UP主生态,才是长视频内容维权的难点。

在当下,人人可以是自媒体又可以是小型的内容生产者,短视频平台就是这个信息交互中心。网友自发上传的大量剧集解析、MV混剪、鬼畜视频的受众数量庞大,一方面,这些up主们为爱发电,通过自己的二次创作让自身才华有的放矢,成为安利明星和剧综的强力“自来水”,吸引大批网友留连,反哺商品本身热度;另一方面,也是令视频网站最头疼的部分,就是这些集结了大量长视频素材的剪辑成品,其热度很可能并没有返还给长视频本身,达不到引流目的,反而让原本的核心受众流向短视频平台,造成长视频平台花钱当了“冤大头”的反效果。

这其中,受益最明显的莫过于一批又一批靠粉丝的隔空呐喊、真金白银捧出来的演艺明星,所谓顶流们。曾几何时,网络论坛推举出的“天涯四美”还被嘲是只红于网络,如今这句话再拿出来已经不能成立。试问哪一个明星不是通过网络走红?又有哪一个明星不是依靠令人瞠目的网络数据才能赢得红利?这其中,有多大成分是依靠其原始的作品成色,又有多大成分是靠网友自发的二次创作提升了其商业价值?

去年抖音发布的“2020抖音娱乐白皮书”显示,2020年,抖音剧集内容收获点赞93亿+,环比提升211%,评论量3.45亿+,环比提升306%。其中,《三十而已》《以家人之名》《新世界》《传闻中的陈芊芊》《锦衣之下》等剧集成为今年最受抖音用户青睐的典型代表。

当剧综热度如同明星一样,开始变相依赖于短视频传播,成为网络反哺影视内容的新常态,那这就这不仅仅是使用版权的问题,还涉及到网友在短视频内所投入的时间成本和自媒体话语权,其中的利益纠缠、孰是孰非已经难以切分得清清楚楚。

但也不乏有许多营销号借着“批评”的名头来浑水摸鱼,在短视频号上倾倒大量“情绪垃圾”,一味引导网友发泄了事。网友的“二度创作”究竟含金量如何?对长视频的伤害性到底有多大?又是一项需要重新界定的事。

“营销的道理永远是,你片子质量好,营销才有用,质量不好,营销也是没用的。其实长短视频只是创作的载体和形态上的不同。我不否认二创也是创作,但如果短视频的表达只是截取长视频的内容,你无法给予新的观点,只是在哗众取宠的话,那我不认为这是一个创作。”白一骢表示。

当诸如此类的繁杂问题没有解决,版权的维护之路就依旧漫长。因此,长视频的版权自卫战的第一枪虽然打响了,但如果在短时间内强力执行限制素材使用权,极有可能冒犯观众,造成“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窘境。白一骢认为,短视频对长视频成功引流的不在少数,但导致观众流失的也一定不在少数。“最终取决于长视频本身的质量。但两者在博弈的时候一定会有矛盾出现,短时间是很难消解掉的。”

“从我们长视频从业者去出发,这件事应该促使我们的作品更趋于精致化,这样才能更好的做到和短视频之间形成护城河,就是我们长视频独有的魅力。他不是追求快速给的,而是有韵味的。这样的话短视频再在里面汲取你的精华去展现也好,吐槽也好,都真正能起到引流的作用。”

法律维权路漫漫 长短视频持久战

政策和法律一向引导市场趋向的有力之手,而长视频平台选择在此时联合作战,自然离不开国家颁布的新规作支撑。仅一年内,与长短视频相关的知识产权保护措施就发布了不下五次,其中新修订的《著作权法》更是将独创性短视频纳入了保护范畴。

如白一骢所说,如果现在长视频还不提高版权意识,那行业也许会走香港电影的老路。要实现行业的良性发展,让创作者得到一定程度上的保护是势在必行。然而,《声明》的发布只是一个开始,具体到维权行为,有很多问题需要厘清。比如,在短视频平台如今的up主生态下,短视频与up主的侵权责任如何划分,以及此次的《声明》到底会发挥怎样的作用。

“up主是网络内容提供者,而短视频平台通常的地位是网络服务提供者。up主所制作、发布的作品如果侵权应当承担侵权责任,而短视频平台原则上其承担的责任只是在收到侵权通知后应及时采取删除、屏蔽侵权作品等必要措施;如果短视频平台事先知道或应当知道up主侵权却没有采取措施,那么也需要承担连带责任。”韬安律师事务所段英子律师对骨朵表示。

她同时也表示:“直接起诉up主的案例比较少见,前几年有一些维权成功的类似案例,如有视频网站曾起诉过第三方平台上传影视剧主演的剪辑版(cut版)侵犯其信息网络传播权,这种cut版的形态与这份《联合声明》里提到的‘切条’比较接近。”

北京市文化娱乐法学会市场竞争规制法律专业委员会主任穆颖律师告诉骨朵:“长视频告短视频成功的案例还是很多的,如优酷诉图解电影app案等案例中对长视频享有权利的一方的诉求都得到了支持。”

只是穆颖律师认为,长视频平台维权道阻且长,诉讼并不是最佳的解决方案。

早在2014年,今日头条APP就因涉嫌擅自发布《广州日报》的作品,被告上过法庭。而在那之后,字节跳动公司先后又被《广州日报》、《新京报》、《楚天都市报》、《现代快报》等报纸多次以“窃取知识产权”为由起诉。《现代快报》历时3年终获胜诉,字节跳动公司被判赔偿其经济损失10万元。但报社多次维权终抵不过大势所趋,旧事物抗争新生力量的结果,大部分也只能是不了了之。

“诉讼周期较长,导致视频网站无法在发现短视频侵权时立刻达到制止侵权的效果,而即便申请行为保全,也难以要求法院及时阻止侵权行为,更何况通过诉讼获得的赔偿往往无法与成本相当;而诉讼中的调查取证也是一个难点,互联网中传播侵权短视频的多为个人账户,数量众多,证据的及时性和全面性很难得到保证。”穆颖律师补充道。

对于本次《声明》,段英子律师从著作权法的立法目的角度表示:“保护著作权最终也会服务于作品的传播与产业发展,单纯地制止侵权行为也并非这次联合声明的终极目的,希望最终无论是长视频、短视频平台,还是制片方、up主,都可以找到平衡各方利益的合法路径,让观众可以获得更多更好的长视频、短视频作品。”

虽然很多人认为此次《声明》是意在打击短视频,但白一骢认为这个过程反而会促进短视频的发展,促使它们开始做一些真正属于自己的内容,没准儿会带来一片新的红海。

+1
3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老黄你变了!GPU之王英伟达首推CPU。

2021-04-13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