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营业“进化史”:从“工业糖精”到“真情实感”

娱刺儿2021-04-12
2021年,“甜剧”回春了?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娱刺儿”(ID:yuci-er),作者:怡晴,编辑:周矗,36氪经授权发布。

《怦然再心动》收官当晚,王子文与吴永恩官宣了恋情。

节目中,吴永恩为王子文起名为Eva,为了对应吴永恩的英文名Andrew,王子文将微博名改为“王子文Ava”,被网友称为恋爱综艺天花板,两人的CP粉“吴子棋”也得以修成正果。

甜到网友的不只有真人CP,还有荧幕CP。

锦心似玉》没能让女主角谭松韵登上热搜第一,晒出与景甜和张彬彬的合照后反而顺利登顶。《司藤》中“放肆藤你”CP再次彰显出强大的力量。

4月10日晚的《快乐大本营》主题为“爱的罗曼史”。《锦心似玉》主演谭松韵和钟汉良,《别想打扰我学习》主演李兰迪和赖冠霖,《司藤》主演景甜和张彬彬双双合体。游戏中,#景甜张彬彬仰卧起坐吻#登上热搜第五名。

与此同时,CP超话榜也发生了变化。随着《长歌行》的播出,赵露思与刘宇宁组成的“皓嫣”CP,占据CP超话榜的第三位,打破了男男CP一家独大的局面。迪丽热巴和吴磊的“歌隼”、景甜和张彬彬的“超甜冰淇淋”分别位列第5和第9位,超越“占山为王”“好多宇”“飞云系”“云次方”等CP。

“甜剧”回春,艺人营业,粉丝狂欢。“甜剧CP”的春天似乎又回来了。

甜剧“回春”

2020年12月末,有豆瓣网友在吃瓜基地发帖:CP超话榜前20,只有一对男女(以下简称“BG向”)CP,(其余)全是男男。

几个月后,榜单风向却发生了很大的转变,前10名中,就有“皓嫣”“歌隼”“超甜冰淇淋”三大 “BG向” CP。除了景甜与张彬彬的CP名是真人外,“皓嫣”与“歌隼”均来自剧集本身。

男女向CP大势的背后,是“甜剧”的回春。

2013年,网络自制剧兴起。相较于平均单集超百万的传统电视剧,单集20万低成本的网络自制剧同样能引发高播放量,带来不错的广告效益。于是,影视公司纷纷与网络平台合作,剧集市场进入网络自制剧模式。

彼时,平台最为青睐的是青春类甜剧。《匆匆那年》的主角何泓姗、杨玏、白敬亭当年还查无姓名,但却创造出了网剧播放量的新高;《最好的我们》完结时创造了20亿的播放量,不算有名气的谭松韵和刘昊然借此走红。《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致我们暖暖的小时光》相继捧红了沈月、胡一天、邢菲、林一等人。

”耽改101“兴起前,剧集行业里每年的爆款,必有一部甜剧。成本低,风险小,流量大,无需大咖撑场。在首席娱乐官的报道中,制片人陈益韬曾透露,古装、刑侦等类型剧需要考虑过审问题,只谈恋爱的甜宠剧反而最容易拍,于是大家纷纷开始了“甜剧制造”。

同质化、“工业糖精”的乱象也随之发生。

据骨朵数据统计,仅2019年甜宠剧数量就达到108部。拥挤的赛道下,曾由龚俊和刘人语主演的《致我们甜甜的小美满》豆瓣评分仅6.2,而《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致我们暖暖的小时光》评分均过7;欢娱影视旗下艺人赵弈钦还曾因《99分女朋友》播出效果不理想而道歉。

(《致我们甜甜的小美满》)

 

观众受够了男女主“亲亲抱抱举高高”的“工业糖精”,努力寻求新人设、有曲折的新故事。

2021年第一季度的甜剧正在发生变化,接地气“CP”开始涌现。

《你是我的城池营垒》中,米医生与邢特警之间的爱情并没有因为职业而特殊化,就像正常情侣一般,在看病、做饭、娱乐等日常生活中,充满了搞笑与甜蜜。在此期间,两个人各自搞事业,没有“恋爱脑”的矫情与不适。

《长歌行》播出后,纯情软萌的乐嫣郡主和冷面杀手皓都之间的感情若即若离,网友们不再追求一味的甜点,而是学会了在细微表情中找“糖”。皓都话不多,但吃醋生气的表情与默默守护的行为吸引了很多CP粉前来报道,皓嫣CP超话阅读量达7亿,被称为剧集“副CP”的奇迹。

同时,人设也开始变得多样化。

和《下一站是幸福》不同,《理智派的生活》中的姐弟恋更加成熟。“姐姐”有事业心,不会因为自己34岁就随便“择木而栖”,而“弟弟”也不再带有富二代光环,他看重的恰恰是“姐姐”在事业方面的性格魅力。

《良辰美景好时光》则将姐弟恋拉到娱乐圈与电竞圈中,“女明星X电竞大神”的人设带来了一丝新鲜感。据猫眼数据,《良辰美景好时光》上线的第二天,其热度值便仅次于《长歌行》和《你是我的城池营垒》。

曾经的小甜剧捧演员,现今的甜宠剧则重新回到“流量”的身边。

杨洋和迪丽热巴主演的《你是我的荣耀》,肖战和杨紫主演的《余生请多指教》,许凯和程潇主演的《你微笑时很美》,虞书欣与丁禹兮主演的《月光变奏曲》均已杀青

“耽改101”内卷的情况下,甜剧的春天或许刚刚开始。

自愿“营业”

 一位制片人曾向娱刺儿(yuci-er)抱怨,自己的甜宠剧正在播,而主角却因个人原因引发粉丝纠纷。他感到很无奈,担心因为演员问题影响了整部剧的热度。

炒CP固然火得快,但稍有不慎就会迎来反噬。

一部《传闻中的陈芊芊》让丁禹兮走红,相继播出的《韫色过浓》又加持他成为五月男友。于是,丁禹兮将头像改成了两部剧,以示“一碗水端平”。

不过,两部剧的CP粉还是吵了起来,《传闻中的陈芊芊》CP粉认为丁禹兮在和赵露思营业时,没有和另一部剧的女主角张予曦互动甜。原本是五月男友的高光时刻,最后却潦草收场。

《琉璃》播出期间,在主创见面会上,主演袁冰妍和成毅之间的互动很“暧昧”,让“冰橙汁”的CP热度一路飙升。

令CP粉没想到的是,剧还没有播完,成毅团队似乎开始在“琉璃云歌会”上避嫌,不仅与袁冰妍相隔“万里”,互动也为零。CP粉大量脱粉的同时,还有网友因此事在豆瓣上为《琉璃》打下一星。

成毅与袁冰妍在“琉璃云歌会”

CP分,则粉丝拆,CP合,则粉丝聚。《亲爱的,热爱的》播出后,李现与杨紫的“童颜CP”大火。剧中磕糖,完结后依然营业。每当两人合体,便能上演一波回忆杀,登上热搜。

或许是有了前车之鉴,甜剧中的主演不再过分避嫌。

《快乐大本营》中,景甜与张彬彬两个人一起走指压板,景甜轻松挂在张彬彬身上;采访过程中,张彬彬更是盯着景甜,仿佛“陷进去了”,即便剧集完结,依然没有拆CP提纯的操作。CP粉有物料有底气,自然努力打榜,一夜之间,两人的CP超话从第16名挺进了第9名。

龚俊与张哲瀚也十分大方。《山河令》完结时,两个人曾因为不发合照被讨论上热搜。随后,两人在《快乐大本营》中合唱《山河令》主题曲,张哲瀚在单人行程的直播间主动cue龚俊,龚俊也在《创造营2021》中提到张哲瀚,这才打消了一部分粉丝脱粉的念头。

一位艺人经纪从业者告诉娱刺儿,他虽然不清楚目前流量艺人对CP营业的操作,但他带过的艺人中,并未有CP一说,“现在这个行业,大家也都清楚。有个界限,适当营业吧。我经历过的艺人都没有特别能营业的CP,男的女的似乎都没有。当然,除非真有什么势不两立的事情发生,否则不会在剧播过程中拆CP。”

另一方面,粉丝对BG向CP的态度也发生了转变。结缘于《奔跑吧》中的迪丽热巴和鹿晗,曾组成“陆地夫妇”。两个人节目中的互动为B站UP主带来创作空间,但不曾想惹怒鹿晗的粉丝,甚至闹下粉丝扬言众筹收购B站的笑话。

BG向CP一旦操作不当,十分容易遭受唯粉的声讨。当“歌隼”“皓嫣”“超甜冰淇淋”跻身于超话CP榜单前十名,意味着粉丝对异性向CP的态度也发生了转变。

“歌隼”CP吴磊与迪丽热巴在扫楼

研究饭圈的专业人士阿月认为,异性向的CP能“卷土重来”,一方面是因为确实很甜,另一方面也有可能是粉丝意识增强了,“异性向CP或许是一种营销手段,毕竟微博平台的营销作用很明显。”

“皓嫣”和“歌隼”超话榜靠前,便可以为《长歌行》带来更多曝光。CP话题的简介中也写着:角色CP,勿上升真人,与浪浪钉超话中“角色CP+真人CP”形成了对比。

危险的“爱情” 

CP这一本诞生于日本AGCN同人作品中的产物,却是被韩国电视产业推向高潮的。

2004年,韩国SBS电视台推出综艺《情书》,男女嘉宾可以组成临时CP进行比赛,金钟国和尹恩惠的CP至今还收获超高人气。MBC电视台推出的明星假想恋爱真人秀《我们结婚了》,让“维尼夫妇”“红薯夫妇”“亚当夫妇”等CP风靡亚洲市场。

KBS、SBS、MBC等电视台的演艺大赏中,还设置了最佳CP奖。其中既有《太阳的后裔》中的宋仲基和宋慧乔,也有经常在综艺里合体的金钟国和洪真英;2013年,在《无限挑战》中有合作的郑亨敦和权志龙同样拿下了这一奖项,成为“男男CP”的代表。

相比之下,“国产CP”的结局并不完全美好。

微博超话榜前200名中,仅有24个异性CP。在现实生活中成真的,只有张杰和谢娜,关晓彤和鹿晗,以及《心动的信号2》中的两位素人嘉宾赵琦君和杨凯雯。

《最好的我们》播出后,双方经纪人曾因超CP互相指摘,刘昊然与谭松韵的互动直线下降;《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播出后,胡一天深陷录音事件,录音中对女主角沈月的吐槽引发网友骂战。

研究饭圈的专业人士阿月认为,男男CP普遍都面临着“提纯”(从CP粉变为单人的粉丝)的问题。《镇魂》中的“巍澜”CP就是典型,白宇恋情曝光,众多CP粉倒戈朱一龙。

《平行时空遇见你》实现了观众看爱豆谈恋爱的可能,侯明昊与杨超越的“明越夜”CP很受追捧。但节目结束后,杨超越工作室发文剑指节目过分看重“甜度”,而忽视了演员的演技,打破CP粉的幻想。

《明星大侦探》中,白敬亭和鬼鬼组成的“魄魄CP”颇受欢迎,在B站,两人的撒糖视频剪辑播放量可高达百万。但由于两人档期原因,“合体”已经成了CP粉的奢望。

“CP”贩卖给粉丝的,是一种对美好情感的想象。王建国曾在脱口秀中调侃:“CP一炒,变废为宝”,种种细节给粉丝释放出的想象空间,能够制造出“1+1>2”的效应。

在德塔文公布的3月影视艺人商业价值榜单中,龚俊跃居榜首,张哲瀚紧随其后。第三、四名分别是《司藤》的两位主演景甜和张彬彬。

但长远发展来看,CP捆绑必然会限制艺人的发展。黄景瑜在拍摄《上瘾》爆红后,再未出演耽美题材作品,而是通过《红海行动》《破冰行动》等作品顺利转型。白宇在通过《镇魂》翻红后,选择通过《沉默的真相》《山海情》等主流类型剧证明演技。

无论是荧幕CP,还是现实CP,消费的都是粉丝的想象,而不是艺人的专业能力。在短暂满足粉丝的快感之后,艺人们终究会选择回归演员、歌手等身份。

就像是一种“危险的爱情”,除了二次元偶像之外,没有人能永远在他人的想象中生活,即便是受过专业训练的艺人。

对于CP的结局,《司藤》导演李木戈在微博上发出的这段话,似乎给出了答案。

“在故事里,没有标准答案,就像生活也不会给你按照套路出牌。你所想的,即是问题,也是答案。”

+1
7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一粒静,你恰饭了?

2021-04-12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