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SPAC之王”,散户逼空华尔街大战的“带头大哥”

硅兔赛跑 · 2021-04-08
​怒怼硅谷、华尔街,另类投资人Chamath如何炼成”SPAC之王“?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硅兔赛跑”(ID:sv_race),作者:椎名,编辑:梓,36氪经授权发布。

诸多年轻的硅谷亿万富翁中,Social Capital掌门人Chamath Palihapitiya几乎是公开场合言行最为大胆的那一位。

在美国散户逼空机构大戏的Gamestop事件中,他化身散户代表成为高光人物,厉声呵斥华尔街机构投资者“凭什么华尔街机构可以不按基本面买卖股票,可以用散户没有的工具”;狠起来的时候,连带自己发家致富的前公司Facebook他都直言不讳:“这些科技公司正在撕裂社会结构”。

刚刚过去的2020年,他为自己赢下了“SPAC之王”的江湖称号,从Fortune到Axios再到CNBC,基本所有主流商业和科技新闻媒体都在追随着他的风吹草动;而在最近,还有传言称他将从政,可能竞选加州总督。

图片来源:Getty Image

如果你觉得过去数十年来,创业者中最特立独行的是马斯克,那么,颠覆你对投资人固有印象之人,将是Chamath Palihapitiya。

不屑流量、不信直觉的VC

Chamath掌管的Social Capital,总部位于加州帕洛阿尔托,在那里拥有一间其8,000平方英尺的工业风格办公室,管理着超过20亿美元的资产,在Chamath领导之下,这家公司在从事传统风险投资工作同时,又和其他硅谷VC非常不同。

带领Facebook扭亏为盈后抽身出来的Chamath ,并不特别青睐那些两眼只盯着用户增长、依赖疯狂的广告投放变现的互联网公司。

他曾表示,自己希望利用财富“作为通向更有意义、长期且很大程度上不切实际的目标的桥梁……通过解决世界上最棘手的问题来提高人类的素质。”

据《商业内幕》报道,Chamath小时候就一直痴迷于《福布斯》的亿万富翁榜。由此而来的Chamath对财富的观察是:“很少有人通过专注于致富而致富。在我遇到的所有有钱人中,他们始终专注于解决问题。财富是这个过程中的副产品。他们解决的问题越大,而他们交付的解决方案越强大,他们创造的财富就越多”。

这个认知贯穿着他全身心投入的投资事业。

Social Capital 声称将在医疗保健、教育、金融服务和互联网领域投资“具有高度破坏性的想法”、“被忽视了的重要想法”。该公司官网所标榜的理想使命是“通过解决世界上最棘手的问题来推进人类发展”。

这也让其不得不像一家技术公司一样去战斗:团队会雇用工程师来创建产品,旨在改变初创公司被其支持者发现和帮助的方式。

除了Social Capital对慈善事业和社会责任感的偏好强调之外,其高度数据驱动的投资方法,也让自己与其他风险投资公司有了区分度。

这源于Chamath另一个基本信念:应该由数据而非直觉驱动风险资本家的投资决策。

传统上的创业投资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领导交易的投资人的专业领域、个人能力,有的时候,与企业家的个人关系都会影响风险投资决策。人往往是这个过程中最大的不确定因素。而Social Capital要尽量避开这个“短处”,它是业内最早使用数据/技术驱动选择投资目标的公司之一。

且已有的投资活动往往充满对白人、男性和富裕阶层的“偏好”,能不能剔除掉这些表面因素,构建一种可以比人类更快速度处理信息的工具?

Social Capital希望能够更好地发现被忽视的想法和创始人。为此,Social Capital内部开发了一款名为CaaS(资本即服务)的系统,允许初创公司上传有关其业务的数据,然后使用算法来标记有价值的投资。

到目前为止,该系统已经选出了各种各样的行业赢家。包括Slack,Box(IPO)和Yammer(被微软收购)等公司。

根据CrunchBase的数据,Social Capital已经累计进行过386笔投资。资料显示,2011年至2019年,Social Capital的总绝对回报率为997%,是标准普尔500指数325%回报率的三倍多。

所以当大部分的硅谷创投界人士侃侃而谈“投资嘛,讲究运气和技能”时,Palihapitiya倒显得像是一个异类。

“我就是不相信直觉”,他说。

有趣的是,Chamath谈及自己早期闯荡科技行业的经历,也会感谢命运的关照。

图片来源:DAVID PAUL MORRIS

2016年时,他说,自己感到非常幸运的是,“过去20年的时间里参与了互联网史上最伟大的三个产品的创业中”。

真人版“贫民窟的百万富翁”

这三个产品中,存在感最强的便是Facebook。

图片来源:Getty Image

创办了Facebook的哈佛退学高材生Mark Zuckerberg,多少还带着些典型硅谷精英的色彩,但Chamath 的早期人生,与“精英人群”这个称谓可有些距离。

他出生于斯里兰卡,6岁时因内战随家人作为难民逃往加拿大。家庭在财务生活上的窘境,持续伴随着Chamath的童年时光。

他的父亲大多数时候都处于失业状态,而他的母亲则从事低薪的服务工作。甚至有一段时间,这个家庭需要依靠政府的援助,而 Chamath不得不在汉堡王工作以维持生计,并将所赚取的钱分给家人,以便他们购买公交车票。

但是,当他于1999 年从加拿大渥太华滑铁卢大学电子工程系毕业之后,情况很快就发生了变化。

他参与开发了在线音乐播放器Winamp,这款互联网产品有1亿用户,为他带来了不少重要的见解。在这之后,Chamath加入AOL公司,成为当时流行的AIM聊天工具(诸多即时通信类产品的前身)的小组负责人。这份工作中,他迅速证明了自己的眼光和推动创新的能力,很快,他成为了AOL 最年轻的副总裁。

2007年,Chamath接收到来自Facebook的橄榄枝,当时Facebook才成立一年多,只是淹没在无数公司中的一家小型科技创企,公司也处于亏本运作中。没有人知道,这一小群人将建立起世界上最有价值的公司之一。

他2007年加入Facebook时,该社交网络拥有5000万用户。

那当他在2011年离开时呢?这个数字变成了7亿。

帮助Facebook转亏为盈的幕后军师中,Chamath是核心领导团队的一份子。他在Facebook任职四年期间,担任过多种职务,包括用户增长、移动和国际副总裁,负责监督Facebook平台、管理移动产品团队。他被认为在该社交媒体平台的大规模增长中扮演重要角色。

在开始自己的投资事业之前,Chamath是Facebook高级管理团队中任职时间最长的创始成员。

2011年,他选择离开Facebook ,与妻子一起创立了自己的基金The Social + Capital Partnership(随后 2015 年更名为 Social Capital)。

不屑流量的Chamath,最早在科技行业的名声,来自于由他一手造就的这些流量明星产品们。但这并不妨碍他在日后屡屡批判硅谷现有的科技商业生态。

他多次在公开场合批评依赖用户个人信息变相的广告商业模式。他说,尽管想要拯救世界的言论司空见惯,但涌入硅谷的许多人都是为了从中分一杯羹而已,“这使得旧金山和硅谷与华尔街没有太大的不同。”

如今,许多人已经不会仅仅将他的名声与Facebook的成功联系在一起。

Chamath有着管理着超过20亿美元的资产、硅谷科技商业生态革命家、投资界新晋KOL等等多元身份。

力挺草根的网红投资人

投资界向来不缺持有大量先锋意见和建议的人。只不过能在实践中屡屡驾驭时代的浪头、而非被后浪拍死在沙滩的,着实不多。

至少目前来看,Chamath仍属于后者那一小撮人。这位直言不讳的风险投资家,深度参与2021年前后的两大热门股市事件——一则是Gamestop事件,一则是SPACs。

图片来源:DAVID PAUL MORRIS/Bloomberg

Chamath公开承认1月26日自己参加了做多Gamestop,并在1月28日作为“散户代言人”,在媒体上公开抨击华尔街靠着信息优势、相互合作垄断投资市场,宣称捍卫散户权利,被一部分人视为散户的“带头大哥”。他的出席,让整个战局到达一个小高潮。

如果说在Gamestop事件中为草根的发声、与机构唱反调,出乎了大多数人的意料,那么SPACs则更像是Chamath聪明的顺势而为。

以往都是是等着公司上市套现。这位冒险家则偏不如此,他试图改写风险投资家的运营模式,先开一张空头支票把公司上市了,再去收购标的物。刚刚过去的这一年,Chamath交出了一份特殊的成绩单,为自己赢得了当之无愧的“SPAC之王”的称号。

图片来源:The Business Journals

Chamath共发起六个SPACs,总募资额约37亿美元,并已帮助三家科技公司完成借壳上市,分别是太空旅行公司Virgin Galactic, 在线售房网站Opendoor,和医疗保险科技公司Clover Health。特别是在与Virgin Galactic,创始人Richard Branson的合作中,他花了不到两个月的时间,让一年净亏损1.4亿美元的Virgin Galactic,成为唯一一家公开上市的人类太空商业飞行公司。

6个SPACs的具体信息如下:

Virgin Galactic 是其第一笔SPAC交易。自发行以来,这家航天公司的股价上涨了172.9%,2021年上涨了15%。

Opendoor Technologies是一家房屋在线交易平台。上市以来,Opendoor的股价上涨了119.9%。Opendoor的股价在2021年下降了3.3%。

Clover Health 提供Medicare Advantage计划。该公司是其SPAC中表现最差的。自发行以来,股价下跌了21.6%,并于2021年下跌了53.2%。

Social Capital Hedosophia Holdings Corp IV尚未指定合并目标。自发行以来,IPOD的股价上涨了23.2%,在2021年下跌了10%。

Social Capital Hedosophia Holdings Corp V一月份宣布与金融科技公司SoFi合并。自发行以来,IPOE的股价上涨了77.2%,并在2021年上涨了42.4%。

Social Capital Hedosophia Holdings Corp VI尚未指定合并目标。自发行以来,股价上涨22.9%,2021年下跌0.1%。

SPACs在2020年很受欢迎,尤其是在亏损的初创公司中。Social Capital在这股风潮中一战成名,Chamath也由此成为整个投资界的聚光灯焦点。

此时,他再度提到了草根与民主化:“SPACs成为一项必要的创新,为日常散户投资者打开了投资生态系统。它具有民主化的作用,这一作用非常重要和强大……在私人市场上可获得的回报仍然受到限制。普通百姓没有机会获得这种回报”。

对于这股突如其来的风潮和Chamath这位时代弄潮儿的高调布局,也有人认为,这是一种借壳概念的炒作罢了。且并不是Chamath的每一项投资都取得了成功。

例如,在做空公司Hindenburg发布一份报告之后,他投资的Clover Health (NASDAQ:CLOV)最近收到了SEC的调查通知。目前事件仍在发酵之中,这凸显了投资SPACs的风险。

但无论未来SPACs发展如何,Chamath成为当前的股市网红和最受关注的投资人,已经无可否认。

这也不禁让我们期待,未来几年,这位让人难以捉摸的冒险家和旧秩序的破坏者,还将如何继续影响主流,甚至再次塑造新的主流?

+1
15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上海团购市场地形复杂,过往经验能复制吗?

2021-04-08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