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赚740万、估值272亿美元,《绝地求生》带火了一家准上市公司

有牛财经2021-04-09
当《绝地求生》IP的残余价值像从前的《TERA》那样被消耗殆尽,缺少爆款的Krafton又能走上多远呢?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有牛财经”(ID:yncj_cn),作者:长江中下游学者,36氪经授权发布。

最近几个月里,韩国企业们似乎陷入了一场IPO热潮。一个具有代表性的例子是,被称为“韩版亚马逊”的Coupang在今年3月12日登陆纽交所,上市首日市值一度突破千亿美元,在国际电商领域的市值排名仅次于京东。此外,综合游戏发行商Kakao旗下的数个子公司,以及从LG集团分拆出的LG新能源(LG Energy Solution)同样有着上市打算。

在这份长长的待上市公司名单中,Krafton的名字格外引人注目——据韩媒《每日经济新闻》报道,它正计划向韩国交易所(KRX)提交上市文件,预计最快将在6月进行公开募股。

国内投资者或许对Krafton这家游戏公司并不熟悉,但它旗下蓝洞(Bluehole)工作室研发的爆款游戏《绝地求生》,在全球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如今Krafton能够走到资本市场的门前,这款现象级作品功不可没。

不过,任何网络游戏都有它的寿命,早年间的《TERA》是如此,《绝地求生》自然也不例外。当这一IP的残余价值像从前那样被消耗殆尽,缺少爆款的Krafton又能走上多远呢?

蓝洞,一支被韩国官方捧起的“专业团队”

在开发出《绝地求生》之前,还没成立Krafton集团的蓝洞工作室更专注于MMORPG(大型多人在线角色扮演游戏)的开发——这也是大多数韩国游戏厂商选择的路线。

与那些最终湮没在时光中的中小游戏厂商不同,蓝洞的核心成员都来自韩国最顶尖的游戏公司之一NCsoft,在MMORPG领域的经验远非普通初创企业可比。典型例子是,它仅凭一部爆款游戏就享受了数年的好时光——这部作品,名为《TERA》(国内译作《神谕之战》)。

制作《TERA》时,蓝洞在游戏中添加了彼时极为新奇的“无锁定战斗方式”,借此获得了一大批玩家的青睐,2011年,《TERA》在韩国市场的最高在线人数曾一度突破20万。同一年,《TERA》还获得了韩国游戏大奖(Korea Game Awards)最高荣誉总统奖,成功与《永恒之塔》、《洛奇英雄传》、《剑灵》等老牌爆款游戏并肩。

在全球市场上,2014年前的《TERA》其地位也并不比如今的《绝地求生》差上多少,这很大程度上要得益于韩国政府对国内游戏出口的力推——2011年,韩国政府就为《TERA》投资了5亿韩元,并大力帮助其开拓海外市场。

有了来自政府的加持,蓝洞得以在全球市场上大展拳脚。2012年,《TERA》登陆欧洲、北美和中国台湾,2014年、2015年又分别在中国大陆和俄罗斯上线。《TERA》的高光时刻是2013年——据Superdata数据显示,《TERA》在当年全球订阅制MMO游戏收入榜单中位列第三,为2.36亿美元,仅次于当时极为火热的《魔兽世界》和《天堂1》(Lineage 1)。

《TERA》斐然的成就,让人难以想象这是蓝洞发行的第一款作品。然而,这款游戏的生命力也就到此为止了。由于与NCsoft持续数年的诉讼和纠纷,以及一系列运营和商业化上的失误(例如定价差距),再加上2015年前后MMORPG市场萎缩,大批竞技游戏和手游快速崛起,《TERA》的人气快速从顶峰跌落,最终在多国都落得了停运、转代理以及合服的下场。一个典型例子是欧服——2016年,《TERA》欧服在线人数甚至还不到600人。

横空出世的《绝地求生》,造就272亿美元估值

《TERA》的失败的确让蓝洞沉寂了一段时间,但它很快又凭借《绝地求生》赶上了时代的潮流,这得益于两位贵人的加盟——游戏研发商Ginno Games前创始人,蓝洞副总裁金昌汉(Kim Chang-han),以及《H1Z1》“大逃杀”MOD作者布莱登·格里尼。

2015年,蓝洞收购了Ginno Games,金昌汉正式加入蓝洞。而与此同时,由格里尼担任顾问的《H1Z1:杀戮之王》也独立上架Steam。2016年,金昌汉带领下的蓝洞开始筹划原创的大逃杀游戏,于是他用一封邮件拉来了已闻名业界的格里尼——后面的故事就是众人熟知的部分了。乘着大逃杀模式和移动互联网的东风,《绝地求生》横空出世,凭借与腾讯的合作成功火遍全球,并一路将蓝洞推上了韩国第四大游戏厂商的宝座。

相比昙花一现的《TERA》,《绝地求生》的生命力要强得多。一个例子是,这款游戏自2017年推出至今已过四年时光,但它的吸金能力仍然强劲——据Sensor Tower数据显示,2020年全年,《PUBG Mobile》(包括《和平精英》)在全球市场的平均每季度收入达到7.04亿美元,细分到App Store和Google Play两大渠道,其日均收入也达到740万美元。

当然,《绝地求生》能够保持如此旺盛的生命力,高性能智能手机的日益普及是很关键的一点,这带动了它在移动端的成长。据Krafton(此时蓝洞已并入集团)财报数据显示,2020年其移动设备销售额高达1.34万亿韩元(约合11.99亿美元),占到了其总营收的80%。

《绝地求生》的火爆,为Krafton带来了韩国游戏界罕见的高估值。根据尤金投资证券公司(Eugene Investment&Securities)今年年初发布的报告,本次IPO可能会使Krafton的估值升至30万亿韩元(约合272亿美元),这超过了韩国“游戏界御三家”中NCSoft、网石游戏的市值(分别为171亿美元、99.68亿美元),仅次于市值286.1亿美元的Nexon。

另外,去年6月被任命为Krafton CEO的金昌汉还曾向彭博社透露,公司“计划在IPO时募集数十亿美元资金”。这意味着,上市后的Krafton不仅将成为韩国市值最高的游戏公司之一,同时也很有可能创下韩国最大规模IPO记录——此前,KT和三星人寿占据着这一纪录的前两名,前者1998年IPO募资额达到60亿美元;后者于2010年上市,募资额达43亿美元。

作为Krafton的大股东,腾讯自然也能从它的上市中获利颇丰——据Krafton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9月30日,腾讯控股通过一家子公司持有Krafton 16%的股份,仅次于公司创始人张炳圭(Chang Byung-gyu),后者与其妻子及管理层共同控制41%的股份。

除了“吃鸡”,蓝洞就没有别的牌可打了?

此前数年时间,Krafton都过着追逐单一爆款的日子,《TERA》是如此,《绝地求生》也是如此——在这两款游戏之外,Krafton并未推出更多吸引人眼球的新IP,而是通过不断更换游戏模式发掘IP残余潜力。

在《TERA》时代,蓝洞曾发布过包括《艾琳传奇》在内的多款《TERA》IP手游,此外,还有ARPG版的《TERA:Dark Squall》、《T2》、《TERA M》。这些《TERA》系新作无一例外都是联合大厂发行(例如前文提到的Nexon和网石),但最终结局并不理想。例如《艾琳传奇》——这款卡牌手游曾短暂登陆过中国市场,最后也和《TERA》国服一样迎来了关停的命运。

《绝地求生》为王的时代里,Krafton同样试图最大限度地发掘它的潜力。此前金昌汉就曾表示,将积极开展PUBG的IP授权业务,尝试创建不同的内容,如网漫、电视剧、电影、电竞赛事等。另外,《绝地求生》的移动续作《PUBG:New State》也正在路上——根据《每日经济新闻》的统计,这款新游戏在Google Play上的预注册人数已经超过500万。

除了“啃老本”外,Krafton也曾在2014年公开了PC端游《Project W》企划,定位3A级MMORPG游戏。不过,《Project W》初次亮相釜山游戏展时已经是2017年,彼时《绝地求生》已经火遍全球,而前者还停留在初步测试阶段。此后,这款新作又先后两次改名,2020年4月1日正式定名为《ELYON》,但目前仍在开发当中。

兜兜转转到今天,Krafton旗下仍然只有《绝地求生》一个爆款IP,这对于一家正要上市的游戏公司来说并不是好消息。纵观韩国“游戏界御三家”,Nexon、NCSoft、网石游戏旗下均有多个知名IP,例如Nexon就坐拥《跑跑卡丁车》、《地下城与勇士》、《反恐精英》等。

或许是察觉到了这一点,近年来Krafton动作频频。此前,Krafton已经将PUBG与蓝洞剥离,意在让蓝洞回归MMORPG开发。这之外,Krafton还分拆出了一系列工作室,例如Pnix、RedSahara、Delusion等。获得来自二级市场的融资后,Krafton还将会有更多的试错机会。

目前来看,最有希望撑起Krafton门面的IP,或许将是画了7年的“大饼”《ELYON》,但它能否成为下一个《绝地求生》,继续带领Krafton火遍全球?没人知道答案。不管怎样,《绝地求生》没办法一直火下去,为它找一个替代品,是Krafton今后必须完成的任务。

+1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