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藤》的女强设定打开年下恋剧集新高度了吗?

文化产业评论2021-04-06
火爆的年下恋剧集市场中,深藏的致命问题正在浮现。

当“霸道总裁爱上我”的偶像剧层出不穷,“年下恋”(姐弟恋)剧集开始试图将观众拉入新的爱情叙事体系中。《完美关系》的斯黛拉和叶东烈、《下一站是幸福》的贺繁星和元宋、《司藤》里的秦放和司藤……越来越多的“年下恋”CP开始进入台前,标榜“独立女性”婚恋观和反职场女强人不婚定理的“年下恋”,让人既着迷又附带价值认同。但尽管如此,“年下恋”对于婚姻命题的解答似乎仍旧疑云密布。

作者 | 郭雪梅(文化产业评论作者团)

编辑 | 张馨洁

来源 | 文化产业评论

一边是“人间富贵花”“心花怒放”等热词被大肆传播,一边是85后小花景甜回归演技、“司藤旗袍”成服道化范例,电视剧《司藤》不仅与同期播放的《山河令》话题度不相上下,而且也难得成为了奇幻剧中的高口碑之作。 

可临近大结局,《司藤》却引起一场不小的争议。3月30日,《司藤》编剧在采访时的“双强言论”招致“藤学家们”的众怒,而刚好,当晚剧情播到司藤大战之后即将死去,但不舍秦放,于是向他爬去的部分。许多追剧网友称司藤不该爬,该行为不符合司藤大女主的人设。

各路网友讨论极其热烈,但大家似乎都忽略了一点,那就是《司藤》本身并不是大女主戏,而是妥妥一部“年下恋”(姐弟恋)剧集。尽管两者都强调“女强”,但剧情逻辑还是大有不同。

△腾讯视频首页推荐海报

姐弟恋、奶孙恋……细数百花齐放的“年下恋”剧集

自偶像剧全面发展以来,男霸总设定的电视剧一直占据荧屏C位,时间一长观众不免感觉疲惫,“年下恋”剧集就像是另一罐口味不同的糖果,给人带来惊喜和新的刺激感。

在国内,“年下恋”剧集主要分为两类。其一是作为压轴菜的主角CP,剧情几乎都围绕“年下恋”展开,通常讲述“小狼狗”(形容年纪较小却给女生很大安全感的男生类型)治愈职场女强人的故事。

譬如《下一站是幸福》里的女主贺繁星是某公司的行政主管,而男主元宋则是一名还未毕业的大学生;《你的时代,我的时代》的艾情是机器人格斗大赛冠军选手,胡一天出演的吴白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少年;《司藤》里男主秦放必须依靠妖力才能存活,所以需要时刻跟着司藤……

△贺繁星与元宋因年龄差多次产生隔阂

尽管“职场”身份悬殊,但是在感情方面,“小狼狗”始终保持比女性更通透的爱情婚恋观。而正因为这样的设定,也才使剧情得以朝“大团圆”方向推进。

其二是作为调味品的配角CP。通常,一部剧会设置多对副线CP来收割更多观众,于是“年下恋”就成为不错的选项之一。

而相比“年下恋”主角CP较为单一的人物设定,配角呈现的人物故事要更加丰富。譬如《爱情进化论》和《三十而已》,“小狼狗”男配的出现是为了加速女主爱情上的“成长”;《亲爱的,热爱的》与《半是蜜糖半是伤》则不凸显男女配角在爱情上的波折,属于欢喜“年下恋”。

△《半是蜜糖半是伤》副总裁乔娜×贾元吉

当然,延续“年下恋”主角CP的设定模式也是一种选择,比如曾经被热议的斯黛拉和叶东烈就是如此。斯黛拉是DL公司的合伙人之一,尽管事业风生水起,但婚姻却生变故,“小狼狗”叶东烈因工作而与她相识,并对她倾心,两人曾携手面对许多磨难。

 △结局斯黛拉拒绝叶东烈(因为年龄、身份问题)

除了国产剧,占据国内“年下恋”市场的韩剧也很让观众“上头”。从开播较早的《听见你的声音》到知名度很高的《太阳的后裔》,“年下恋”韩剧虽然量产少,但每部口碑都比较好。

例如韩剧《听见你的声音》豆瓣评分8.4,根据它改编而成的国产剧《没有秘密的你》仅5.9分,差距悬殊。如果细究“年下恋”韩剧和国产剧的区别,其实两者对于核心主题的把握并无二般,根本区别在于韩剧在剧情处理上通常更加细心,而国产剧会出现各种剧情bug,譬如为了吻合原剧情而生硬搬来的人物设定。

△来自知乎网友的评论

以上的分类着重于“年下恋”在剧本中的分量多少。根据前文的简单介绍,我们还可以总结出“年下恋”剧集的基本人物设定。第一,职业上女强男弱是根本,高管、合伙人、副总裁这些身份都彰显着剧中女性的职场地位;第二,年龄上女大男小是阻碍,因为已磨炼多年、在职场身居高位,所以这些女性不免年龄偏大,这也是她们与“小狼狗”恋爱关系常常被阻碍的原因之一;第三,感情上男强女弱是推力,一旦职场女强人们开始为感情打退堂鼓,“小狼狗”就会出现对她们进行“情感启蒙”。

“年下恋”开垦都市剧处女地,女性主义题材的拓展or减缩?

2017年,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研究员李春玲发表了一篇名为《社会变迁背景下中国青年问题研究》的报告,报告里公布了这样一组数据:“1990年,按照结婚年龄计算,‘男大女小’的婚姻模式占70%,‘男小女大’的婚姻占13.32%,其余是年龄相差不大的。然而20年过去后,这个数据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男大女小’的婚姻从70%下降到43.13%,而‘男小女大’的婚姻则从13.32%上升到40.13%,姐弟恋婚姻数量猛增。”

近几年,女性地位上升的趋势有目共睹,加之时代婚恋形势的不同,曾经处于传统婚恋观敏感地带的“年下恋”开始向社会男女敞开大门。而电视剧在其中既充当了社会生活的现实反映,也在一定程度上鼓励“年下恋”男女自由恋爱和婚配。

对于市场和制片方而言,这类剧集的打造其实更多是瞄向了女性主义题材的红利,一直饱受关注的“独立女性”话题才是“年下恋”剧集宣扬的价值观指向。

但在这样发展曲线持续上扬的“年下恋”剧集市场中,我们也不免看到许多深藏其中的致命问题。

粉丝经济当道,“年下恋”剧集或被“扭曲”

首先,谈到观剧群体,我们必然不能忽略饭圈这个庞大的组织。自粉丝们开始划分“唯粉”“CP粉”这样的身份标签后,“年下恋”倾向的粉丝就在饭圈里较为明显地体现出来了。

例如自称为“阿姨粉”“姐姐粉”“妈妈粉”的粉丝,她们看似是把对于偶像的幻想变成长辈对晚辈的“关爱”,实则恰恰反映这类女性对于“年下恋”的渴望心理。

△马嘉祺,当红偶像团体时代少年团队员

其次,我们今天总提到的“年下恋”虽然感觉很新潮,但无非就是“姐弟恋”的别称。一方面,如同霸道总裁、大叔等形象,它也是女性消费主义浪潮下萌生出的偶像剧人设。

△日剧《今天不上班》,2014年播出后,引发日本社会对于“年下恋”的广泛讨论

另一方面,这样的称呼转变一定程度上让女性观众能够更加自由地表达,因为相比“姐弟恋”一词在传统婚恋观中所体现的贬义词性,“年下恋”的说法更像是当下被鼓励的婚恋观。但尽管它拥有以上的正面意义,从深层次讲,它也仍然没有逃离粉丝经济的桎梏。

《2020腾讯视频年度指数报告》数据显示,如今在视频网站观看电视剧剧集的主力军仍然是年轻女性观众,真正会在生活中遭遇“年下恋”压力的80后女性占比其实并不多。

△2019年-2020年腾讯视频电视剧频道用户变化

因此,尽管“年下恋”剧集大力鼓吹自己对于独立女性价值观的认可,但多数也还是创作者与粉丝经济的“合谋”——小鲜肉的搭配满足年轻女性的恋爱幻想,所谓独立女性的设定依旧是幌子。

“年下恋”背景板后面的现实问题

“我三十二岁了,没谈过恋爱,但是我知道,我是一个特别独立自信的女生,而且我对美好的生活,还有爱情,都充满了向往。”这是《下一站是幸福》里贺繁星的经典台词。

从短短一段独白里可以看出,剧中宣传的大龄熟女通常对恋爱充满向往且自信能够拥有。但现实往往是残酷的,“年下恋”实际上很少能够修成正果。

△韩剧《经常请吃饭的漂亮姐姐》

2018年,知名婚恋网站百合网发布了《姐弟恋主题婚恋报告》。数据显示,有超九成单身人士对姐弟恋表示认可,超六成男性与半数女性认同姐弟恋,男性认同比例大于女性认同比例。但超五成的女性会因为两人年龄差距过大而选择主动放弃恋情,且女性认同比例高于男性。

2019年,探探曾针对95后恋爱观进行了一项调查,其数据中显示,有90.7%的95后男生更接受姐弟恋,但95后女性不超过半数。

△《探探95后恋爱报告》

由此可见,对于“年下恋”的现实认同多还是聚集在男性身上。尽管自身条件优渥的女性确实拥有了更多的话语权,譬如可以直接拒绝不喜欢的男性、相比普通人拥有更多约会对象,但对于倾心的男性,她们仍然会面临社会通行的婚恋观指责(女大男小),亦或是双方家庭的不认可。

△豆瓣评论

所以,大龄女性还是会不由自主地抵触与年龄偏小的男生谈恋爱,认为自己在占人家便宜,无法肯定自己被爱的价值。并且,她们也在内心里承认恋爱、结婚是女人必须要做的事,找到适合结婚的另一半是她们一生为之努力的目标。

“电视剧只是营造出女性自我意识觉醒的表象,本质是男性引导、掌控与偷窥女性的内核,所以说,女性现在仍然没有摆脱作为男性生活消费的附属品而存在的现状。”

“年下恋”强化都市剧男女性的刻板印象

出演过多部“年下恋”剧集的秦岚,被网友戏称“姐弟恋体质”。细究秦岚出演的这些角色,不免会发现内核极为统一的人物设定:喜爱干练的职业套装、冻龄熟女形象、身居高位、但总有一些脆弱的过往经历……有研究发现,以上这些设定几乎充斥了绝大多数“年下恋”剧集。

 △单一的大龄未婚女性职场穿搭

在观众眼里,是不是职场女性其实不太重要,颜值高、穿得时尚很重要。况且如果显老,估计多数人看了以后会觉得和男艺人不搭,磕不出CP糖。在这里,“年下恋”剧集扬言展现的爱情困境似乎开始将年龄问题弱化,“不老童颜”成了这个群体唯一的画像。

而在男性“小狼狗”形象的塑造中,“年下恋”仍然未脱离贩卖男色的传统都市剧基调。

△网友评价陆毅“人到中年还有年下感”

并且,在“年下恋”剧集中,不仅格外强调“小狼狗”的年轻,而且依旧将他们设定为高富帅。例如《半是蜜糖半是伤》里的贾元吉和《正青春》里的金小贝,她们在追求女主时,都隐瞒了自己的富二代身份。剧集看似宣扬脱离身份外的纯粹爱情,实则并未摆脱“爱上霸道总裁”的老梗。

因此,从这个角度看,剧中的女性仍然与男性在职场上平起平坐,甚至男性更高一级。而细看这些“职场白骨精”的成功,则透露了一如男权社会的职场规定,即女性只要拥有符合男性气质的“强悍工作力”就能被认可。

职场上体现的“女强男弱”是“年下恋”给女性观众的错觉,在换汤不换药的偶像剧工业时代,“年下恋”中的女性成功只是药丸外的彩色糖衣,苦涩才是褪去后的主调。

结语

有人说,这是一个“剩女当道的恨嫁时代”,大龄未婚女性越来越多,熟女御姐一数一大把,“年下恋”写出了她们的部分心声,但绝不是全部。不局限于都市职场女性的“年下恋”设定、探索身份更加多样的大龄女性的“年下恋”故事;像《司藤》编剧坦诚说出“司藤是一部双强的故事”、不标榜“唯我独尊”的大女主;承认是人就必然有感情有柔软……如果未来的“年下恋”剧集解决了这些问题,司藤爬不爬或许就不会成为争议的焦点。

参考:

[1]南方都市报.百合网发布520婚恋报告:独立女性受追捧姐弟恋婚姻占四成.[2018.5.22]

[2]段诗哲.国产电视剧“女大男小”婚恋叙事中的女性形象研究.[2020.3.30]

+1
3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认同感强的员工所带来的好处是超乎想象的

2021-04-06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