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时”的《大宋宫词》,只值3.8分

毒眸2021-04-01
它出现得仍然太晚了,晚到赶不上旧时代的余音。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毒眸”(ID:DomoreDumou),作者:龙承菲,编辑:何润萱,36氪经授权发布。

《大宋宫词》似乎是开年第二部令人大跌眼镜的“大女主剧”。

前有章子怡“下凡”都没能拯救的《上阳赋》,后有李少红一手执导、大量戏骨加持的《大宋宫词》。后者播出当天豆瓣开分6.1分,随后一路狂跌到3.8分,目前剧集已经播出了26集,豆瓣评分却没有丝毫回转的趋势,口碑翻车好像已成定局。从播放表现来看,也远不及同期的《司藤》《山河令》等投资较小的网剧亮眼。

事实上,因为同出一脉的取名方式,加上相同的导演和出品公司,不少观众在《大宋宫词》播出之前对其寄予厚望,将其看作是《大明宫词》的延续。但根据目前的播出成绩,再对比《大明宫词》至今稳居9.1的豆瓣评分,“世界的参差”面前,不怪有豆瓣网友留下评论:“比《大明宫词》差了一百个新版《红楼梦》。”

不知道李少红和荣信达是否对《大宋宫词》抱有同样的期待,但从结果来看,这次“复刻”已经失败了。

又是不合时宜的“大女主”

从故事背景角度考虑,《大宋宫词》的主角人设,本来是极其适合进行影视改编的。

刘涛饰演的女主角刘娥,蜀地孤女出身,入宫后没有子嗣,却能够凭借政治才能成为宋朝第一位临朝称制的太后,曾在天圣二年身穿帝王龙袍参加太庙的祭祀大典,在临朝期间曾终结“天书”运动、兴修水利、发行交子,为后续的“仁宗盛治”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史书曾经评价刘娥:“有吕武之才,但无吕武之恶。”这种从漂泊孤女到权倾朝野的传奇人生,原本就极为适合影视创作。

而传奇之外,从《大宋宫词》考究的服化、丰富的剧情密度来看,这似乎也是一个奔着历史正剧去的好苗子。

根据李少红的采访,她没有局限在一般的情爱,而是在剧情中加入了女性视角的呈现,在快结尾时加入了一场宋真宗遗诏提防刘娥称帝的戏,即使是携手走过半生的丈夫都不曾完全信任她、要通过遗诏防止她夺权,突出了封建男权社会下女性的悲剧之感。

但从剧集给观众呈现的部分来看,它似乎只是套了个“历史正剧”的壳子。

在第一集中,皇帝宋太宗赵光义和弟弟秦王赵廷美,被压倒在因地震倒塌的皇宫下,赵光义竟会直接对秦王坦白,当年因为皇位杀死兄长、伪造遗诏的真相。在皇帝被压在墙下生死未卜时,外围的大皇子二皇子在没有对皇帝的生死进行确认的时候,居然能够直接说出“父皇尸骨未寒”这样的台词。更别提“父皇自幼喜欢三弟”这标准的病句台词,与“我爷爷小的时候被鬼子杀害了”并列成为新一代互联网笑谈。

男女主之间的爱情也难以让观众信服。剧中的刘娥认识男主角赵恒,起源于她救下了负伤落水的赵恒,与古早偶像剧中男女主的初遇相差无几。仅仅因为这一次救命之恩,两人就突然擦出了爱情的火花,三皇子赵恒带刘娥回京,在正妻郭清漪刚刚诞下让他坐稳太子之位的皇子的情况下,对正室几乎不闻不问,却能许诺刘娥“这一生永不相负”。

过快的剪辑节奏让这一切显得格外无厘头。毒眸(微信ID:DomoreDumou)注意到,在第一集的10分10秒左右,故事进行到皇帝听闻男主从悬崖坠落疑似战死的噩耗,镜头几转,到郭清漪披麻戴孝为丈夫烧纸钱,却又听到丈夫其实没死、已经回归的消息时,才过了不到2分钟。

剪辑节奏过快的问题,或许与《大宋宫词》几经波折的拍摄立项过程有关。根据2019年2月国家广电释出的备案信息,《大宋宫词》的时长是86集。

但2020年2月,在国家广电总局《关于进一步加强电视剧网络剧创作生产管理有关工作的通知》中,提出电视剧及网剧提倡不超过40集,鼓励30集以内的短剧创作。“限集令”之下,《大宋宫词》肯定要缩短原有的剧集时长,一些剧情段落可能也会被相应删去。

事实上,《大宋宫词》暴露出的许多问题,都与其从立项制作到播出的漫长过程有关。《大宋宫词》最早的立项信息,可以追溯到2016年与米兰lady合作的小说《女君纪》。

项目初启的前一年,《花千骨》《芈月传》风行全国,“古装大女主”品类正当红——据网络数据统计,2017年全年制作电视剧1.6万集,其中50%以上都是大女主剧,古装剧在其中占35%左右。(《争议的上阳赋,“倒霉”的章子怡》)《大宋宫词》的剧情梗概,可以说正好踩中了当时风行的古偶模式。

《芈月传》剧照 图源豆瓣

但直到2018年,《大宋宫词》才正式开拍,于同年年底杀青。之后,《大宋宫词》的定档播出一拖再拖,2020年4月出品方之一的北京文化被指控财务造假,虽然后者当时对传闻进行了否认,但仍然让《大宋宫词》本就缓慢的定档进程更为雪上加霜,直到今年3月,才放弃了原计划的上星播出,突然定档,由优爱腾三家拼播。

而面对人设高度同质化、始终需要依靠男性保护的“古装大女主”们,观众已经产生了审美疲劳。即使是传统宫斗大女主剧,观众也会更为偏爱像《延禧攻略》中“黑莲花”魏璎珞一般的女主角。就像没赶上“大女主”好时代的《上阳赋》一样,《大宋宫词》和它背后的大女主剧,也已经被时代甩在了身后。

“过时”的荣信达

对于《大宋宫词》而言,“过时”的或许不仅仅是它所代表的古装大女主剧模式,还有其背后曾经出品过不少优秀剧作的李少红,和荣信达影视。

从《大明宫词》到新版《红楼梦》,李少红历来十分注重画面的“唯美”,这次她无疑也为《大宋宫词》付出了很多心血。为了进行剧的拍摄,《大宋宫词》剧组在横店影视城直接搭建了一座红墙绿瓦的北宋皇宫实景,李少红在微博曾经晒出过宣德门的照片。

剧中还用一个华美的长镜头,重现了知名古画《韩熙载夜宴图》的场景,根据娱理的采访,那场戏为了拍出长卷式的视觉效果,光准备就用了两天时间。李少红甚至还首次挑战了战争戏,为了重现澶渊之战,剧组做出了“动态”的黄河,而这本身就是十分巨大的技术挑战。

图源微博@大宋宫词

但是,精美的服化和镜头设置,大制作的场景,并不是当下观众的首要追求。毒眸曾经在往期文章《王倦的剧为什么服化道都这么“差”?》中提到,服化道从来只是作品的一个维度,只要契合作品气质,就算完成使命了。对于当今的观众来说,如果没有足够引人入胜的剧本和令人信服的人设支撑,再华美的服化再弘大的场景,或许也只是一层金玉其外败絮其内的脆弱“画皮”。

所以,大制作却输在剧本节奏的《天盛长歌》《九州缥缈录》纷纷扑街,《舞乐传奇》即使服化再古怪,也不妨碍观众打出豆瓣8.8的高分。

《舞乐传奇》剧照

而李少红背后的荣信达影视,似乎也变成了落后于时代的“昨日黄花”。

荣信达曾经有过极为辉煌的年代。它参与投资拍摄的电影《红粉》斩获柏林电影节银熊奖,《橘子红了》《大明宫词》成为大众记忆中的一代经典,还一手捧红了周迅、陈坤等知名艺人。

当时的荣信达是国内最为头部的影视制作公司之一,能够给予旗下艺人最炙手可热的影视资源,经纪模式是国内影视圈早期传统的“家族式”,艺人“感恩”公司发掘他们的情谊,从而留在公司。

有一种说法认为,荣信达的没落是由于经营模式转变,自制作品越来越少。李少红曾在贵圈的采访中对此表示不认可,称荣信达“每年都有两三部作品在做”,只是行事低调,不愿跟随当时浮夸炒作的风气。

但客观上来看,自新版《红楼梦》之后,荣信达确实再也没有足够亮眼的影视作品释出。在其之后出品的影视作品中,《长相守》仅有4.4分,《茧镇奇缘》甚至没有豆瓣评分。

更何况当时工作室经纪制度已经开始盛行,艺人开始谋求更大的话语权。当荣信达不能给到足够头部的影视资源时,旗下艺人不得不去拍摄外戏,但是男女主角的位置相对来说也就没那么好“抢”。家族式经纪模式的漏洞也在这时尽数显现——在无法拿到足够有保障的资源时,“发掘之恩”似乎也变得没那么重要了。

因此,荣信达一手带出的蒋梦婕、李沁、杨洋纷纷出走,公司也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因艺人解约纠纷负面缠身。

蒋梦婕 新版《红楼梦》剧照

如此看来,在各大影视公司顺应观众审美进行创新,顺应时代进行营销宣传、与艺人合作时,荣信达似乎仍然抱着旧时代大家族式的“旧梦”。可能他们也尝试做出了改变——《大宋宫词》是那个大女主时代的一页残卷,但它出现得仍然太晚了,晚到赶不上旧时代的余音。

大明宫的传奇,现在或许再难以得到续写了。

+1
5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考公这个铁饭碗,如今变得更香了

2021-04-01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