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太多?影视综的女性主义红利正在消失?

骨朵网络影视2021-04-01
不女权就不会火?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骨朵网络影视”(ID:guduowlj),作者:魔王,36氪经授权发布。

尬。

上周日中午刚刚开播的综艺节目《听姐说》在豆瓣还未开分,却获得了清一色的一星评论。面对网友如滔滔江水的吐槽,要评论这档节目或许用一个“尬”字就能总结。

王子文苦恋六年那会有男朋友、应采儿妈圈顶流、沈梦辰自黑……《听姐说》开播几小时后,微博热搜就被节目中的女嘉宾的话题占领,但作为一档打着“女性自我表达和观点输出”的脱口秀节目怎么就变成18位女明星的“洗白大会”了?

台上女嘉宾讲得越卖力,网友就看得越皱眉头,《听姐说》这次似乎没有做到将喜剧脱口秀+女性主义完美结合。

而事实上,从去年开始,借《乘风破浪的姐姐》的强劲势头,影剧综全面都在展现“她力量”,尤其是对30+女性的讨论更成为话题中心。

综艺方面,已收官的两档女性综艺《听见她说》和《姐妹们的茶话会》,两档节目形式不同播出效果也存在明显差异;从《白色月光》《二十不惑》《三十而已》再到《流金岁月》,剧集领域无不在凸显各类迥异的女性形象;再看电影方面,女导演+女演员“双姝合璧”的组合早已成为一种彰显女性视角的趋势潮流。

反观这些娱乐作品和文艺作品,无不围绕着女性主义一而再三地强化。“姐姐们”的确带来过一阵诱人的春风,但面对这些节目和剧集,观众在体会过新鲜感之后还会持续埋单吗?制作方在尝过女性主义红利的甜头后,却不得不面对灵药似乎正在“失效”的事实。失去滋味和创新的女性红利,还被能吃多久呢?

表面作秀,隔靴搔痒

前有《乘风破浪的姐姐》和《吐槽大会》两档爆款综艺打样,按理说《听姐说》将“姐姐元素”和脱口秀形式结合起来效果并不会太差,从目前的观众反馈来看这档节目似乎还是走错了路。

《听姐说》的节目介绍里写的是“18位姐姐以女性视角切入社会热点话题”,可是从第一期播出内容来看,女明星所讲的内容更多聚焦于自己身上的争议话题和黑料,比如尚雯婕上来就澄清自己和06年超女的关系,王子文在台上回应与贾乃亮子虚乌有的恋情,画面还把沈梦辰吃瓜群众的惊恐模样剪辑进去,原本应该是以女性视角切入社会热点话题,到了《听姐说》都变成娱乐八卦大茶会。

可见,脱口秀的开放麦并没有成为这些女嘉宾敢言敢行的“传声筒”,而成为了她们漂白自己的“洗白剂”,效果甚至还不如之前被吐槽变成“洗白大会”的《吐槽大会》。

在选择嘉宾策略上,《听姐说》似乎沿袭了《乘风破浪的姐姐2》的策略,召集一群有话题但热度并不高的女明星上台讲脱口秀,借她们自身的话题再制造一些话题,用意刻意而明显。另一方面,我们都知道如今明星讲脱口秀实则有编剧撰写稿子,明星更多负责“表演”出来,两者配合缺一不可,但嘉宾们不自然的背稿和带不动喜剧效果的节奏也没有呈现出好的舞台张力。

应采儿凭借一句“妈圈顶流”,又让节目内容在“传统家庭妇女”思想和“现代独立女性”的女权思想中反复横跳,逆向操作的《听姐说》注定两头不讨好,容易被嘲又被“拳打”。

经历过杨笠风波,脱口秀的性别对立已被社会舆论推至风口浪尖,《听姐说》既没有正视这种对立现象,也没有真正为女性发声,这样表面作秀的方式来制造娱乐话题显然已经不能被观众所接受。

脱口秀没有给女性发声的“空间”,那独白剧可以吗?

今年由赵薇担任监制的女性综艺《听见她说》邀请7位导演围绕原生家庭、重男轻女、容貌焦虑、大龄单身、全职主妇、家庭暴力、中年危机、物化女性八个命题进行创作,并由8位女演员以独白剧的方式完成演演绎。

有力的独白让观众能快速进入角色,更易产生共鸣,但在开播之初,围绕容貌焦虑那一集也有观众对“为什么要一个明明很漂亮的女明星说自己丑”表示疑惑,更有弹幕直接指出剧中齐溪饰演的女孩就是很丑,赤裸裸展现了剧集所讽刺的行为。

编导创作能力和演员表演水平的参差不齐让《听见她说》的褒贬不一,有人认为演员诠释的很精彩,也有人反映只是用独白剧形式来喊口号

纵观今年已播的女性综艺,当代女性自身所带的话题更多成为节目制作的热点和话题,但节目后续能否把这些现实话题延展开来甚至深入观众内心,成为综艺节目如何利用女性主义话题来致胜的关键。

当“姐姐”变成女友、婆婆和妈妈

《怦然再心动》《婆婆和妈妈3》《新生日记3》《女儿们的恋爱4》《妻子的浪漫旅行5》……纵观芒果tv2021年已播和待播综艺,似乎已经把女性市场牢牢抓在手中。

不只是对女性话题的“直抒胸臆”,如今视频平台自制的一些列有关婚恋交友、家庭观察类综艺,无疑是在以发散性的思维表达不同年龄段的女性立场。

“如果明星没恋爱可以上《女儿们的恋爱》,结婚了可以上《妻子的浪漫旅行》,生娃的夫妻可以上《新生日记》,如果离婚了还可以再上《怦然再心动》。”网友对这几档综艺节目的总结虽然是调侃但不无道理。视频平台熟练抓住不同年龄段女性遇到的基本问题进行综艺策划,这样全年龄段的思维仿佛为女性设计了“打包服务”。

当然,能如此打造多档延伸至女性婚恋相关的综艺并非没有道理,据骨朵数据显示,这些综艺的女性受众占比远高于男性,且在年龄分布上,95后到85后之间的女性是主力军。

《女儿们的恋爱》受众占比

《妻子的浪漫旅行》受众占比

《怦然再心动》受众占比

这些女性观众能从明星或素人的恋爱和婚姻关系来得到对自己有益的婚恋观,但另一方面,接踵而来的问题也出现了:女性危机和女性自强形成矛盾,对于一些保持婚恋自由观的女性,这些节目是否在固化原有的女性形象?这便属于议题设置阶段的冲突,也决定着播出后观众舆论的摇摆走向。

加上其中综艺节目本身是受着品牌综N代的限制,如何把女性话题延续并持续输出新颖的观点,是每档婚恋交友和家庭关系类综艺应面临的难题。

此外,一些经营类、职场类、综艺也在打着“姐姐”、“妈妈”的招牌,如刚刚播出的《姐姐妹妹的武馆》和待播综艺《上班啦!妈妈》也是以明星嘉宾牵头,将女性身份放置在不同环境,展现或点评她们在不同领域的表现。

总体而言,由《乘风破浪的姐姐》所造的女性综艺仍为现今综艺市场的潜力节目,但也是从今年开始,这批女性向综艺的热度和口碑走势开始下滑。究其根本,还是因为短时间内大规模、重复地在利用女性主义,却并无更多新的观点和引发观众新的思考,反而陷入了制造焦虑和话题的争议声中。

女性影人集结体?

随着去年刮起的女性力量之风,女导演拍摄女性题材故事更为被大众所关注,更演化成女性向电影的IP孵化,那些女人们散落在家庭里的琐事、人生里的窘境、精神上的慰藉似乎找到了一个更温柔、更合理的表达出口。但女导演拍女性题材并非新鲜事。

女导演+女演员“双姝合璧”的组合是近年女性向电影的制作趋势,从往年的《过春天》《送我上青云》《春潮》,再到今年的《我的姐姐》《阳光劫匪》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最为典型的或许是今年4月即将上映的电影《世间有她》,集结了张艾嘉,李少红,陈冲三位中坚力量的女性导演,并由周迅、郑秀文两位实力派女演员领衔主演,电影故事主角均为女性,发散到她们的家庭关系和社会生活。

在这些电影中,女导演拍摄女性题材打破了惯有的男性凝视,建立起新时代的女性凝视。一直以来,男性导演中的女性形象多为传统的家庭妇女或是男人眼中他们认为女性应该成为的样子,但自从女导演开始手执导筒后,不仅将影片的重心放回到女性身上,更通过女性凝视,展现出女人的多面形象。

如《送我上青云》中的盛男,可以将自己的生理欲望和心理欲望在镜头前毫无遮掩地表露出来,这样的女性既坦然又严肃,和以往男性眼中的“女人应当矜持”形成对比;而在家庭关系的探讨中,《春潮》则把话语权交给了一对母女,所有问题皆通过一次次“自我控诉”和沟通对话展现地一览无余。片中的女性角色不再是家庭关系中缺位的那一个,它从传统的男性视角中摆脱出来,展示了真实的女性困境。

除了创作视角的变化,女性电影也在学习剧集孵化IP。剧集领域已有较为成功的案例,如有柠萌影业的《二十不惑》《三十而已》《四十正好》系列,《世间有她》总制片人董文洁也曾在采访中提到,《世间有她》除了电影项目外,也会尝试做季播剧、剧集等。

不难看出,女性IP的电影系列化开发或许成为下一种趋势。但一方面是,这些女性电影仍然偏小众和“非主流”,讨论话题未能被广泛关注,也仍是“她力量”中的暗色调;其次是随着IP化的建立,当单个作品成为系列作品,女性主义能否继续在这些作品中绽放光彩,还有待观察。当女性主义作品的严肃性、深刻性和大众性能够迎来更进一步的统一时,也许那时才会是这类作品真正春天的到来。

无论如何,当脱口秀演员杨笠讲一句话就能引起全网的“性别对立”,就足以见得女性的“力量”。这背后其实是社会时代发展而来性别差异化长久就存在的问题,娱乐和文艺作品能够利用女性主义来引起话题,甚至引发讨论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真正让观众从节目和创作内容中发现和正视问题,而非仅把女性主义作为一种制造话题的噱头。

任何观念的传递都需要时间的积累,女性表达不在于一时。当文艺和娱乐作品中的女性形象能真实和有信服力地树立起来之时,或许就可以不用再单薄地只是“听姐说”了。

+1
1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难度有多大?硬成本有多少?

2021-04-01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