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营2021》300万一集请木村光希,值吗?

镜像娱乐2021-04-01
令日媒咋舌、令网友费解的高溢价片酬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镜像娱乐”(ID:jingxiangyule),作者:顾贞观,编辑:张风屹,36氪经授权发布。

“现在的中国娱乐圈呈现出泡沫化,演出费用暴涨。Koki出演《创造营2021》的费用一集就是300万元(约4800万日元),看上去十分夸张。”

这是日媒对木村拓哉女儿木村光希参加《创造营2021》的相关报道。这篇报道被转至豆瓣后,帖子下千余人点赞的热评第一是“中国娱乐圈的钱就是好赚”,第二是“鹅真的疯了,这价格我以为请的木村拓哉”。

与宁静、邓超、周深、周震南等常驻嘉宾不同,木村光希是以飞行嘉宾的身份参加《创造营2021》的,她在节目里的任务仅包含远程连线、点评第一次公演、为英文版主题曲作词。

虽然节目中,木村光希的点评都很认真、细致,但在很多人看来,她的点评基本都是在夸奖选手,缺乏专业性。

要让模特出身的木村光希为《创造营2021》带来专业性加持,自然是不现实的,《创造营2021》邀请她的初衷也并非专业性,而是为了节目的破圈。但木村光希虽头顶星二代光环,在国内的影响力与日本的国民度却都有限。

在全亚洲范围内,艺人的流动与跨国合作都是极为常见的,但长久以来,似乎只有中国娱乐市场被不少海外艺人及国内网友视作“人傻钱多”的冤大头。如今,或许不少制作方依然盲目迷信海外艺人,但市场却不一定买单。

星二代木村光希

扛不起《创造营》的国际化野心

木村光希和《创造营2021》搭配,多少是有点突兀的。毕竟木村光希和《青春有你》的导师Lisa不同,Lisa的标签是爱豆,而木村光希的标签则是模特。

2018年,木村光希以艺名Koki作为模特出道,登上了当年时尚杂志《ELLE JAPON》7月刊的封面,同年,木村光希现身巴黎时装周。但出道至今,木村光希在中国的曝光度并不高,除了几次登上微博热搜外,木村光希仅参演过吴亦凡单曲同名微电影《贰叁》。

如今,木村光希的微博粉丝刚过百万。有限的影响力,以及与偶像团体存在壁垒的模特身份,都使得木村光希难以在国内为《创造营2021》带来多少想象力。

模特与偶像不同,模特不会过于依赖粉丝与流量,因为他们主要面向的是时尚圈,用互联网话术来讲,模特更依赖B端的品牌、时尚杂志等,而非C端的个体粉丝。如韩团BLACKPINK在国内便拥有一部分粘性较高的忠实粉丝,而如水原希子、小松菜奈等日本模特在国内的路人粉更多。

与水原希子、小松菜奈等前辈相比,木村光希作为新人模特,影响力终归还是有限。数据便是最直观的证明,微博上,与#创造营木村光希#词条相关的话题最高讨论度仅5.6万,且这些话题下,除了营销号发布的宣传微博外,普通网友关心的基本都只是木村光希的天价片酬。

即便从打开海外市场的角度出发,不少网友也认为木村光希绝非《创造营2021》的最佳选择。

今年,《创造营2021》走的是国际化男团的路线,其野心在整个亚洲市场。据不完全统计,这一季《创造营》中海外选手比例高达1/4,其中米卡、赞多、庆怜等皆是来自日本唱片公司Avex。受疫情影响,日本本土舞台缺失,因此如Avex等日本公司才会将选手送上《创造营2021》,借机谋求公司的海外发展,进军中国市场。

而《创造营2021》的目标,则是将中国男团输送到海外,邀请木村光希,想必也有一定的原因是为了推动节目及参赛学员在日本市场的破圈。

如今,《创造营2021》虽取得了一定的海外影响力,如YouTube上有日本博主制作了相关视频,为日本网友科普如何在WeTV(腾讯视频海外版)上为《创造营2021》的成员投票。但是,从YouTube上节目官方账号创造营CHUANG2021发布的内容来看,其单期节目播放量多在几十万左右。

想要打开海外市场,《创造营2021》及Avex等海外厂牌的运营是极为关键的,虽木村光希也是运营中的一环,但正如网友所言:“她在日本市场也不是很红,鹅场这300万元花得依然不值。”

木村光希能为《创造营2021》打开日本市场带来多少助力,是没有直观数据来量化的,但其在日本市场的国民口碑确实没有外界想象中高。在更为注重个人实力的日本艺能界,出道后因星二代身份便一路开挂的木村光希风评一直不佳,其甚至一度因为负面评价关闭了Instagram账号的评论。

再者,在日本市场,木村光希于选秀节目而言也是一位“错位嘉宾”。日本和韩国一样盛产爱豆,虽相比于韩国,日本团体组合“自产自销”之味更重,但日本本土具有高知名度的组合不在少数,如AKB48便是日本的国民级偶像团体。“从AKB48中挑选飞行嘉宾性价比都比木村光希高。”有网友如此道。

300万一集

堪比国内一线明星的综艺片酬

木村光希300万一集的综艺片酬,令日媒震惊并不意外。

日本导演宫森宏树曾在接受采访时透露,日本综艺中黄金时段为期两小时的节目,一期制作费用大致在几千万日元左右,节目中明星费用所占比例基本都在10%至40%这一区间内。以一期节目5000万日元的制作成本计算,日本综艺单期的艺人片酬总和也仅300万人民币左右。

此外,在日本艺能界,明星综艺片酬的高低还要视节目类型和参加节目的明星等级而决定,在日本,几乎每一个明星的出场费用都有着明确的标准。因此,在日本艺能界咖位难以排进一线的木村光希,在中国能拿到堪比一线明星的综艺片酬,自然令日媒咋舌。

更何况,木村光希的父亲,曾火遍亚洲的木村拓哉出演电视剧单集片酬也仅250万日元(15万人民币),在日本,艺人的电视剧片酬普遍是高于综艺片酬的。

与中国艺人的综艺片酬对比,《创造营2021》为木村光希付出的片酬溢价也是极高的。

2018年限酬令推出前,国内艺人的综艺片酬一度飙涨。曾有媒体爆料,2018年前后范冰冰以8000万元一季的价格排在明星综艺片酬榜第一,徐峥录制《食在囧途》的总片酬达到7500万元,台湾歌手张惠妹参加音乐综艺的片酬也高达7000万元。当时,一线明星的单期综艺片酬都浮动在500万上下。

随着限酬令的推出,国内明星片酬开始回落,“常驻嘉宾一季节目下来片酬不能超过1000万”成为常态。张恒代理律师此前便曝光了郑爽与张恒二人参加《女儿们的恋爱》时的片酬,合计为2400万。《女儿们的恋爱》共12期,也就是说,郑爽与张恒两个人的单期片酬为200万元。

若日媒报道属实,《创造营2021》为木村光希开出的片酬,与国内高人气明星几乎是同等规格的。

在“代孕事件”被曝光前,郑爽的国民度和话题度是毋庸置疑的,其单期片酬未超过木村光希,自然令不少网友感到迷惑。而且,在《女儿们的恋爱》中,郑爽为常驻嘉宾,而木村光希在《创造营2021》中仅为飞行嘉宾。

由此来看,近几年国内娱乐市场被网友称为“海外艺人的圈钱重地”并非没有道理,因为国内影视综艺制作方为海外艺人开出的片酬,不仅比艺人在自己国家的片酬高出诸多倍,有时甚至比肩国内一线艺人的片酬。这也是网友吐槽娱乐市场“媚外”的根源。

不仅是木村光希,近几年,海外艺人在中国拿到高片酬已成常态。参加过《我是歌手》的黄致列,就曾在韩国综艺节目中表示,自己在中国的演出费是在韩国的100倍。

此外,据报道,李钟硕与郑爽搭档拍摄时《翡翠恋人》,及Rain与唐嫣搭档出演《克拉恋人》时,李钟硕与Rain的片酬至少都为60亿韩元(约合人民币3300万)。从韩国《high cut》杂志的报道来看,当时在《来自星星的你》中饰演“都教授”的金秀贤,总片酬才630多万人民币。

一位从事韩星经纪工作的业内人士曾透露,韩星在中国的报价通常会比在韩国贵30%至40%,从木村光希的片酬来看,日星在中国市场同样如此。按理说,国内影视综艺制作方付出高片酬与海外明星合作,向来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但缺乏性价比的生意,做多了似乎只会变成“冤大头”。

“跨国合作”并非万金油

合适的才是最好的

在亚洲范围内,来到中国娱乐市场发展的艺人不在少数,如林俊杰、杨紫琼、吴尊、矢野浩二、张娜拉、秋瓷炫等皆是,其中不少艺人至今的事业重心都仍在中国市场。

在亚洲市场,艺人跨国发展一直是常态,如因日韩偶像工业发展都较为成熟的原因,多来年不少韩国男团及女团在韩国本土出道的同时,也会在日本市场同步出道。但是,艺人跨国发展后片酬溢价如此之高的,似乎只有中国市场。

2010年前后,如韩国艺人张娜拉、秋瓷炫等人在中国发展时,海外艺人还不能仅凭借身份光环便获得如此高的议价能力。比如张娜拉,她虽一度是大陆片酬最高的韩星,一年仅广告收入就达到2000多万,但这并不是她韩星的特殊身份造就的。《刁蛮公主》多次夺得内地收视率冠军后,张娜拉在中国的高国民度成就了她的高片酬。

但到了2015年前后,韩流的汹涌发展让中国娱乐市场开始迷信与海外艺人的合作,不少制作方也将海外艺人视作了博取流量与点击率的手段之一。当时,如李钟硕、Rain、朴灿烈、林允儿,以及有合作意向但最终因“限韩令”告吹的宋仲基等,多是在韩国本土手握爆款剧或拥有高人气的艺人。

这些合作与国内一度迷信流量演员,并没有本质区别。

编剧李飞甚至曾言:“韩国明星从外形上看也比较养眼,会让国产剧看上去洋气一些。”这句话当时也被网友吐槽“媚外”色彩浓厚。

诚然,国内影视综艺制片方谋求“跨国合作”也是有特定市场原因的,如2018年之前,国内超一线明星片酬一路水涨船高,海外艺人来华虽片酬远高本土,但与国内诸多超一线明星的片酬相比,他们的价格是相对偏低的。不过,从不少海外艺人来华交出的作品看,他们并没有成为更具“性价比”的存在。

如《克拉恋人》《露水红颜》《武神赵子龙》等韩国艺人与中国艺人合拍的作品,市场反响都很一般,口碑也远低于及格线。此外,由郑爽与李钟硕主演的《翡翠恋人》因“限韩令”积压多年,如今或许已无播出机会。对于这些合拍片,观众最普遍的反馈便是“两个语言不同的人演戏总有违和的感觉”。

可见“跨国合作”并不是万金油。

近几年,中国娱乐市场与海外艺人的合作中也有成功案例,但并不多。《我是歌手》行至第四季时,观众已经有审美疲劳之意,韩国歌手黄致列的加入就为节目带来了不少新意,而去年开始成为《青春有你》导师的Lisa,也为该节目导流了不少秀粉和组合粉。

总结历史经验可以发现,“跨国合作”本质上是一种基于双方实力的双向成全。抛开张娜拉、黄致列后来的人设翻车不谈,他们二人及Lisa等能成为成功的合作案例,还是源于这些艺人在演技、音乐、唱跳等领域都是具有实力的,而与他们谋求合作的国内制作方也“人尽其用”,发挥了这些实力派本身的价值。

这也是为何木村光希与《创造营2021》的合作被广泛质疑与吐槽的原因,因为二者即不合拍,木村光希本人的“性价比”也并不高。这样的高溢价合作,只会招来“内娱钱真好赚”的无奈感慨。

镜像娱乐(ID:jingxiangyule)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编辑署名,违者必究

+1
3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