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媒体该如何实现“去中心化”?(下)

神译局2021-04-09
在享受互联网带来便利的同时,消除其带来的负面影响。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大型社交媒体平台给生活提供了便利,同时也带来了一些问题,其中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侵犯用户隐私。社交媒体的去中心化是一个长期趋势。在去中心化的情况下,用户可以完全享受网络带来的便利,还能够拥有对自己内容的控制权和隐私权,这才是互联网的初心。本文作者是罗斯·乌布利希(Ross Ulbricht),是丝绸之路网站(SilkRoad)的创始人,目前正在监狱服刑,本文是他对去中心化问题的一些思考。原文篇幅较长,译文共分为上下两篇,本文是下篇。本文译自Medium,原标题为" Decentralize Social Media"。

相关阅读:社交媒体该如何实现“去中心化”?(上)

社交媒体网络的中心化给社交媒体平台及其用户带来一堆问题。这些问题包括侵犯隐私,产生了审核数十亿用户内容等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下面我将介绍一种去中心化的社交协议(decentralized social protocol ,DSP),它可以通过让用户控制自己的内容,负责网络内的价值创造和转移,帮助解决或缓解这些问题。通过允许用户从众多界面提供商、内容服务器和广告商中进行选择,而不是由单一平台将这些必要角色垄断于一身,这一设想才可能得以实现。我会描述去中心化的解决方案,包括配置文件管理、隐私保护、托管、用户界面、广告网络、内容过滤器、元数据等的去中心化解决方案。简而言之,这覆盖了社交媒体的所有基本组成部分。

7.  声誉管理

现在我们有了用户资料,接着看看这些用户资料如何相互关联。在一个完美的世界里,社交网络应该是在相互尊重和共同礼仪的指导下进行文明、有见地的讨论的地方。很明显,我们并不是生活在一个完美的世界。社交媒体用户更像是一群不守规矩的暴民,平台上要求调整内容的压力越来越大。平台发现自己处于一种尴尬的境地,无法决定哪些内容可以提供给数十亿用户,哪些内容不可以提供给用户。不管他们怎么做,有些用户还是会不高兴。

去中心化社交协议通过将给用户声誉打分这一责任实现去中心化,来避免这一问题。每个平台都不再向整个用户群发号施令,而是保留一个由其他用户点赞或点踩的评分表,并与网络中的其他人员分享该列表。这一理念被称为“信任网络”(Web of Trust, WoT),它是一种非常简单的方法,可以将去中心化系统中的不良行为者的影响降到最低。它是我们在现实世界中所做的在线版本。

假设您社交圈边缘的某个人邀请您喝咖啡,你怎么知道你应该接受还是不接受?如果所有人都说他很有侵略性或很无聊,那么您可能不会赴约,如果他们评论很正面,反之亦然。WoT 的工作原理相同。与其将所有的信任寄托在一个平台上,不如从网络中您已经信任的人员那里获得很多输入参数,而他们也从您那里得到输入。当然,WoT 是在协议层处理的,因此具体问题不劳用户操心。

在设计用于DSP的WoT实现时需要小心。它应该尽可能地抽象,以适应不可预见的应用程序,并将决策权交给用户。它的工作机制可能是这样的:假设一个名为 spambot2020 的用户不断在您精心制作的公开消息中发布指向快速致富项目的链接。您应该能够这些令人不爽的内容标记为垃圾邮件。该帐户中的内容将不再为您显示。更重要的是,它也不会出现在信任您的人眼前。该标记可能是根据去中心化社交协议的内容访问和语境系统标签和共享的另一段内容。

不是所有决定都能像标注一个帐户是垃圾邮件一样容易,立即屏蔽某个帐户中的所有帖子可能不是最好的选择。幸运的是,WoT 具有高度的灵活性,允许每个用户确定如何诠释和处理其网络中的标志。标记可以有不同的标签(例如,垃圾邮件、拉仇恨、杠精、机器人、赞、聪明、有趣),并且可以根据用户的偏好进行不同的加权。如果您信任的人强烈信任喜欢某首歌的其他人,那么您也可能会喜欢这首歌。您自己的标志和其他人的标志都会自动加在一起,以帮助界面提供商确定向您显示的内容及其醒目程度。

这是现有平台已经在做的事情,每个平台都有自己的专有算法。在DSP下,WoT层的底层结构和内容是由用户控制的,所以他们可以选择任何他们想要的界面,届时界面提供商会有更多种类,并提供更多选择。

这揭示了WoT真正的魅力:没有中心化的视角。如果我把某人标记为喷子,则这些人仅是我眼中的喷子。这不是“真相。一些用户可以接受我的判断,当然也可以忽略它,而另一些用户则可以把这种标签视为正面评价,将其视为“荣誉勋章”。

关键是,每个界面提供商都将选择如何过滤和显示内容。反过来,用户将能够从非常丰富的选项中进行选择,甚至可以根据自己的心情每天或时时更改过滤标准和界面。没有人会再抱怨遭到不公平禁言或审查,因为每个用户都有发言权,而每个其他用户都有权不听别人说话。

然而,WoT不只是用来过滤不好的内容。它也是一个去中心化的系统,帮助用户选择他们可以信任的商业伙伴。我们将在下面看到,对于解决如何在用户、广告商和服务提供商之间进行价值创造和转移的难题,WoT 将具有无可限量的价值。

8.  价值创造与转移

社交媒体平台通过出售广告位来赚钱。他们的平台是免费向公众开放的,但除了用户登录的内容之外,还有广告。有争议的是,平台使用用户的个人数据和内容对用户进行分类,以便帮助广告商更好地锁定潜在客户。在DSP下,服务提供商不能访问用户内容,而用户可以访问。因此,如果我们要完全去中心化社交媒体,就需要对这种成功的广告驱动商业模式进行重新设计。

目前,平台扮演着广告商和用户之间可信赖的中间人的角色。广告商向该平台付费,相信他们的广告会按照约定的频率展示给用户。广告商开始看重那些为他们的链接带来最多流量的平台,但他们真正看重的是用户。是用户通过查看品牌广告、点击广告并最终购买,或做广告商希望他们做的事情来创造价值。用户创造价值,所以应该得到报酬的是用户。

然而,平台确实为广告商提供了有价值的服务,所以我们必须确保DSP也能做到这一点。例如,DSP必须确保广告不会被提供给一堆只为获取广告收入而设立的虚假账户,并且正确的广告会被展示给正确的用户。WoT为此提供了一个优雅的解决方案。

它可能是这样运作的:广告商为他们希望瞄准的每个用户竞标广告位,而用户则从显示在他们屏幕上的每个广告中获取收入。用户的客户端使用密码对广告进行签名,然后将其发送给广告商,这样广告商就可以知道自己的广告已被看到。如果用户点击广告,则广告商也知道这一点,因为该用户登陆了广告商的网站。如果用户执行了广告商希望他们做的事情(例如进行购买或点击链接),则广告商会向用户发送签名的收据,包含用户操作的价值、发生的时间以及其他元数据。

这意味着每一步,用户都有他们创造的价值的证据,他们可以公开分享,以吸引更多的广告商竞标他们的广告位。在WoT中,签名的收据就像是信任的符号。如果用户试图利用这个系统,通过一个虚拟账户向自己出售广告,那也没关系,因为这些虚拟账户与真正的广告商之间没有任何信任关系,他们只会被忽视。所以,用户点击广告的次数越多,他们就越能证明自己对其他广告商来说是一笔不错的投资,也就越能赚到更多的钱。在某种程度上,这类广告比现有平台提供的广告更具针对性,用户的内容不会被分享,用户的隐私也不会受到侵犯。

这个架构存在一个问题,但是密码学可以提供一个解决方案。用户可能想让广告商知道,他们点击了一个广告,并在他们登陆的网站上花费了300美元,但如果该网站出售的是某些药物,或为某个政党接受了捐款,用户可能不想让人知道。从技术上讲,用户可以选择不公开来自此类站点的代币,但是无论如何,所有这些复杂性都应该对用户隐藏。我们不希望他们每次单击链接时都必须做出如此困难的决定。

相反,一个没有公开链接到用户主配置文件的配置文件应该专门为用户与广告商的交互创建。因此,用户的声誉和对广告商的价值将与随机生成的公钥联系在一起。广告商将知道用户的购物和点击习惯——这是非常有价值的定位信息——但不知道他们是谁或他们在做什么,并在DSP上分享什么。

广告客户很可能不会单独对用户进行分析和出价。当然,那些能够以不同的方式(基于用户的匿名公开资料)捆绑用户的专家会迎合广告商。但是,这不应该造成中心化的问题。因为WoT的底层数据是去中心化的和公开的,所以这些专家进入的障碍很少。

一个有待解决的问题是,该使用何种支付系统来实现这一切。我不认为DSP应该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应该让第三方开发者创建插件。可以与DSP一起开发一个支持小额支付的流行支付系统的初始插件,以启动工作。更好的是,可以部署去中心化支付协议(DPP)。

9.  服务

既然用户有钱了,我们就来谈谈如何以去中心化方式支付必要的去中心化社交协议服务。

1) 内容存储和访问

中心化平台提供的服务之一是按需存储和交付内容。遍布全球的数据中心都致力于这项任务。DSP要真正实现去中心化,这项服务也必须是去中心化的。不可能有一个单一的实体负责这一工作。任何人都必须能够以非常低的准入门槛提供这项服务,而且用户必须负责如何处理他们的数据。在用户控制广告收入的情况下,内容服务器就会试图以尽可能低的成本和尽可能快的速度提供内容,从而形成一种激烈的竞争。

它在实践中可能是这样工作的:用户搜索一条内容,内容服务器答复给出报价。用户客户端权衡响应速度和价格,然后将付款发送到最佳服务器,内容在这里交付。当然,所有这些将由算法在一瞬间处理,而无需人工干预。

设置内容服务器应该不需要多少技术技能。已经在运行web服务的人们可以安装软件,利用多余的存储空间和带宽来实现这个目的。甚至家用电脑和其他设备也能实现这一功能。

WoT可以让这个系统运行得更流畅。相互信任的内容服务器和用户可以更宽松地交换内容和支付,而不是对每一项内容进行竞标和建立交易。本质上,内容服务器可以将信用额度扩展到那些因为遵守协议而建立声誉的用户,或者是他们想要建立WoT连接的新用户。

双方都可以尝试不同的算法。用户在网络上寻找最便宜、最快和最可靠的服务器时,可以部署一种探索/ (explore/exploit ,E/E)算法。在服务器端,他们希望存储尽可能有价值的内容:访问最频繁的内容。

在实践中的具体运转将会很复杂,因为访问(需求)被可用性(供应)抵消了。成为托管内容每天访问量 1000 次的唯一服务器,好过托管内容每天访问量达 100 万次的百万台服务器中的一台。服务器在抢生意时将尝试使用不同的算法。

然而,有些内容可能访问得太不频繁,没有服务器愿意托管它。也许它是两个人之间的私人信息,很少被重读。存储这些内容需要付费。同样,服务器可以争夺存储您的存档内容的特权。用户需要一些冗余,以防唯一托管他们内容的服务器脱机。

在这种安排下,我们可以预期数据存储和访问的成本将非常便宜,达到或接近成本。考虑到超额的服务器容量可以在零边际成本的情况下使用,并且一些价值可能会被放在客户获取和WoT评分上,数据服务在某些情况下甚至可以免费提供。

2) 用户界面

当然,去中心化社交协议难题的另一个至关重要的部分是用户与网络交互时的体验。就是我们大多数人在想到社交媒体时所想到的:内容流、朋友列表、收件箱、主页、头像、论坛、聊天窗口,等等。不出所料,平台利用其掌控的数据集,垄断了数据的用户体验。例如,只有一个地方可以查看您的Facebook个人资料,即facebook.com。

这必须在DSP下去中心化,以便任何网站或应用程序可以显示您的内容,但无需访问该内容。因为用户可以控制自己的内容,所以他们需要从界面提供商那里得到的只是直观且有趣的与内容交互的方式。与其在twitter.com上只有一种Twitter布局,任何人都应该能够为用户建立一种服务,并尝试不同的方式来生成和交互内容。

想象一个Facebook风格的主页。左边是你的好友列表,中间是你的好友更新动态,右边是一些广告。假设你正在通过平板电脑上的应用程序查看这些内容。当您打开应用程序时,将从界面提供程序中提取业务逻辑,该界面提供程序告诉应用程序如何生成页面。基本信息,如个人资料、密钥和钱包,作为应用的一部分,与用户客户端一起存储在本地。如果是全新安装的应用,并且您之前已经有预置的个人资料,则该应用将从内容服务器中提取加密的用户资料,而您必须输入密码。

该应用将接受广告商的最高出价、对您的钱包授信、并在右侧显示广告。它将从内容服务器中提取您的朋友列表,以及相关的内容,例如您被授予访问权限的图片和帖子。该应用将使用从界面提供商获得的业务逻辑中的算法,对所有内容进行排序和显示。

为此,界面提供商可以从产生的广告收入中收取费用。与内容服务器一样,由于用户的切换成本非常低,界面提供商之间的激烈竞争可能会出现。因此,用户和广告商不再求助于控制内容和界面的平台。广告商、内容服务器和界面提供商都向用户靠拢,争夺用户的关注和价值。

这种设计产生的一个问题是,依赖于访问用户内容的服务是不可能的。例如,如果这些消息被加密并分布在多个内容服务器上,用户如何通过关键字搜索它们的私人消息?理想情况下,我们不会打开潘多拉魔盒,允许服务提供商访问内容,即使打着服务用户的幌子也不行。这就是我们陷入目前困境的原因。值得庆幸的是,通常会有一种创造性的解决方案,让用户同时拥有隐私,并保障功能的实现。

在上面的搜索示例中,界面提供商可以向用户客户端发送一个算法,该算法用关键字索引用户的内容,并将该索引存储在一个仅供用户访问的单独文件中。当用户想要执行搜索时,客户的终端会搜索更轻的索引文件,然后只搜索与索引中关键字匹配的内容。

这是一个以用户为中心而不是以服务为中心的工程范例。它可以保护隐私,并且随着用户端处理能力的不断扩展,对于多数应用来说,将用户置于事物的中心不会是问题。

然而,在去中心化的情况话,用户的主要区别是记住和保护加密密钥密码的责任。如果你忘记了你的密码,没有平台你可以去重置。任何其他解决此问题的方法都会让第三方访问您的内容。

也许可以采用多签名加密方案,在这种机制中,几个受信任的合作方可以恢复一个人的密码。这种方式下,任何人都无法独自访问或访问您的内容,只有当您需要恢复密码时才会。

但最终,以用户为中心的系统赋予用户权力,而权力带来责任。鉴于近年来主要平台的黑客攻击和数据泄露,这是用户应该希望承担的责任。没有人比你更关心你的隐私和安全。

3) 边缘用例

我们知道社交媒体平台是有利可图的,所以总的来说,广告收入超过了平台提供的所有服务。因此,我们应该期待绝大多数DSP用户的广告收入能够覆盖他们的内容服务器和界面提供商的成本。不过看一下三个边缘案例还是很有启发性的。

在一种极端情况下,可能有用户无法产生足够的广告收入来支付他们的成本。如果用户从未点击过广告,那么广告商最终就会停止为展示这些广告而付费。然而,品牌广告商可能仍然愿意支付少量费用,允许一些内容的发布。最糟糕的情况是,这样的用户可以简单地托管他们自己的内容,从而避免了服务提供商提供的便利。或者更好的是,他们可以成为自己的服务提供商,赚足够的钱来覆盖自己的DSP使用需求。

另一个极端是,有些用户对广告商来说非常有价值,他们带来的广告收入可能超过了他们所使用的各种DSP服务的成本。鉴于社交媒体平台从网络效应中获得了数十亿美元的利润,我们可以合理地预期,许多用户将通过使用DSP并与广告商进行互动而获利。

我们考虑的最后一种情况是一些离群索居的用户,他们宁愿看不见广告不收取任何广告收入,而自己掏腰包为去中心化社交协议服务付费。这样的用户将不得不自己为他们的去中心化社交协议钱包充值,充值金额将慢慢耗尽。

10. 内容问题

每一个解决问题的方法都会为一系列新问题播下种子。以内燃机为例。与马力相比,这是一个巨大的进步。它消除了城市街道上的马粪,解放了资本,极大地扩展了我们的能力。没有人愿意回到马车和犁的时代,但我们必须解决空气污染、汽车肇事和其他问题。如果电动、自动驾驶汽车能够解决这些问题,我们可以肯定,它们最终将成为我们的后代必须解决的新问题的根源。

DSP解决了网络效应和社交媒体平台中心化带来的问题。一旦被采用,没有人会想回到没有隐私、只有一个界面选择的时代。但是,我们肯定会有一组新的问题要处理。一个明显的问题——我们最终必须解决的问题——就是我所说的“内容问题”。

如上所述,我们可以期望DSP产生一个无审查的领域。如果一个界面审查用户的内容,他们可以转移到另一个不审查的界面。如果这个用户是在指出侵犯人权行为,或只是在行使言论自由,那自然是好事。但是,并非所有内容都是可以自由出街的言论。有些内容是有害的,因为它会直接或间接导致无辜的人受到伤害。

如果DSP成为传播这类内容的工具,没有人会希望与它扯上任何关系。界面提供商、内容服务器、广告商和去中心化社交协议背后的开发者不会为此贡献自己的才能和资源。普通用户将无法获得上述去中心化的所有好处。去中心化社交协议将一败涂地。

可以说,内容问题是由DSP核心的密码学引起的。如果DSP没有加密用户内容,内容服务器就可以扫描有害内容并拒绝它。但这将破坏每个DSP用户的隐私,其中绝大多数是遵纪守法的普通人。为了解决内容问题,我们需要一种方法,在正常内容的海洋中识别有害内容,而不需要访问或查看任何内容。从表面上看,这似乎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然而,我在这里提出了一个叫做零知识人工神经网络(ZKANN)的解决方案,它使用密码学和网络机器学习来实现这一点。像这样的东西最终将被开发出来以解决内容问题。

结论

当今的社交媒体平台在吸引用户注意力及其创造的价值方面拥有巨大的影响力。平台通过网络效应将人们锁定,可以迎合广告商,甚至以牺牲用户利益为代价。平台已经开发出复杂算法来利用人类心理中常见的弱点。虚荣、偷窥和愤怒,使用户一直盯着屏幕,点击,刷屏和轻扫,想看到更多,这样就可以显示更多的广告。

在DSP下,每个人的动机都是为用户服务,用户将使用他们最重视的界面。就我个人而言,我希望使用的界面能让我感到平静、快乐、与我关心的人联系在一起,让我感到满足。

DSP要想获得成功,就必须提供平台所提供的无缝体验,同时还必须具有去中心化带来的额外好处。加密、内容服务器、小额支付、ZKANN和广告网络的复杂性必须对普通用户隐藏起来。他们只需要知道这个系统是有效的,有时甚至能给用户带来额外的收入。在很多方面,DSP将实现早期互联网的愿景,但不是去中心化到域层面,我们将一路去中心化到用户,把控制权和隐私权放在用户自己的手中。

最后请注意,我在监狱里无法接触去中心化技术的最新发展。在监狱里完成部分工作是困难的,整体上更是不可能完成的。我相信上面的很多想法都不是新的,但我希望我对这个问题的思考,在某种程度上对未来的DSP建设是有使用价值的。

译者:Jane


+1
7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