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吴彤:虽然总上热搜,但我不是艺人

娱刺儿2021-03-29
吴彤想不通,自己一个综艺导演,说点什么都能上热搜。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娱刺儿”(ID:yuci-er),作者:周矗,编辑:Tim,36氪经授权发布。

吴彤想不通,自己一个综艺导演,总是说点什么都能上热搜。

3月26日,吴彤在自己的微博发了一张简笔画,让网友猜剧迷想在《王牌对王牌》见到的热播剧主角。随后,《司藤》主演景甜给吴彤评论:“你可以把这图作为头像吗?”短短一问一答,#景甜让吴彤把司藤作为头像#便登上了热搜。

3月24日,《山河令》两位主演龚俊和张哲瀚要登上一档直播。网友们纷纷艾特吴彤,想让他来主持造梗。吴彤只回了网友三个字“我不配”,结果又上了热搜。 

江湖中,吴彤的“梗”还有很多。

网友们用#吴彤今天努力了吗#,督促他帮贾玲追星刘德华;吴彤换了新卡通头像,网友说像长了胡子的杨迪;《王牌对王牌》里游戏输了的唐嫣,被吴彤要求发一张最爱的人的丑照,结果唐嫣发了一张吴彤自己的表情包。

在自己的综艺里,吴彤喜欢盘腿坐在摄像机底下,念念规则,打打圆场,还经常被艺人怼。吴彤妈妈数落他:“节目里就你一个人素颜,穿个睡衣,像个‘傻子’。”

团队经常会逼吴彤化妆。但他总觉得,自己出镜就是说规则,属于节目模式的一部分,没必要像艺人一样化妆,还会浪费一个小时时间。后来有网友不满意,说吴彤不化妆是不尊重观众,他才早上爬起来化妆。

吴彤(中间)

迄今为止,他只录过一档其他综艺,就是和杨迪一起的《做家务的男人》。

在和娱刺儿(ID:yuci-er)的对话中,吴彤反复提到,自己不是艺人,也做不了艺人,因为不具备被观众记住的外在条件。之所以让大家认识,可能只是因为自己没有那么“高高在上”,像个普通人。

吴彤今天努力了

当再一次问到“吴彤是否努力了”时,吴彤很坚定地回答,自己努力了。

“我应该邀请了刘德华有100次了。他宣传《人潮汹涌》时我们差点请到了。但是当时正好在录《我就是演员》,没有办法录《王牌对王牌》,错过了他的档期,但我会一直努力的。”吴彤对娱刺儿(yuci-er)说。

《王牌对王牌》的重聚环节,造就了无数综艺史上的名场面。几乎每期节目播出后,网友都很纳闷:看起来样貌平平的吴彤,怎么就能请到这么多大咖?

吴彤的回答比我们想象中简单,但也比我们想象中复杂。

一开始,他用的就是笨方法,磨。

做《武林外传》重聚的时候,吴彤要来了姚晨的电话,天天给她发很长的短信劝她来节目,但最后还是失败了。有趣的是,姚晨把吴彤的邀请短信做成了学习样本,在公司开会时号召全体员工向他学习。

吴彤慢慢意识到,有时候软磨硬泡是没用的,要想请到艺人,需要找到艺人的根本诉求。

做喜剧专场时,为了请到郭达,吴彤费了一番心思。了解到郭达的儿子郭晓光是做编剧的,他就亲自去拜访郭晓光,和他讨论综艺编剧和影视编剧的融合,并邀请他做当期《王牌》的编剧。

深入了解《王牌对王牌》之后,郭晓光便放心地邀请了自己的父亲参加,郭达、蔡明、潘长江三人同台的名场面才最终促成。

做《还珠格格》重聚场时,老佛爷的扮演者赵敏芳老师已经年近80,很多年不上节目了。于是,吴彤找到了令妃的扮演者娟子帮忙游说,又通过写信的方式和赵老师进行沟通。

赵老师自己也不确定,她的出现能不能给晴儿扮演者王艳带来惊喜,她甚至担心,王艳会认不出来自己。临上场之前,吴彤发现赵敏芬老师手都是抖的。

欣慰的是,王艳一转头见到“老佛爷”时,两个人都忍不住喜极而泣。这一幕,感动了无数看《还珠格格》长大的观众。

《天龙八部》的重聚是吴彤做过的最难的一场。剧中的中国香港演员吴彤从来没合作过,实在很难联系到,他就一封一封Email去发。有的演员答应了,有的演员还是不理解为什么要上综艺。于是,吴彤的团队又发挥了拼命三郎的精神,一点一点地去游说。

香港演员做事都很认真。很多演员担心,自己再穿上当年的衣服是不是不好看了,会毁灭在观众心目中的经典形象?于是,吴彤就给每个人做出最详细的服装方案,甚至具体到布料、颜色和尺寸,并翻译成粤语。正是这份精细,打动了这些香港演员。 

段誉的扮演者陈浩民曾经接到了无数综艺的邀约。接到吴彤的邀约时,他人还在国外,最后一刻才确定专门回国录制。他对吴彤说,从目前收到的邀约来看,《王牌》是最专业的,这份专业让他很有安全感。

作为资深金庸迷,吴彤在审片时哭得稀里哗啦的。但有些老师没看过金庸的剧,对此并没有共鸣。

“我还是做了我要做的事情,金庸先生影响了一代人。尽管现在的小孩可能不看金庸的作品,但我觉得应该让他们了解到,曾经有这么一位‘大神’,给无数国人带来了宝贵的回忆。这期节目就算是我的一次任性吧。”吴彤说。

但他也有失手的时候。

录《王牌对王牌》第一季的时候,他们曾在同一期请了十多位嘉宾,其中包括一位很少上综艺的香港知名演员。但也是因为嘉宾人数多,这位演员在节目里基本没有发挥。后来,她给节目组导演发短信,说想把这一期的通告费退回来,希望节目组把她删掉。 

这件事让吴彤非常自责,一个艺人到了退钱的地步应该是有多难过?

他意识到,综艺节目不应该盲目拼凑嘉宾,而是应该为每个人量身定做,让节目为每个人加分。他希望,吴彤的名字可以让艺人一听到就有安全感。

吴彤今天拼了 

时代少年团成员宋亚轩以节目副MC身份加入《王牌对王牌》,时代峰峻的老板李飞也没想到。在团里性格各异的孩子中,节目组竟会选中宋亚轩。

 “我觉得他是最适合的,因为他话不多,笑起来很很乖,很甜,牙很白。光在笑这件事上,画面就很治愈。他不吵,但偶尔说一两句话很有趣。他心智很单纯,有点童言无忌。这样的性格,不会给王牌家族和节目组造成压力。万一我请个‘顶流’,整个节目组都要照顾他,王牌家族的氛围就会变。”吴彤说。

宋亚轩

因为综艺经验少,宋亚轩一开始很紧张,不太敢说话。宋亚轩的经纪人还会给吴彤发微信,担心他是不是表现不好?

吴彤的信心则在于,他并不期待宋亚轩成为一个综艺咖。他只希望宋亚轩做一个真实的年轻人,想讲话的时候就讲,不想讲可以不讲,想笑的时候就笑。

在慢慢的磨合当中,宋亚轩和王牌家族熟了起来,话也开始逐渐变多。 

除了启用新人,吴彤还把《王牌对王牌》搬到了室外。在最新的青春环游记主题中,《王牌对王牌》采用了半期外景,从起床、吃饭到做任务,嘉宾都是素颜出镜。吴彤不确定这个形式观众会不会买账,但至少迈出了新的一步。

马东曾经说,没有节目不需要改版。观众嘴上说老模式好,但一旦节目真不变,观众就是会离开。吴彤非常认同这一点,他也需要通过改版给自己一些新鲜感。

《我就是演员三》是吴彤录得最辛苦的一档节目,付出几乎是其他节目的两倍。这档节目他录制了整整三个月,但感觉像过了半年,用他的话说,就是吃力不讨好。

让他支撑下去的首先是四季元老章子怡。虽然之前有了两年的合作,但章子怡还会犹豫要不要继续参与。于是,吴彤写了60多页的策划,给章子怡一页一页地讲今年的节目有什么不一样,终于把章子怡说动了。

节目录制时,章子怡两个月都住在杭州,给选手们调戏。有的时候只是为了一个画面,一句台词,她就要拍4个小时,反复抠气息、发音和吐字,一个字一个字改本子。吴彤和章子怡开玩笑说:“你已经通过这个节目转型成导演了,期待你的导演处女座。”

表演指导郝蕾和张颂文,吴彤磕了很久。郝蕾是基本不上综艺的,吴彤就飞过去给她讲对节目的理解。张颂文是录制前一周敲定的,当时他还在拍电影,对上综艺有些怀疑。吴彤就跑到张颂文家里,两个人聊了好几个小时。 

张颂文告诉吴彤,如果这档节目是一个综艺,那他肯定不去。但如果这档节目能传递他的表演理念,那么他想试试看。

吴彤和张颂文,以及郝蕾和章子怡达成了两个共识。一是他不会干涉任何一位导师选人,也不会引导他们去批评或表扬一个人。二是在这档节目里,绝对不聊表演以外的八卦问题。

关于表演指导的功能,吴彤的想法是建立一个除导师与演员之外的话语场。这个话语场里可以有导演,有制片,有表演老师,在不同的话语场中,演员的类型会更加丰富,他们也可以进行不同的提升。

比如李汶翰、谢可寅、马嘉祺,他们需要获得初级认可,即“我到底能不能做演员”“我怎么做演员”;还有一类演员在表演观念以及人生思考上需要精进,王中磊先生就会给他们一些指点;有些演员机会不多,需要大量的露出,陆川导演就会提供拍摄机会。

拍完第一期之后,李汶翰回房间里哭,马嘉祺连夜失眠,谢可寅睡在化妆间沙发上,宋妍霏无数次崩溃……让吴彤欣慰的是,虽然这是一个“见光死”的节目,但没有一个演员中途退出。

“现在的观众太聪明了,已经过了用所谓‘剧本’制造矛盾的时代了。《我就是演员》既没有综艺脚本,也没有人设,因为我没办法要求每一个艺人配合演出。节目里出现的矛盾也好,争议也罢,都是真实发生的。”

《王牌对王牌》和《我就是演员》连着录的那段时间,吴彤感觉自己快崩溃了,两个S+的大项目压在他头上。他有三天时间没合过眼,一直在连轴录制审片改片。

那段时间,他的身体非常虚弱,情绪很压抑。过去,吴彤还会半夜在朋友圈里发一些“我很崩溃,心情很差”什么的。后来有同事劝他不要发这些东西,太负能量了,他就只能憋着了。

吴彤今天走心了

王牌家族,曾经是第一批看到《你好,李焕英》的人。

吴彤记得,在录制节目第二天,贾玲把片子的母带拿了过来。片子放到李焕英穿越的那一段时,贾玲特意躲开了。

结束之后,大家5分钟没有说话,关晓彤的哭声一直环绕在耳边。环视一圈之后他发现,掉泪的不只晓彤一个人。

看完电影以后,大家一起吃了顿火锅,都喝了点酒。吴彤当时说,这个片子估计能过30亿。但没想到,最后破了50亿。

“她确实压力挺大的,因为大家给她戴了个第一女导演的帽子。但我觉得都是她应得的,因为她一直很重视剧本,《你好,李焕英》的剧本她写了4年。”吴彤说。

在节目嘉宾搭配上,吴彤更喜欢让熟悉的人在一起,比如杨迪、贾玲、沈腾。他们来杭州的时候,大家甚至会住在一起聊天。熟悉的人性格匹配,笑点一致,这样做下来的节目就会很顺。

工作之外,吴彤却是个没什么社交的宅男。

每天工作结束经常就是凌晨两三点,但他必须保证每天两个小时的充电时间,不让自己漏过任何热点信息。和娱刺儿对话当天,吴彤说自己正在看《山河令》,在准备做《山河令》剧组的重聚。

只要有新综艺节目出来,吴彤一定会看。他追的综艺很杂,有《令人心动的offer》《奇葩说》《吐槽大会》,也有《说唱新世代》《戏剧新生活》。他尤其关注选秀节目,还去过《创造营2021》探班,他想看这样一档大型的节目,赛制是如何设计的,选手又是怎样去呈现的。

他很欣赏严敏导演。他觉得严敏很擅长挖掘人性,哪怕都是素人,他都会拍得让大家喜欢看。

过去,吴彤患有严重的数据焦虑。节目播出当天,吴彤还会悄悄看数据。慢慢习惯之后,他发现收视率是个玄学,和影响力并不直接挂钩。 

“节目有没有声量,播出时是能感受到的。如果大家都在讨论,就不需要再等数据。如果播完了没人聊,网上也没有热搜,那么即使收视率是3-4个点,我也高兴不起来。”吴彤说。

如果要吴彤为综艺打上一个烙印,他希望是“国民度”。具体点说,就是自己做的节目年轻人可以看,父母也可以看。

在游戏设计时,他经常会做一些平衡。比如《王牌对王牌》的猜歌环节,如果参与的明星是年轻嘉宾,吴彤就会让他们猜老歌,让父母辈有共鸣。为此,他还会请教自己母亲的意见。

对于《王牌对王牌》的寿命,吴彤还是有信心的。他觉得,节目会内卷,但快乐不会。无论节目如何改版,吴彤都会做让观众快乐的节目。

而他,依然会是那个一直让观众快乐的普通男人。

+1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谷歌步苹果后尘降低中小开发者的抽成,目地可能并没有那么单纯。

2021-03-29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