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单赚上万,跑丢的猫狗养活了一个职业

后浪研究所2021-03-26
深夜开工,上天入地,你见过专找毛孩子的宠物侦探吗?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后浪研究所”(ID:youth36kr),作者:杨小彤、黄臻曜,36氪经授权发布。

在上海,有一个特殊的团队,他们举着手电筒,操控着无人机,穿梭在大街小巷,嘴里时常呼唤着各种名字——

“皮皮”、“布鲁托”、“旺财”、“拉布拉多”……

第一次见到他们,你可能还会觉得奇怪,他们背着巨大的工具包,有时钻到汽车底盘下,有时匍匐在草地中,甚至还会爬到树上、爬上房顶。或许,用“飞天入地”来形容他们更合适。

他们便是宠物侦探,专门寻找宠物的侦探。

近几年,随着独居青年与空巢老人数量的不断增加,养宠物已经成为人们缓解孤独的一种方式。

根据《中国宠物行业白皮书》,中国宠物(犬猫)消费市场规模从2010年的140亿元,已经增长到了2019年的2024亿元。据Euromonitor统计,2020年全球宠物市场行业规模约1382亿美元,同比增长4.4%,其中中国宠物消费市场规模727.3亿元,同比增长21.1%。从宠物数量看,2020年中国宠物数量达1.89亿只,同比增长3.1%。

然而,由于人们的“过于自信”,不安防护窗、不戴牵引绳,猫咪翻窗越狱、狗狗带绳逃跑,毛孩子丢失已经成为一种见怪不怪的现象。

寻猫启事、寻狗启事开始替代寻人启事,占据了电线杆子的“一席之地”。

在这种环境下,宠物侦探这一新兴行业,闪亮登场了。

这次,我们找到了宠物侦探这一行业的创始人——孙锦荣,来聊一聊他们做宠物侦探的酸甜苦辣。

从宠物义工,到宠物侦探,为了更好地寻找这些走失的宠物,八年前,孙锦荣创建了自己的团队,并把业务逐步扩大到全中国,只要你包高铁、飞机票。

当然,不仅局限于猫猫狗狗,刺猬、鹦鹉、北极狐……这些也承包。

从公益救助到商业化,孙锦荣也遇到过质疑,不过他说:“与其多花时间去解释,不如多花点时间,放在找宠物上面。”

他的目标是帮助10000个毛孩子回家。

以下是孙锦荣的自述。

小目标是帮助10000个毛孩子回家

因为对猫狗的喜欢,2011年,我成为了一名宠物义工,选择将救助流浪猫狗作为自己的工作。

猫狗好动,它们不会呆在原地,等待救助。往往我们收到线索赶去,流浪猫狗已经不在那了,所以每次救助这些毛孩子之前,都要先找到它们。

我是一个喜欢思考的人,喜欢去揣摩这些猫狗的动作,去研究它们下一步可能做什么,比如口渴,会去哪里喝水;天热,会去哪里避暑。时间一长,我找到它们的时间就比同行快很多。

每救助一只猫狗,我就会带回来救治,再以领养的方式送出去。最多的时候,我的家里有100多只狗和1只猫,既有我救助的,也有我们培训的搜救犬。可惜的是,后来上海拆迁,这些猫狗全都被遣散了。

义工投入比较多,有时我还要自掏腰包去救助这些宠物,长期下来,这并不是一种良性循环。所以为了更好地去帮助这些小动物,2012年,我开始将寻找宠物商业化,组建了找猫找狗的团队,专职找丢失的宠物,兼职救助流浪猫狗。

那时候,还没有“宠物侦探”这个称号,我们就叫“专业找猫找狗”,大家喊我们也是“找猫的”、“找狗的”。

后来有一个深圳的客户,我问他是怎么找到我们的,他说自己专门查了“宠物侦探”的资料,国外有,国内不知道有没有。当时我就觉得,这个名字真不错,它其实概括了我们所有的业务内容。

“宠物侦探”很贴切,侦探就是去探索真相,这些宠物,它们可能是自然走失,也有可能是人为丢失,比如被人抱走、被人转移变卖,甚至是遇到了狗贩子。而我们,就是去挖掘宠物丢失背后的真相,帮助这些毛孩子回家。

最初,很多人听到“宠物侦探”,看到我这种商业模式,会有一些质疑。

因为在上海,成熟的民间救助组织或者个人有很多,我突然做这种,帮别人找丢失的猫狗,然后去收费,大家就会觉得我是道德绑架,趁人之危。但是这只是一项服务而已,你可以选择也可以不选择。趁人之危是利用别人丢失宠物着急的心情去骗钱,或者坐地起价敲诈勒索,我这只是为失主多提供了一个选择。

说白了就像生病一样,你可以在家治,也可以去医院找专业的医生治病,预算充足甚至可以预约专家门诊找专家看,这是各取所需的一项服务。

我没想过去解释这些,不如多花点时间放在找宠物上面,花时间去解释也没有什么实际性的意义。

甚至有些宠物救援组织之间还会互掐,我觉得没必要,各做各的就好了,如果真心爱狗、喜欢狗,那就把时间花在狗身上。

刚成为宠物侦探的时候,我的目标是找回1000个毛孩子,具体我没计算过,但早就超过1000了,现在的小目标是帮助10000个毛孩子回家。

我们的工作就像警察研究犯罪嫌疑人

寻找宠物有一个黄金时间,超过这个时间,找到的概率会降低,越到后面寻找的难度越大。所以上海本市的客户,我们大多是15分钟内出发,有些要出差去外地的,就买最近的高铁票或者飞机票。

到现场之后,我们会和主人有一个交流,针对宠物的性别、年龄与品种制定有针对性的方案。

不同的饮食结构,宠物粪便的形态、味道是不一样的,寻找之前,我们都会对寻找目标的粪便做一个取样分析采集,方便在合理区域发现疑似粪便的时候做对比。去宠物最后消失的地方勘查也很重要,以便判定宠物跑丢的方向。寻找过程中发现的宠物毛发,我们也要手机储存,方便与主人核对。

因为每个宠物的习惯不同,丢失的情况也不同,每个案例不一样,我们只能一个一个去积累,一步一步查缺补漏,就像去看犯罪嫌疑人,研究他们的习性,找这些宠物的规律。

有的咬人,有的亲人,有的爱叫,有的贪吃,有的喜欢乱跑,有的喜欢躲藏,不同宠物的习性都是不一样的。每接一单,这个宠物发生了什么,有没有一些特殊的习性,是在哪里找到的,成功的关键是什么,都要去记录。

例如一些宠物鸟,它们的飞行能力并不是很好,会在比较近的区域活动,而且它们的胆子没有那么大,并不会一直飞,而是喜欢找一个落脚点休息,这也方便我们去寻找。

包括没有绝育的宠物,在春秋季节容易受到发情气味的干扰,它们会为“爱”出走,再比如比格犬、柴犬这种猎犬,就会喜欢躲藏在绿化带里。

宠物和人不一样,它们藏身的地方千奇百怪,所以我们外出找宠物的时候,也要借助一些工具。

一个宠物侦探身上会背着很多东西,例如有的猫掉到下水道去了,要去救它,就要把下水道盖子打开,这用手抠是抠不起来的,要用专门钩盖子的工具。这个工具一年中也用不了几次,但是我们必须备着,因为谁也不知道找宠物的过程中会不会用到这个钩子。

我们这是一个新兴的行业,没有可以借鉴的技术或者工具,所以我们只能自己研究,不断把各个行业的设备,运用到我们这个行业来,充分发挥作用,提高找回率。

孙锦荣团队的寻宠工具

比如警察可能会用到的足迹勘查灯、工作记录仪、生命探测仪以及管道工的管道探测仪,这些都是宠物侦探常用的工具。

大部分我们找的宠物都是热血动物,猫、狗、刺猬、狐狸,生命探测仪可以通过红外捕捉到这些动物散发出来的热量,在茂密的绿化带里,找到我们肉眼识别不出来的生命,比如哪里有几只鸟,哪里有猫、有狗、有黄鼠狼、有兔子。

猫喜欢玩,一不小心就掉进下水道或者通风管道,在下水道、管道或者杂物堆这些曲折的地方,我们是看不见的,管道探测仪最前面是一个带灯的摄像头,一探就可以找到藏在隐蔽区的猫猫狗狗。

除了寻找宠物的工具,一些我们自己可能会用上的,比如睡袋、消毒水,也会随身带着。找宠物磕磕碰碰很正常,所以消毒水是我们的必备,有时候找到的宠物如果有外伤那也用得到

我们这行,既要钻洞,又要爬树

做这一行,除了要有灵敏的视觉、听力、嗅觉,体型也不能胖。

今天还有一个应聘者说我对胖的人有歧视。其实我并不是对他们有歧视,只是我们这个工作需要瘦的人,你看,汽车底盘那么低,稍微胖一点,你就钻不进去,不能进行排查;有时候,整个围墙就那么一个小洞,要么就从洞里钻出去,要么从上面爬过去,胖的人就做不到。所以我不招胖的人真的只是工作需要。

钻洞、爬树、翻窗台、荒郊野外,找宠物的过程中,这都是我们常做的。

我们去北京找过一只暹罗猫,那只猫的主人住在11楼,据现场观察,推测猫咪应该是从窗户坠下去了。当时用热感探测仪和管道探测仪搜索了好几个小时,排查了无数个地方,最后才在一个地下天井发现了它。

这个天井洞口特别小,猫咪从高处落下已经受了重伤,它没法自己钻进救助笼子,所以我们只能进到天井里,才能把它救出来。这种天井平时很少人来,到处都是杂物和垃圾,加上那天正好下雨,里面的垃圾、杂物和灰尘、泥土混杂在一起,漂浮在雨水上,不光看上去特别恶心,味道也十分难闻。

而且这种长时间没人来的地下天井,里面可能会有蟑螂、老鼠,甚至是木屑、玻璃渣,每走一步都很艰难。还好,最后我们成功地把暹罗救出来,并把它送往了宠物医院。

去年10月,我们接到求助,在上海的公园里,有一只流浪猫被困在树上呆了八天,不吃不喝。为了把它救下来,我们就得爬树,后来发现树有点粗,不太好爬,我们就上装备,借助梯子爬上去,用网把猫接下来。

对于猫来说,一秒钟就能决定它们的安危,为了这至关重要的一秒,我们要经历很多的训练和磨合。能爬的树,我们就自己爬树,不能爬的,就借助杆子这些工具让它们自己下来。其实解决方法有很多,砍树也是一种方式,“彪悍民族”俄罗斯就这么干。如果我们没有其他的方式,也可以叫一个升降车过来,1000多块钱也能解决,或者到林业部报备,看能不能通过审批,让我们砍树。

各种方案都可以解决,但你要选择一个合适的,爬树能解决的,那不就给失主省了1000块钱么?

所以我们的费用是不定的,这要依据时间、人数、宠物类型和难度来决定,你直接问我多少钱,我也没办法给你一个具体的数字,只能说少则几百多则上万。

拿“找回率”去衡量,那就变味了

有一部分客户,总是在问找回率。他们拿着一笔钱,在金钱和丢失的宠物之间有一个天平,需要我告诉他们一个找回的概率,然后去衡量。我觉得如果是这样,味道就变了。

这有点像自己的老父亲在手术台上,医生说有80%的概率救活,然后家属在那边衡量。或者是家属准备一笔钱,去问医生说:“您告诉我这个概率有多少,如果太低了我们就不做了。”

所以这种问找回概率的单我都拒接了,这不是我们的目标客户。用钱去衡量这种事情是很冷冰冰的,我需要的是温暖的,能和我们一起尽力去寻找的失主,去创造一个奇迹。

有一个让我印象深刻的男客户,他和我说他爸养的狗丢了,现在他爸在手术台上,想让我帮忙找狗。给他报价后,他问能不能便宜点,我说不能,他就没下单,还反过来骂我。他说:“我爸在手术台上你都不能给我打个折?”我没回他,但是心里想着,那是你爸又不是我爸,作为儿子你应该尽孝,但这不是我应该打折的事情,这个儿子挺奇怪的,都什么时候了,你爸躺在重症监护室,你却和我讨价还价?

我们遇到的失主,有些是因为感情,比如对宠物有着很深的感情,愿意花钱去寻找。有些是因为他真的不差钱。我们的报价对他来说并不是一个很大的开销,甚至有些宠物单价就十几万了,寻找宠物这几百、几千块钱,他觉得无所谓。

比如有那种全程不露脸的客户,联系我们后就交定金下单,然后我们问他一些问题,他再给我们发宠物的照片或者视频,提供一些线索。曾经有一个客户直接和我说:“有找猫那功夫我去炒期货,可以赚上几倍寻找宠物的钱。”

当然,最后肯花钱的还是因为这些宠物对失主很重要,有些都是刚断奶就领回家,每天喝奶粉照顾大的,感情很深。像那些异地找我们去寻宠的,花费基本都在五位数,但他们还是眼睛都不眨一下就下单了。

之前我们接到过一单, 是一个从小就患有肝门静脉短路的狗狗走失了,当时主人特别着急,因为一般得了这种病的狗狗是活不久的。

这只狗狗才刚被带回来六个月,为了给狗狗治病,失主已经花了两万多了,但是狗对麻药不耐受,一度心脏骤停差点死在手术台上。如果再次心脏骤停,救活率就不到50%了,所以现在也不敢给狗狗做手术了,都是依靠药物治疗。

失主说了一句话,让我印象挺深刻的,她说:“既然不能给它健康的身体,那就要给它幸福的余生。”这么爱狗狗的女孩,面对它的突然走失,一下子就慌神了,既担心它在外面不能按时吃药会有危险,又担心外面的流浪狗会欺负它,可惜自己又找不到,只能把希望寄托在我们身上。

我们知道狗狗情况不容乐观,所以也不敢耽误进度,立即开始排查,一开始我还担心狗狗在外流浪会很虚弱,会脏兮兮的,出人意料的是,狗狗被好心的保安大哥给救下了,又给它洗澡,又给它买狗粮,玩的很开心。

当时失主接到消息赶来,泪流满面的,我就觉得,还是好心人多,人间有真情人间有真爱,主人对于生病的狗狗不离不弃,保安大哥对于走失的狗狗悉心照顾,这个世界还是很温暖的。

我也希望能多接一些这样给人带来温暖的单子,而不是那些用钱去衡量值不值得的。

宠物侦探实际上只是一个补救的工作

有的时候一个案子非常棘手,就会白天在找,晚上做梦也在找。

我们的日常就是这样,舟车劳顿,全年无休,中途有矛盾、有忐忑、也有想放弃的时候,但是一种责任感和使命感,就让我想要继续坚持下去。

并不是说寻找宠物是我的使命,而是宠物侦探可以让这种宠物和主人的离别少一些。

从最开始我一个人做,到现在团队里十几个人一起,虽然人力增加,还是不能解决那么多宠物走失的问题。所以只有大家少弄丢宠物才是王道,其实有些猫狗的丢失,就是人祸,比如牵引绳没抓好、门窗留了一条缝,实际上只要主人注意一些,不会有这么多宠物丢失。

我是希望能用我的职业,告诉更多的人,看好自己的宠物。

很多人没有这个意识,他们觉得自己的狗不会丢,自己的猫很乖,不会跳窗。我在微博、公众号分享的那么多案例,那么多惨痛的经历,还不能够现身说法吗?都是实实在在拍出来的,就是想给大家看看不看好宠物的后果,这些都是本不应该发生的事情。

有一些把我们当成救命稻草的客户,他们把宠物侦探作为找到宠物的最后一个希望。但我们不是万能的,我们不能保证百分之百一定会找到。所以我都会提前讲,告诉他们宠物侦探只是找到的概率比失主要高,要理智对待这个事情。

我不想给人太多的希望,我觉得给他们惊喜反而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孙锦荣和失主合影

尤其是丢失的宠物和主人团聚的时候,那些失主眼睛里是有光的。

刚加入我们的新人看到这种场景是很激动的,有的都会直接打电话和我说:“孙老师,我找到了!”语气特别激动,像我们经历多的就已经习惯了,只觉得付出是值得的。

我是一个很理性的人,我希望我做的事都是有价值的,当走失的宠物发生意外的时候,我都是实话实说,那种用嘴巴去劝别人不要难过的话,我觉得没什么太大用。

之前一个失主家的哈士奇,它跑到一个工厂里就再也没有出来,后来我们查监控才发现它被厂里的人打死了,剥了皮给吃了。

我就直接和失主说了这样的结果,因为宠物侦探追究的就是结果,而不是责任。结果就是我们发现两个工人把这个狗吃了,但是追究责任,那是律师或者警察的事情,失主要他们怎么补偿或者怎么协商,这已经不是我们的工作范畴了。

不是说宠物侦探什么都管,遇到一些残忍的事情要代表社会去谴责谁、治理谁,那不是我们干的事情。包括这时候的安慰,都是苍白无力的。

宠物侦探实际上只是一个补救的工作,最好的工作其实是主人的防护。如果我们这一行能消失,那才代表着没有宠物丢失,这是一件好事。

+1
33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我们终将遗忘乔布斯,但比尔. 盖茨将拥有雕像」

2021-03-26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