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试了试靠NFT卖掉一幅“大作”,才发现世界上果然没有好挣的钱

硅星人2021-03-24
整个体验还是蛮有趣的,但这潭水还是很浑的……​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硅星人”(ID:guixingren123),作者:光谱 杜晨,编辑:Vicky Xiao,36氪经授权发布。

还记得此前 Twitter 创始人 Jack Dorsey 拍卖第一条推文的事儿吗?最终价格出来了,这条人类史上第一条推文,通过 NFT 卖了将近300万美元的天价!

虽然这条推文的意义重大,可只是一句话,一条推,一个链接而已,竟然能卖这么多钱?买的人疯了吗?NFT 又是一个怎样的市场?

带着这些问题,硅星人上周写了《一幅“乱涂鸦”,却拍卖出7000万美元天价,爆火的NFT真的不是坑吗?》一文。没错,从标题你也看到了,Dorsey 的推文还不是最火的 NFT,家住美国南卡州的数字艺术家 Beeple 目前是这个领域最受追捧的卖家。

大部分NFT创作者和 Dorsey、Beeple 相比,远远没有名气,但 NFT 被认为是平民创作者也可以获利的市场,上架的艺术品,从文字、音乐,到静态图、动图和视频,堪称五花八门,从稀奇古怪到毫无创意可言的玩意都有(甚至有些还真能卖出去),门槛看起来并没那么高。比如下面这幅 Gucci 鬼魂:

所以,这个也让硅星人开始大开脑洞:是不是也可以搞一件 NFT 作品,然后大赚一笔名利双收呢?好吧,就算最后赚不到钱,至少帮读者们摸索清楚了NFT的全套流程,说不定藏在我们读者里的某个伟大的艺术家就这样被启发了……

说干就干。

作为试水,这次硅星人的 NFT 处女作,挑选了从小到大最熟悉的一个形象:三秒猪。

这个简笔画形象是硅星人的一位初中同学最先创作的。只要掌握了诀窍,可以只用几秒钟把它画出来……而我自己的最快纪录是3.4秒。正因为画起来非常快,小的时候每次到文具店买笔,后来到苹果店体验 iPad Pro,都会用它来试笔。

通过把它铸造 (mint) 成 NFT,我们希望这个形象能够在网上获得更多关注。如果有一天三秒猪也能成为全网知名的梗图形象,那就太好了。

现在,作品有了,怎样把它变成 NFT 卖掉呢?

交易平台/钱包开户

由于 NFT 的火热,现时已经有很多网站支持 NFT 交易。这次硅星人选择了 OpenSea,也是一个比较主流的 NFT 交易网站,号称行业最大。它的网址是 https://opensea.io/

在注册账号这一步,OpenSea(以及其它类似网站)和我们常用的那些网站服务不同,需要的不是用户的邮箱、手机、密码甚至其他个人信息之类的,而是导入用户的加密货币钱包。

钱包需要支持 ETH,OpenSea 推荐使用 MetaMask:

MetaMask 是 ETH 以及 NFT 交易常用的一个钱包服务,巧的是,前几年加密猫 CryptoKitties 火的那段时间硅星人也玩过,当时它建议使用的钱包就是 MetaMask。于是我去把老电脑里备份的助记词 (seed phrase) 找出来,填写进去,就恢复当时创建的账户了:

如果这是你第一次使用,MetaMask 会自动免费为你生成一个新的钱包地址。这个服务是免费的,除非你用它进行代币间兑换,它才会收取手续费赚钱。

钱包创建完成后,OpenSea 会调用 MetaMask 的扩展程序,完成连接,就可以开始使用,创建自己的第一个 NFT 啦!

在 OpenSea 的首页点击右上角的 Create 按钮,会看到下面这样一个页面:

经过摸索,硅星人差不多明白了这个页面的意思:

一件既然存在的数字艺术品,无论它是一张图片、动图、一条视频,还是一首歌或者一条推文,都不等于 NFT。我们需要将其区块链化,创建一个“副本”,记录在这个区块链的账本上,成为一份合约 (contract)。那个存在于区块链上的合约,才是 NFT 的“本体”。

而这个创建 NFT 的过程,其实就是将一个既然存在的数字事物存放并永久记录在区块链上的过程,也很形象地叫做 mint(铸造)。

无论是 OpenSea,还是这个页面下方列出的 Rarible、Mintbase、Mintable、Cargo 等,都支持 NFT 相关的以太坊区块链标准,可以把作品 mint 成一个 NFT。用户可以直接在 OpenSea 上创建,也可以导入在其它平台上创建的 NFT。

这种感觉还挺新颖的,也很有意思,让硅星人想起之前在淘宝上买过东西,收到货发现是淘宝商家从拼多多上买来再转寄的……当然,估计在 NFT 市场上应该不存在中间商赚差价的问题。

回到 OpenSea,我们首先需要创建一个合集(不是作品本身),只需要添加一个 logo,写上合集名称就行了。合集存在的意义在于,在 OpenSea 上既可以单独销售一件作品,也可以打包销售整个合集。

创建好了之后,就可以添加作品了。流程也是意料之外的简单,上传作品、填写名字,还可以加上描述文字和外部链接(可以用于进一步帮助潜在买家了解作品)。

除了这些基本信息之外,我们还可以给这个作品添加一些“属性”,就像《精灵宝可梦》等游戏里那样,比如“移动速度”、“幸运值”、“魅力”之类的。这是因为在此之前 NFT 经常被用来制作和交易收藏卡片,比如数码宠物、虚拟体育明星等等。

不仅如此,上架的作品还可以增加一个“可解锁内容”。这个内容可以是一份特殊的礼物,也可以是一段话,或者一个文件。它对其他所有人都是隐藏的,只有成功买到它的人才可以看到。

这里的想象空间就非常大了……比方说某人在网上卖了一个看起来平淡无奇的 NFT,叫价奇贵无比,所有人都说谁买谁上当,结果第一个买到的人发现隐藏内容竟然是欧洲某国古老贵族的继承权。

创建完成后,硅星人的三秒猪终于正式成为了 NFT。它的地址是 http://bit.ly/3secpiggy 

从今天开始,这个可爱的形象将会永远活在区块链上——除非有一天以太坊完全下线。

但到这里,硅星人只是完成了 NFT 的创建。别说卖出去——就只是将它上架,还有更多手续要走。而如果你像硅星人一样是个币圈小白,之前并没有涉足过数字货币的话,想要卖掉一件 NFT 所需的前期投入可能比想象的要高。

对于小白来说,NFT 并非一个可以随便进入,立即赚钱的市场……

想卖NFT?先交入场费

在创建完成的 NFT 页面右上角有个 Sell 按钮,如下图,点击就可以开始出售 NFT 了:

首先我们需要选择一种出售方式,可选的有固定价格、拍卖和打包出售这三种。

无论选择哪一种,OpenSea 都会在成交的时候抽取2.5%的手续费:

固定价格很好理解,定多少,买多少,价格不高也不低。打包出售和固定价格的销售方式也是一样的,可以同时选择多件作品出售。

在 OpenSea 上,固定价格还包括一个递减价格的模式:设定好上架期限和最终价格,这样 NFT 上架之后,价格就会慢慢降低,直到期限结束时,价格降低到设定的最终价格——有点类似于清仓甩货的感觉,似乎挺适合硅星人这种首次卖 NFT(极度缺乏自信)的人……

以下图为例,比方说我们设定起价1ETH,期限3天,最终价格0.5ETH;当一天半过去的时候,这件 NFT 的当时价格应该就会是0.75ETH;如果一直无人问津,价格就会在接近期限的时候降低到0.5ETH,直到到期,销售终止。

第二种拍卖模式就更容易理解了,原则上是价高者得。

不过,除了设定起拍价之外,还可以像在真实的拍卖行里那样,设定一个底价 (reserve price)。

以下图为例,硅星人设定起拍价为0.01ETH,而底价为1ETH(这是目前 OpenSea 平台强制要求的最低底价),意味着就算有人赏脸愿意参与此次 NFT 拍卖,如果最终竞投没有达到 1ETH(在写下本文的时候折合$1,803巨款……),三秒猪还是卖不出去的。

你可能也感受到了:我们在过去一段时间听说的,所有那些围绕 NFT 艺术品市场的疯狂事件,比如 Beeple 的作品在 Nifty 卖出上百万,又去佳士得卖出将近7,000万美元——其实还是通过拍卖模式才能实现的。

Beeple 已经很有名,但对于像硅星人这样名不见经传的创作者+首次 NFT 卖家而言,如果想要达到卖出第一幅作品的目的,拍卖(也许)并非最适合的方法。有人愿意支付如此高的价格去买下这副作品,可能性确实不大。

不过,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设定好起拍价、底价、期限之后,点击右边的发布按钮。

前面提到过的门槛,在这里就出现了。

因为是首次在 OpenSea 上出售 NFT,平台要求我们完成一笔免费交易,用于初始化账户。但这笔交易会附加一个矿工费 (gas fee)。

一般来说,以太坊区块链在工作日的活跃度更高、交易更多,矿工费也就更高。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挑选了在交易量没那么大的周末上架——周一一度高达$180,到周四还要$140。但周末,矿工费只有0.043ETH,约合76美元。

不过,对于此前就建仓、坐拥大量 ETH 的人们来说,这就不算什么了。毕竟,ETH 的美元价格在过去一年的时间里增长了12倍……

换言之,如果硅星人是在去年今天尝试卖 NFT,可能入场的门槛要低得多。而现在呢?为了这次体验,就只是上架第一件 NFT,离真的能够卖出还为时尚早,就已经要支付几十甚至上百美元的“入场费”。

当然,这一情况也是区块链交易的特性使然。在 BTC、ETH 等区块链上,交易的完成都需要矿工的帮忙,矿工费给的越高,交易就会越优先被处理。

而 OpenSea 想要吸引更多创作者来平台上卖 NFT,它创造了一种尽量在各个环节减免矿工费的交易机制,只需要在首次出售的时候交钱,后续交易的矿工费能够显著减少,而且在取消拍卖的时候也不用交钱(某些平台会对取消交易收费)。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所以还是交钱吧……在弹出的 MetaMask 窗口上确认交易,ETH 就从硅星人的账户划给 OpenSea 了:

交易完成后,还需要在 MetaMask 上进行一个签名操作,才能完成上架的最后一步流程:

(原则上从此之后,上架新的 NFT 就不再需要支付矿工费了)

这只可爱的三秒猪——硅星人的第一件 NFT——终于正式上架了!https://bit.ly/3secpiggy

现在在 NFT 的页面上,可以看到它的最低起拍价格,竞拍记录等:

除了三秒猪之外,硅星人还上架了另外两幅由家属绘制的作品:

http://bit.ly/bytheseanft

http://bit.ly/moonandleaves

正如前面提到,在交过第一笔矿工费之后,再上架任何新作品都不需要额外付费,只需要在 MetaMask 上确认签字即可。当然,如果作品成功卖出,平台还是会照样收取2.5%的手续费的。

到此,硅星人的这次 NFT 销售尝试暂时告一段落。截止到目前,还没有人来竞拍,在推特上吆喝了几声,也没有人搭理……这意味着硅星人还没有回本。

但对我们来说更重要的是:币圈的风起云涌,这次我们总算跟上趟了……

可是兴奋过后,硅星人又陷入了些许迷茫。

NFT 市场的种种问题

还有许多问题得不到答案。

首先,NFT 买家买到的,究竟是什么?

硅星人的理解是,NFT 是任何本身无形的数字作品在区块链上获得的一种唯一(或者指定数额)的认证。

一张梗图之所谓能够流传整个互联网,就在于它可以被无限次复制、修改、重新演绎。如果一张梗图变成了 NFT,就像 Nyan Cat 彩虹猫那样,其他人依然可以大体上不受限制地任意使用 Nyan Cat——但只有 NFT 的拥有者可以在互联网上宣称,我是 Nyan Cat 的拥有者。

本质上,以及 NFT 的购买者所获得的,实际上是一种炫耀的资本:这张梗图你们随便用吧,但只有我才是它真正的主人。

对于那些不理解 NFT 究竟为何物的人,上面这个简单的陈述基本能够回答他们的问题。

但是如果我们从物权的角度再多思考一点,会发现:当存在于虚拟世界的 NFT 和真实世界发生关联时,会出现很多暂时无法被有效解决解决的问题和潜在的法务风险。

法学院的学生刚一入学都会听到这样一个比喻:财产就像是一捆木棍。其中每一根木棍都代表一种权利,比如“销售”、“复制”、“摧毁”等,所有的木棍捆在一起就构成了完整的所有权,但单独的木棍也可以被转让。

回到 NFT。至少在硅星人的此次体验当中,并没有注意到上架这些 NFT 意味着我出让了关于这件作品的哪些权利,也没有被平台告知我需要特意注明我出让的是什么权利。很多个人艺术家在这类 NFT 交易平台上出售作品也都没有做出相关注明。

倒是那些在借助 NFT 的火热进行营销活动的大型商业机构,因为有强大的法务团队,可以操心这些事情。

比如 NBA 就在通过 NFT 的方式出售赛场的精华短视频 (moments),在使用条款当中就有专门注明,购买者被禁止对这些 NFT 进行修改、移除版权、商业使用,并且不得以 NBA 认为对其名誉有损害的方式去展示和使用它们。

最后的感觉就是大家都很熟悉的那句话:我们(NBA)保留这样或那样的权利,以及最终解释权。

而这种在对 NFT 保留权利的做法,可以从不同角度来看:首先它确实设定了一些界限,让市场变得更规律,让参与者能够更加充分地了解到自己参与到 NFT 交易中得到了什么。

但从反面来看,NFT 作为一种基于区块链实现的交易方式,本身就是去中心化的。如果真的有买家违反了 NFT 出售者设定的使用条款呢?像 NBA 这样的大型机构会通过现实世界的司法和执法机构去维护自己的权利吗?如果真是这样,那 NFT 还有什么去中心化可言呢……?

所以 NFT 就陷入了这样一个尴尬境地:划定了权利范围,违背了去中心化的理念;不划定范围,参与者也不清楚自己买到了什么,而这样又会留下更多隐患和争议。

至少硅星人在这里面是没有办法选择一边站的。因为,现在我们已经开始看到,在 NFT 市场上由于权利很难被划定清楚,市场规则还没有确定,而出现一些野蛮的“盗版”行为了。

俄罗斯艺术家 Greta (Twitter 账号 @WeirdUndead) 最近就发现,有人未经她的许可将她发表在 Twitter 上包含作品的推文变成 NFT,放到 OpenSea 上出售。

盗版者是 Twitter 上的 @iamzachcain。经过调查,此人经常出现在其它艺术家的推文下方,将他们的作品变成 NFT。此人使用了一个非常简单的免费服务,在任何推文下只要 @tokenizedtweets 这个账号,加上自己的钱包地址,就可以将推文代币化并发到钱包。

在大量举报过后,目前 OpenSea 已经下架了未经 @WeirdUndead 许可的作品链接。Tokenized Tweets 也在网站上加了一个举报移除按钮。

在币圈小有名气的 Meltem Demirors 同样深受盗版之苦,她表示一直有人将她的推文变成 NFT,“不认识的人把我的推文代币化,这又怎么能够帮助到作为创作者的我呢?这真的让我很困惑。”

这条吐槽推文得到了不少回复,其中支招的网友大都表示这种行为属于侵犯版权,应该找律师走法律途径解决。但是 Demirors 自己也提到,从技术上她的推文的真正拥有者应该是 Twitter 公司……

甚至就连 NFT 作为“唯一认证”这一核心特质,都正在被侵蚀。

最近,一些通过 NFT 出售作品的艺术家发现,有人完整地盗版了他们的作品并且放到了币安智能链 BSC 上出售,甚至就连盗版者的名字都直接照抄原作者。

有人把数学家欧拉的公式创作成歌曲,以 EulerBeats 的身份发表在以太坊上以 NFT 出售,结果 BSC 上出现了完全相同的作品,发表者为 MusicalBeats;Larva Labs 发布的数字头像合集 CryptoPunks,也被一个名叫 Binance Punks (Bunks) 的账号盗版了(后来甚至还出现了波场版本 Trunk);就连币安的 NFT 交易所也叫 BOpenSea……

所以你看出来了,版权/物权本来就是一种不容易理清的东西,而 NFT 的出现只让情况变得更加混乱了。

那些激进的 NFT 支持者认为,NFT 的出现能够推动讨论,促成互联网时代围绕版权的一次重新认识甚至重新发明。但现在,作为在这个市场上发表了作品的创作者,硅星人真的不知道 NFT 权益保护会不会朝着好的方向变化。我们认为:无论怎么讨论,前提都应该是重视创作者的权益。

毕竟硅星人也不想看到有人盗版三秒猪,虽然现在一个 offer 还没收到……

(最后一次 shameless plug:)

https://opensea.io/collection/my-first-collection-ga1ws3gsqv

+1
19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宿华表示,本地服务在快手目前还是很一个很早期的、探索型的业务。

2021-03-24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