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字节、作业帮:开灯

多知网 · 2021-03-23
战争是忽然打响的。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多知网”(ID:duozhiwang),作者:冯玮,36氪经授权发布。

一种流量玩法?

《一千零一夜》里,因为灯神的存在,让阿拉丁的油灯成为可以实现一切愿望的神灯。

但在童话之外,一盏灯的可能性却在不到半年的时间内被持续拉高:先是2020年10月,字节跳动旗下大力教育推出首款智能硬件产品“大力智能作业灯”;今年3月,腾讯教育也官宣了新品“AILA智能作业灯”。

参与到“开灯大战”的不止于字节跳动与腾讯两家。

多知网独家了解,作业帮内部正在孵化智能学习灯,学习指令为“小帮,小帮”。

此外,另有两家互联网头部机构正酝酿造灯计划;互联网及教育机构外,市场上还已经出现了类似的山寨台灯在电商等平台发售。

投放智能作业灯的公司或许并不只在硬件本身的盈利上——造灯是承接教育内容的硬件之一,是一种流量玩法,也是在构建生态闭环的企业中不能舍弃的一种加码。

但无论是作业灯还是其他智能教育硬件产品,在家庭场景下显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01 灯下流量战

战争是忽然打响的。

这种现象背后的逻辑在于,许多曾经跑得很快的互联网公司的流量增长都到了瓶颈期,其中教育行业正处于向场景化扎深扎透的关键阶段——聚焦在书桌上的作业灯,也顺理成章地成为了抢占线下家庭场景的关键流量入口。

赛场上的参与者还不算多,但字节跳动与腾讯已经分别代表了造灯的两种逻辑。

腾讯做灯,是切入外部合作的关键一环。

“智能教育硬件是智慧教育的关键入口。长期来看,智能教育硬件产品将成为重要的教育基础设施,加速内容、软件、硬件为一体的智慧教育新生态的形成”,腾讯智能产品副总裁、腾讯教育副总裁李学朝曾指出。

腾讯的策略在于坚持找到合作方,多方在切中场景和找到需求后共同发力。

多知网了解到,腾讯去年已在企业微信的教育版本上进行铺量,今年也是要利用这个软件构建生态。

以AILA智能作业灯为例,在为用户提供价值的同时,腾讯教育生态也借由智能作业灯入口,把不同领域的B端机构进行连接:“我们希望把内容开放给出版社、家校管理、合作伙伴、机构,这样在一个书桌上就拥有了连接课堂、连接学习的能力”,李学朝曾表示。

字节跳动做灯,是以硬件为基础的“+”。

字节跳动做灯,是有先发优势的。

在技术上,字节跳动是最早利用人工智能算法且成功商业化的公司,在人工智能技术和人才储备上都有一定的经验;在时间上,作为较早发布产品的公司也更早一步进入市场。

对于造灯本身,大力智能团队负责人阳陆育希望将软硬件打通、将孩子的学习数据打通:“当家庭教育足够渗透之后,不排除未来连接到学校。”

阳陆育曾表示,硬件本身不盈利,是亏钱的。

“我相信未来在后续服务当中是可以盈利的。”

“普通日常简单的问题由免费的功能实现,未来有难的、需要提供专门服务的地方,我们提供收费的服务,也不排除我们跟其他的产品结合起来。” 

作业帮做灯,或许是硬件矩阵的代表。

多知网观察作业帮台灯的草图发现,智能作业灯与大力神灯、腾讯的产品形态十分相似。除专业的护眼照明设备外,还会有作业批改、指读、查词、搜题、语音通话等功能。

但作业帮此前已推出过硬件产品“拍照搜题、错题解析、一键打印”为支撑点的教育硬件产品“喵喵机”。

2020年6月,作业帮完成7.5亿美元融资后,CEO侯建彬在内部提出了“一横一纵”战略,核心是以70%的精力专注在K12双师大班课上,横向是扩充班课细分品类,包括教材、硬件等更加细分的赛道;纵向则是拓展到低幼、大学阶段,延长用户生命周期。

“所以大家看到的一定不是硬件产品的利润,他们看得还是生态中的一个连续性。但灯首先要好,在此基础上谁的价格更低也会更受关注。”某从业者表示。

在未来当产品同质化比较明显时,价格战一定会相应出现。

目前大力神灯定价799元(京东官方商城699元)起,腾讯AILA定位在1499元,已经有较为明显的差异,高价者如何将高额部分的差异化服务凸显就显得更为重要。

与此同时,低价的优质灯本身,或许也是打通下沉市场的另一种可能性。

02 硬件叩得响家庭大门么?

智能教育硬件想要真正融入家庭场景本身,并不是现在的玩法。

更早前的代表主要以大屏为主,如电视和学习机。

早在2015年4月,创维集团全资子公司酷开发布的型号为A43的智能电视里就已内置早教、K12、少儿英语、职业教育等教育内容。

当时入驻的教育机构包括好未来、培生、新航道、华图教育、鲨鱼公园、学大教育等录播课程。

同一时期,乐视、海信也提出过关于客厅教育的设想,不仅是乐视,也并不局限于电视机领域,几年间教育企业及智能硬件企业一直在向客厅或者家庭教育中推广产品。

前乐视CEO梁军在离开乐视14个月即2019年推出了教育一体机,其后市场上也先后出现过不少类似的电视产品和学习机,但都未激起市场的水花。

尤其是大屏产品,似乎到目前都没有得到市场的真正接受,仅成本层面就有供应链较长,产品投入成本高昂,其难度远远大于小屏类产品的问题。

除此之外,由于市面大多教育产品都以iPad、手机等载体为输出平台,也导致大屏在长期内并没有得到发展的空间;教育机构拓展用户虽然很猛,但大多局限于电话销售和预约试听课等内容,对于硬件产品的市场推广手段上,显然比较陌生。

这些一定程度上也是新出现的产品形态会遇到的问题。

2019年曾有从业者分析,整个市场对大屏教育硬件产品的接受时期需要一年左右,但直到2021年开始,仍没有看到一家大屏产品一骑绝尘。

相反的是,小屏、更轻巧灵活的智能硬件产品正在快速抢滩家庭场景。

比较典型的代表如故事机、儿童手机、小天才儿童手表、词典笔和智能作业灯等产品。

据IDC《中国可穿戴设备市场季度跟踪报告,2020年第四季度》显示,2020年第四季度中国可穿戴设备市场出货量为3026万台,同比增长7.7%。

华为、小米、苹果、OPPO下的第五名,即步步高旗下的小天才儿童手表,依然稳居儿童手表市场首位。

网易有道2020年12月份发布了最新学习智能硬件“网易有道词典笔 3”。网易有道 CEO 周枫认为,“智能硬件的基本逻辑就是不断覆盖新的业务场景。” 

网易有道的智能学习硬件在2020财年Q3贡献收入1.63亿元,已成为网易有道的第二大营收来源。周枫表示,“长期来看,硬件肯定可以成为流量入口,这也是那么多公司都对硬件有兴趣的原因。” 

当越来越多基于家庭场景的更加轻便的教育硬件产品出现,一方面证明它已然成为一个充满想象力的市场;另一方面在于,市场上还没有绝对的领先品牌。

灯的可能性也在于此。

但由于还在早期,所以问题也还是很多。

从用户提问来看,家长的担忧主要体现在几个方面:会不会养成学习的惰性 / 依赖性?会不会写作业不专心?会不会鸡肋?是不是相当于不能玩游戏的手机?……

从评论来看,这台智能灯确实满足了部分学生做作业、家长辅导作业的需求。“孩子放学自觉查看作业,设置作业完成时间,写完拍给大力检查,不会的题目也会问大力。” 

产品成功的关键最终,还是在于是否真的贴合了学生的真实需求。

+1
19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此百度还是彼百度吗?

2021-03-23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