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首次在游戏中看到获得奥斯卡提名的纪录短片

次元土豆2021-03-23
谁能想到游戏工作室会以这样的面貌首次与奥斯卡扯上关系。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次元研究”(ID:ciyuanpotato),作者:海德,36氪经授权发布。

提到游戏工作室获得奥斯卡奖提名,你首先想到的会是什么?

应该是炫酷的特效和宏大的场面,毕竟这是游戏最擅长的。然而,在3月15日公布的第93届奥斯卡奖提名名单中,让游戏工作室——重生工作室位列其中的,却不是这些。

最简单的镜头,最质朴的感情,谁能想到游戏工作室会以这样的面貌首次与奥斯卡扯上关系。

重生工作室打造的经典第一人称射击游戏(FPS)《荣誉勋章》系列最新作《荣誉勋章:超越巅峰》于2020年底发布。作为内容的一部分,长短不一的影像资料置于一个名为“画廊”的板块下,随着游戏推进,与之相关的影像会逐一解锁。

《荣誉勋章》简约质朴的海报,作为背景板的正是军服的面料

其中,一部名为《科莱特》(Colette)的纪录片,记录了90岁高龄的法国老太太科莱特·马林·凯瑟琳(Colette Marin-Catherine )的旅途。平生首次,她踏上德国领土,前往诺德豪森的米特尔堡·多拉集中营,祭奠她二战时期殒命于此的哥哥。

记录片《科莱特》海报中,科莱特和少女露西举着死于纳粹集中营的科莱特的哥哥皮耶尔的照片

正是这段24分钟的影像,荣获本届奥斯卡最佳纪录短片提名。

很多人听到这可能会说,这又是家跟暴雪一样“用心做动画,用脚做游戏”的,不务正业的游戏公司。又或者有人可能觉得这不过是脱离游戏本体的一次歪打正着。

然而真的如此吗?如果我们对《荣誉勋章》这款有着22年历史,从诞生之初就在“好玩”之外还有所寄寓的游戏系列稍作了解,或许会得出不同论断。

斯皮尔伯格

事情得从1997年说起。

当时,已经拍摄了《E·T》《辛德勒的名单》等名片的大导演史蒂文·斯皮尔伯格刚刚完成新片《拯救大兵瑞恩》(1998)的主体拍摄,接着就收到这部电影最终可能将定级为R级(17岁以下观众要求有父母或成人陪同观看)的消息。

电影导演斯史蒂文·斯皮尔伯格

原本希望更多年轻人看到这部电影的斯皮尔伯格有些失望。在他成长过程中,身边有很多二战老兵,二战题材在电视和电影中非常盛行,可到了20世纪90年代末,二战似乎已经退出主流文化视野,甚至很多年轻人都不了解这场战争。斯皮尔伯格原本希望自己的电影能成为青少年了解历史的契机。

被迫改变计划,斯皮尔伯格来到自己做老板的梦工厂旗下游戏公司——梦工厂互动。他把员工们召集到办公室中,宣布:“我想做一款二战游戏,让孩子们可以玩,让他们了解那些二战时期的故事。”

就这样,《荣誉勋章》的制作被提上日程。

回到1997年,电脑的性能甚至比不上现在手机的百万分之一。有限的第一人称射击游戏中,大多数都是科幻题材。唯一和二战沾边的《重返德军总部3D》,也加入了德军生化实验制造出的怪物。

《重返德军总部3D》中,缺少对现实的描述,以单纯的打杀为主要内容

要做写实二战题材游戏,前人经验不多,限制反而很多。场景要还原历史,不能天马行空。二战兵器杀伤力有限,视觉效果自然不如科幻作品中的酷炫。

在这种情况下,史蒂文·斯皮尔伯格还有额外要求:这款游戏不能只表现打打杀杀,还得让玩家跟着游戏进程,了解历史。

怎么看都像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后来却被证明是斯皮尔伯格的伟大构想。

游戏制作团队也实在给力,原本斯皮尔伯格想着做出小样,丢给作为发行方的美国艺电(EA),再去完善开发就好。没想到做出来的小样质量太高,完全超越当时同类型作品。于是斯皮尔伯格亲自参与剧本创作,整个团队铆足了劲——这个游戏我们自己做!

现在看起来有些粗糙的《荣誉勋章》画面,拥有着当时绝对领先业界的人物多边形

《拯救大兵瑞恩》1998年上映。一年之后,1999年11月11日,我们的“剁手节”,美国的老兵日,名为《荣誉勋章》的游戏登陆索尼主机PS,一炮而红。

玩家扮演一名士兵,在游戏中游历经过精心编排,由真实历史事件改编的各种任务,了解二战战场的各个方面。其中,既开系列先河,之后又不断延续的,是《荣誉勋章》对于历史再现的重视。

作为侧面佐证,当时管理国会荣誉勋章发放的议员保罗.布卡在听说斯皮尔伯格要将自家的游戏命名为代表美军至高荣誉的荣誉勋章时,一度担心这会冒犯退伍军人,因此试图劝说斯皮尔伯格改名。可当他看到游戏成品后,却成为该作的忠实拥护者,没再提任何反对意见。这是因为,《荣誉勋章》对于历史的还原,大大超出他的想象。

现实中荣誉勋章是美国士兵的至高荣耀,象征着其做出的贡献已经超过职责要求(Call of duty),正好还是《荣誉勋章》系列死对头的名字。

也是从初代开始,“画廊”成为《使命召唤》的标配,通过真实镜头,向玩家传递和游戏剧情相关的真实历史。

如初代《荣誉勋章》中,要求玩家炸毁德国U型潜艇,玩到这段情节时,画廊中与U型潜水艇相关的视频剪辑就会解锁。

斯皮尔伯格用以打造《荣誉勋章》的理念中,不仅要给年轻人带来娱乐,还希望他们能通过游戏,鲜活地体验正在消逝的历史,让历史“重生”。

然而,随着时间推移,《荣誉勋章》也成为历史的眼泪,一度陷入沉寂,直到重生工作室让它获得“重生”。

重生工作室

作为一款拥有22年历史的系列作品,《荣誉勋章》有超过14款各平台续作。在它的辉煌时期,一个年度会有多款续作发售,风头甚至盖过年货《刺客信条》。

然而,随着作品口碑下降,2012年该系列续作销量爆死后,《荣誉勋章》陷入长达8年的沉寂。

2020年,将《荣誉勋章》再次带回人们视野的,是2010年成立的重生工作室。

重生工作室标Logo

重生工作室此前主打FPS游戏,其中代表是叙事性极强、广受玩家称赞的《泰坦坠落2》。然而真正让它和《荣誉勋章》联系在一起的,还是工作室中的那些老人。

核心团队中,多名成员和《荣誉勋章》渊源颇深。其中,作为项目负责人的彼得·赫希曼(Peter Hirschmann),也是当年在梦工厂互动办公室里,听斯皮尔伯格宣讲的员工之一。而后在大游戏公司之间兜兜转转数年,这些老人又重新回到原点。

《荣誉勋章:超越巅峰》游戏总监,彼得·赫希曼

可能是源于这种传承,斯皮尔伯格再现历史的理念在新作中得到贯彻。《荣誉勋章:超越巅峰》回归系列之初对单个人物的专注,用真实事件改编的任务串起整个故事。

过程中,依托最新的VR技术,玩家得以畅游法国的美丽乡村、挪威的泰勒马克郡、以及巍峨的雪山,空战、海战,甚至驾驶坦克一个都不少。

通过VR技术,玩家可以得到身临其境般的游戏体验

游戏设计师彼得·赫希曼说:“在《荣誉勋章:超越巅峰》中,我们终于可以去实现二十年前只能存在于脑海里的构想——让玩家穿上军靴,以一个亲身参与过二战的士兵的眼睛来体验这段历史。”

要实现这一目标,光是精美画面是不够的,让玩家在情感上与二战老兵形成联接也同样重要。

接手这个新项目后,彼得·赫希曼立马设法联系参与过1999年初代《荣誉勋章》“画廊”内容制作的纪录片导演安东尼·贾奇诺。

纪录片《科莱特》的导演安东尼·贾奇诺与科莱特的合影

两人都希望让系列游戏中的传统“画廊”在这部名为“超越巅峰”的续作中,实现一次超越。促使他们这么做的,还有从初代到现在20年间变化的现实世界。

一份数据显示,在二战美军1600万名服役者中,现存者大约只有39万。想跟这些真正亲历过历史的老兵对话,机会已经不多。

讨论过程中的某个时刻,安东尼忽然突发奇想,开玩笑地说:“要不我们把参加过诺曼底登陆的二战老兵们带回到战场上怎么样?”

虽然他们第一时间的反应都是“不可能”,但过了一会他们便开始思考起“如果,我们可以呢”,就这样,整个项目有了明确的方向。

此后在彼得和安东尼的共同带领下,重生工作室的团队着手打造《荣誉勋章:超越巅峰》纪录片,八位幸存的二战老兵参与拍摄,素材全长90分钟。

这其中,有拍摄时已94岁,一家6位兄弟都参加过二战,并在不同战场服役的老兵;也有第一批参加二战的非洲裔美国士兵代表;甚至,还包含一位纳粹老兵,以及他的忏悔与反思。

《荣誉勋章》画廊内容

科莱特

网上目前已经可以搜到这部影片的资源,在此不多剧透。但值得一提的是,这部纪录片中科莱特的“访亲”之旅,是与一个17岁的少女共同完成的。

诺德豪森的米特尔堡·多拉集中营被证实奴役劳工制造纳粹武器。一度有6万人被囚禁于此,其中2万人先后死亡。

17岁的露西(lucie Fouble)虽然是历史系学生,并且正在跟随法国的拉库波尔(La Coupole)第二次世界大战博物馆的项目,为那些被遣送到德国纳粹集中营的法国人写传记(其中就有科莱特的哥哥皮耶尔,且这个条目就由露西负责),但此前她并没有去过集中营,对二战的了解也止于书本。

年幼时的科莱特、母亲及其哥哥皮耶尔

正因此,在她和90岁的科莱特结伴前往德国诺德豪森的米特尔堡·多拉集中营的旅程中,她从科莱特口中了解到很多关于二战期间的事物。

不同于历史书上冷冰冰的记载,老人的叙述充满情感温度。例如哥哥被纳粹逮捕后,自己母亲无意中的一句“我真希望被抓的是你”,成为科莱特一辈子的心结。其实,战争的创伤除了生死,往往还有那些只有当事人才知道的细微触动。千言万语,都不如坐在老人的对面,看一看她无言但丰富的表情。

纪录片中,科莱特坐在前往德国的火车上与露西谈起往事,然后陷入沉默

而对于老人来说,哥哥的死一度是她不愿意触及的回忆。可如今为了完成摄制组的托付,以年轻的露西能完成她的传记为契机,老人才下定决心,以90岁高龄前往她此前不愿踏足的德国领土。最终,以意想不到的方式,完成和某种记忆的和解。

露西在之后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像科莱特口中的,可以去谈论大屠杀、谈论二战的原始“证词”现在越来越稀少且珍贵了。这些言语中不但有历史,还有人的感受。不只是数字上的战损,还有一个人的死亡造成的真实的悲伤。

科莱特在露西的陪伴下前往德国诺德豪森的米特尔堡·多拉集中营。

露西感叹“活着的记忆”正在消逝。而她之所以有这么深的感受,正是因为她的这次“知识获取”是调动了感官真实参与的、沉重的体验。

在这层意义上,记忆的传承,恰恰和《荣誉勋章》系列一直以来的努力不谋而合。这款游戏希望不只是带给玩家快感,更希望通过嵌入真人叙事的纪录片和有代入感的剧情,点燃人们的想象,“重生”那些正在凋零的记忆。

影片中,在集中营旧址悼念完自己死去的哥哥后,科莱特将哥哥留给母亲的——之后母亲又传给她的——哥哥亲手制作的戒指给了年轻的露西,这是哥哥留下的唯一遗物。

哥哥皮耶尔十三四岁时自己制作的戒指,最后由露西收藏

科莱特说,希望她百年之后,露西看到戒指,能想起当年她们来过,想起她在这感受过的强烈情感。而作为造梦的电子游戏,何尝又不是如此期许。历史不应被遗忘,也不会被遗忘。

《荣誉勋章:联合突袭》或许是许多游戏玩家不灭的记忆

+1
3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最不满看脸划人的那一类。”

2021-03-23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