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宁愿回去加班,也不愿意团建”

Epoch故事小馆2021-03-19
成为团队之前,先把我们当个人吧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Epoch故事小馆”(ID:epochstory2017),作者:馆长,36氪经授权发布。

不同的人对于“团建”的反应可能会相差甚远,有人会表现得惊恐嫌恶,有人则充满期待……说到底,人在不同的企业,前方有一个什么样的团建在等待,真的是犹如开盲盒一样的刺激。

丘青,传媒行业

「人事会劝团建的女生陪老板留宿」

前公司每年团建都去内蒙古大草原,原因是我们老板只喜欢喝酒、骑马、吃羊肉,其他都不喜欢。

老板大概四五十岁,是去国外旅游都只吃中餐馆的人。

因为每年都会被迫去草原吃羊肉,所以大家在团建前半年就开始避免吃羊肉,为团建做准备——因为团建真的只能吃羊肉。

只吃羊肉非常腻,而且容易导致便秘,很多女生会带大麦若叶去团建,感觉简直像去受刑。

而且这个团建还要求全员到场,不允许任何人因为任何事情缺席。有几位同事老家就在内蒙,他们相当于每年被迫回自己的家乡旅行……

去也就去吧,这些都可以忍受。

最恐怖的是,每次团建,老板都会装作盛情,死命给女生灌酒,这让女生们非常抵触。

更猥琐的是,喝酒的时候,这位老板会特意让女生坐在他身边,有意无意地对女生动手动脚,比如假装喝醉把手搭在女生肩膀上。

公司里有一个沉默寡言的小姑娘,老板特别喜欢看她喝醉,这种行为让女生们都很没有安全感。

据老同事说,这位老板用威逼利诱的方式睡了好多女下属,经常借着团建让大家在外留宿。

而公司的人事也一定程度上充当了推波助澜的角色,因为多订了房间,人事会在团建时竭力让大家留宿。

如果某个女生留下之后被老板睡了,人事可能会觉得是这个女生想和老板睡,所以才留下的,认为「留下=知情且同意」,其实真实情况很可能是人事强留女生,促成了女生落入老板手中。

这可能是人事推卸责任的一种方式吧,让自己接受这套说辞,自己也能心安一些。

曾经就有一位女同事跟老板发生关系之后表现得很喜欢老板,她可能是为了在心理上让自己过得去,暗示自己,努力让自己喜欢老板。其实这个女生能力不错,家里又有钱、长得又漂亮,根本没必要靠老板获得什么额外的东西。

有人可能会觉得是这些女性为了上位出卖身体,「借美色上位」这样的词永远对女性饱含恶意,完全遮蔽了这件事情里利用权势逼迫别人的男性和他们的恶行。

在这个公司,团建成了自私而猥琐的老板满足自己嗜好的好机会。

而更多饱受欺凌、敢怒不敢言的女性,也只能对此忍气吞声,尽快逃离这家公司。

鹅肝酱,大学博后

「今年的团建,我们集体去打了疫苗」

我在美国的大学当博后,因为是校园里,往年的团建氛围都很随性,一般都是老板带我们请客吃饭。特殊节日可能会有一些特殊活动,比如去年的圣诞,就搞了「秘密圣诞老人」的活动(其实就是互相交换礼物啦!)

而今年的团建内容是……打疫苗。

大家都是科研人员,比较关注这件事,突然有一天我们发现可以打疫苗了,于是当场敲定了今年的团建内容:把疫苗打上!

然后又发现近的地方没有,就集体约了2小时车程之外的一个地方。疫苗方面不难预约,我们州刚轮到Group3,包括我们大学实验室里不能在家上班的人。还算挺好打的,我的杜克同学居然还能选品牌。

打完疫苗最大的副作用可能是想要就地躺平不想上班吧(误)。我去买了很好吃的甜甜圈带回了实验室,同事们不知道的是,我已经打算辞职啦,不出意外,这就是我和他们的最后一次团建了。在这个特殊时期,我们用了一种特别的方式。

小叶子,文化行业

「我们差点脱水在营地」

我那时候刚进公司,公司组织新人团建,去怀柔的一个营地,当时感觉命都要没了。

那天下午,公司叫了几辆大巴载着我们去到山里,3个小时的车程,车上又挤又冷,晚上8点左右终于到地方了。

那里有一个小院子,院子四周围着两层小平房,小平房没有任何装饰,有着惨白色的石灰墙。大家就住在这几座平房里,每个房间挤着3张床,房间里随时飞着五六只苍蝇,洗手间也破旧简陋。

我们吃饭的食堂是一个空旷的大棚,里面摆了二三十张蓝色的塑料桌椅,比普通农村摆酒席还要简陋,菜也很难吃。

中午徒步我感到一阵胃疼,回到房间之后,就突然开始拉肚子。

这时有人在群里问:「请问有人有治腹泻的药吗?」

马上就有七八个同事冒出来说:「我也拉肚子了!!」

到下午的时候,拉肚子的人越来越多,大家开始互相送药,按人配比,因为大家带的药有限,只能每人分几粒。

听说同一个营地里旁边的团有80%的人都拉肚子了。

我本来不想再吃那个食堂的东西了,但这个山里唯一一家小卖铺并没有开门,于是只能硬着头皮又去吃了一顿。

这时候我已经拉了一下午肚子了,感觉整个人快虚脱了,而且不能轻易离开房间,如果出门了突然想上厕所就很尴尬,你懂的。

到了晚上7点半左右,我们已经有超过30个人有腹泻的症状,情况越来越严重,甚至有人开始发烧。

公司人事找来了疾病监管部门的人,让每一个出现症状的同事都来填问卷调查,调查表上写了我们吃的两顿饭里所有菜的名字,还找了几个志愿者抽血化验。

大家都不知道自己得了什么病,只是有一些猜测和怀疑。

那时候真的感觉,如果再不离开,我们会拉肚子而亡。

虽然现在说起来感觉挺好笑的。

晚上7点40分左右,公司紧急通知结束团建,提前返回市区。

我怀着紧张的心情坐上了返程的大巴车,果然一路上肚子剧痛,忍了3个小时,一下车就冲进了洗手间。

绯绯

「负重跑、爬铁丝网、辱骂教育,史上最严苛的军训式团建」

我在苏州一家创业型的电商公司做网店运营,996,每年一次大团建,只有主管级别以上和核心部门员工,以及每月加班时间最长被评选为「公司之星」的员工才有资格参与。

有一年团建是在6月份,我们运营部作为核心部门全员参加,加上公司其他员工一共一百多人,被带到郊外一处专门做公司团建项目的私人军训基地训练,美其名曰「军事化训练」,打造「铁的纪律」。

军训的地方距离公司很远,坐大巴几小时后还要步行前进一千多米。组织这次团建活动的行政部主管说大家比赛,看谁先跑到目的地,最晚到的要接受惩罚。

我们部门一位女同事正来例假,痛经严重,没办法进行剧烈运动。但主管说这次团建机会很珍贵,员工要有集体荣誉感,有困难要克服,不同意女同事请假。结果跑了一会,这位女同事实在痛得受不了,整个人哭得差点抽过去,主管这才同意她不去团建。我和她关系很好,就陪她一起打车回去。后来看去的同事们拍的视频,我心有余悸,感叹自己运气好,躲过了这次军训。

整个军训为期两天,周六早上7点出发,周日下午五点多回来,所有人穿军装、男女分开睡两间大通铺,不许带手机,封闭式训练,主要项目有:

1、匍匐前进:所有人从一张大铁丝网下爬过去,男生还要负重,背着一个大货车的轮胎前进;

2、扛木头:组成七八个人的小组,共同扛着一根四五米长、二三十厘米粗的木头赛跑,为了增加挑战难度,木头上还趴着一个人;

3、人体叠叠乐:所有人分成四五个小组,一个叠一个堆起来,教官站在旁边拿一瓶矿泉水往身上浇,叠得快的一组人就能被淋得少一点;

4、训话:所有人围在一起听教练用带有侮辱性的语言训话,诸如:「连这个都做不好,你是不是笨蛋?手脚不协调嘛?」被骂的人必须回应「是」。

大家周日下午回公司的时候,我因为要完成本月部门「公司之星」的kpi,还在一个人加班。眼睁睁看到每个人都垂头丧气,累瘫了的样子,第二天还要正常上班。

我们公司人员流动率很高,老板组织团建的本意或许是想提高团队凝聚力,但这种「整人式」团建反而让大家对公司怨声载道。到现在,当初参加过那次团建的一百多个人里,还留在公司的只剩10个人了。

「集体跳「海草舞」拍抖音被游客围观,史上最羞耻团建」

我曾在一个500强美资企业任职销售,有次上面空降了一个业务部领导,为了尽快和大家熟悉起来,新领导组织我们去景区团建,工作日进行,为期两天。

团建的流程是这样的:第一天中午12点到达景区办理入住,下午领导开会认识一下大家,之后愉快地在景区逛吃逛喝。第二天起来开始进行团建小游戏,所有人分成五六组,各自选队长、队名,进行PK:猜歌名和词语结论。直到这时,我都以为这是一次非常正常、愉快的团建,然而接下来事情的走向开始超出我的预料。

不知是哪位「积极分子」提议,要所有人穿着文化T恤衫在景区的空地上拍抖音,就跳那个当时很火的「海草舞」。领导同意了,和我们一起学、一起跳。

那会是早上九十点多,刚好是景区游客最多的时候。我们被列成两排,女生站前面、男生站后面,从开始学到正式跳舞拍视频,花了差不多半小时的时间。我们就那样被来来去去的游客围观,跳了无数遍「海草舞」。

11月底的季节,我们穿着T恤被冻成狗,还要面带微笑学跳沙雕舞蹈。因为太过羞耻,我对那次团建记忆深刻。

杜德,语文教师

「搞感恩教育的教育机构,都让人怀疑」

一言以蔽之,团建的奇葩程度和公司文化正相关。

我大四在一家培训机构,老板特别喜欢「教育」我们,每日企业邮箱都给我们日推读物。虽说开卷有益,但是每天推的不是鸡汤就是鸡血真的好吗?

这个培训机构是夏令营制,一个课程周期是16天,上完8天,休息1天,领导连这一天都不放过,让员工在营地开展分享会团建。可能是为了营造「书香」和感恩氛围吧,讨论的内容可以是近期企邮里的读后感,也可以是人生体会。

我当然没读企邮啊,我就编,编了我爷爷和我奶奶的艰苦奋斗的故事。

当时办公室没开灯,只点了蜡烛。我在烛光闪烁越编越来劲。讲得很投入,声情并茂,直到我听到了啜泣声……我就慌了,我以为大家和我一样糊弄糊弄呢,没想到真的诓到人了。

我本来挺在状态的,这么一来,想笑场,又得使劲憋,为了自己也不受罪,我来了个急转直下,告诉大家我爷爷死了,「哇——」啜泣的人哭起来了,他上前来拥抱我,说要给我爱什么的,一帮人紧接着就稀里哗啦上来拥抱我。我在安慰他们,他们在安慰我,我特别想笑,但是又不敢笑。

太累了……那可能是我这辈子撒的最大一个谎。

我本来在为撒谎赢得真心和同情感到愧疚,多参加几个营期培训,我知道了,他们的同情和感动也是扮演出来的。

和我一样撒谎,撒更夸张的谎的人,大有人在,假装感动的大有人在。

越low越没文化的公司,团建的幺蛾子越多。

以我的经验,团建就是公司文化的外延,公司文化就是老板气质的外延。所以遇到非常匪夷所思的团建该想想是不是找错工作了。

吴说,新媒体从业者

「什么是鸿门宴?这就是了吧」

有一次团建,实在太奇葩了,至今难忘。

本来以为只是元旦假期前一次简单的聚餐,大约是想趁年底把团建费花完吧。那天领导也在,这样的饭局,领导总喜欢活跃气氛,显得自己与后辈零距离

那天饭前每人都收到了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座次,到了现场发现既不是按职级,也不是按年龄,甚至也不是姓氏音序……总之没有规律可循。

领导说,菜上来前,我们玩个小游戏吧,和你相邻一个数互夸三句……气氛逐渐诡异……

我理解了领导的用意,提前安排座次以免同部门坐在一起,这个环节容易打哈哈过去。

但是坐我旁边的我确实不熟啊!尴尬到颈部痉挛,不光是夸不认识的人,被不认识当面(违心地)夸奖,还要做出礼貌的反应,也很酷刑。什么叫social part,这就是了。我还记得我夸了她的胸针好看,口红色号有气质,她夸我工位整齐……

这个环节结束(其实也没人喊结束,包间假笑声渐渐弱下来,我想所有人都像我一样松了一口气),假笑的余音还在绕梁。领导又宣布,再请你们互相倾诉与对方合作不愉快的经历,原因是什么,也可以一并说出来。

空气凝固了。领导说:我们可以趁这机会开诚布公,稍后就把酒言欢,冰释前嫌!(天呐,他甚至没有忘记我们的初衷是聚餐?)

半晌没有人说话。我和邻位面面相觑,我们都新来不久,有好事的同事已经在东张西望,看看有什么对头被安排坐在了一起。

还真有!运营总监和市场总监、内容总监在一桌上,还彼此挨着。他们的嫌隙由来已久。我不禁怀疑老板攒这个饭局就是为了解决他们的内部矛盾,而我们这些基层员工只是作陪的。

鸿门宴呐!我离得远,不清楚漩涡中心那一桌发生了什么。

但是结果我可以告诉你,市场总监是哭着走的,元旦后复工,内容总监辞职了。

作者 | 馆长

编辑 | 麻薯

设计、排版 | 排骨

图片 | 网络

+1
2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不论这是最好还是最坏的时代,这都是一个有故事的时代。
特邀作者

不论这是最好还是最坏的时代,这都是一个有故事的时代。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