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圈90后挖矿四年:轻松年入百万,却也一念之间错失兰博基尼

天下网商2021-03-18
“币价大涨前夜,我把2000台矿机都废铁甩卖了。”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天下网商”(ID:txws_txws),作者:郭小山,36氪经授权发布。

春天来了,四川的雪山开始消融,山谷里的河水丰盈起来。在这个全国水电资源最丰富的省份,上千个水电站正在蓄水。而水电站的运营中心成都,一个特殊的群体也在厉兵秣马:忙着对接各路“矿工”。

这里说的矿工,是逐电而居的虚拟货币淘金客。

2009年,一个叫中本聪的神秘人打开了虚拟货币的潘多拉魔盒,从区块链上生成的比特币成了新的数字金矿,引发全球范围的挖矿热潮。这种由无序的数字组成的虚拟货币,从诞生之初的0.0076美金一枚,增长到11年后的6万美金,增幅约800万倍。

资本愈发狂热。2月以来,科技狂人马斯克豪掷15亿美金投资比特币,美图蔡文胜数千万美元入局,甚至与科技完全不搭界的信阳毛尖也加入这一战场。

比特币价格上涨,助推了挖币矿工的利润空间。在挖币的诸多成本中,能否获得电力至关重要,而这,正是四川的优势所在。

源小六,成都一家知名水电投资公司的矿场运营负责人,最近密集接触了来自北京、深圳的多路资本代表。这些资本正在考量落地矿场,准备加入挖矿大军。此外,还有因为内蒙古关停挖币矿场而辗转到四川的季节性矿工。他们来到成都,为了寻找最低电价而来。

成都不仅遥控着大量水电站,这里也有中国最早一批比特币玩家,还有以矿场运营为主业、80后富豪王明鎏的毛球科技。各路挖币人马汇聚,成都也因此成为币圈圣地、币圈“矿都”。

比特币牛市,除了让比一些特币投资者赚翻,四川的水电企业跟着分了一杯羹。在运营矿场的四年里,源小六也从普通的水电公司技术员,蜕变为年入百万的币圈资深玩家。他没想到,自己居然用河流动力学、水轮机设计规范等水电知识,参与到数字金融的创富浪潮里。

现在,比特矿机市场一机难求,芯片、显卡不仅是挖矿工具,更是热门理财产品。好在,这几年的摸爬滚打让源小六积累了不少人脉资源,他已成功订购到阿瓦隆矿机——还是5月才能抵达的期货。

到时,水轮机开动,在100多分贝的轰鸣声中,那些吞咽着滚滚电流的矿机,将融入更多矿场编织成的巨大矿池,向数字区块发起算力冲锋。

逐电而居

源小六是一名90后,曾在四川省内一所大学学习水利水电专业,2015年毕业后进入成都一家水电投资公司工作。那时,比特币只是他浏览网页时匆匆瞥过的陌生词汇。

实际上,当时的成都,已经有比特币的活跃江湖。2009年1月,比特币创始人中本聪在芬兰赫尔辛基一个小型服务器上“挖”出比特币的第一个区块,并获得50个比特币。半年后,距离赫尔辛基万里之遥的中国成都,只有21岁的龙禹江就投身到挖矿行列,成为中国最早的一批比特币玩家。他的创富故事激励了成都最早一波挖矿热潮。

所谓挖矿,通俗来讲就是所有人一起计算一道题目,谁计算得又快又准,谁就获得记账权,继而获得比特币奖励。为了让计算更专业,挖矿设备从家用电脑一步步进化到ASIC矿机。要挖币,需要众多矿机组成集团军,才能在算力大赛中有所斩获。为了大量矿机运转,电力的消耗是恐怖的。

电力,一度扼住了矿工们的脖子。一些挖币矿工为了挖比特币,将居民楼挖断电。甚至还有人为了挖矿,冒险偷电。

源小六和他供职公司也没留意,哗哗运转的水轮机和听上去高科技的区块链之间能有什么瓜葛。直到2016年前后,有挖矿公司通过各种关系找到他们,希望利用他们在四川甘孜的一处水电站的冗余电力挖矿。

到水电站挖比特币?在市场化并不充分的电力行业,这无疑是个略显大胆的举动。

当时公司领导层年龄偏大,对这种用电方式感到不解,但他们也知道,四川有大大小小上千家水电站,每家都想通过国家电网卖到千家万户。但每年的5-10月丰水期,大量水电站的发的电,多到国家电网接收不了,电站不得不开闸弃水。

与其白白弃电,不如将电卖给矿工。公司报着试试看的心态,投资建设了与水电站连接在一起的第一个矿场,接纳了第一波矿工。

投资矿场,主要投资项目是机房、办公用房、制冷排风系统、变压器等设施,给挖矿提供基础设施服务。以5万千瓦时的用电负荷(即每小时用电5万度)计算,矿场需要上马几十台变压器,每个变压器要20万上下。这笔投资乍一看不是小数。

但实际上,在当时币价持续上涨的前提下,最快两个月,数百万的投资就能大体回本。以5万千瓦时的用电负荷为例,每天耗电量可高达120万度,每个月就是3600万度。以电价3毛计算,电厂每月毛收入就过百万。

以主流矿机挖矿效率来说,2015年,挖一个比特币需要2000度电,2018年暴涨到3万度,而最近币价大涨,矿工疯狂涌入,币圈内卷严重,挖一枚比特币的耗电量更是天文数字。

剑桥大学研究人员日前公布比特币耗电指数时称,如果把比特币视为一个国家,它的耗电量位列全球耗电量最大的前30国之列,超过阿根廷、荷兰等国等全年用电量。为了节省用电成本,大批矿工开着大卡车拉着矿机涌向四川,越来越多的水电站向他们敞开了怀抱。

深圳降低了比特矿机的制造成本,四川降低了比特挖币成本,这让中国占据了比特币算力的70%,四川又占据了中国算力的70%。当年一个主流矿机厂家只在全球设立了两个维修站点,其中之一就在水电资源丰富的四川康定。

当越来越多的水电站加入到争夺矿工的行列,矿场电价也越来越低。

“2017年3毛5,2018年3毛,2019年2毛4,2020年就两毛出头了。”源小六说,以他所在的水电站托管矿场为例,以往要求矿工交1个月的用电押金,现在只用交半个月押金就可以进场了。

最近,内蒙古向挖币矿场下达了逐客令,虚拟货币流水线上的矿工们不得不拉着矿机辗转到了四川,通过各路关系寻求落地。

四川对挖矿,也从最初的的模棱两可甚至变相反对,转向鼓励。2019年8月,四川省政府公布《四川省水电消纳产业示范区建设实施方案》。去年,在四川官方公布首批“水电消纳示范企业”名单中,赫然出现了多个矿场。这意味着四川从官方层面正式认可了水电站与挖矿公司的合作模式。

因为挖矿难度的不断增加,挖矿企业对电价的每一分钱涨跌都异常敏感。现在,很多矿工为了寻找更低价的矿场,在全球范围内寻找资源。“俄罗斯的水电、哈萨克斯坦的火电,还有中非地区的水电,甚至美国的电厂,都被纳入了矿工们的视野。”源小六说,有些地方的电价能低至一毛五。

“四川的优势依然存在。这里或许不是世界上最便宜的电,但是一个运营稳定的矿场不只是需要低价电,还需要靠谱的运营。”源小六说,在矿工争夺中,优质和标准化的服务也是重要一环。

“一机难求”

进入币圈久了,源小六已不满足于帮别人托管。“我们就有电力资源,也可以自己挖矿。”2019年,他买了一小批蚂蚁S9等机型,和别人一起托管在矿场。

只有自己挖矿时,才会体会到挖矿也并非毫无风险。第一个风险是病毒。比如蚂蚁的S9机型曾频频被病毒攻击。

“有人就找上门来说,他们可以提供免费的杀毒软件。为了保证机器运转,只好用了。”源小六说,结果发现,只要下载了他们的杀毒程序,病毒是清理了,但计算机的算力却被切走了5-10%。“只要开着机,就给杀毒公司挖着矿。”源小六无奈地摇头。

其次,矿场远离城市,对运营人员的生活也是一大考验。100多分贝的噪音时刻灌满矿场,24小时运转的大功率矿机散发着滚滚热浪。为了降温,每组货架要用一个1500瓦的大功率风扇排风。因为机房内空气流通速度很快,工作人员还不容易出汗,实际体感更加难受。为了留住员工,经常要把月工资开到万元。

今年的比特币复制了2017年的大牛行情,矿机价格也被重新评估。加之疫情等因素导致的一连串科技硬件供应问题,加重了矿机的供应短缺局面。

“一些90后去粉基金经理,其实,显卡可能是去年最好的金融产品,不仅能让你游戏玩得爽,玩完一卖,还能成倍升值。”源小六笑着说。

去年丰水期结束后,比特币价格站上了一万美金大关。源小六说,他投资挖矿各方面成本超过了40万,而挖矿停止后算了算帐,光断断续续卖比特币、以太坊和莱特币的收益,就收回成本,还净赚接近50万。

当时他的妻子创业需要资金,而他自己对比特币短期大顶给出的判断不过是10万人民币一枚。于是,多方考量之下,便将包含老“机皇”S9在内的2000台矿机以一台约90元的废铁价格卖掉,又回款18万。

没有想到,虚拟货币市场仍在发烧。手头没了矿机,今年不得不高价订货。

3月初的一个夜晚,某家矿机代理商约了源小六在成都科华北路Hookar house酒吧见面。喝到半夜,他下定决心再买期货矿机。“阿瓦隆矿机没病毒,每台价格450-480之间,当晚转了300万定金。”源小六说,5月份丰水期一到,就能发货。

今年以来,因为比特币价格暴涨,矿机现货一机难求,各大品牌都是期货。

“3月12号比特大陆在深圳召开订货会,蚂蚁S19多个型号的机型,1台价格约为600多元,110台就在7万上下,发货时间迟至今年11月15日。要知道,去年下半年S19 的期货价格才1.5万左右,短短半年左右,价格翻了4倍多。”源小六说,就这,还得是币圈有点排面的人才能买到。

去年,英伟达发布了一款RTX3060显卡,为了防止矿工用这个显卡挖热门虚拟币以太坊,英伟达对显卡进行了限制。但英伟达的工程师低估了挖币矿工的实力,币价大涨之下,矿工们完美破解限制程序。现在,这款当初售价不过3000元左右的显卡,价格飙升到近6000元。

有游戏玩家购买显卡用了几个月后,跑到闲鱼平台兜售。有买家不懂:“当初3000一堆人不买,现在5500一堆人买,这叫什么心理?”卖家回复称:“因为币价涨了,买了搞几个月(指“挖几个月矿”),差不多可以白嫖。”

由币价上涨带动的硬件井喷,依然在持续。

财富起落

3月是成都币圈频繁聚会的时节。在这种聚会上,既有屌丝逆袭故事,也有大佬凋零的人生败局。见多了大起大落,有对别人暴富的艳羡,也有与财富失之交臂的悔恨,源小六尽力让自己看得开一点。

就在马斯克宣布投资比特币后,源小六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是当时以废铁价买他矿机的币圈朋友打来的,约他晚上到成都Play house喝酒。在币圈,运维在深山老林里过着原始生活,而背后的金主们时常勾连于酒吧夜店。一些重要交易,往往都是在酒桌上谈成。

“他是外地人,文化水平不高,挖币、炒币也没赚到什么钱,那次18万买二手矿机,可能是他最大手笔。”源小六说,那天晚上再次见到他时,惊呆地发现对方开上了兰博基尼。

几个月前,他还在大山深处的一个简陋宿舍里苦捱,时常因为错失机会而狠狠地骂娘。但眼前的他,在优雅的酒吧里完全不遮掩自己暴富后的兴奋:这酒吧不错,买个会员卡吧。他自顾自走到前台,当场充值20万。

就短短几个月时间,曾经普普通通的币圈屌丝,人生开了挂。

这么说吧,当时90元一台的二手机,几个月之后飙升到近2000元。且不说挖币收入,在矿机稀缺的时刻,连气喘吁吁的老旧机器也鸡犬升天了。

尽管这一卖一买之间,差出来一辆兰博基尼和酒吧任性消费的豪爽,但想到去年挖矿、炒币收益也超过了百万,源小六也就报以一笑,不再纠结。

当然,对大多数挖币和炒币者来说,哪怕是遇到了超级风口,躺在账户里的虚拟货币都很难拿得稳。早在2016年,源小六所在公司的领导就持有500个比特币,但是,他一看涨幅超过股票,顺手就套现走人了,直接买了房子。对上岁数的人来说,房子可以住,能带来的安全感,比网络账户里那一串串摸不着头脑的字符要踏实得多。

“当时币价不过四五百美金,现在5万多,涨了100多倍。但是房子也就涨了两三倍,完全不是一个数量级。”源小六说,可能领导觉得房子带来的幸福感也同样不可取代吧。

之所以拿不住,是因为比特币价格动荡太厉害,没有熔断机制,一夜之间,可能大赚,也可能赔得一塌糊涂,对心脏和人性都是极大考验。是见好就收,还是及时止损,抑或不计较一时涨跌,对每个投资者的心理都是巨大考验。

这两年,源小六感受到,在这个总共只有2100万枚、已经挖出来超过80%比特币的虚拟世界里,有很大一个群体在利用杠杆刀尖舔血,无所不用其极地争抢越来越难挖的比特币资源。

2019年,比特易创始人惠轶利用百倍杠杆炒币,结果爆仓,痛苦自杀。这是2019年币圈最震撼的事件,惠轶是金融领域顶尖聪明的人,曾在股市最火的时候成功逃顶,但还是没能逃过更加动荡的币圈。

比特易创始人惠轶

看不见摸不着的比特币,从来只相信算法和电流,不相信眼泪和悲情。

悲剧从来不是孤单的。

2020年,大连一个资深炒币者也利用杠杆炒比特币,亏了2000万,后来竟然杀死女儿后又和妻子一起跳海自杀。外界再一次看到了币圈的嗜血。

“所以,我一直告诫自己,不要用巨额杠杆,币圈的风险是个体难以承受的。”源小六说,曾有与他一起炒币的朋友,在经历去年312事件、币价从8000美金狂泻到4000美金的动荡后,最终割肉离场。

他也见过陪着比特币长跑的人。

几年前,他曾找朋友帮忙解决技术问题,完了问朋友,想要个喜欢的包包还是同等价位的比特币?“朋友选择了比特币。当时一个比特币一万左右,送了朋友两个。”源小六说,没想到,这个朋友持有到了今天,现在价值超过了70万,可以在成都交个小户型首付了。

比特狂热在继续

如今,在源小六的财富观中,财富的象征不只是房子、车子这些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虚拟货币应该占有一席之地。

在他看来,比特币和有价值的虚拟货币,就是互联网时代的黄金。而这个挖掘特殊黄金的市场里,还出现了四川最年轻的80后百亿富豪、毛球科技创始人王明鎏。

但是,对虚拟货币的态度,矿工、投资者和各国的监管机构、学者之间仍然存在着巨大的裂痕。

法国学者埃里克·皮谢在2017年写过这样的话:“比特币泡沫不过是疯狂投机的一个最新化身。历史上疯狂投机时不时地会冲击金融市场,如1637年的’郁金香狂热’、2000年的互联网泡沫等。没人能预言投机风潮的持续时间长短和顶部在哪里。”

“市场非理性的时间可以长到让你破产。”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潘功胜也曾引用这些段落给比特币投资提出警示。

美国财政部长耶伦前些天还抨击比特币的巨大风险和低效,用力给比特币破冷水。

不过,种种警示似乎并未打消比特币和其他虚拟货币的狂热。经过短暂调整后,比特币继续向更高的价位上攻。

而比特币之所以有这么强的韧性,一位比特币投资者认为,这是因为年轻人对比特币的狂热追求是一个原因。他们想建立一套新的财富体系。有报道显示,在虚拟货币交易所 bitFlyer,2020 年上半年在日本新开设比特币账户的投资者中,约 4 成为 20 多岁年轻人。在欧美也能看到相同的趋势。

而且,比特币的大火还捎带将以太坊、莱特币等多种虚拟币种推向新高,甚至,曾经无人问津的狗币,也因为马斯克的追捧热了起来。

“感谢马斯克,让我挖莱特币时系统赠送的大量狗币忽然有了价值。”源小六自己都有些吃惊。

不过,比特币涨得让美国投资大师、橡树资本联合创始人霍华德·马克斯也连连摇头。最近一段采访视频显示,他拒绝谈论比特币的后市,只是说:还是不要谈论你不知道的事情为好。

但矿工们对虚拟货币的新型“信仰”暂时还无法撼动。

丰水期马上到了,源小六即将开启新一轮挖矿生涯。他说,他马上要当爹了,他打算将挖出来的第一个比特币作为送给未来孩子的礼物,等孩子20多岁结婚时送给他/她,“那时候,我相信这枚比特币的价格是100万美金。”

“嘿嘿,这个价位也不是我的原创,是马斯克在推特上说的。”言必称马斯克的源小六说完,干了最后一杯“勇闯天涯”,消失在比特币“矿都”的春夜里。

+1
25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