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魔兽世界,“赌徒”九城迷失十二年

略大参考2021-03-18
查无此人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略大参考”(ID:hyzibenlun),作者:刘意默,编辑:秦安娜,36氪经授权发布。

第九城市又双叒叕转型了。

在《穿越火线》手游难产后,九城在游戏圈逐渐失去声音,一度传出跟贾跃亭合作造车,也没了下文。甚至因为股价连续30天低于1美元,收到过纳斯达克的警告。

主业萎靡的九城,却靠币圈火了一把。今年初,九城宣布以发行新股的方式,收购26007台比特币矿机。消息传出后,九城股价三天暴涨超过300%,涨势都超过了比特币。

图:朱骏的最新微博为区块链站台

转型区块链和比特币,不是九城的第一次“赌”机遇。不过,这次业务转型步子之大,让人几乎忘了九城曾是国内游戏领域前三的厂商。

被媒体称为“赌徒”的朱骏敢想敢干,信奉“不赌就没有机会”的商业逻辑。细数九城兴衰史,不可否认,赌是一个重要的原因,也是九城当年崛起不可或缺的因素。

如今,“赌”也令九城的发展毫无章法,甚至在游戏圈“查无此人”。

九城也曾赌对过

虽然近几年九城都是以投资贾跃亭、转做区块链这种难以评价的新闻获得关注,但在九城发家那几年,朱骏几次重要的下注都让九城赢得盆满钵满。

九城一开始所做的业务,与代理游戏和虚拟货币都无关。

1998年,朱骏在香港注册了名为“Gamenow”的外资公司,创建了虚拟社区GameNow,也是国内最早做虚拟社区的企业之一。

当时的中国互联网用户,虽然质量很高,但要做虚拟社区这类社交属性的产品,仍然缺乏一个成熟稳定的盈利模式,即使是奠定腾讯崛起基础的腾讯QQ,也是探索了很久才找到QQ秀这一盈利方向,非即时通讯的虚拟社区就更难快速变现。

因此就有了九城的第一次下注——代理游戏业务。

九城选择进入游戏赛道的时代背景,是国内单机游戏业务受到盗版冲击损失惨重,即使是开发出日后被认为是国产神作《刀剑封魔录》的像素软件,也受到市场环境的影响开始走向网游开发,付费制网游逐渐成为主流。

可能考虑到研发成本过高,九城先是以代理商身份进入游戏领域,但选择代理哪款游戏很有讲究。当时大陆第一游戏企业盛大虽然代理了世纪初头几年赤手可热的《传奇》,但也因为代理商的身份与开发商发生旷日持久的纠纷。这导致之后陈天桥对于代理网游始终抱有谨慎的态度,但也因此给了九城崛起的机会。

在《魔兽世界》之前,国内网游品类无论是MMO还是休闲游戏,都受到韩国网游的深刻影响,《传奇》《泡泡堂》都是出自韩国开发商,部分国内自研网游也有着模仿韩游的影子,因此代理一款韩国热门网游,在当时被视作是更容易成功的一条路径。

九城选择押注《奇迹MU》。

《奇迹MU》的韩国主创以美术人员为主,这也奠定了《奇迹MU》的美术体系十分特别,虽然现在看来,《奇迹MU》的美工在人物装备和技能特效上片面追求感官刺激的审美(如加大加亮的装备光效)已经过时,但在当时绝对是吸睛之作。

再加上玩法上借鉴了已被证明成熟的《暗黑破坏神2》,《奇迹MU》在韩国一经推出便大获成功,上线一年为开发公司网禅赚了两千多万美元。

当陈天桥凭借代理《传奇》让盛大起死回生,而九城的虚拟社区迟迟难以变现连年亏损时,朱骏便盯上了《奇迹MU》,最终以200万美元的价格拿下了《奇迹MU》的中国代理,当时200万美元的价格被业界认为偏贵,但事实证明九城的200万美元花得很值。

2002年10月,《奇迹MU》在中国正式公测,在当时引领了行业审美的《奇迹MU》一经上线便一跃成为能和《传奇》掰手腕的顶流网游之一。不仅两个月就回了代理费的本,而且在2003年预计为九城创造近了6亿人民币收入,注册用户也突破千万,作为对比,同时期《传奇》的收入约为8亿。

仅用两年《奇迹MU》就把九城抬进了纳斯达克,朱骏几乎复制了2005年的中国首富陈天桥的经历。

代理魔兽世界

如果说代理《奇迹MU》让九城站上了游戏行业的牌桌,那成功拿下《魔兽世界》的代理则直接让九城跻身当时国内前三的游戏厂商。

《魔兽世界》对中国游戏行业的影响是深远且持久的,一个流传已久的故事是说,某个游戏公司的老板对策划说,《魔兽世界》有的我们要有,《魔兽世界》没有的我们也要有。

这个故事背后的意思是,《魔兽世界》建立了一个对玩家来说更真实可感的游戏世界,除了打怪刷级外,玩家还有很多生活技能可以提升(如采药等技能的加入),大大加深了游戏的厚度,对各类玩家都非常友好。

这样一款对游戏设计和运营产生了深远影响的优质网游,在海外的商业成绩也非常优异,因此很多国内玩家也都在期待《魔兽世界》能尽快进入中国。

在《魔兽世界》的代理权争夺中,有两个因素影响了最终的结果。

一是当时中国市场对于韩国以外的网游信心不足,在《魔兽世界》之前成功的大部分是韩国网游,而欧美网游如《无尽的任务》和《魔剑》等都遭遇了失败,因此有着欧美基因的《魔兽世界》国服也被部分业内人士看空。

二是暴雪在《魔兽世界》《暗黑破坏神》和《星际争霸》三款游戏都获得成功的情况下自视甚高,为《魔兽世界》国服的代理运营商设置了过高的门槛,包括较高的分成比例和权利金、运营商要负担前期的宣传费用、使用装有8个CPU的服务器等。

这基本意味着把风险都抛给了运营商,暴雪自己只要坐地收钱,即使在中国市场失败也不会影响营收。

当时争夺《魔兽世界》中国代理权的厂商包括九城、之前代理暴雪单机游戏的奥美,以及当时国内游戏第一企业盛大。

奥美虽然在此之前与暴雪有着合作关系,但在《孔雀王》发行折戟后失去了暴雪的信任,同时告急的财务状况也让奥美告别了《魔兽世界》的国服代理。

而陈天桥则因为之前盛大与《传奇》的代理纠纷,希望对接下来代理的游戏有更大的控制权,而这显然与同样争夺游戏控制权的暴雪意见相左,于是盛大最后也放弃对《魔兽世界》国服代理的争夺。但日后陈天桥也承认了自己的判断失误,认为盛大犯了一个“战略性错误”。

而九城方面则一直秉持着朱骏“不赌就没有机会”的商业逻辑,凭借之前成功代理《奇迹MU》的经验获得了入场券,也接受了暴雪苛刻的条件。

2005年4月,饱受玩家期待的《魔兽世界》终于开始公测,然而玩家的热情超乎想象,开服当天所有服务器都在排队,“一个世界在等待”的市场文案也被玩家称之为“一个世界在排队”,服务器排队文化也因此成为游戏火爆的代名词。

《魔兽世界》有多挣钱?

根据九城2005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开服24天的时间里平均每天收入217万。这之后《魔兽世界》也一路高歌猛进,在九城运营的四年里,多数时间九城收入的90%以上来自《魔兽世界》。

但从九城的角度来说这并不是一个好事,营收结构过度单一降低了九城的抗风险能力,这也为九城从高处跌落埋下了伏笔。

九城陨落

九城最终没能在失去《魔兽世界》之前获得新的稳定增长点。

2005年,意气风发但同时缺乏新增长点的九城再次开始下注,一口气从国外了拿下了包括《卓越之剑》《奇迹世界》《激战》《暗黑之门》在内的多款游戏,似乎想复制下一个《魔兽世界》。

其中《暗黑之门》的代理费甚至达到了惊人的3500万美元,九城的游戏宇宙呼之欲出,然而事后证明这一时期九城的大部分投资未能换来对等的回报——没有哪款游戏能取代《魔兽世界》对九城的地位。

新的增长点没有如期而至,之前把九城带到纳斯达克的《奇迹MU》也面临长期运营需要面对的重重问题,外挂与私服的泛滥影响了《奇迹MU》的后续收入增长,大量用户流失,加上当时九城运营的重心转移到《魔兽世界》,《奇迹MU》开始失宠。

终于,对九城的最重一击来了。

2009年4月,暴雪宣布与九城4年代理权正式到期,后续将由网易接手运营工作,同年6月7日,九城准时关闭了所有魔兽世界的服务器。

关于暴雪与九城的恩怨,早在九城代理《魔兽世界》后不久就开始了。

在《魔兽世界》国际服上线新资料片《燃烧的远征》时,暴雪希望九城更换更好的服务器以带给玩家更好的体验,但这就意味着九城之前购买的服务器用不上了,于是九城犹豫了,这被暴雪视作对游戏运营不够上心。

此外,见识到《魔兽世界》强大吸金能力的盛大和网易,显然希望能从九城手中接过这只下金蛋的鸡,因此也在积极与暴雪沟通。面对有着更强运营能力和渠道能力的盛大和网易,九城显然没有优势。

其实在合同结束的两年以前,暴雪老对头EA就以1.67亿美元入股九城15%的股权,这让暴雪感到十分忌惮。由于当时以纪录片《战网魔》为代表的国内舆论对电子游戏的偏见盛行,导致《燃烧的远征》资料片在国内迟迟不过审。再加上当时九城总裁陈晓薇曾表示“放弃魔兽是明智选择”的表态,种种因素相加,最终使得《魔兽世界》代理权易主。

丢掉《魔兽世界》当天,九城市值缩水三分之一,当季财报显示九城营收直接从盈转亏——九城的黄金时代过去了。

失去暴雪之后的九城难以再复现往日辉煌,而时代的洪流却没有停下脚步。

2010年,由于与《奇迹MU》开发商网禅的知识产权官司,韩国首尔法庭宣判网禅从九城拿回“MU”的版权和商标权。九城自己研发的《奇迹2》之后也没了消息。同年,小米公司成立,并在第二年以1999的价格发布小米1,随着价格逐渐亲民,智能手机在中国开始逐渐普及,手游时代即将到来。

2014年,比起游戏更喜欢足球的朱骏从上海申花回归九城,并且开启了一系列自救运动。同年,九城通过与奇虎360合资成立子公司花费1.6亿美元拿下《火瀑》5年国内代理权,并在2015年开启不删档封测,《火瀑》被九城寄予厚望,但始终未公测,直到2017年7月7日宣布正式停运。

次年,九城和360联合宣布,旗下合资企业获得《穿越火线2》在大陆5年的独家发行权和运营权,但之后就失去了声量,《穿越火线2》至今未能发布。

这一年国内手游市场规模超过400亿,接近中国游戏市场三分之一,并且仍然在高速增长,手游已经成为行业热点。同样在这一年,端游时代大IP的手游版如《梦幻西游》等相继问世,手游种类的空白被逐步填补,其中很有代表性的是MOBA手游《英魂之刃》,举办的赛事总奖金一度超过1500万。九城的努力与行业的突飞猛进相比显得有些落寞。

2017年,由于股价过低,九城收到纳斯达克的警告。2018年,九城宣布All in 区块链,但是从公开资料很难查到九城区块链业务的表现。直到今年1月4日,九城表示与合作伙伴成立子公司,专注从事区块链数字货币相关业务。

同样在2018年,国内游戏市场的天平继续向移动端倾斜,销售收入已经占到游戏行业总收入的62%,腾讯与网易的地位已经难以撼动,其他数家游戏企业递交了上市申请,而此时的市场也更加看重自研能力,曾经靠代理一款成功网游鲤鱼跃龙门的现象几乎不可能发生了。而此时九城依旧没有在游戏领域再进一步。

时间越往后,九城虽然仍然在做游戏,但始终未能获得十年前一样的关注,以至于有游戏媒体称九城在游戏圈已经“查无此人”,或者说,九城是否仍能被称为一家游戏公司要被打个问号。

“王权没有永恒”,借用《魔兽世界》的经典台词,九城在游戏圈的“王权”已经结束了,但朱骏的尝试仍在继续。

+1
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深度报道国内外互娱产业,以资本角度解读互娱圈内事
特邀作者

深度报道国内外互娱产业,以资本角度解读互娱圈内事

下一篇

如何在流媒体时代,重塑音乐的稀缺性。

2021-03-18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