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过4个月,你怎么就不爱《姐姐》了

娱乐硬糖2021-03-17
历史遗留问题。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娱乐硬糖”(ID:yuleyingtang),作者:毛丽娜,编辑:李春晖 ,36氪经授权发布。

《乘风破浪的姐姐》在2020年的闪亮登场,不止在选秀领域,而是在全年综艺中都有极强存在感。几乎所有参赛女艺人都获得资源提升,有几位更成功翻红。 

有了《姐姐1》的巨大成功,4个月后《姐姐2》即投入制作并招商。第一季曾仅有1个微商品牌冠名、一度被评为B级的“姐姐”,第二季招商吸引了几十个品牌,节目正片中光是口播金主名单,就要花费一分多钟。 

不知这些金主爸爸现在作何感想。春节前播出的《姐姐2》,抢在了腾讯视频、爱奇艺两档男团选秀之前,按说占尽天时。谁知才过4个月,观众老爷就变了心,这边厢姐姐们卖力唱跳准备公演,那边厢观众却跑去看弟弟了。 

“给你说个鬼故事,《姐姐》三公播完了,踢馆赛都结束了。”一位豆瓣网友调侃道。3月12日最新一期节目中,提到“第四赛段即将开启”,节目将迎来赛点。在主创团队几乎原班保留、参赛姐姐人选话题度及知名度都有所提升的情况下,《姐姐2》的风呢? 

遗留问题,姐姐无团

“抢跑”,是《姐姐2》的关键词。 

第一季刚完播,便有消息说第二季已经开始筹备,很快在芒果招商会上,《姐姐2》作为S级综艺亮相。距离第一季播出仅4个月,第二季节目便完成嘉宾邀约、招商及前期拍摄等多个环节,并于2021年1月22日率先播出。 

有人将《姐姐2》的颓势归咎于“天不作美”,节目首播上线之日,恰逢年初娱乐圈瓜田丰收,一个接一个大瓜令群众应接不暇,也分走了观众老爷对姐姐们的关注。 

但事实上,从数据来看“吃瓜日”对《姐姐2》的影响并不大。 

有了第一季的口碑打底,1月22日《姐姐2》首播,虽然当天是个工作日,姐姐们仍旧斩获1.21亿播放量,且在微博、豆瓣等社交平台《姐姐2》相关话题均为当日热点。但开门红的好势头没能延续下来,随着节目播出,《姐姐2》的关注度及讨论度是逐步下滑的。 

跑得早,难免跑得仓促。于芒果而言,趁着《姐姐1》的大好势头乘胜追击无可厚非,但《姐姐1》完播后遗留下的问题,却没得到解决。 

《姐姐1》能够成功,“新鲜”是关键。作为一档原创选秀综艺,市场过去没有类似形态综艺可供参考,只要内容不过分拉胯,就有极大的成功率。观众看腻了练习生弟弟妹妹面对导师的小心翼翼,突然来了一群敢直怼导师的姑奶奶,两相对比谁更吸睛不必多说。 

但“新鲜”之下,《姐姐》的问题也不容忽视。如今选秀节目由两大核心看点组成,一为选秀,二为成团。 

“选秀”过程充满不确定性,刺激观众在当季节目播出时持续关注;“成团”则重在后续发展,决定着节目的品牌效应。韩国选秀也不少,为何PD系列始终领头?这与PD系列最终出道团的发展情况最好有直接关系。 

从第一季开播,观众就在疑惑“姐姐们为何要成团”。这个问题历经数月,却一直到成团夜都未能得到解决。包括宁静在内的7名姐姐成团后,芒果tv推出团综《姐姐们的爱乐之程》作为“姐姐为何要成团”的回答。但显然在群众看来,这档边走边唱的音乐旅行综艺并不能作为答案。 

其他选秀综艺,无论《青》《创》还是《以团》,虽然因国内缺乏打歌体系导致出道团合体机会有限,但至少在成团期通过单曲、商演以及团综等配套资源,观众能感觉到“这是一个团”。 

姐姐却不一样。第一季成团夜被戏称为“成团就解散”,姐姐们流血流汗又流泪数个月决出的7人团,连个像样的团名都没有。后续官方才宣布,姐姐团名“X-sister”,去年12月底姐姐团发团歌《Lady Land》,并在湖南卫视跨年晚会上首秀。 

但即使有了团名、团综及团歌,姐姐团仍旧不像是一个“团”,那些“为了梦想”“一直有个女团梦”的漂亮话也就禁不起推敲。同样的问题延续至第二季,观众老爷自然也不会再那么真情实感关注“姐姐能否出道成团”。 

姐姐来了,姐姐变了

严格来说,《姐姐》并不能算一档传统意义上的选秀综艺。节目中所有参演嘉宾均已身在贵圈,不少观众看节目就是为了看女明星互撕或手撕节目组的爽感。但随着《姐姐1》的成功,姐姐们与节目组之间的角色已经发生逆转。 

从第一季参演姐姐的后续采访不难发现,包括嘉宾及节目组在内的多数人都没觉得这档节目会大火,许多姐姐只是把它当做一份普通通告,说话做事也就相对随意。 

随着节目爆红,姐姐们的个人资源及知名度均有提升。单车变摩托,节目组也不再是面对姐姐唯唯诺诺的“小可怜”了。 

第二季伊始,PD黄晓明便表示,这一季他要说实话、他不想再端水。小明的话诚然有节目效果成分,但也是节目组的态度流露。上节目就有机会翻红,姐姐们的配合度自然比第一季高得多,“爽感”却随着姐姐们变得随和而流失。 

以心直口快著称,“最烦装逼的人”的那英,在《姐姐2》中配合度之高宛如刚出道的新人。动作一遍记不住就练两遍,就算崩溃大哭也要继续练习。硬糖君感慨英子够拼的同时,也想问一句“出道即解散,姐姐您图啥?” 

“抓皇族”是咱们秀粉的传统艺能,也是节目保持讨论热度的关键。第一季黄圣依、蓝盈莹及万茜等女星,均在不同时期担任过“皇族”“坏人”角色。尤其是蓝盈莹因在节目中展现出的狼性思维令人不适,几乎从节目开播被骂到成团夜,微博评论区一度惨不忍睹。 

比起“黑红也是红,能红最重要”的新人,这些出道多年的女星自然要更爱惜羽毛。有了上述女星的前车之鉴,这一季的姐姐们面对镜头更加圆滑,也更不愿意展示出自己的真实性格。 

无论是分组讨论还是宿舍互动,都不难发现姐姐们自我保护意识增强,彼此间互动更加谨慎,以“商业互夸”为主。缺乏自然真实的碰撞,也让节目的话题性降低了不少。 

姐姐偶像包袱变重了,节目效果也就消失了。当姐姐们配合度变高,“你好我好大家好”,熟龄女艺人选秀的冲突性荡然无存。

犹记第一季开播时,几乎每期都会有节目相关话题挂在热搜上,吸引路人入坑。第二季虽然热搜上仍有姐姐的身影,但话题性及冲突性不足,更多是以彩虹屁为主。 

“姐姐”吸引人之处,在于闯荡江湖多年的女明星们身上那股野性,第一季到后期便已有观众因姐姐逐步被“驯化”而产生不满。第二季连“驯化”的过程都没有,配合度过高的姐姐如部分观众所言“就是奔着翻红来的,没意思”。 

姐姐没了“姐味”,向普通女团选秀看齐,那观众老爷干嘛还要看这群已经看了十来年的老面孔,去看看充满更多可能性的新人妹妹不好吗? 

最难不过综二代

这不是芒果系第一次在综二代上失手,两年前《声入人心》两季节目的不同命运,几乎是今日《姐姐》的一面镜子。 

《声入人心》与《姐姐》类似,都是新锐切口的创新选秀综艺,且第一季都以黑马姿态在同期综艺中顺利跑出,收获了不少真情实感的节目饭。 

同样,也都是在第一季获得成功后,这两档节目的第二季在短时间内上马,从金主爸爸到参赛嘉宾较第一季均有大幅提升。 

豪华阵容的第二季却敌不过观众心中的第一季“白月光”,声势浩大归来,关注度持续下降,最终连第三季还能不能继续做下去都成了问题。

与有成熟模式可参考的常规节目不同,创新型节目要经过不断调整才能形成可以自洽的节目逻辑。《姐姐》与《声入人心》第二季表现不佳固然令人惋惜,原创综艺综二代为何这么“难”的问题更值得关注。 

在大品类中选择小切口做出区分度,确实是目前选秀泛滥情况下的最优解之一,也就是以新鲜感去吸引观众注意。因为新鲜,对节目的瑕疵也会采取包容态度。 

但小切口选择某一特定圈层做文章,如何把“他们为何选秀”的故事讲顺讲通,是这类综二代面临的棘手问题。 

节目播出一季后,“新鲜感”这张牌便不再奏效。《声入人心》和《姐姐》都没能合理解释“为什么要选秀”这一问题,核心价值观就没能确立起来。 

由于第一季节目爆红,第二季自然会吸引到实力更强的参赛者。《声入人心2》中国家级选手与普通声乐院校学生同台竞技,两者实力悬殊巨大,加之声乐门槛较高,无法通过密集集训突击速成,选秀节目中的“反转效应”很难在节目中复现。 

《姐姐2》也是一样的问题,两极分化严重。那英、杨钰莹、容祖儿包括此番出现在踢馆战中的杨丞琳,均是两岸三地乐坛的代表人物;张柏芝、王鸥、周笔畅几位姐姐又具备高人气;这些姐姐几乎每场比赛都能安全晋级,降低了选秀应有的悬念。 

选歌也是这两档节目在第二季中面临的共同问题。金曲能够助推节目出圈,《姐姐1》曾留下过《兰花草》《大碗宽面》等经典舞台,不少观众通过舞台cut入坑。 

《声入人心2》有意在第二季中拔高业务水准,歌曲专业性更强,利于专业歌手炫技,传唱度也更低;《姐姐2》舞台效果更炫目,姐姐舞蹈难度更高,却连一首出圈的金曲都没有,群众甚至发文“求求赵兆老师快回来”,呼唤第一季音乐总监赵兆回归。 

当然《姐姐2》的主题——打破对女性刻板印象,到了第二季也没有更多延展空间。百万文案依旧,能够拿出来反复说的点却只剩下“姐姐无论多大牌都很努力”,这又何尝不是一种刻板标签。 

头部IP《姐姐2》的颓势,也直观反映在了芒果超媒的股价表现上。近两个月,芒果超媒股票持续走低,这其中固然有股市大环境震荡的影响,也与开年内容热度下滑有关。 

对第二季失望的观众开始将希望寄托在第三季,甚至畅想起嘉宾名单。但有《声2》在前,《姐姐3》还能乘风归来吗? 

+1
8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二十一世纪初,涵盖美容护理与日常用品的集合门店屈臣氏在国内受到欢迎。

2021-03-17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