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哈游、心动等国内游戏公司布局动画市场,动画产业准备牛年大吉?

靠谱二次元2021-03-16
给游戏公司打工才能救动画公司?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靠谱二次元”(ID:kpACGN),作者:悠 2,编辑:靠谱编辑部 ,36氪经授权发布。

游戏公司吃上肉,动画公司想喝汤。

1月29日,米哈游在B站发布了游戏《崩坏3》的新动画短片《渡尘》。这部由米哈游Anime和日本wonderium公司制作的动画,不到12小时成为全站第1。

近两年,游戏公司频频发布游戏动画短片。除了米哈游,腾讯美的手游《王者荣耀》推出了《目标》CG短片,由可可豆动画制作,在社交媒体上引发了广泛讨论;此前官宣成立叠纸动画的叠纸游戏,近期出品的游戏CG均包含叠纸动画的LOGO贴片,由叠纸动画主要完成。

除了短片和CG单品,游戏改编番剧在视频网站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剑网3·侠肝义胆沈剑心》两季累计播放量超过1.6亿,《王者?别闹》全网播放量超过4亿,《女武神的餐桌》播放量也超过5000万次。

看到了IP衍生绝佳机会的头部游戏公司纷纷开始做动画,让不少喊着吃不饱的动画公司老板看到了希望,也想着能从这两年大赚的游戏公司手里分到一些红利。

牛年来了,游戏公司可以拯救中国动画了吗?

中国游戏改编动画史

早在10年前,淘米网络为旗下网页游戏《摩尔庄园》设立了动画项目,并委托给了漫想族文化制作,2011年,该动画成功登陆金鹰卡通、卡酷卫视等上星电视台,为《摩尔庄园》游戏扩大声量。

2013年,《英雄联盟》同人动画《啦啦啦德玛西亚》大火,头部游戏公司注意到为游戏制作动画是维持游戏热度不错的方法。2014年,网易开始为《梦幻西游》、《大话西游2》游戏制作相关动画,由广州蓝弧文化制作了《梦幻西游之天命之路》动画,由虚拟印象工作室制作了《爆笑大话2》动画,拉开了头部游戏公司制作动画的大幕。2016年,腾讯开始为《穿越火线》、《天天酷跑》等热门游戏制作动画,试图将《英雄联盟》改编动画的成功延续到旗下的其它作品中。

2017年,随着《王者荣耀》的走红,基于王者创作的动画开始陆续上线,《王者?别闹》、《峡谷重案组》等登陆视频平台。但彼时正是国产动画风口期,相比游戏改动画,平台的目光更集中于“潜力无限”的国产原创动漫作品。

后来,随着视频平台“圈地运动”趋于稳定,以及游戏版号政策相对放宽,游戏项目对游戏IP的“全方面开发”变得流行起来,无论是二次元游戏还是全民流行的游戏,做个动画变得越来越平常。

游戏改编动画进入井喷期。传统MMORPG大厂西山居在剑网3的发布会上公布了《剑网3·侠肝义胆沈剑心》和《剑网3动画正剧》两部动画,二次元游戏老厂商散爆网络为《少女前线》推出了《少女前线·人形小剧场》,二次元游戏新厂商库洛网络为《战双帕弥什》火速安排了《战双帕尼尼》,营销做得不错的青瓷游戏也为自家的《最强蜗牛》推出了动画《最强蜗牛之不速之客》。游戏红了,花个百八千万做个动画番剧当广告片,这两年一下子成了件热门事儿。

截至目前,国内游戏相关动画依旧是以泡面番和剧情Trailer为主,极少出现像日本ACG市场上常见的长剧情番剧。究其原因,一方面是因为中日之间的游戏运营方式上有较大的区别,国内的游戏在近两年才更注重对于剧情、人物等方面的刻画,因此在对待游戏改编动画的重视程度还不足;另一方面,游戏公司和动画公司的磨合上还需要更长的时间。过去几年,游戏公司与外包方发生不愉快的情况时有发生:比如游戏《倩女幽魂》和日本公司ClockDance合作制作的《新倩女幽魂》动画仅仅发布了一个PV就被腰斩;《恋与制作人》委托MAPPA制作的同名动画遭遇了口碑翻车等等。

这也促使国内动画公司开始加速组建自家的动画工作室,同时对国内动画制作公司进行投资布局。根据靠谱二次元(ID:kpACGN)的统计,包括米哈游、心动在内的多家游戏公司对国内的动画公司进行了投资。

虽然这些游戏公司为动画公司提供了投资,但是从双方在实际内容的合作上来看,成果非常有限,比如米哈游在投资了吾立方以后,曾将动画短片《布洛妮娅》交由吾立方共同制作,但其后续的动画短片的制作工作又重新交给日本的wonderium。或许这些被投企业与投资的游戏公司之间,还需要有更多的磨合才能在现有的成熟IP上产生合作。

日本动画业是如何被游戏行业拉一把的?

和中国游戏与动画公司联动相比,日本二次元游戏在动画方面的合作成熟得多,同样成就了不少动画公司,例如动画公司ufotable就通过为Fate游戏系列制作了包括《Fate/Zero》、《Fate Stay/Night[UBW篇]》等番剧动画,积累了充足的资金与制作经验,这些作品也颇具人气。通过这些积累,ufotable在2019年推出了《鬼灭之刃》番剧动画和剧场版,获得了相当高的评价,其中《鬼灭之刃》剧场版甚至成为了日本票房最高的院线电影。

2015年,动画EVA导演庵野秀明曾经发表过知名言论“日本动画将会在5年内玩完”,虽然事后两个月庵野导演就撤回了这样的说法,但仍旧表达了对日本动画界的焦虑。当时,日本动画业界正经历着收入降低、人才匮乏等多重焦虑。

随着日本移动端游戏的兴起,带来了MediaMix(跨媒体)企划概念的普及,《偶像大师》、《LoveLive!》两大系列不断推出动画新作以保持原有游戏的热度,此外《BanG Dream!》等新MediaMix项目陆续出现,让不少动画公司与游戏公司紧密结合,做出了优秀作品,为拯救日本动画业界提供了一种可行方案。

此外,随着Cygames、DMM Games等互联网公司在日本二次元游戏领域逐渐站稳脚跟,一帮更懂ACG的企划制作人走上台前,让游戏与动画的结合更为紧密。《公主连结Re:Dive》就是一个例子,起初,游戏制作方Cygames在这一游戏中加入大量由WIT STUDIOS制作良心的动画,还将“作品含有大量动画”作为游戏卖点大肆宣传,后来Cygames将制作任务交给了自家的Cygames Pictures,并在2020年由Cygames Pictures推出了《公主连结Re:Dive》的动画番剧,配合了B站《公主连结Re:Dive》国服上线,产生了不错的漫游联动效果。

有中国游戏公司在日本也做出了有关动画制作的尝试,例如乐元素就成立了日本分公司,制作了包括《偶像梦幻祭》、《战斗吧歌姬》等跨媒体企划,还和日本动画公司LIDENFILMS推出过《暮光幻影》动画番剧,积累了漫游联动的经验;悠星在日本成立了Yostar Pictures,由日本动画公司ARCH参与设立与运营工作,不仅制作了《明日方舟》海外服的宣传PV,还推出了《碧蓝航线 微速前行》漫改动画。通过制作动画的形式,让旗下的产品更快地融入日本当地的文化中,提升游戏产品的出海收入。

国产游戏公司带得动国产动画公司吗?

中国的游戏改编动画,或许还需要更多更系统的尝试。近几年,盖娅投资的七创社用《凹凸世界》证明了从动画、同人到游戏的路线在中国可以走通;西山居通过剑网3 IP推出的《侠肝义胆沈剑心》动画获得了不少好评,制作公司声影动漫也因此证明了公司3转2的创作能力,拿到了包括爱奇艺在内其它公司的动画承制工作;网易的《阴阳师》委托震雷动画制作了《阴阳师·平安物语》,委托绘梦想动画制作了《阴阳师·百鬼幼儿园》等动画番剧,不仅提升了IP的热度,同时《百鬼幼儿园》还成功地实现了反向游戏化,成为网易的阴阳师游戏宇宙新的一员。

在动画番剧制作上,基于对成本和排期的考量,国内游戏公司未必会选择头部动画公司负责制作,因此一些有制作能力,但苦于原创难的动画公司就得到了这些机会。制作游戏衍生动画不仅能够提升自己的知名度、制作经验和产能,还有机会借此跻身头部动画公司的行列。

这样成功的合作越多,对于双方而言才更有价值。

但是,对于目前的游戏产品而言,即便是二次元相关游戏,开发制作动画番剧也不是必要选项。依靠游戏公司拯救动画行业,现在来看并不现实。游戏公司近年来为动画相关人才提供的丰厚薪水待遇,甚至让不少动画公司出现了人才断档的状况。B站、腾讯视频等平台扶持了国产原创动画已有数年,平台缺失的动画内容时长得到了填补,但观众需要的高质量内容普遍欠缺,能凭借质量出圈的动画作品依然屈指可数。对于我们当下稍显同质化的国产动画行业,如何诞生更多原创佳作证明自己的价值,是动画从业者更需要思考的问题。

中国游戏公司在缺少版号的几年里,经历了残酷的相互竞争与淘汰,有着立命之本的游戏公司才能最终存活。即使如今看来,国内游戏行业已经迎来了一波春天,但接下来每一步仍然小心谨慎,前方仍然有暗礁与冰山。所以,如今的动画公司想要被游戏公司拯救,或许双方还需要更多的努力与尝试。

二月二过了,希望大家都能龙抬头。

+1
1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跨境通何以至此?钱去哪了?这一问题困扰了很多人。

2021-03-16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