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数字文创:成都电竞发展面临的“三座大山”

王涵2021-03-15
要把成都发展成电竞内容生产者的创想之地,电竞职业俱乐部和运动员的征战之地,电竞文化爱好者的交流之地。——《关于推进“电竞+”产业发展的实施意见》

作为游戏产业的中游,电竞现在的发展如日中天。度过疫情笼罩的2020,主攻线上的电竞赛事和其他赛事相比,体现出了较强的“抗疫”韧性——根据企鹅智库的数据,疫情期间中国电竞用户新增约2600万。

虽然用户增长了,但电竞在变现方面还没有摸索到准确的模式,全球电竞行业约有75%的收入来自于赞助和媒体版权。比如2019年,哔哩哔哩就花费8亿元拍下了英雄联盟S系列赛的中国区3年独家媒体版权,包括2020年的上海总决赛。

耗费巨资买版权,看中的是电竞的巨大潜力市场和在上海那场总决赛带来的观众数量。2017年,在北京举行的英雄联盟S总决赛在中国收获了9634万观众观看。而2018年在韩国的总决赛只收获了6000万观众。电竞和其他体育赛事一样,具有地域基因,会逐渐向电竞城市化发展。

因为电竞城市化的趋势愈加明显,所以包括成都在内的各大城市都在努力建设电竞行业。

电竞因为在文创、科技、体育、新经济等领域高度跨界融合的特征,与成都想要打造世界文创名城、旅游名城、赛事名城和国际美食之都、音乐之都、会展之都等“三城三都”建设内容相互叠加与融合,所以在成都呈现出了“电竞+”融合发展的特征。

其中,成都的电竞俱乐部AG超玩会,在2020年末获得了三七互娱的千万投资,全力冲刺“电竞+”赛道。

另外,在成都发表的《关于推进“电竞+”产业发展的实施意见》里,提到需要“对电竞产业发展中的重点方向和薄弱环节进行扶持和加大宣传和城市营销力度,把电竞放进世界文化名城建设的大格局中统一谋划和部署”,力争“助推我市成为‘电竞之都’中比肩上海的西部一极”。

发展电竞,成都有“四优”,四个优势分别是上游的众多游戏研发公司,积极的政策补贴,过往的大型赛事运营经验,头部俱乐部的虹吸效应。此外,成都还积极谋求“一变”,想要发展和打造本土的电竞赛事品牌。但成都的电竞发展也面临着“三座大山”,分别是:马太效应明显,资本不愿进入中小俱乐部;场馆难以承接超大型的线下比赛;网速在全国来看比较劣势。

成都电竞的四优

01 游戏研发公司多

据相关调查显示,在成都70.4%的游戏公司为研发企业,这里汇集了尼毕鲁,天象互动,白银时代,数字天空等知名游戏公司。 

这里诞生了很多为团队带来高收益的手游,《花千骨》、《战地风暴》、《斯巴达战争》等等。 成都的游戏产业经历了端游到页游再到手游的几个发展阶段,目前重心放在手游的研发上。 位于成都高新区南部园区核心地带的天府软件园,是成都手游的主战场。 

作为电竞的上游,成都众多的研发公司能让成都电竞比其他地方更快的接触新游戏和新版本,及时调整电竞的策略和打法。 

详见: 成都数字文创:百尺竿头,还能更进一步(中)

02 扶持政策多

成都的电竞扶持政策数量多,目前为止出台过七个大型的相关政策。 

2012年,成都高新区的《成都高新区加快移动互联网产业发展的若干政策》就用住房补贴等形式吸引了大量创业公司。 

2020年5月,成都发布了《关于推进“电竞+”产业发展的实施意见》,指出成都市将从完善电竞产业生态建设、打造多层次赛事品牌体系、建设电竞产业发展载体、积极推动“电竞+”产业发展、加强电竞人才队伍建设、优化电竞产业发展环境六大方面入手,并以建立工作推进制度、加大经费保障以及完善政策保障为工作保障, 实现建设成符合人民美好生活需要的“电竞文化之都”的目标。 

详见: 成都:游戏创作者的生源之地

成都的扶持政策

03 大型电竞赛事经验

成都举办过大陆的第一个全国和第一个世界性电竞大赛,在当时相对落后的基础条件上,成功让电竞作为一门比赛走入了大众的视野。 在过去几年里,成都作为一名赛事举办经验丰富的“老将”,不断在电竞赛事的世界里征战。 

2020年9月22日上午,亚洲电子竞技大师杯中国赛签约仪式在天府新城会议中心举行,宣布 亚洲首个顶级综合性电子竞技赛事落地成都高新区 。 亚洲电子竞技大师杯中国赛是亚洲首个顶级综合性电子竞技赛事,由亚洲电子体育运动管理和推广官方组织机构——亚洲电子体育联合会主办,此次大赛也是继雅加达亚运会之后,亚洲电子竞技强国间的又一次实力较量。 

04 头部俱乐部的人才虹吸作用

成都的电竞俱乐部最出名的当属ag超玩会和OMG俱乐部,这两个俱乐部都能算国内俱乐部的头部俱乐部。

在“电竞+旅游”上,作为成都的标杆俱乐部的他们拥有为成都打开名号,吸引旅游的天然流量。在电竞行业本身,头部俱乐部具有对整个西南地区的电竞人才的虹吸作用。同时,这种对西南地区的电竞人才的虹吸作用,能够让其他有志于从事电竞事业的中小俱乐部也能吸纳到人才。

只要人才不流失,成都电竞就多了一份可能。

成都电竞的一变

成都作为电竞城市老将,在举办赛事上得心应手。但“老将”不只是想承接别人的赛事,也想打造自己的品牌,把“电竞+城市”融合在一起

和其他体育运动一样,电竞是具有地域化发展特色的运动,在本地的赛事和本地的赛队会天然吸收本地的支持,以及方便打开城市的名号。根据企鹅智库的调查,在电竞用户里,58.8%的用户愿意观看当地的电竞线下比赛里,如果比赛在其他城市主办,则只有32.3%的用户愿意前去。

2020年受到疫情影响,全年电竞赛事举办数量萎缩严重,线下电竞行业难以为继,但成都打造并落地了一项重要的本土电竞赛事:成都市青羊区和成都舒尔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举办的 ICH英雄联盟高校赛。两场赛事在2020年的成功落地,不仅弥补成都本土赛事品牌的空缺,也是成都打造本土电竞赛事链的重要举措。

成都电竞面前的“三座大山”

01 马太效应严重

资本不愿将进入中小俱乐部

“自1月末,公司线下培训业务基本已全部取消,和高校、电竞俱乐部的人才合作也受到影响。公司高管已经明确提出“近半年主攻线上直播”的方向。”——某电竞教育公司员工接受采访时称。

成都的电竞俱乐部最出名的当属AG超玩会和OMG俱乐部,以及大量腰部及以下俱乐部——不如说几年过去了,成都依然只有这两只最出名的战队。而且OMG曾经从成都离开去上海发展,为了LPL比赛的主场优势才回到成都。

成都电竞俱乐部的马太效应非常明显,头部获得了大量的资金支持,而腰部、腿部企业等等几乎只有一到两个企业支持,并且几乎都是本土企业——电竞地域化的一个特征。

但一支电竞俱乐部要从小俱乐部生存和壮大,就必须先解决资金的问题。

电竞俱乐部的收入来源大约六块:奖金、门票收入、官方店铺、直播支持/转播费用、广告代言/产品代言和其他收入。奖金基本都分给了选手,门票、直播/转播费用要有比赛才能拿到,中小俱乐部最依赖的就是官方店铺、广告/产品代言和其他收入,比如投资。

但在2015年以前,各大擅长投资,或者说敢于投资的资本都集中在几个对电竞本身有了解的“企二代”里,圈子并不在成都。一直到2017年作用,GK等俱乐部才开始获得外部投资。2017到2020年,国资开始看好电竞,但国资基本只投给本身就有一定资本背景的头部俱乐部;互联网资本也把目光投向了电竞,但他们的做法更粗暴直接——直接成立一个自己的品牌,然后去到处挖角,或者吞并整个俱乐部。

就这样,地理环境不在核心圈子,也还没有成为头部的成都中小俱乐部,很难拉到投资者。

很多中小俱乐部一边花钱培养新人,一边开启副业赚钱:开淘宝卖零食,开电竞网吧,开培训学校,甚至开“电竞劝退学校”。曾经知乎有个人问:为什么国内搞电竞的都在卖零食?

其实他们也不想的,但是能多赚一点,就能多练一点。

没有比赛的2020,大量的中小俱乐部就没有了门票分成和版权费用;线下无法开门,培训业务也无法展开;并且因为没有比赛的露出,代言也收到了甲方的暂停和延缓合作消息。俱乐部的收入只剩下了老路——直播,和开个淘宝店卖零食。

电竞直播一般分为以下几类:电竞比赛版权直播,如哔哩哔哩的英雄联盟S赛;电竞选手和俱乐部直播,如AG超玩会自己的直播频道;电竞娱乐主播直播,如张大仙儿这样的退役选手转为做游戏比赛直播。

因为2020年的主流职业赛事均处于停摆阶段,成都的电竞直播成为了2020成都电竞收入的第二主力(第一主力依然是游戏研发):比赛、线下商业活动的取消导致了多数俱乐部都收到赞助商的短期解约请求,公司运营重点被迫被放在选手的线上直播和比赛集锦短视频输出上;由于电竞直播的特殊性,在疫情严重时期,广告收益、商品推广、直播带货等项目较2019年同比增涨50%以上,取得了良好的收益。

部分公司表示,他们的线下培训业务已经在1月末全部停止,全力改成线上直播。但没有比赛的电竞直播也遇到了很多挑战,一方面更多得空的用户确实形成了明显的粉丝新增,是积累用户谋发展的好机会;另一方面,受制于线下工作、活动的缺失,部分主播的广告合同、播出内容都有变化,维护粉丝粘性、促进付费和维持金主粘性都受到挑战。

02 场馆难以承受超大型赛事

我当时都害怕体育馆会塌。——刘叶航

虽然成都曾多次举办重量级电竞赛事,赛事场馆看起来很资源丰富,像麦田电竞这样的连锁电竞馆,在2016年承接了WCA、CEST、LOL城市争霸赛、星际2黄金职业赛等赛事;VSPN旗下的量子光电竞中心,在今年7月2日,腾讯在G.L.A决赛开始前,与成都欢乐谷签订协议,达成MMEC移动电竞娱乐赛战略合作。但其实成都在承接非常大型的比赛的时候,场馆问题非常难以协调。

2017年,四川省电竞运动协会会长刘叶航在省体育馆办王者荣耀比赛,7000多名观众簇拥着60吨的舞台,“我当时都害怕体育馆会塌,买了20多亿的保险心里还是不踏实。”

随着成都大运会的确定开展,成都各个大型场馆翻新、新建在即,成都在电竞比赛场所这一块的问题已经开始逐步解决。亚洲电子竞技大师杯能否在新的场馆里举行,是成都能否再次承接超大型电竞比赛的关键信号。

03 网速太慢

成都还有一点对电竞训练很不友好: 网速太慢。 

宽带发展联盟发布的2019年第二季度 《中国宽带速率状况报告》显示城市固定宽带下载速率排名中,成都以36.35Mbit/s的下载速率排在第十位,与排在第一,同时也是中国电竞第一城的上海的39.1Mbit/s相差了2.75Mbit/s。 

这 种网速慢不是看电视不卡就叫不慢,是在游戏比赛里,你比别人慢1秒钟就会被“杀”的慢。 对选手来说,有延迟的一方处于非常被动的地位; 对观众来说,有延迟的观看容易造成自己的“心烦意乱”。 

企鹅调研平台对观众的调查显示,最多观众希望提升的电竞观看体验是: 观看更流程不卡顿。 

随着5G的普及,成都的电竞能否解决这个网速bug,影响了成都到底能不能吸引更多电竞俱乐部在本地常驻。 

观众希望5G能提高观赛体验

经过近年来的高速发展,电子竞技行业越来越被市场看好。市场研究机构Newzoo近日发布了《2021年全球电子竞技和直播市场报告》,预计今年全球电竞市场收入将达到11亿美元,电竞比赛观众将增长至4.74亿人。

与去年相比,电竞比赛观众人数预计增长8.7%,在这4.74亿人中,深度爱好者(每月观看比赛一次以上)的占比接近一半,达到2.34亿人。报告还表示,到2024年,电竞观众的复合年均增长率预计为7.7%,人数将达到5.772亿.

相比之下,市场收入的增长幅度更快,达到14.5%。报告认为,主要原因电竞人群的粘性提高,在这种情况下,媒体版权和赞助收入总共预计为8.336亿美元,约占总收入的四分之三。

与此同时,游戏直播的受众范围甚至更广,今年年底观看游戏直播的观众预计将达到7.288亿,同比增长10%。其中,亚太地区占总人数的一半以上。“新兴市场的国家,尤其是中国,正在将游戏直播观众推向10亿人大关,这个数字在5年前看起来还不可思议。”

2021年1月14日,哔哩哔哩电竞完成首轮1.8亿元融资。此次融资由浙江创想文化基金领投,天府文投和博瑞传播跟投。天府文投由每日经济新闻和人民创投联合组建,博瑞传播隶属于成都传媒集团。有人说牵手哔哩哔哩电竞,正如此前场馆营建、赛事落地、政策出台一样,都是成都打造“电竞文化之都”版图里的关键棋子,是成都建设“世界赛事名城”的重要布局。

成都作为老牌的电竞城市,在上游已经有了成熟的游戏研发产业,在中游有头部的俱乐部做样本,在这个“十亿观众”的市场蓬勃发展的时候,抓住资本的眼光和大运会、新基建的“天时地利人和”,必定能趁势而上。

+1
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本周,另有百亿项目落地温江区。

2021-03-15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