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哈第一股”普普文化将赴美IPO,Hip-Hop市场还有哪些想象力?

中国音乐财经2021-03-11
中国Hip-Hop市场潜力仍巨大。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音乐财经”(ID:musicbusiness),作者:小鹿角编辑部,36氪经授权发布。

最近,一直很热闹的嘻哈圈除了“乃万与郭老师连线”、《中国新说唱Z》的导师阵容、弹壳退赛《吐槽大会》惹人注目,还有一件大事值得关注。

日前,国内Hip-Hop文化公司"普普文化"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了招股书,拟在纳斯达克上市,交易代码为“CPOP”。公司计划发行600万股A类普通股,发行价区间为4美元-6美元。NETWORK 1 FINANCIAL SECURITIES为此次交易的承销商。

按发行价区间的中值5美元计算,普普文化预计将从此次发行中获得约2690万美元的融资额。如果承销商悉数行使其超额配售权,则融资额约为3103万美元。

公司计划将该融资额的29%用于开发和运营在线内容、21%用于开展街舞培训业务、21%用于创造嘻哈知识产权衍生作品、14%用于开展嘻哈活动,其余用作营运资金和其他一般公司用途。

根据普普文化官方介绍,其2007年在厦门成立,公司以“嘻哈文化”为品牌内核,业务集中于赛事运营、Hip-Hop演艺运营、Hip-Hop衍生品等模块,着眼于各类Hip-Hop文娱商品的打造以及服务的提供,普普文化曾打造“CBC中国街舞大赛”“潮圣嗨趴”“潮圣音乐节”活动,旨在创造嘻哈文化最大的社群消费服务平台。 

据其招股书说明,在截至6月30日的2019财年和2020财年中,普普文化分别为35家和16家客户提供了43场和49场活动服务,音乐会和嘻哈活动吸引了超12万名观众。在2020年3月至2021年1月31日期间,公司的在线嘻哈节目的浏览量超过2.64亿次。

此外,普普文化曾于2016年9月22日在新三板挂牌,股份代码为839170.OC,2019年3月27日从新三板摘牌。

据公开信息显示,普普文化的创始人黄卓勤、韦莉亚夫妇合计持有公司 56.17%的股份,为公司共同实际控制人。

公司在挂牌新三板期间曾获得两轮定增。2017年9月,普普文化完成了挂牌以来的第一次定增,以每股9.2元的价格,募集资金668万元,投资方包括华睿投资、青瓦资本以及转型做投资的音乐人胡海泉。胡海泉认购230万元,持股数量为50万股,持股比例为3.45%,成为该公司第五大股东。2018年6月,普普文化进行第二轮定增,投资方为中青集团。

普普文化的收入主要来源于三个部分。活动主办业务收入占普普文化公司年度总营收的49%,为最多,其余收入分别来自活动策划与执行业务,以及市场营销业务。

据普普文化招股书显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和2020年6月30日的财年中,普普文化的总收入分别为1903.18万美元和1568.81万美元,净收入分别为383.18万美元和262.58万美元。

01

年收142亿元,国内Hip-Hop市场发展潜力巨大

胡海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投资普普文化是因为看中了Hip-Hop在国内的发展潜力。

随着2017年,说唱综艺《中国有嘻哈》的热播,以及2018年街舞综艺《这!就是街舞》的播出,Hip-Hop市场正在快速发展。伴随各个Hip-Hop文化公司的扩圈,以及新兴公司的起步,Hip-Hop市场生产端规模有了很大的提升。

大众传播中,Hip-Hop文化的比重大幅度提高,由名人效应所带动的音乐、时尚消费,以及在说唱歌手们对潮流生活方式的引领下,Hip-Hop文化市场消费规模也有巨大提升,且潜力仍然巨大。相关文化细分市场,如街舞、DJ、涂鸦等产业的规模也在快速扩大。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Frost & Sullivan Report),从2014年至2019年,中国的Hip-Hop文化市场的总收益从45亿元增至142亿元,复合年增长率(CAGR)达25.6%。与此同时,其预测该市场在接下来的五年内,仍以上涨的趋势递增,并将在2024年达到47.8亿人民币的规模,而2019-2024年的复合年增长率则达到27.5%。

△ 数据来源: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Frost & Sullivan Report)

普普文化所递交的招股书中,为大家总结了中国Hip-Hop文化产业的五种主要收入来源:即表演策划与运营(包括现场演出、演唱会、音乐节、商演等)、艺人经纪、培训、活动组织与运营(赛事、颁奖典礼等),以及Hip-Hop衍生品。

2019年,Hip-Hop培训(包括说唱、街舞等)占市场总收入的53.8%,是五项收入中最大的收入来源。

这主要由于街舞培训市场相较于Hip-Hop其他的细分市场更为发达。而Hip-Hop活动的组织和运营以及Hip-Hop演出的策划与运营分别占中国Hip-Hop文化市场总收入的26.4%和16.7%。艺人经纪和Hip-Hop衍生品在该行业中仍算新兴商业模式,两项合并市场份额约为3.1%。

△ 数据来源: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Frost & Sullivan Report)

Hip-Hop文化衍生出了说唱音乐、涂鸦、街舞、DJ等艺术表现形式,由此可将Hip-Hop文化市场分为这四个产业。其中,街舞行业在国内将发展较早,且商业模式更加多元化,在商业运作方面最为成熟。

自2013年中国嘻哈联盟委员会(CHUC)成立以来,中国街舞行业的标准化水平已大大提高。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Frost&Sullivan)的研究,街舞市场从2014年的40亿元人民币迅速增长到2019年的110亿元人民币,复合年增长率为22.5%。

2018年《这!就是街舞》播出后,街舞也在年轻人当中越来越流行。由综艺中的人气学员开办的街舞机构也更加火热,随着他们在短视频等社交媒体中进行街舞的宣传与普及,大家也更有意愿将金钱投入在街舞训练中,丰富业余生活。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的预测,未来五年内,由中国Hip-Hop文化公司组织和运营的活动数量将迅速增加。到2024年,Hip-Hop活动所产生的的市场收入份额预计将增加到38.3%左右。随着更加丰富的Hip-Hop派生产品的开发,它们在市场收入中的份额预计将增加到4.2%。

去年12月,国际奥委会正式确认将把街舞纳入2024年的巴黎奥运会,这将大大增加街舞的观众群,并大大提高中国街舞行业的标准化程度。预计这将继续增加街头舞者的人数,并带动街头舞市场的增长。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Frost&Sullivan)的预测,到2024年,街舞市场的总收入预计将增至381亿元人民币(55亿美元),从2019年到2024年的复合年增长率为28.3%。

02

当Hip-Hop与时尚相连

普通人距离Hip-Hop最近的时刻,除了站在Livehouse第一排享受炸场演出,或许还包括收到淘宝下单的潮服。

国内的Hip-Hop音乐人纷纷创立时尚品牌,借助消费让大众更加了解Hip-Hop文化。

陈冠希自2010年前后,将事业重点放到潮牌CLOT的研发后,CLOT便越来越有名,在时尚圈的地位也越来越高。在多年的发展中,CLOT与球鞋品牌Nike、服饰品牌Polo Ralph Lauren、潮玩品牌BE@RBRICK、设计师藤原浩,甚至是相机宝丽来,频频联名,口碑俱佳。

而对于新生代的中国Hip-Hop音乐人来说,Higher Brothers的KnowKnow在减肥成功、发布新专辑《Mr. Enjoy Da Money》后,其潮牌M.E.D.M的落地也随之同步推进。目前M.E.D.M主要在电商平台进行售卖,还在去年8月在上海进行了快闪店活动,乃万、Rich Brian、王嘉尔等音乐人也现身参加。

《中国有嘻哈》播出两年后,总导演车澈也将目光投向了潮流消费领域,集结吴亦凡、潘玮柏、福克斯、Angelababy等人在东京开了潮流集合店FOURTRY。第二季,除了主理人吴亦凡,还邀请了陈伟霆、欧阳娜娜、刘雨昕等时尚前端的“新人”。

将潮流节目进行IP打造,FOURTRY一并开设了天猫旗舰店,售卖相关服饰单品。

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CBNData)联合YOHO!发布的《2019中国潮流消费发展白皮书》中显示,潮流已经成为年轻人们日常穿搭的表达自我个性的重要表达途径。而明星创办潮牌,因自带流量与光环,更利于破圈,头部流量明星的潮流装束则将潮流文化进一步推向大众。

Hip-Hop文化从美国纽约贫民窟发展至今,全球的消费升级和潮流时尚产业的发展逐渐融合在一起,成为一股势不可挡的力量。

当Jay-Z成为美国最赚钱的Rapper之一,净资产超10亿美元,不仅创立夜店奢侈饮品“黑桃A香槟(Armand de Brignac)”,还参与了Uber的投资。更重要的是,投资了音乐流媒体Tidal,当他在2015年以5600万美元买下这一平台后,Tidal的估值曾一度翻至收购价的10倍,达到6亿。

更不用提前段时间与Kim Kardashian的“离婚纠纷”闹得沸沸扬扬的Kanye West。创立Yeezy,凭借球鞋生意让自己身价升至13亿美元,而他个人在时尚行业的成就甚至超过了他Hip-Hop音乐人的本职。

穿搭、时尚作为街舞的重要要素,随着Hip-Hop文化派生产品规模的扩大,人们消费习惯的养成,以及对优质生活方式的追求,街舞行业也会受到消费的反哺,拥有更多想象空间。

值得一提的是,伴随流媒体平台的发展、短视频的发展,以及各个音乐细分领域综艺的播出,Z世代们对Hip-Hop文化的了解渠道更加丰富。流媒体平台根据不同音乐内容所研发出的功能,也更加强了乐迷的体验感。

B站日前就开发出了“播放震动”功能,通过AI技术识别出视频中相应的节奏点,并根据具体的音频功率确定相应的振动幅度,最终在支持的硬件上达到不同强度的振感效果。

所以当观众在欣赏Hip-Hop歌曲的MV时,在唱到Punchline或歌词中带有“Boom Boom"等拟声词时,手机则会跟随视频的节奏震动,加强了沉浸式体验。

今年1月,车澈宣布音乐版权交易平台BeatsHome的上线,并发出“服务制作人、便利创作者、为版权规范助力”的宣言。平台不仅提供免费伴奏试听,还将通过风格、BPM、音乐情绪等分类方式,让用户能够较为精准快速地搜索到符合意向的伴奏。

BeatsHome的出现,为音乐人和制作人提供了更多的合作机会,也为新人入行建立了更好的行业标准与条件,给予他们更多信心。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Frost&Sullivan)的数据,随着物质生活的提升,人们对于文化娱乐的需求也大大增加,中国城镇居民的人均年教育、文化和娱乐支出从2014年的2142元增加到2019年的3328元,复合年增长率为9.2%。

普普文化在招股书中将自己定位与全面的Hip-Hop文化内容服务提供商,不会将其业务范围限制在嘻哈文化行业的一两个业务领域。由于业务模式的多样性,公司可以有效地实现不同嘻哈文化内容之间的协同作用,并进一步扩大其品牌知名度和影响力。

日后随着Hip-Hop行业规模的扩大,以及行业标准、规范性和专业性的逐步提升,中国Hip-Hop市场在说唱、街舞、涂鸦、DJ以及时尚等多维度细分领域的助推下,会实现更好的扩圈,届时整个Hip-Hop产业链中的企业都将因此受益。

+1
5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电视还有没有未来?

2021-03-11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