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版《粉红女郎》翻车,经典IP错了吗?

毒眸2021-03-10
​翻拍不可怕,谁差谁尴尬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毒眸”(ID:DomoreDumou),作者:张嘉琦 符琼尹,编辑:何润萱,36氪经授权发布。

《赘婿》之后,新剧开播第一天,宋轶就道歉了。

这部剧叫《爱的理想生活》,估计大部分人都没听过,而它一个更令人熟悉的名字是“新版《粉红女郎》”。

作为一个经典IP,这部剧自然拥有关注。而宋轶出演的是原版漫画里“结婚狂”的角色,由于在开播第一天宣传物料涉及“好嫁风”,因此被部分网友认为有物化女性之嫌,进而抨击。

宋轶团队很快做出反应,发布了一则道歉声明,称“抱歉没有考虑周全,本意是围绕角色本身对结婚‘痴狂’的特点配合宣传,无意冒犯我自己所处的群体”,并特意把图片上的“好嫁风”用红色笔划掉,改为“温柔风”穿搭。

道歉风波似乎是这部剧在舆论场里唯一的高光时刻。

云合数据显示,开播第一周,《爱的理想生活》的有效播放市场占有率就未进入榜单前十。全舆情热度指数则位列第四,不及昨日刚刚上映的《司藤》。而拆分来看,几乎所有热度都是由“话题度”贡献,在“传播度”“搜索热度”等指标方面均未上榜。

收视率的差距同样明显。《爱的理想生活》在湖南卫视播出,3月8日的收视率为2.977%。而《粉红女郎》则在2003年拿到过最高19.67%的收视率。

播出至今,似乎这部剧最大的价值,就是唤起了大家对《粉红女郎》的回忆。

作为2003年的剧集作品,《粉红女郎》所呈现出来的女性形象和社会热点,现在看来仍然不过时,甚至更加契合当下的价值观。

但为什么在更适合的时代,却没有出现成功的翻拍作品?这些存在于我们记忆中的经典作品,还有没有改编的必要?

这不是记忆中的《粉红女郎》

刚一公布演员名单时,《爱的理想生活》就引发了一轮关于选角的争议。

出演“万人迷”的殷桃和出演“结婚狂”的宋轶是炮火集中区。带着《粉红女郎》的滤镜来看,二人都和原版演员形象差距过大:殷桃不够美,更被豆瓣评价为“乡土剧女演员”,而宋轶又“不够丑”,和刘若英在剧里的龅牙形象相去甚远。

图片来源:微博

当然,选角正确与否,还是得放在作品当中来审视。在《爱的理想生活》播出之后,这些争议不但尚未平息,甚至再次得到验证。

选角的问题首先被造型无限放大。

“万人迷”温如雪出场第一幕的造型,就是职场黑色套装搭配干净利落的短发,而“工作狂”丁荟桥却是长卷发和精致妆容。有微博网友评论,这两人是拿错剧本了吗?

而本来是《涩女郎》里最突出的人物设定,也处理得不尽人意。在原作中,四个女生有着非常明确的性格标签,甚至成为她们的别称。

但在《爱的理想生活》里时,性格却成为了一张轻飘飘的标签,粗暴地贴在了演员的脸上。

丁荟桥“工作狂”的表现是在办公室对下属大发脾气,温如雪则是靠着不断输出“恋爱金句”就轻易地吸引到男人的注意力。

至于“结婚狂”,从原版里出生于单亲家庭、极度自卑的龅牙女孩,摇身一变成为养尊处优的大小姐。有豆瓣网友表示,“白富美都嫁不出去,现在婚恋市场已经内卷到这个地步了吗?”

不仅角色没立住,剧情也不太吸引人。几乎所有都市剧经常被诟病的问题,在这部剧中都有所体现。

首先是职场戏。从《爱的理想生活》目前播出的几集来看,为了凸显独立女性的概念,几个人的故事线都离不开职场。但是有关职场的戏份都经不起细究。

为了突出戴希希和未婚夫刘柯之间因为家境不对等而产生的矛盾,剧情安排刘柯因为跟戴希希求婚而错过一场应酬,导致公司丢失了一个大客户。正当他忧虑不已之时,客户突然转头来电求和,原因是得知他是戴希希的男友——整段下来,观众并不清楚他们的具体工作,只觉得这位客户未免太过意气用事。

这种为了圆感情线而强行添加的职场戏还有很多,比如丁荟桥从前男友那里得知了搞定甲方的方法,竟然是假装在咖啡店偶遇,并帮她买咖啡;温如雪作为婚礼策划公司的老板,唯一一次出现在工作场合,是为了跌入伴郎的怀抱。

职场被当成恋爱工具,“搞事业”没讲清楚,但感情线又过于狗血,甚至毫无悬念。

以前有电视机的时候,对狗血剧情的吐槽发生在客厅的沙发上。而现在有了弹幕文化,这些烂俗的戏码再也无处可藏了。它们和弹幕网友形成了巧妙的联动,大部分情节都能够被弹幕准确预测。

在剧中饰演刘柯好友的魏大勋,在和戴希希说第一句话时,弹幕就纷纷猜测这将是戴希希的未来男友。

同样被认为是都市剧通病的问题还有“富人含量过高”带来的悬浮感。剧评人毛尖曾经在专栏中写道,“一上来就安排好财富和智商的等级序列,是国产剧最危险的地方。”

在《爱的理想生活》里,富家千金戴希希和市场部总监丁荟桥是多年好友,温如雪是公司老板,还有钱供自己妹妹温小阳(原版的哈妹)澳洲留学。

现在的都市剧里,似乎已经看不到《粉红女郎》里那些诸如幼儿园老师和化妆品柜员的职业了。豆瓣有网友感叹:“看了两集,发现这是富人的世界。”

《粉红女郎》的时代

《爱的理想生活》的播出,唤起了观众对《粉红女郎》的集体记忆

开播后,《粉红女郎》的豆瓣评分从7.3一路升至7.8。有很多人表示是看完新版之后,来给旧版补上评分。还有网友评论道,改编剧的作用就是提醒人们重温经典。

《粉红女郎》 图片来源:豆瓣

《粉红女郎》的原著作品是由朱德庸创作的漫画《涩女郎》,于1992年在中国台湾发售,并创造了3年70万册的出版奇迹。

1998年,《涩女郎》进入大陆市场。同年,美剧《欲望都市》和TVB出品的《陀枪师姐》相继上映,女性作为主角,开始在电视荧幕上崭露头角。《涩女郎》也进入了影视化阶段。

2002年,在《粉红女郎》拍摄途中,由《涩女郎》改编的话剧先行上演,由戴军、李静主演。

话剧导演张幼梅曾在接受网易采访时表示,她认为当中的四个女性是所有女性四面的总和,她们的身上有所有女性的影子。“涩女郎”也被《新周刊》杂志评选为年度“她世纪”女性代言人。

因此,《粉红女郎》放在当下来看就是所谓“大IP改编”,从选角到拍摄都备受瞩目。更在2003年一经播出,就长驻收视率前五。

此后,大陆市场仍有女性群像戏推出,比如2004年的《好想好想谈恋爱》和2005年的续集《摇摆女郎》。

前者的设定与《欲望都市》更为相似,四位女主角都是精英人士,且更侧重于感情线的展开。相比之下,《粉红女郎》的背景设定则更为“本土化”,也让观众更有亲近感。

而《摇摆女郎》则被大众网评价为“一场标准的模仿秀”,由于档期原因,四位演员中只有哈妹的扮演者薛佳凝保留。《粉红女郎》创造收视神话后,在观众心中已然有了地位,因此骤然更换演员的续集反响平平。

《摇摆女郎》

事实上,《粉红女郎》和原版漫画《涩女郎》也有较大差别,从朱德庸当时接受采访的文字来看,几乎算得上是“魔改”。因为直到剧集播完,他才只看过十集。

问及对该剧的评价时,朱德庸表示,“没有表达出原作幽默辛辣的效果,电视剧追求温馨感人的风格,在本质上它们是两种创作方向。”

但同时他也说,自己只是一个“旁观主义者”,电视剧是借助了《涩女郎》的品牌进行再创作,希望创作者能“放开手脚”。

《粉红女郎》给原著“去涩”,罩了一层粉红色的滤镜,并用轻喜剧的风格消解了漫画情节的夸张感,因此尽管与原作风格差距较大,仍然在当时掀起了广泛讨论。各大时尚网站都在解析四位女生的穿着和妆容,天涯论坛上有人分享长篇幅的剧评,以及对角色偏好的激烈争执。

而时隔18年后回顾,《粉红女郎》唯一有时代感的地方,或许只有画质。

和现在动辄几十集的注水剧相比,尽管《粉红女郎》全剧也有39集,但剧情推进的节奏很快。第一集就以逃婚的新郎大宝为线索,把所有角色都串了起来,并让他们相继出场,用哈妹捡到的别墅奖券,开始了“同居生活”。

感情方面也是进展神速,方小萍在“追夫”过程中偶遇一号男主角王浩,紧接着又在第二集就认识了二号男主角罗密欧。而在《爱的理想生活》里,温小阳直到第四集末尾才出场,其他三位女主角的关系也尚未展开,停留在背景介绍上。

这也是群像戏的难点所在,由于主角较多,因此在篇幅设置、顺序安排和不同故事线的交织上都需要花心思

《粉红女郎》中,虽然出场角色很多,但彼此勾连很紧密。万玲、余露、王浩和方小萍的“四角关系”贯穿始终,何茹男与万玲则是事业伙伴,共同筹划“女人俱乐部”。

此外,剧中所探讨的有关婚恋观、两性关系和追星等话题,现在也仍然不过时。

几乎每隔一段时间,《粉红女郎》中的金句就会被截图传播一遍。“万人迷”万玲在剧中被称为行走的情感百科,贡献了最多的金句。

她看待男女关系的诸多观点都超前于时代。例如对于现在都市剧中从不缺席的第三者,她的观点是:“当三角恋出现问题时,笨女人想办法解决女人,聪明女人想办法解决男人。”

而“好嫁风”之所以陷入舆论风波,是因为这种“通过改变外表来取悦男人”的想法不合时宜。早在18年前,方小萍就在追求酒吧DJ罗密欧时尝试过这种方法,并被证明无效。

除了两性关系之外,由哈妹所代表的“追星少女”,也映射了当下的热门话题。对于朋友将偶像“绑架”的做法,她的回应是:“就因为他是你的偶像,你就把他绑到家里来,强迫他做他不愿意的事情,你根本就没有把他当人看。”在她看来,这不是粉丝对偶像的陪伴,而是一种对双方的伤害。

《粉红女郎》是一部跳出时代滤镜的剧集,它开启了中国内地都市女性群像剧的先河,被新周刊评价为是“中国女性的底色”。豆瓣一则最新的短评写道,“五分打给我永远的千禧年,永远想念在还没有液晶电视时播出的《粉红女郎》,和回不去的时光。”

今天我们还能翻拍吗?

朱德庸曾在原著《涩女郎》中写,他想写的是四种单身女郎的类型——只要爱情不要婚姻型,只要工作不要爱情型,整天只想结婚型,爱情婚姻是什么都不知道型。而这四种类型,至今依然有庞大的群体,并带来了更多的叙事可能。

从这点来说,经典IP本身并未过时,过时的只是改编失误的人。

《爱的理想生活》的核心问题,或许就是在呈现时过于“悬浮”。只要工作的人,除了摔文件和发脾气,没有其他证明工作能力的方式;只要爱情的人,在处理两段分手时采用的手段却是“装哭”和“来大姨妈”,实在让人哭笑不得。

图片来源:微博

正如《粉红女郎》一样,绝大多数IP能以沉淀下口碑和热度,都说明其内核具备书写空间,可以通过新的影视化注入新的表达。

2000年出品的《西游记后传》,将故事放到西天取经之后,如来转世为人,天庭被妖魔占据……大胆的戏说曾让其陷入口碑争议,但近几年豆瓣评分一路从6.6分升至7.8分。

2001年出品的电视剧《蝶舞天涯》则更是对三国故事彻底的解构,貂蝉成了修炼巫术的“巫女”,华佗是一个会神经质地赞美“这伤,伤的好”的医痴,刘备不过是一名道貌岸然的枭雄,如今也被称为“神剧”。

哪怕不像上两部这样,将经典素材挪用作新表达的“戏说”,而是忠于原著内核认真呈现,也能博得满堂喝彩。

2017年版的《新射雕英雄传》,是自2003年张纪中版《天龙八部》后,内地此后唯一豆瓣破8分的金庸改编作品。“还原度很高,是按照原著的节奏拍的。场景都是实景拍摄真的很舒服,人物服饰也很符合身份,粗布麻衣很养眼。”此条评论也在豆瓣上获得超2000的点赞。

在毒眸(微信ID:DomoreDumou)看来,内核没问题的翻拍剧难在要突破两重限定:时代价值观限定和地域特色限定。

时过境迁,过去曾风靡一时的设定,放到现下就会面临价值观上的挑战。台版《流星花园》中,男主角道明寺做出了许多堪称是校园霸凌的行为,在剧集上呈现难免有渲染校园暴力的嫌疑;向来崇尚“真爱至上”的琼瑶,会在《一帘幽梦》中写出“你当时失去的只是一条腿,而紫菱失去的是她全部的爱情”这样如今会被嗤之以鼻的台词。

但若是对这样与剧本人设、乃至推动剧情发展的关键因素的设计做出改动,很容易伤筋动骨。2018年版的《流星花园》将原先“作恶多端”的F4改成“能申请到优等奖学金”“拿下无数桥牌冠军”的优等生之后,人物之间的张力就缩水了不少;琼瑶作品中真爱能获得一切豁免权的价值观是其灵魂所在,若是改动,剧情基本也需要重写。

图片来源:豆瓣

另一重限定,则是翻拍不同国家的剧时常出现的水土不服的问题。

能拿下豆瓣9.2高分的日剧《深夜食堂》,到中国就成了2.9分的雷剧。即使对故事、人物等先按下不表,“深夜食堂”这个场景在中国,就远不如“深夜大排档”来的合适。

日剧原版《约会恋爱是什么》的男主角是一名资深文科宅男,才华横溢,称自己为“高等游民”,但翻拍过来后,其才学打了折不说,脱离日本“御宅文化”背景后,男主成了一个理直气壮的啃老族,一名“不高等油民”。

至今,第一重限定因为自带时代特色加成,至今鲜有改编成功的例子。但后者地域差异带来的“水土不服”,却并非不可改善。

去年以8.8的豆瓣高分跻身“2020年豆瓣国产剧评分TOP10”的《棋魂》就是例子。《棋魂》将故事背景,放到了90年代的中国,通过各种贴合时代的服化道,让日漫落地成一部怀旧的青春剧。同时,原著里中二、热血、深情的内核却并未丢失。

《棋魂》图片来源:微博

总之,改编行为不能一杆子打翻,重点还是要在原有IP基础上,究竟还想做出什么样新的表达。

《棋魂》刚播出时,不少观众会质疑时光的能力被削弱了,但对于主创而言,他们更想讲的是少年成长故事,“前面把他削弱,成长空间会更大,而且如果时光一开始天赋就那么高的话,对那些对围棋不太了解的观众不够友好,我想让大家跟着时光的视角,一起喜欢上围棋。”《棋魂》导演刘畅曾告诉毒眸。

作为改编剧,《爱的理想生活》身上,其实并未背负这两重限定的枷锁。如今它在表现四种类型女性时的刻板和局限,不得不说是遗憾的。

如果只是一味地想做IP的“啃老族”,把其固有名声作为招商工具,那么即使播出时数据很好,口碑却只会沦为网友调侃的素材。

比如曾拿下当年收视冠军的《一起来看流星雨》,如今最有生命力的片段或许是“端木带我去了美特斯邦威”;在当年收视居高不下的《新笑傲江湖》,没有人会把它作为霍建华、陈乔恩的代表作。

改编不可怕,谁差谁尴尬。

+1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一起

瞩目

豆瓣

人物

口碑

新周刊

深夜食堂

微信

大姨妈

网易

美特斯邦...

居生活

知了

体记忆

合时代

花心思

笑傲江湖

得到

云合数据

才华横溢

大宝

谈恋爱

想念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