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的国美“真”的能“快乐”吗?

蓝莓财经2021-03-10
今时月难照旧时人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蓝莓财经”(ID:ITparty),作者:蓝莓君,36氪经授权发布。

近日,国美宣布已完成线上线下数字化改造升级,构建了线上“真快乐”平台,线下展示体验+生活服务平台的双平台格局。

国美零售CFO方巍也在会议上表示,除线上线下“双平台”外,国美还以供应链平台、物流服务平台为支撑和赋能,整合内外资源,形成以科技、智慧和创新引领驱动的平台型生态系统。

将“国美”名称都换下,可见此次黄光裕领衔的“真快乐”大有不破不立之势,意为真选商品、快速送达、娱乐购买的“真快乐”,能成为国美重新起航的先锋军吗?

今时月难照旧时人

提起国美,不免让人想到那个意气风发的零售巨鳄,想到黄光裕2004、2005、2008问鼎首富之位的汹汹之势。

而彼时的2008年,电商还处于雏鸟之际,仍是线下零售的主导时代,当时除了国美之外,淘宝、京东、苏宁这如今的零售“御三家”,也只有苏宁能与国美一战。

在黄光裕入狱的2008年当年,苏宁实施了“三年攻略”,不仅技术上将第三代物流基地全面交付使用,将苏宁的物流推向作业机械化,管理信息化,网络集成化,人才知识化的新时代,还在营收上反超了国美的459亿,达到了499亿,成为2008年中国25家最受尊敬的上市公司之一。

而当时的淘宝商城才刚刚于4月份成立,五周年的淘宝网扬起电商的大帆,对外宣称要打造全球最大的电子商务生态体系,信誓旦旦的计划未来五年内要在余杭区的土地上建立起一座“淘宝城”。

这其中京东最为凄惨,2008年的京东可谓是命悬一线,一场大雪把京东上海的仓库压坏,再加上受金融危机的影响,京东的融资旅途也一再碰壁,后面甚至有传言说刘强东头发上那鲜明的一抹白发,就是当时愁白的。

彼时的国美自然是无惧其他,可在失去黄光裕的这十几年里,国美失去的是名为“时代”的机遇,电商不再是当时刚刚扬帆起航的小舟,而成了发现新大陆,满载而归的商业巨轮。

如今的零售市场中,国美、或者说“真快乐”要面对的对手早已武装到牙齿:

根据2月2日,阿里巴巴集团发布2021财年第三季度业绩显示,截止至2020年12月31日,阿里巴巴实现营收2210.8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7%,其中净利润592.1亿元,高于去年同期的523.09亿元。

当初生死存亡的京东也强势崛起,根据3月2日京东发布的2021年第四季度财报显示,京东第四季度营收1707亿元,同比增长26.6%,净利润36.33亿元。

当时唯一能一较高下的苏宁则相对势颓,先是在2020年财报中净亏损了39亿元,而后在2月份又传出消息深圳国资拟斥资148亿洽购苏宁易购23%股份,不复当年荣光。

但这并不意味着“真快乐”如今要面对的敌人表少了。

且不说苏宁市值的685.22亿元远超国美如今的379.33亿港元,更何况这十几年中还冒出来个拼多多,以强势的社交电商属性一度超过京东,也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国美在社交电商上发力的难度,毕竟赛道只有这么宽。

“狼来了”的故事,在存量市场中不好讲

浮士德曾经把自己的灵魂卖给了一个恶魔来换取知识,起初他认为这是一个很聪明的交易,但实际上从长远来看,这个人失去的东西比他赚到的东西更有价值。

对于黄光裕来说,彼时犯下的错误让国美与中国最大的零售风口失之交臂,而环顾如今,国美又太过于刻意利用“黄光裕”这个IP了。

拒不完全统计,从2014年11月至今,“黄光裕出狱”的消息最少被传了6次,每次都引动股市的上下变更,这么频繁的消费“黄光裕”个人的IP价值,反而让人有一种“狼来了”的感觉。

正如马克吐温所说:History does not repeat itself, but it does often rhyme.即历史不会重复,但是会押韵。

当市场习惯了之后,“狼真的来了”也再难维系势头。

在去年6月24日,黄光裕终于确定出狱,消息曝出后,国美零售的股价大涨超18%。但本应该是真的、确定的消息,也再没能让市场稳固升温,反而如那些假消息一般,在随后的几天后,国美股价又开始了新一轮的下跌。

倒不是说市场就此放弃国美,只是不能一味的拿“黄光裕”做文章。就比如说今年2月18日正式获释的黄光裕在国美控股集团高管会上发表讲话称:“力争用未来18个月的时间,使企业恢复原有的市场地位。”随即第二日国美零售涨超20%。

从此也能看出来资本市场仍然有对于黄光裕能力上的认可,也能看到对国美破釜沉舟、卷土重来态势的支持,这是对做出确切动作后的认可,而不是仰仗于“黄光裕”这个IP的造势。

这也是因为如今的零售市场处于明显的存量市场,唯一能够撼动市场的只有优势与利益,就拿去年拼多多与京东对国美投资来说,很可能就是看中了国美的线下优势。

线下店铺价值回归在近年来也是一种商业大趋势,像近期上市的泡泡玛特,模式也是线下一个商场一个商场的发展,还有被禁止网络销售的电子烟,也在线下跑出了刚刚上市的悦刻电子烟,这都在表明如今的资本市场已经逐渐像线下靠拢,线下场景价值回归。

但看似是对国美的支持,但实际上国美与两者都是以可转债的方式进行合作,而可转换债券是灵活性较强的投资方式,这也就意味着在这两次合作中,国美在两次合作中都是处于弱势的一方。

错过的二路汽车,也有别的地铁口

其实对于国美来说,与其迅速的调整姿态匆忙出击,不如沉下心来考虑自己的优势在哪里:国美当时能崛起仰仗的是什么?

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国美的垂直细分思维,在当时商超类百货式零售时代中,黄光裕一眼就看出了垂直细分的价值,专注于一点才能登峰造极,这是国美日后在电器上叱咤风云的基础,垂直细分演化而来的专业性,是国美初代崛起的重要因素。

从目前的态势来看,“真快乐”的诸多玩法未免有些拾人牙慧,再重走他人走过的道路方便是方便,但想要出彩难度毕竟太大,反而不如发挥自己在垂直细分领域的特长。

倒不是说要国美再去找一条新的品类,毕竟在如今全面化、综合化的商品经济浪潮中,垂直一个品类的思路风险过高,只是说国美这次不必像之前盯着某一品类,反而是可以盯着某一形式的零售范围,比如说跨境电商。

国美在当时能被称为“价格屠夫”,一方面在于其现金流运营优异,另一方面就是其供应链体系足够优秀。

这也是专注于线下传统行业的优势,一直以来,互联网商业的优势就在于对流量、用户等方面的独思与深耕,而传统行业在供应链、质量管控和渠道管理方面的积累则是他们的财富,而在跨境电商中,最考验企业能力的就是供应链。

经济学原理中有一句话:短期看需求,长期看供给。国美一贯在供应链层面的能力无疑对于其入局跨境电商有所帮助。

除了国美基因在做跨境电商方面有优势外,跨境电商本身也在近两年发展迅猛。根据艾瑞咨询发布的《2020-2021年中国跨境出口B2C电商年度发展报告》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跨境出口B2C电商仅在北美市场的成交额就高达4573亿元,同比增速可超过35%。

且市场逐渐趋于专业化,粗放式铺货模式被逐渐淘汰,越来越多的卖家采取第三方平台与独立站组合的多渠道销售模式,正是需要更多专业玩家入局的绝佳时期。

根据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布的《2020年中国跨境电商融资数据榜》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跨境电商领域共有33家平台获得融资,融资总额超70.9亿元,能明显看出资本对于跨境电商的青睐。

而且就在3月5日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就提出要实行高水平对外开放,促进外贸外资稳中提质。实施更大范围、更宽领域、更深层次对外开放,更好参与国际经济合作。

市场需求的认可、国家政府的支持、资本的青睐等都在昭示着跨境电商作为新兴蓝海的前景,对于构建多元化市场格局、满足更加细分垂直化的用户需求都大有裨益。

对于如今的国美来说,其本身最大的价值与优势就是多年来线下的积累,京东与拼多多的合作投资大体上也是看重这些资源。对于如今的国美来说,向二者靠拢、合作固然是一种出路,但对于这个曾经的王者而言,恐怕未免有些“赘婿”的味道。

想要让国美真正的快乐起来,还是找到一条新的零售思路才是。

+1
5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国美

京东

拼多多

阿里巴巴

一条

泡泡玛特

苏宁易购

淘宝网

浪潮

宝商

新大陆

微信

下一篇

鲨死那个宜家庄人

2021-03-10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