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育机构又暴雷,疫情是根本原因吗

投中教育象三一2021-03-09
尽管托育需求强烈,但托育行业还在一个非常早期的发展阶段。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投中象三一”(ID:xiangsanyi007),作者:杨燕,36氪经授权发布。

“育儿焦虑”似乎成了当前家长逃不开的通病。 

2021年3月1日,是全国大部分地区托育行业的开学日。神兽们也开始一批批返回学校,各个短视频平台里又开始上演家长和孩子不分年龄,不分性别,各种父(鸡)慈(飞)子(狗)孝(跳)的互动画面。 

不过,部分“新手”家长正面临着一个棘手的难题,就在近段时间里,上海、北京、武汉、呼和浩特等地都有托育机构闭园关门的例子,其中,上海的“华翘托育园”和北京“茂楷MoreCare”旗下两个社区更是托育行业里的头部品牌。 

疫苗面世,疫情眼见着已经进入尾声,教育机构的暴雷却还是防不胜防。然而,托育机构的暴雷,疫情能背这个锅吗? 

疫情夹击和行业风暴 

疫情显然成了部分托育机构面临亏损甚至是倒闭的直接诱因。 

不同于k12阶段的课后辅导功能,托育主要是指针对0-3岁的婴幼儿提供看护、照料等服务。除了社区内普惠性托育机构外,多数民办托育机构都集中在一二线城市,券商研报显示,北京、广东及上海三地的托育类机构在全国范围内占比超过60%。 

疫情影响下,2020年1月29日,国家卫健委通告3岁以下婴幼儿服务机构暂停线下业务。全国范围内的托育机构至少面临了3个月的关门歇业,而由于后期疫情反复,一线城市受影响的时间其实更长。 

位于北京的两个园区关闭后,茂楷在公开信中表示,疫情导致部分园区出现长达9个月的空置,园区房屋租金过高,个别园区无力承担,造成房产无法继续使用,园区被迫闭园。无独有偶,华翘托育园在2020同样经历了长达5个月的停园期。 

一位托育行业前员工罗熙告诉投中教育,疫情的直接影响之下,其造成的连锁反应同样让托育机构大伤元气。对急需“回血”的托育机构而言,即使是在疫情稍缓,重新开园之后,招生人数却不足之前1/2,考虑到婴幼儿本身体质较弱,很多家长在去年下半年仍然处在观望状态,不会送到托育机构。线下托育行业多为重资产运营,生源缩减带来的现金流危机,直接拖垮了很多以加盟为主或扩张激进的托育机构。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很多托育机构而言,疫情可以说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却不是最本质的“病灶”所在。若是将托育机构暴雷都推在疫情身上,这个“锅”可就有点太大了。 

受益于托育相关政策出台,2019年被称为托育机构元年,行业全年完成15起相关投融资实践,累计融资额约4.5亿元。也是在这一年,疫情尚未爆发之时,就有十数家托育机构因资金链断裂爆发经营危机,暴雷声一时不断。 

  《2019年关门的部分托育、早教类机构》数据来自广证恒生研报 

罗熙告诉投中教育,相比起k12课后辅导机构,托育的刚需属性更弱。尤其是在非一线城市,很多家长往往是抱着“有比没有好”的朴素思想,更多的则是从现实因素出发,希望孩子能在正式进入幼儿园之前有个过渡,因此很多托育机构虽然面向人群是0-3岁,实际生源的周期不过在一年左右。 

此外,很多高端托育机构往往成本不菲,招生面积和装修花费还在其次,配套的师资和人员设备等是大头,但生源却没有那么好招,受制于线下三公里范围,能付得起高端托育的家庭数量往往有限。 

2016年,“全面二孩”政策被放开,社会托育需求重新受到关注,同时,部分早教机构和幼儿园也开始涉猎这一领域。不过,投中教育梳理行业投融资信息发现,虽然势头火热,但托育行业整体仍处于早期摸索阶段,规模成熟的机构并不多,行业内师资缺口和托育标准等都尚待统一。 

“在线”对托育有用吗 

疫情影响无可避免之际,在线教育反而逆势火热,不少线下机构都主动“触网”,开始搭建线上教室。对于托育这一以低年龄群体为主的行业来说,“在线”又会有多少帮助呢? 

2020年1月国家卫健委发布的通知中明确指出,暂停线下开展收托、保育服务外,鼓励3岁以下婴幼儿早教机构、亲子园利用互联网等信息化手段提供服务。 

托育功能搬到线上,其实已经在传统线下托育机构的功能上加入了更多“教育”的属性。不少新生品牌在去年试水“线上”,“卡比早教”专注0-3岁亲子在线早教市场,主打真人小班直播模式,“百词斩”推出了针对0-3岁宝宝家庭的早教品牌“柚子鸭”等等。不过,受限于这一行业的特殊性质,更多的品牌还是把线上当作营销的途径而不是消课的渠道。 

经过疫情的洗礼之后,“在线”会变成托育行业的一种新趋势吗?它目前又有哪些局限和问题呢? 

早在疫情之前,盛云所在的公司就已经在探索把托育这个线下“重活”搬到线上去,他们主要以线上课程和工具盒子为主,给0-6岁的宝宝提供服务。 

托育行业可以用纯线上的教育替代线下服务吗?尽管公司的业务全部集中在线上,但在盛云看来,其实这个模式有不少bug难以解决。把服务变成教学搬到线上,服务对象其实从孩子变成了家长。在盛云看来,这限制了公司业务的增速和普及性。 

据她观察,很多家长往往是在线下进行托育的同时,购买一些线上课程进行补充。未来行业整体趋势应该是线上和线下相结合。同样,她认为疫情给行业注入了刺激性因素,逼迫行业进行变革。疫情之前线下托育几乎很少有做在线化尝试的,疫情让大家在一个非常被动的状态下进行教研和产品的打磨,交付的效果家长往往很难满意。 

据艾媒咨询调查数据显示,目前65.2%的人有托育需求,但大部分需求并没有得到满足。随着国务院《关于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指导意见》的发布,规定社区托育免征增值税,并减按90%征收企业所得税,这对托育行业是利好消息。 

 截图来自广证恒生研报 

更多资本进场,给托育行业带来了新鲜的空气,当然,也带来了一些杂音。 

与此同时,普惠性托育也在被越来越多的提及,上海、江苏、湖北等均在新增普惠性托育点。家长的消费意识转变需要一个过程,托育行业的发展也在探索各种可能。 

疫情逐渐平稳后,托育行业暴雷声会消失吗? 

+1
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一根稻草

亲子园

得到

卡比早教

微信

下一篇

Paul着迷于 Lisp 语言,这在工程语境里本身就是一种怪癖。PaulGraham.com 网站就是他的作品。

2021-03-09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