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司机、工程师、全职妈妈、奥运冠军…25位职场女性的困境、逆袭和爆发

后浪研究所2021-03-09
这是她们打碎偏见的用力一击,更是她们作为女性的长久自洽。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36氪”(ID:wow36kr),作者:冰攸児、杨小彤,策划、编辑:黄臻曜 薇薇子,视觉设计:曲枚,36氪经授权发布。

「Hear Her/听见她」是一个关于女性职业故事的栏目,我们通过展现不同行业的女性故事,听她们讲述职场与人生——在那些决定性的职业瞬间里,她们如何抉择,如何突破,如何认识自己。

这一期的三八特辑,我们启动了一项《职场女性性别标签调查》,并与25位女性,聊了聊她们在职场上遭遇偏见后的爆发性瞬间。

做个女人,人们说。

找个稳定工作,轻松些,别较真。

要温顺,得顾家,家庭才是第一。

别争强好胜,女强人没人喜欢。

没逻辑,太感性,又太拘细节,到底还是不太行。

……人们一遍一遍这么说。

在36氪启动的《职场女性性别标签调查》中,63.16%的女性听到过这样的话:

“不适合做技术相关工作”、“吃不了苦”、“会被家庭分散工作精力”、“过于情绪化无法胜任要职”、“女强人很可怕”、“上了岁数的女人没魅力”、“全是女性的团队不太行”……

说着说着,有时候连女人自己都信了。可这是真的么?

31岁的张璐几年前在硅谷创办自己的基金时,招募的第一位合伙人是位女性,对方问她,我们都是女的,这行吗?张璐回,“这么多基金是全男性都没有人质疑,为什么全女性就会有问题?”如今在硅谷VC圈,拥有女性视角的女投资人炙手可热。

34岁的简里里,总会被人花式问到,“你怎么能在做一个公司老板的同时,保持作为女性特质的温和?”可在简里里看来,非得像个男人吗?保持温和,并不影响杀伐果断。

36岁的张培红凭借出色的跑单数据成为了滴滴一位女司机队长,怎么让队里一群大老爷们承认一个女人比他们强?张培红先撂下这句话,“如果觉得我是一个女人,可以拿流水、服务分来跟我比。”一个月后,队内司机达标率达到了95%以上。

高分美剧《致命女人》,讲了三个时期的女性在压抑婚姻中做出的惊人选择。有人总结是,埋葬婚姻,不如埋葬丈夫。

这一次,我们捕捉到了25位职场上的“致命女人”。她们用行动表态:听别人的,不如听自己的。这25个爆发性瞬间,是她们打碎偏见的用力一击,更是她们作为女性的长久自洽。

做个女人,谁说了都不算,除了你自己。

听见自己,坚定自己。这注定是她们要走的路。更是我们每一个人要走的路。

可怕的女强人?呵呵

@张璐

31岁 Fusion Fund创始合伙人&管理合伙人

我最初在斯坦福读书,专业是材料科学工程。21岁时有一个生物传感器专利技术,于是边读书边做了自己的医疗器械公司,从科研转型为创业者。

2012年提前毕业之后一年多,我的公司被美国最大的医疗器械上市公司收购了,有了比较好的回报。随后,进行了第二次职业转型,开始做投资,从一开始自己做天使投资,到加入几十亿美金的硅谷基金做合伙人,最后2015年创立了我自己的基金Fusion Fund,目前投资了60多家科技和医疗企业,包括SpaceX,Lyft,MissionBio等。

由于我最早创业时非常年轻,少数族裔,又是女性,创业项目还是当时不怎么热门的医疗,确实在创业和投资过程中都经历了一些歧视或挑战。很多投资人一见面就很诧异,问我多大了,我说20、21,他就会说,“我在这个行业待了二十多年了,为什么要听你一个二十岁的人讲?”

但硅谷有一个好处就是它的强者文化,如果你能证明自己做的比他们预期的更好,其实大家愿意转变观念,反而更愿意跟你合作。所以之前的投资人看到我公司做得好之后,反过来成了非常好的合作方。

投资行业平均年龄四十五岁,2015年时女性合伙人的比例可能才占4%还是5%,我就觉得,既然你们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少见的现象,我就要把这个基金做得非常好,让你们看到多样化才是创新的核心。

实际上VC届很需要女性的视角和力量,又比较缺乏女性。现在很多VC都发现女性视角的重要性,开始抢女性候选人,今年我的新一期基金招人过程中其实很难找到女性候选人。

我最初做Fusion时招的第一位加盟的合伙人就是一位女性,她也是斯坦福第一位华裔女院长,自己创建了多家企业,非常杰出的科学家和企业家。我找她的时候,她问我,我们都是女性,会不会有问题。我当时就说:“这么多基金是全男性都没有人质疑,为什么全女性就会有问题?”后来我搭建了整个Fusion团队,我们的团队1/3成员是女性。

真正工作方面,所有产品,无论toC还是toB,面对的用户至少有一半会是女性,而女性投资者更能够了解到这部分群体,知道她们需要什么,对技术整合的偏好,用多元思维去判断投资。

刚开始做基金的时候,有一个针对女性的医疗产品项目,女创始人在和我聊的时候,才真正在投资人身上感受到了能够理解这个产品需求和市场潜力的女性视角,加上我的医学行业和科技背景,能够更好地看到这个领域存在的问题,更好地进行产品整合。

在和其他男性投资人聊的时候,对方说要回去问问太太有没有这个需求。创始人觉得很冒犯,她希望有一个专业的投资人来评价项目。

这个项目当时很被看好,有很多投资人想投,但她选择了我们。最后这个项目只用了不到四年的时间就达到了十几倍退出,被宝洁高价收购。

我父母一直希望我能够不那么辛苦,也反对过我创业。但我很小的时候就很明确,要成为一个对世界有巨大影响的人,于是最初是瞒着父母创业、后来又自己做投资,到成功从企业退出、Fusion做起来之后才告诉他们。

我深信在硅谷做科技和医疗投资,我们可以做到改变世界的同时创造财富,但最重要的还是改变世界。

@简里里

34岁 简单心理创始人

“你不像一个CEO”,“你怎么能在做一个公司老板的同时,保持作为女性特质的温和?”

在很多采访里,大家都会用不同的方式问这个同样的问题。

大家向我提这个问题的时候,背后其实有很强烈的性别语言。我觉得这是因为我们对于女性的想象和认识还不够,就容易觉得女性要成为领导者,需要迎合或者成为男性,需要是一个“可怕的女强人”形象。

这是大家的刻板印象,所以才会在看到我身上不是“男性”样子的时候感到诧异,问你怎么管理、怎么做事,如何在做决策时仍保持“温和”。而温和既不是女性独有的特质,也不会是一个人全部特质。

创业本身其实没有一个模板,反而给了我一种自由感,没有人把你看作是女的或者男的,大家只是一起把事情做了。在这个自由感下面,性别本身并不重要。

@明汐

33岁 明汐女性成长平台CEO

我二十多岁的时候,就已经在一个三线城市拿到过万月薪,做上了高级管理职务。那是我的第一份工作,当时管理层里其他的女性普遍比我大15岁以上。但这一切并没有让我高兴。我问自己:“你这么努力,难道就是为了上班然后回家结婚生子吗?”

后来有机会,我果断选择了辞职创业,做互联网大健康的跨境业务。

有一次,我带着团队里两个比我年轻一点的女性成员,约了一个客户去咖啡厅的包厢里谈合作。趁着两个女孩去卫生间的时候,这个客户用那种比较色的眼神看着我,说:“你啊,还真是不太懂甲方乙方的这些事儿。”

当时我就看出他有脏心了,觉得没有必要婉转,直接回应:“可能你做惯了甲方,但是今天我们不是来求着谁做事儿的。这是合作,是共赢,我们都是甲方。其他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儿,在我这儿从来不会有。”

那是我唯一一次不太尊重客户的行为,但是那个客户,居然主动要了我微信,我很不情愿地给加上了。那之后,他还是会骚扰我,频繁聊天,会在大晚上突然发个笑脸,我只礼貌性回复,并不深聊。

后来某个节日,他晚上发微信约我出去吃饭,说要介绍几个朋友。我不想去当一个陪酒,就没理他。过一会儿,他又说:“你的出场费是多少钱?”我更没有理,谁知道他直接转账过来10000块钱,当时我就给退回去了。

之后,他和我的交流就文明多了,明白我是个有骨气的人,不会用感情或者肉体去交换他手中的资源、利益,他没有敢再对我有不尊重,反而会给我介绍一些生意上的关系。

也是创业之后,我才发现这种事情是稀松平常的,很多女性在职场上都会迷茫,不知道如何应对这种事情。所以在原有的创业项目基础上,我自己又开辟了一个新的女性成长平台,希望去呼吁和唤醒更多女性,让大家学会自我保护。

@周杰

48岁 广州循证医药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

四十岁以前,我在国企里工作。毕业一年,我就成为了中层管理层。

公司里女性员工更多,她们都很努力。但好像没有什么能力或者贡献的男性,反而能“哗哗地”升职特别快,哪怕他们开会时从未发表过自己的看法。不过,在那十几年间,女性们,包括我自己都认为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后来我自己开公司,就希望男性与女性可以在工作上获得同样的机会,所以,在职场中我接受人生各个阶段的女性,只要她们够努力、肯学习,我觉得都应该获得公平的机会,比如外派培训、转管理岗等,在更大的范围内提供个人成长的空间。

其中一个员工,怀孕之后觉得自己无法胜任晋升后的管理岗位,打算辞职另找工作。当时我与她进行了非常真诚的讨论,确认她是愿意继续与我们共同发展共同前进的,所以将岗位一直保留到她产假结束。现在的她已经是一个很成熟、很全面的部门经理了。

当然,我没有刻意打造一个全女性的公司,性别并不是考量工作能力的因素,男女员工都具有相同的发展空间。

因为我们的核心团队是女性,所以经常会有人提醒我,出去谈业务的时候,应该带一个男性去,甚至有人很直白地告诉我,“你公司都是女性,别人会觉得你的公司不行。”

这对我触动挺大的,但我还是没有刻意为之。如果客户因为我们是一个女性为主的公司,不给我这个工作机会,或者真是质疑女性的工作能力的话,那么可能在以后的合作中也会三观不合。

我并不是鼓励女性一定要更加优秀或者是更加努力,我是鼓励每个女性做自己最喜欢的事情。就像全职主妇,如果她喜欢孩子或者觉得需要去生这个孩子,我是尊重她的选择的,因为她是出于真心,是在一个很舒适的情况下主动作出的选择,而不是被动的。

@陈梅

46岁 某外资行国内高层管理人员

外资银行的工作其实很适合女生,但是越到金字塔尖,女性的比例会越少。高管层男女比例就超过4:1了,上海几十家外资银行中,我知道的女性CEO不超过个位数,其中有一位去年好像还离开了。

工作强度的确很大,隔三差五出差,经常当天飞个往返,早上五点多起床晚上十二点到家。在这种环境里,出差的时候,接待的团队往往默认同行的男士是领导,但其实我才是。

实际上,作为女领导,我比大多只关心业绩的男领导要多一些独特的优势。我会花很多时间去倾听团队成员工作和生活中遇到的问题,像个知心姐姐。女性在这个方面优越性比较好,不管是男同事还是女同事,大家还都是很愿意 open起来跟我去做交流。我也能尽量帮他们去更好地调整、平衡工作范围。

@Neo

我们是药物临床试验的服务商,核心层全是女性,总经理、三个副总以及财务都是,所以出去招投标的时候,客户真的会先打问号。工作过程中,作为女性管理人员,我们被贴过数不清的“女汉子”标签。不过,现在我的公司绝大多数都是女性,已经把这个氛围纠正地几乎不敢有什么性别歧视的标签被说出口了...

哎呀妈呀,女司机?女程序员?

对啊,拿业绩来战

@张培红

36岁滴滴女性司机队长、花小猪司机

网上流传的关于“女司机”的害怕都是真的,一上车就“哎呀妈呀,女司机啊”的乘客不在少数。有一次在金融街拉乘客的时候,人打开副驾门半只脚跨进来了,发现是女司机,立马弹了出去,并和在后座的家人说下车、换车。

我只好和他解释,我是五星级评分的司机,带过三个滴滴车队,是唯一的女队长,一定能把他们安全送达。他们上车后还是紧握着上面的安全把手,直到开出去上到高架一段时间之后才放下。

我的经验确实很好,离婚后从家乡来到北京全职开滴滴,在一个月的时间内提升服务分、流水,达到滴滴平台里“城市英雄”的级别,平台表示从来没有人可以这么快达到这个水平,问我愿不愿意当队长,去辅助更多的司机提高服务分数。

当时,平台把作为队长的我拉到一个二十来人的司机群里,群内清一色男司机,介绍说这是新队长,经验非常丰富。但要一群大老爷们承认一个女人比他们强,他们是打死也不会承认的。当时我只是简单地打了招呼,完全没有回应,石沉大海。

虽然尴尬,但还是得想办法解决。没有人说话,我就需要有两三个带头的人,在后台看过队里每个人的数据之后,我在群里又一次进行了自我介绍,并说了自己的管理想法,和车队会带来的帮助。

当时我说:“如果大家今天背井离乡是为了挣钱的,咱们是一拨人,有什么都可以在群里聊。对流水不满意,可以来找我聊。如果觉得我是一个女人,可以拿流水、服务分来跟我比。”

一顿“下马威”之后,群里有一两个人开始附和,于是我就从他们开始辅导。直接打电话问他们对流水的满意程度,告诉他们可以做些什么去提高自己的流水。然后每天会在群里问他们流水怎么样。

别的司机看到他们流水的确一天天好起来,也都过来问我。第一个月,队内司机达标率就达到了95%以上。

刚来北京开滴滴的时候,为了节省开支,大夏天我一个人住在车上,想休息就找街上有监控的地方才能睡着。在发烧到39度多的时候都毫无察觉,被提醒去测过体温之后才反应过来,崩溃到嚎嚎地哭。但都熬过来了。我觉得一个人的自信就是不断地去完成自己设定的目标,今后也会继续在滴滴和花小猪都做满分司机。

@悠大宝

34岁 某广告公司策划

我在四线城市的一家广告公司做策划工作。越是经济不发达的地区,结构性弱化女性的观念就越是根深蒂固。

尤其是在提案的过程中,一些男性同行会公然地表现出不屑。

有一位同行,在一个项目中算是三方合作关系,有时我们会跟甲方一起开会,提案过程中,他就会时不时冷笑,或者叹气摇头。当我们提案宣讲完,讨论具体执行细节的问题时,对方会一再问“那个谁,你叫啥?”问了七八次,想用这样的行为来表示我就是个不值得他记住名字的人。

当他提出些问题,我们也讲述所准备的执行计划后,他又会摇摇头,说:“太年轻!虽然年轻人创意是好,但是实在太不谨慎了。还有,怎么,是女同志的原因吗?太拘着细节了。”

三方都在,也不能公开吵架,我就会笑着问他:“我们的方案都优秀到给您心理压力的地步了啊?一直听说您是儒商,这样公开地歧视女同胞,油腻又不manner,可不太好。”

这时甲方往往会打哈哈把话题岔开,而他只能说:“就是探讨探讨而已。”

@Candy

40岁 印力集团(万科商业地产平台)

总部会员运营负责人

工作的前八年内,我都在同一个部门,觉得在这里学不到新东西了,不想将就,就想换到商业管理的运营岗。

当时原岗位的领导不让我走,觉得女性更加适合安稳;而新岗位的领导又不想让我去,觉得作为新手的我在适应和学习新的领域方面也比不上男性。两个领导还当面聊过如何拒绝我。

但那时超过30岁的我想了很久,就是破釜沉舟的心态,所以直接给CEO写了邮件。在邮件里,我表示愿意降薪一半,并且接受半年试用期,只希望可以调岗。如果不行,我会辞职。

CEO收到之后,把所有的会推迟,和我聊了一上午,最后说公司看到我八年里的工作热情和专业态度,愿意给我这个机会。

到新部门做运营之后,第一件事情是要赢得新领导的信任。当时是一个在别的公司有五年运营经验的男同事带着我学习,他做的运营分析报告被领导驳回了好多次。后来领导在会议上从我的发言里看到了我的闪光点,让我独立做一份给她。

那个周末我没有睡觉,周一上交了报告。领导看完后,果断把还在试用期的男同事辞退了,理由是“一个新人都做得比有五年经验的好”。

我能够做出这份报告得益于在换岗前就练就的数据分析能力,在此基础上,我还支持公司做了一套基于Tableau数据平台的业务分析系统,把原先需要两个星期的工作时间缩短到了一个小时。

@穿堂风

28岁半 facebook数据分析工程师

科技公司的男女比例的确很夸张,有时候1个组15个人里,只有1个女的。工作中,也会有一些人在无意识的情况下表现出一定的性别偏见。

疫情期间的一次线上会议里,我和三位程序员对接需求。我说完需求之后,其中一名刚入职不久的程序员似乎无法跟我直接对话,一直在试图用他的理解,从第三人称的角度重复我的话。

一般对接如果有问题,对方会直接问我,但这个人完全避开和我交流,一直自己不停地说,期间还多次用“她说的”、“她想要的”这种代词,向身边另一个男程序员交流询问,完全无视提出需求的我。

他一边强行mansplaining(男言之瘾,意指“以居高临下的说教姿态解释,且认定对方所知甚少”),另一边说的又都是错误的。我最后只好打断他,把我想说的再确认一次,这时他不发声了。

可能他刚来公司不久,对流程没那么了解,所以一直在尝试解释。可是我并不需要他来mansplain,我对自己想要的东西非常清楚。

会后,我把这个事情告诉了我的老板,后来没有再和那个人对接过工作。当时把这件事告诉了对方的老板,但作为中年男性,他表示并不理解为什么这件事会让我不舒服。

这种勇于向上反映的行为受到大学认识的一位长辈的影响。她是上世纪70年代的女体育记者,报道棒球。当时大多新闻出自球员更衣室,但女性无法进入。于是23岁的她起诉了全美棒球联盟,最终争取到让女记者也能够进入更衣室的权利。

我自己现在也在做一个“women overseas”的线上女性交流论坛,几个合伙人自掏腰包建了网站,一直在邀请嘉宾进行故事分享会,希望能给更多人带来启发与力量。

@甘若怡

37岁某私募股权投资经理

四大某记担任技术翻译若干年,过程中对审计产生兴趣,近30岁的时候不顾他人劝阻备考cpa+转行。很多人都觉得我晚了。但我觉得,有想法,就该去行动,只要开始,永远不算晚。考出cpa后先后工作于会计师事务所、证券公司投行部,目前是某私募基金投资经理,基本都在围绕资本市场打转。回首这些年的求职与工作道路,也被质疑过,但自己算是那个幸运的人,自身也并没有被“30+大龄未婚女青年”的标签所限制,相信靠自己的努力,总能实现自己的职场梦想。

@张晓丽

技术女性能力差?困扰公司半年的问题,我三天就能解决。

@南培风

作为一名考古学的实习生,他们都觉得我不能跑野外调查,只因为我不能光天化日脱裤子上厕所。一点小欣慰的是,在我向他们证明女性跑野外调查没问题后,越来越多的女性开始被允许野外跑调查。

如何平衡职场与家庭?真是个烂问题

@刘虹

34岁 中国女子竞走运动员 奥运冠军

2016年,里约,第三次参加奥运会终于圆梦金牌。可夺冠后,我一下子失去了目标和动力,觉得已经得到了作为一个运动员所向往的一切,无论身体是否仍旧处于巅峰,日复一日的刻板生活,着实有些厌倦,所以我选择了退役。

但当我变成一个“局外人”,尤其是成为一个妈妈之后,回过头看自己所从事过十几年的竞技运动,才忽然感受到许多前所未有的美好,我开始想念那熟悉又充满挑战的感觉。所以2019年,我以“妈妈运动员”的身份回归。

最初,确实有人不太理解。尤其是那些关心我的人,他们担心我会太辛苦,怕我赛场与家庭两边都做不好,都耽误了。

但是我自己是有信心的,因为我看到过很多国外选手的事迹,她们足以证明“妈妈”和“运动员”之间双重身份的可能性,所以我觉得我也能行。

有时,我在运动场训练,熙熙(刘虹的女儿)就跟着她爸爸在赛场旁给我加油。这是我自己选择的一种生活方式,把家庭、孩子和工作放在一起,可以辛苦地训练,也没有错过孩子的成长。 

同时做两件事,并都希望做到极致,这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矛盾,照顾孩子和训练这两件事便是如此。即便我投入全部精力去平衡两者,那也是很大的考验,一定存在顾此失彼。

慢慢地,我发现陪着孩子并不只是投入,她本身也在对我反哺。每天晚上和孩子在一起的时间,是我最放松的时候,见证她的一天天成长也让我自己成长。以前的我,可能会觉得训练就是最困难、最辛苦的事情,但是母亲这个角色所代表的辛劳和担当,真的让我在重新面对运动困境时,坦然和从容了很多,这对我更多是一种帮助。

@简姑娘

33岁 重返职场的全职妈妈

15年初,我怀孕了。我婆婆有严重的精神疾病,无法自理,更不可能帮忙照顾小孩。无奈之下,我全职在家照顾孩子,家庭主妇的角色一当就是四年。

为家庭做出工作上的牺牲,一直是我很大的心结,其实我是很委屈的,还是希望有自己的事业、工作,能实现自我价值,成为女儿的榜样。

所以我选择回到职场。

刚复出的时候很困难,一方面,心理上比较沮丧,因为婚前我和老公收入差不多,结果重新回到职场,我的收入还不到他的一半。另一方面,企业会质疑长期脱离职场的女性的工作能力,质疑职场妈妈照看孩子,会不会影响工作、能不能出差、会不会二胎诸如此类。

让我印象深刻的是,有一份单纯坐办公室的工作,却被人事严肃谈话,说我不会化妆不会搭配,当时我还蛮受伤的,直接没忍住当她面掉眼泪了,后来在试用期内,我被辞退了。

这也让我对重返职场很没信心吧,全职妈妈没有社交,也不会有心力去收拾打理自己的外在,整个人会比较内缩。而且对我这种时隔多年才工作的全职妈妈而言,一旦出现小问题,可能很容易就被既定印象,觉得我已经不适应职场了。

这几年我一直有在调整方向,回到了喜欢的教育行业,找到了和我过往经验非常贴合的工作。

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需要做一个视频花絮,我就花一天时间琢磨工具、剪素材、编辑文字完成出来;需要参与一个大数据系统开发项目,我就去图书馆借一堆书抱回公司理解消化;包括后面做各种不同类型的项目方案,都是靠自己学习、整合和创造,工作也慢慢回到了正轨。

到现在,我们公司产品项目资料和方案都是从我手上出,慢慢我也开始有精力重新关注和调整自己,算是不断积累经验吧。

现在领导对我已经很放心了,去年还被评为了优秀员工,重返职场的全职妈妈终于被认可了。

@李巴拉喜当妈

31岁 全职妈妈 兼职育儿博主

之前就听说公司对女性生育很敏感,会故意刁难怀孕的女性员工然后借故开除。我还天真地想,这种事情真的会发生在我身上吗?真的会有人这么势利吗?

可能老天也想让我清醒一点,没想到职场歧视真的发生在我身上。

2019年,我的老板在得知我怀孕后,从言语上的中伤,到把团队成员全部撤走让我一个人完成一个团队的工作量,再到强制我加班,一步一步变相逼迫我主动离职。

老板甚至会直接和我说:“你怀孕了就辞职啊。”还曾经当着公司全体同事说:“你怀孕是给你老公做贡献,又不是给公司做贡献。”当时我真的懵了,我听错了吗?一个女老板对于女性的生育问题竟然是这种态度?

当我知道这一切都是故意为之后,我没有生扛,做好了离职的准备。但是我必须让公司和公司的同事知道,我要跟这种歧视抗争到底,并且给那些未来跟我一样会怀孕的女员工一些鼓励。

孕期和哺乳期辞退员工是违法的,所以我利用法律手段保护自己,申请劳动仲裁和公司打官司。纵然公司在仲裁庭上公然出示伪证,他们还是败诉了,即使公司仍然在法庭上信口雌黄,证据确凿,我也无需争辩。

@欧女士

作为公司高级管理层,生育和哺乳阶段,我被调离原岗位,升职暂缓。他们说:“你要回家带孩子,那我们找你的同事吧”。为了打破这种标签,我产房内依然工作,产假期也一直工作,产假2个月就回来上班。只希望在职场上,大家以能力论英雄,多给机会和时间给新手妈妈。

@613

现在我已经在家2年半了,一边带娃一边兼职,还在备考注册会计师。希望半年后找工作的时候,我可以不被社会吊打,希望职场可以理解一个妈妈的不易。

别说30+了,50+、70+又如何?

@陆蓉之

70岁 策展人/艺评人,69岁开始做电影制片人/导演

我一直觉得我是一个“无龄”的女人,身份证上可能有年龄,皮相会随着时间衰老,可是我作为一个人的灵魂、生命体,没有岁月流逝的感觉。每天眼睛睁开都没觉得自己有老一天。 

2011年,60岁的我在威尼斯双年展做了一个官方的平行展《未来通行证-从亚洲到全球》,用了两个展馆、150组艺术家,包含许多现在叫得出名的艺术家,规模到今天也没有被超越。

我的整个人生一直都是在预言,69岁的时候,拍了一部纪录片,记录我们一家四位老人,我100岁的父亲、90岁的母亲,80岁的先生,以及70岁的我,如何努力过得像个人的故事,用以预言在一个老龄化的社会,人怎么活得有尊严。

我在生命的任何一个阶段,不管好坏都会忽然间说Byebye,将一切归零,重新开始。我1973年去美国之后,有一段时间没地方住,身上也没钱了,就去当保姆,每天要洗4个厕所,只有一块海绵。

包括后来前夫欠了三百万美金,也经历过那样的心酸,但我的心态很好,不会因为什么事情不好了就否定自己,会找各种办法渡过难关。

端盘子的时候,我是整个餐厅小费最多的 waitress;做房地产的时候,卖出去的房子,他们油电煤登记开户,小孩子注册我都亲自陪伴去办理。当时作为金牌销售员的我也是第一个做通信器材经销商的华人。后来不但能养活自己,还帮弟弟妹妹也移民了美国。

通讯器材做得很好的时候,我突然想去当艺术家了,把公司给前夫,拎了两个箱子走人,硕士学位完成后回台湾写评论做策展。干了40多年策展人,2012年,我想转入娱乐圈,2013年准备开拍剧情片,因为资金不到位而梦碎。这次为了拍纪录片《答应你》,我卖了工作室,总算完成了心愿。

有时候想想,觉得自己活了别人好几倍的人生。这么多年经验下来,我一直觉得男人都是长不大的小孩,还是女人比较优秀。光是说身体结构,女人是负责生孩子的,男人没有这个器官干不了,所以女人被创造的时候是比较完美的。我总觉得在很多方面男人都是瑕疵品,而且我是真心这么认为的。

这个妇女节,所有亲爱的姐姐妹妹们,开开心心散发青春不败的能量,让我们痛痛快快一起来做“无龄的女人”吧!

@马姐

58岁 55岁开始做职业模特

我不介意告诉别人我的年龄,也从来不会觉得自己55岁开始当模特太晚、太老。有人从我女儿朋友圈中看到我的照片,邀请我出镜拍摄,我就去拍了海报,第二天走秀。

人老在哪里?是那个一起一坐的瞬间。你可以去拉皮,但是你的肢体语言老了,也没有用。到现在我也觉得自己是30几岁。

其实很多东西都是已经生长在我身体细胞里面的。我年轻的时候就对服饰搭配比较有自己的见解,二十几岁做服装,当时还很喜欢拍照,玩胶卷相机。在日本留学的期间,拍过一部岩井俊二的电影《燕尾蝶》。

所以我没有觉得我现在突然来了这些东西,我觉得这些本来就应该是我的。

刚开始拍的时候也会觉得尴尬,不知道怎么摆拍,见人家模特在那里摆来摆去,我都不好意思去模仿,就傻傻地站在那里拍完了,我自己觉得是不满意的。但我也不紧张,就是继续不停实践,实践是最好的练习。

曾经一度还觉得不美,要笑又要克制皱纹,怎么笑得开。后来很多拍摄里都会叫我露出脸上的皱纹,我就会想,那皱纹也是美的吗?然后就释放自己了,不管皱纹美不美,能绽放就是好的。拍完以后发现,尽管有皱纹,也可以很美。

这像话吗?

问卷搜集的过程中,我们也看到了这些让人蹿火的瞬间。

@三三

我们入职必须有HCG阴性证明(HCG也叫做人绒毛膜促性腺激素,HCG为阴性证明当事人没有怀孕)。

@乔胖儿

女性从事人际交往为主的工作时,总是会多一道审核——是否存在暧昧关系。

@小Y

三年前,我在获得保研资格后联系了一位女教授表示想成为她的学生,结果直接收到老师的回信说今年不收女生了,因为女生出差做项目不方便。

去年,我开始找工作,很多次遇到明里暗里的性别歧视。比如对口国企在招聘时明确说明“男生优先”;HR在面试结束后对女候选人说,我们需要请示大领导才能决定是否招女生;而且几乎所有HR在面试的时候都会问婚恋情况,甚至还有直接问“你对一孕傻三年”怎么看的…… 

@陈小小

我希望能摆脱应酬一定要被叫上、以及年会一定要被叫上的环境……每年,公司文娱类(年会、拍宣传片等)节目名单中必定有我,喝酒应酬的场合,也必须有女性在场,说是这样才有气氛。

@王

在传统影视行业,有一种封建迷信的说法,如果女性坐了箱子的话,机器在拍摄的过程中就容易出问题。所以一般午餐、晚餐的时候很多男性坐在各种机器电线箱子上吃饭,女性就都默认不可以。

因为灯光摄像等主要的工作人员全部都是男性,所以女性在我们这一行真的很少且相对难以生存,比如有些需要出差的拍摄项目就会为了节省成本换掉女孩,因为只有一个女孩就要单开一间房。

(本次调查由36氪与就业性别歧视大队、BIE别的女孩、莓辣MAYLOVE共同发布,感谢联合国开发计划署驻华代表处,以及“Women in Academia”“Women In Tech”“Women in Finance”“Women in Work”豆瓣小组的支持合作)

+1
18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货拉拉事件之后,同城货运还能走多远?

2021-03-09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