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沫“双城记”:在线教育与学区房的奇妙战争

锦缎2021-03-09
泡沫终要破,但,怎么破呢?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锦缎”(ID:jinduan006),作者:牧之,36氪经授权发布。

本文系基于公开资料撰写,仅作为信息交流之用,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2014年,“硅谷风投教父”彼得·蒂尔(Peter·Thiel)出版了那本著名的创新方法论书籍《从0到1》。在书中以及同期相关采访中,他曾直言不讳地指出:科技从1970年开始就止步不前。

在彼得·蒂尔看来,科技创新停滞的领域,往往有同样的特征:在某些服务或产品上,人们为之付出的开支越来越高,但产生的效果却越来越差。就这个特征,他点出了两个例子,其中之一就是:美国大学教育。

美国私立大学学费从1980年开始,学费翻了3倍。背负大学贷款的美国大学生负债累累走上社会,但越来越多的毕业生开始找不到工作。 

图2:一路向北的大学学费, 来源 USAtoday

显然,在大学教育领域,美国大学生花掉更多的钱,得到了更少的回报。这便是蒂尔所说的:大学教育属于创新停滞的领域之一。

图3:尽管学生背了极高的负债,但商学院收入停止增长了。来源:华尔街日报

同样,在北上深,花更多钱回报更低的创新停滞的故事,正在学区房上一步步上演。

01 学区房的停滞

在京沪,有成千上万的学区房妈妈愿意倾注全家6个钱包,将全部资本投入到老破小学区房中去;无论是上海的公民同招,还是北京的学区均衡,德胜万柳这样的好学校入学门槛在迅速提升。

图4:2021年3月8日,北京海淀学区房“蜂鸟家园”二手房报价。来源:贝壳找房

对,你没看错,学区房一平米17万而且还不一定有房源。

京沪学区房成为核心资产的逻辑链条极其冷酷且清晰:

孩子想要找到一份好工作,需要清北名校毕业;想要清北名校毕业,需要高考考出好成绩;而良好的学校和学区才能够保证优异成绩;好学校学位相对有限,人人都想上。

毕竟多数家庭只有一个孩子,谁又会希望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呢?

相对无限的学区房妈妈的资本,争夺有限的学区房,学区房水涨船高并不意外。

除此之外,新生儿数据的变化更进一步恶化了高产出低回报的学区房路径。

北京2020年参加高考的是2004前后的新生儿数据,那时候整个北京才出生了4万多人。

也就是说,现在的北京高考春光无限的结果仅仅是17年前生育率降低的结果,而接下来面对北京家长的新生儿数据更加夸张;

图5:北京出生率数据,来源:卫监委

二胎政策出台之后,北京2017年户籍新生儿达到了最高峰,接近17万人。

如果说4万北京孩子高考的北京曾经是通向985的福地,那么现在马上要上小学的17万北京孩子们经历的求学之路才是最为凶残的炼狱:

985招生人数如果不变,北京考生985大学录取率可能只会持续下降。

从“只要你努力可以上985,找到好工作”;到“1000万去德胜捐门槛还不一定能得拯救,上了清北还不一定能找到好工作”,更多的投入换取更少的产出,传统教育体系的创新科技停滞产生的结果,残酷而清晰。

02 在线教育的反抗

停滞是创新不力的结果,同样也是创新萌芽的沃土。这几年,在线教育已经成为一级市场最凶猛的赛道之一。

与传统教育相比较,在线教育的迅速增长并不是没有原因的。

首先,在线教育极其便利:参加在线课程的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时间表,计划学习时间。这对于理科生来说更是惊人的优势:教师的课件和内容可以截屏下来随时再次访问,按照自己的步调进行学习。

其次,在线教育成本很低:想要跟清北的同学一起学习,在线课程由于不需要宿舍,没有上下课的分别,此外也不受物理距离,当然也不再需要千万学区房,也就可以学到同样的知识量。

第三,比传统教育带来的课程同质化而言,在线课程给学生提供了许多选择。他们可以在线同时获得几个学位,而这也正是许多大学开展在线课程的原因之一。

基于以上这些优点,在线教育的用户增速之快也就丝毫不令人感到意外。这样的高速增长的市场中,诸多VC在在线教育上冒着可能亏光的风险不计成本的投入也就可以理解。

图6:过去5年中国在线教育用户规模曲线图。来源:CNNIC

03 泡沫间的奇妙战争

不过,既然相较传统教育,在线教育如此万般好,那为什么还有那么多家长对德胜学区房趋之若鹜? 

彼得·蒂尔提供了一个独特的观察:无论是美国藤校,还是中国德胜,在线教育提供的更多是知识,而学区房提供的是网络效应的圈层。

藤校和德胜的价值,既不是优秀学区的老师远超平均水平,也不是家长买入学区房之后一劳永逸,而是一个经典的网络效应循环:

成绩好的学生加入名校,让名校成绩变得更好,从而吸引更多成绩好的学生,形成正向循环。

彼得·蒂尔曾经想要像创立(投资)Facebook一样,创立一所效率更高的大学。但在他研究诸多美国大学的历史之后,得出一个结论:

在美国历史上,过去100年中想要创立大学的努力均告失败:好的大学就像好的社交网络一样,圈层的价值极其明显,而圈层建立时间越长,圈层的护城河也就越难以被逾越。

在德胜学区房这个问题上,学校教育可以提供在线教育不能提供的社交作用:

在直播网站看球,提供不了现场看球的欢腾感;美国大学转为在线教育之后,同学们普遍反映,难以找到在在大学校园内的互动感,希望尽快回到校园。

藤校同学的价值,是没办法被在线教育单方面的知识获取所替代的。德胜学区的孩子们的勤奋和聪明,同样会带动同学的学业表现,这也是在线教育无法替代的。

试想哈佛商学院的毕业生,有什么知识不可以在线教育被替代呢?但哈佛商学院的MBA们,全部都顺利的拿到极高的毕业薪水。师兄师弟在华尔街和硅谷的照应和网络是在线教育无法比拟的。 

除此之外,学校教育还提供的是一种派阀认证:

举例来说,日本东京大学的毕业生,一股脑的投奔公务员体系。东大毕业本身代表着一种品牌,意味着进入公务员体系轻松平常,这一品牌同样没办法被在线教育的知识传授所替代。

从这个角度说,德胜与在线教育,提供的是完全不同的服务。这是一场奇妙的战争,想要在线教育去颠覆德胜,用一个泡沫去填充另一个泡沫,恐怕是错付了。

问题是:泡沫终要破,但,怎么破呢? 

+1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