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险家、超人妈妈、时间管理大师……4位女创业家的困境、突破与野心

创业最前线2021-03-12
无论创业的成败,她们的人生不再设限。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创业最前线”(ID:chuangyezuiqianxian),作者:李小反,编辑 :蛋总,36氪经授权发布。

女性群体从未像今天这样充满自信与力量。

她们活跃在各行各业,不仅成为了科学家、飞行员、舰长、维和警察、工程师、摄影师、外卖员等等,还有越来越多的女性正在创业大潮中乘风破浪,她们希望从事业中获得安全感并实现自我价值。

近日,天猫发布的“她力量”报告显示,在天猫新品牌中,女性创业者占比达到4成,在服饰等行业更是超过5成,撑起了半边天。不同于男性创业者直接而明确的野心,大多数女性在创业过程中夹杂着感性,也会面临更多挑战。

不过,很多女性创业者对于“赢得世界”这件事情,没有那么大兴趣,“女性创业者本性不好战,也绝对不会主动挑起战争。但当别人来挑起商业战争时,她就变成了非洲大草原上的狮子,若孩子被人攻击了,立马奓起身上的所有毛发去反击。这才是女人真正善战的地方。”蜜芽创始人刘楠对「创业最前线」说道。

当她们站上战场的那一刻起,意味着要独当一面,承受未知的风险与无尽的风雨。无论创业的成败,她们的人生不再设限,自由且热烈地去体验,这是她们故事的另一面。

1、杀入创业大潮

加入创业大军之前,邱玉梅有过一段光鲜的职场履历。

毕业后,她在美国友升、德国西门子等外企工作近10年。不过,外企工作环境对她这样特立独行的人来说并不够友好。邱玉梅身材娇小,却有着大大的野心:要做到CFO的职位,还得是在35岁之前。

然而,因为柔弱的外表,外界认为她并不是管理层的优秀人选。在排资论辈的外企中,一个好的管理者,不仅要有出色的业绩、果敢的作风,还要有精明强干的形象,这些约定俗成的潜规则很难被打破。

2010年,邱玉梅32岁,步入职场已经八年。也是在这一年,她经历了职场空窗期。

她发现,“有时候在外企工作就像航空母舰上的井底之蛙,平台很厉害,但是离开平台后,会发现自己对外界的认知很狭隘。”为了长久的职业规划,她打算转型。

不过,由于跟之前的工作没有延续性,用人单位不愿意录用她。大龄、已婚、未育,也是企业给她贴上的三个标签。“很多公司担心我会因生孩子而耽误工作,所以不敢录用我。”邱玉梅无奈地说。

面试二三十家公司之后,她没有拿到满意的offer。“为什么我有激情、有内在驱动力,却转型这么难?”她好奇企业的招聘标准到底是什么。同时,她也想获得职场自由,掌握自己的命运,自己有机会制定规则。

多重考虑之下,她决定创办猎头公司。为了了解企业的招聘标准和流程,她特意去一家英国猎头公司工作了5个月。2011年,她创办了一家猎头公司。

同一年,从外企辞职当全职妈妈的刘楠,为了刚出生的女儿,把所有的劲头都用在了挑选母婴产品上,并将攻略做成表格分享到网上,很快便积累起一批妈妈粉。接着,她又开起了淘宝店,没想到这家店铺“以火箭般的速度”达到了四皇冠级别。

无意之中,刘楠成了踏上时代浪潮的幸运儿——2013年后,刘楠在投资人徐小平的鼓励下创立蜜芽,2014年3月蜜芽正式上线,当月GMV即过千万。

图 / 蜜芽创始人刘楠

相比之下,邱玉梅则有一些无力感。“在猎头公司发展的过程中,最让我感到挫败的是,没能成功把45岁以上的女性‘卖出去’。她们有经验、有知识、有能力,唯独没有机会了。”

更关键的是,人们在顺风顺水时可能对潜在的危机浑然不知,更不可能提前做好准备。因此,邱玉梅希望能帮助女性进一步提前预知风险并做好应对之策,这也为她的下一段旅程埋下了伏笔。

2015年,“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号召掀起了新一轮创业大潮,邱玉梅也迎来了新机遇——她发现女性职场教育赛道尚处于蓝海市场,依托于在传统人力资源领域的经验,她创立了女性职场教育平台“睿问”。

图 / 睿问创始人邱玉梅

新时代的女性,身上似乎有一种强烈的风格——不仅敢于突破现状,还在追寻自身幸福感的路上不遗余力。

美刻珠宝创始人龙晋芳也是这样的性格。在2017年决定创业之前,她从事了6年的汽车设计工作,又拿下北大的心理学硕士学位,而后在赶集网果壳网等互联网企业工作了四五年,之后又去投行做投资。

她不断地跳出舒适区,在跨行中体验不同岗位带来的乐趣与挑战,但唯一不变的是她始终很关注女性的幸福感,尤其是中国的职业女性。

“中国职业女性一般承受着很大的压力,我在读心理学硕士时,就很关注这个问题——应该做些什么事情,给女性职场人带来幸福感和美感,这也是我后来创立美刻的初衷。”龙晋芳说。

2018年的夏天,刘晶杰也和闺蜜王琳踏上了创业的旅途。

在此前的十多年里,刘晶杰一直在投行工作。“这份工作干得太久了,失去了挑战性。”若要继续保持工作的激情,她想到的是创业。这个想法一冒出来,她立马辞职去寻找合适的创业方向,“一天时间都不想浪费”。

彼时,刘晶杰的闺蜜王琳也有创业的念头,王琳在二手奢侈品领域已有十多年的经历,经过市场调研后,二人一拍即合,选定了二手奢侈品领域,并成立二手奢侈品交易平台“奢交圈” 。

一段苦乐交加的奇妙旅程,就此展开了。

2、天平的两端难平衡

从世俗的角度看,女性在职场中天生不具备优势。比如,她们存在生育成本,要承担更多的家庭责任,有时还会面临外界的刻板印象等。

更别提当女性成为了一名创业者,掌控着企业的生死存亡,她要面临的压力将是打工时的数十倍。

“创业意味着每时每刻的状态都要在线,女性创业者除了需要管理企业,还有照顾家人、家庭的责任,二者很难平衡。”刘楠表示。为此,她不得不牺牲亲子时间。

好在,她得到了家人的支持和理解,可以全身心地投入到事业中。

睿问成立初期,邱玉梅就曾被投资人质疑。她的猎头公司做得不错,同时孩子还小需要照顾。有些投资人直接挑明,害怕她在这个项目中遇到困难就轻易退出,或者回归家庭。

“传统环境对母亲是有期待的,认为育儿责任主要还是在妈妈身上。”邱玉梅对「创业最前线」表示。

近日,领英发布的《2021领英机会信心指数报告》也证明了这一点。报告显示,60%的中国女性认为自己的性别阻碍了职业发展,这项数据在职场妈妈群体中更为突出,占比为64%。

“如何平衡家庭和事业的关系?”这仿佛是一句天问,没人知道答案。

每当被问到这个问题,龙晋芳就会忍不住地笑。“能怎么平衡呢?创业者都知道根本没有平衡,有的只是一边倒的牺牲,要做好事业一定是牺牲了陪家里人的时间。”

图 /美刻创始人龙晋芳

天平的两端往往难以平衡,但相比男性创业者,女性则更容易被问到这个问题。

“因为女性如果陪伴孩子的时间较少,会产生内疚感。但是男性却不会这样,因为社会对男性的要求是挣钱养家。”龙晋芳称。

在儿子出生的那一刻,她就意识到,她没办法给孩子生活上无微不至的照顾。但她可以扮演另一种角色的妈妈:有理想、有追求、活得精彩,这也是对孩子的言传身教。想通这一点,她就不拧巴了。能照顾儿子的生活最好,如果做不到,就在精神层面给孩子树立一种榜样。

这样做的结果是,儿子一直很支持她工作。“有段时间,他知道我晚上12点要开会,就不用我陪睡。”

邱玉梅也经历过如何平衡两者的纠结。

2015年,那是一段令她焦头烂额的日子。她的孩子刚出生不久需要照顾,两家公司需要管理,同时,她还在攻读美国南加州大学的EMBA。

家庭、公司、学业都在抢夺她有限的时间,有时候她忙到每天只能睡上三四个小时。

焦虑的情绪也传导到了身体上,她有时会觉得胸口痛,身体已经快吃不消了。“完全是靠意志在支撑,告诉自己不能垮掉。”

她逼着自己做“时间管理大师”,每天要计算时间都花在哪些地方,如何把潜力激发到最大。

“很多女性都会面临工作和生活需要平衡的问题,也正是这样的经历激发出她们最大的潜力。所以女性更擅长多任务处理。”邱玉梅称。

“另一方面,也不要一味地追去平衡,因为确实平衡不了。只能说这段时间哪里更需要我,我就在哪里多付出一些。”邱玉梅经常告诉自己,要学会放过自己,不要强求。放弃了“平衡家庭与事业”这个妄想,才不会那么痛苦。

每一个女性创业者,都要学会在创业者和母亲、妻子,以及其他身份之间灵活切换。

“虽然有人不愿意承认,但不得不说,要达到同样的目标,女性创业者可能要付出更多的精力和心血。”邱玉梅说道。

事实上,女性创业者在社会上很难得到与男性创业者同等的支持。

美国投资机构生态的数据库Crunchbase曾做过一项调研,自2012年以来,在所有获得种子轮融资的企业中,全部是女性创始人的公司占比仅为4%至5%,而全部为男性创始人的公司占比超80%。

相比于女性创业者,男性创业者才是投资圈的宠儿。这也意味着,女性创业者大多情况下需要独自奋斗直至脱颖而出。

因此,不难理解为何很多女性创业者所做的项目都是“小而美”。

“一方面是女性创业者的冒险精神没有像男性那样从小得到培养,她们更喜欢做自己感兴趣的项目;另一方面,她们得到的支持有限,缺乏足够的资本大刀阔斧地创业。”邱玉梅称。

不过,这种并不友善的环境并未阻挡女性创业的脚步,她们渴望从创造一份事业的过程中获得足够的安全感。

一开始,刘晶杰的父母并不同意她创业,认为她之前的工作也挺好,赚钱不少,压力也不大,一个女孩子何必这么折腾。

“创业一定是我人生中要经历的事情,因为这是我的梦想。”刘晶杰很坚定。

事实证明,创业的成功给女性带来了安全感。“现在的我比创业之前的自己更有底气。”刘晶杰对「创业最前线」说道。在不断解决问题的过程中,她得到的锻炼更多,成就感也越来越强。

总体来看,女性在创业过程中也有独特的优势。“女性更细心,处理工作时更细腻,考虑问题全面,在工作中更低调、务实。而且女性偏感性,在员工管理方面会表现得更人性化,具有亲和力,更容易获得员工的信任。”刘楠表示。

天猫发布的“她力量”报告显示,在天猫新品牌中,女性创业者占比达到4成,在服饰等行业更是超过5成,在这些行业中,女性创业者同时也是消费者,相比于男性,她们更懂得用户的需求和痛点,因此在创业上更有优势。

3、创业不分男女,只分强弱

常言道:创业维艰,九死一生。

但刘晶杰对此并不畏惧,甚至毫不掩饰自己想要取胜的野心。“之前在投行工作时,我看到那么多优秀创业者都把公司做到上市。我相信自己也能和他们一样,甚至比他们做得更好。”她的目标就是把奢交圈做到上市,成为行业老大,门店开到全国各地。

图 / 奢交圈创始人刘晶杰

“男性能做到的事情,女性依然可以。男女除了生理上有些不一样,其他方面并没有太大的差异。”她说道。

毕竟,创业不分男女,只分强弱。除了把公司做大做强,“让公司上市”或许是众多创业者的最终目标。 

“对我来说,上市更像是一种外在的荣誉。”龙晋芳称。除了这种荣誉,心理上的满足也给女性创业者带来成就感。

就像有些项目,虽然估值不高,但是超脱商业之外,它们也贡献了巨大的价值,其中蕴含的文化价值、社会价值影响了几代人,这就不能说它是失败的,豆瓣就是如此。

“每个女性创业者内心都有一个美好的花园,她们想把花园打造成梦想中的样子。这可能是跟男性不同的一点。”龙晋芳“梦想中的花园”就是服务新都市女性这一人群。如今,美刻的核心用户每年在珠宝上的预算在5万至10万之间,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用户对美刻的认可,让她看到了心中花园的雏形。

邱玉梅的想法也与龙晋芳不谋而合, “未来,睿问上市只是一个目标,不是衡量成功的唯一标准,更不是终极目的地。” 给女性带来切实的帮助让她更有成就感。

在这6年里,睿问改变了众多女性的职场轨迹。有人想做网红,不仅做起来了,还拥有了数百万粉丝;有全职妈妈想要重新回归职场,从普通职员做起,目前已经升至总监级别的职位;还有一位40多岁的女性高管,在迷茫期加入睿问,最后重新找到一份500强公司的总裁工作。

为此,有人给她写诗、唱歌,以及送各种礼物表示感谢。目前,睿问的线上注册用户已经超百万。这也意味着,睿问已经影响了百万女性,这让邱玉梅感到很骄傲。

另一边,刘楠也在母婴行业不断“打怪升级”。2020年,蜜芽转型品牌管理公司,以“妈妈”为消费人群的中轴,拓展产品业务至整个家庭。

“当初创立蜜芽是想为妈妈们服务,但是一位妈妈不仅要照顾家庭和孩子,更要照顾自己。”所以,刘楠希望从妈妈们的生活切入,满足她们的生活需要。

同时,刘楠逐渐往流量丰沛,但供应链相对短缺的平台适当倾斜重心。比如,她乘上视频的东风,在抖音上拍短视频,打造CEO的个人IP;搭建起MCN业务,培养原生主播,做起直播卖货业务。

面向未来,邱玉梅则希望当睿问做得足够好的时候,可以交给后来者管理,她或许会转型去做投资。

“我应该会更偏向于投女性创业者,也不追求疯狂的回报。如果是拿我自己的钱做投资,甚至可以只要求不亏本就行。我就做一个纯粹的VC,偏向于影响力投资。”邱玉梅表示。

在她看来,女性创业者不被资本重视,从另一个角度也说明这是一块价值洼地,有金子可以挖掘。另一方面,结合自己的人生经历,她觉得“帮助女性获得更多机会”是她的使命。

“女性要如何过好这一生?”这个人生命题没有标准答案,但我们却从许多女性身上看到了同样的坚韧、勇敢、智慧与真诚。

那些女性创业者更是大胆地闯入了“曾是男人的天下”去创立企业,白手起家。她们曾不被众人看好,也曾因不公平对待而难过,但如今她们刀剑加身,进可做商场上的将领,退可做家庭中的妈妈,把人生过得热烈坦荡,闪闪发光。

+1
7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品牌需利用第一代消费者去影响他们的下一代。

2021-03-12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