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女性与创业擦出火花,看我如何乘风破浪?

猎云网2021-03-08
女性的力量值得被看见。面对女性创业新时代,我们采访了七位女性创业者。​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猎云网”(ID:ilieyun),作者:李彤炜,36氪经授权发布。

纵观整个创投圈,女性创业者不再是小众,她们的力量正在崛起。

她们敢于表现自己,有激情,有主张。她们善于捕捉机遇,有眼光,有执行力。她们熟稔于积极沟通,有独特的视角,敏锐的感知。

她们敢于与最激烈的市场竞争斡旋,当仁不让地与同时代男性分庭抗礼;她们登上属于自己的绚烂多姿舞台创造历史。

走在创业路上的她们,或是为了追求独立与尊重,或是为了实现自我价值和社会价值,或是为了经济上的财务自由。无论动因如何,每一位女性创业者都值得被尊重。

这一次,猎云网采访了七位女性创业者,与她们聊聊,听听她们在春节假期中如何分配自己的时间,又是如何看待面对女性创业者亘古不变的话题——平衡创业与生活。

她们分属不同赛道,火石创造是数据驱动产业发展解决方案的提供商,PMPM则是新兴崛起的国货护肤品牌,虾吃虾涮是一家在全国拥有1000多家门店的餐饮品牌,于万智驾则专注于环卫场景下的无人驾驶......她们有70后、80后,还有90后。

她们有着各自独特的创业经历与自我表达,面对女性创业这一话题,她们毫不保留地分享着自己的见解。

火石创造创始人金霞:“孩子们是奥特曼,我是裁判”

今年除夕夜,我们一家四口在杭州过年,晚上一起看了春节联欢晚会,没有像往年一样去旅行。

春节假期这段时间,我很用心、纯粹地陪伴孩子,基本24小时跟他们待在一起。白天去杭州周边的度假酒店玩儿,两个男孩子扮演奥特曼,他爸爸是怪兽,我是裁判。晚上孩子给我们朗读故事。

2月14日情人节,我们家人互相赠送了情人节礼物,大儿子写了一封信,小儿子帮我们做了一杯咖啡,之后一起去爬山。陪伴家人的时光很放松,因为一整年都处在高速运行的状态,难得有这样纯粹的时光。

我认为夫妻在家庭中的位置定义很重要,在我们家,我是住在男生宿舍中的女生,我觉得家里更需要妻子、妈妈的角色是像水一样地去包容,去承托。怎么尊重你的丈夫,帮助他、成就他,怎么让我的孩子感受到无条件的爱,怎么让这些大大小小的男生与我互相信任,彼此亲近,我比较在意。

平时,我在家里与在外面工作是两个状态。只要一回家,我会换上家里的衣服,孩子们判断我能不能陪他们,看衣服就行。我不要求孩子们去上课外班,周末时,家里有书、有琴,他们比较自由。但我会要求他们表达自己的喜好,他们的喜好很重要。比如我大儿子有一天说我要骑马了,我就争取时间去送他。

我从2015年开始创办火石创造,这5年遇到了大大小小的困难。你问我如何平衡事业与家庭,我觉得这是一件特别难的事。如果有人告诉我她能够很好地平衡,我会觉得她太了不起了,因为这种情况好稀有。

我比较幸运,和我先生不仅是生活上的伴侣,也是事业上的伙伴。他要操心的事情有时比我还多,我们像战友,彼此支撑。这条路上我并不孤独,出了问题会共同去扛,去解决。

火石创造是产业大数据与人工智能科技公司,总部在杭州。比如说,一家生物创新药企业要在杭州创业,它可能既不了解杭州有哪些公共服务资源可以用,也不能快速建立成熟的供应链体系。我们可以帮他找到他需要的公共创新平台、外部创新服务、供应链这些资源。我们依靠数据智能和网络协同来精准匹配,帮助企业创新体制、降本增效。

我们的产业大脑会帮很多政府工作人员了解城市最新的源头创新结果。基于这些实时数据,政府就可以很好地进行产业管理与治理,出台精准政策,开展精准招商引资等。

这两年,我们经历了战略选择上的困难,是不是要从生物产业大脑向横向的新兴产业延伸;近期疫情也使政府的招投标款延后,压力大的情况不胜枚举,我和我先生经常会讨论很久。这种战友关系很好,他很努力,也很有情怀与理想。能够全心全意创业,家人们的支持很重要。

创业带给我很大改变,应该是更坚持、包容。记得18年,我和先生开车走到钱江新城的高架上,我跟他说,我最近经常问自己,我们衣食无忧、财务自由,再去创业到底是为了名还是为了私利?如果为了这两个,我们一定走不长远,而且很快会后悔,因为为此我们牺牲掉更多家庭时间,陪伴孩子的时间,很不划算,他问我你是怎么想的呢?

我记得我告诉他,我最近常常升起一种为人民立命、我将无我那种崇高的感觉,这是我人生几十年都没有过的感觉。我想我在创业中找到了自己人生的使命与意义,还有确立使命以后的坚定不移。

我一直相信数据驱动的产业发展代表中国产业发展的未来。当我们在16、17年提时,更多人不以为然。直到2020年,我们明确感受到自顶而下对数据驱动产业发展、建设现代化产业链体系的重视。从习总书记到各地一把手,反复提产业链的现代化与高级化,把它定为大的国家层面的目标。这对火石来讲,也迎来了重要的发展机遇。

现在,我们已经合作了22个省份,100多个产业园区,2020年刚完成一笔近亿元的融资。希望2021年,我们团队更加众志成城。

PMPM创始人闪烁:“我抽出一天时间与自己对话,很放松”

今年春节对我来说不太一样,大年初一9点去做了一个眼睛的小手术,也是医生新年的第一台手术。创业以来实在太忙了,平时都需要看屏幕,只有假期有时间做手术,做完后我开始用听力解决各种问题,听了很多电话会议,但还是避免不了从初三就开始看手机,导致眼睛恢复得不太好。

PMPM是一个全新的国货护肤品牌,名字来源于法语Pour(le)Monde Pour(le)Monde,去往世界、探索世界之意。毕业后,我进入宝洁工作, 负责过OLAY的品牌、电商业务。

宝洁工作5年后,我辞职开始环游世界,这也成为我创办PMPM的灵感源泉。在马达加斯加,我看到有少女将猴面包树果粉涂在脸上,洗去时,她的肌肤既透亮,又有弹性。后来了解到原来猴面包树果有很强的抗氧化功效,这也成为我们PMPM第一个系列“探索马达加斯加”的起源。

在春节放假7天的时间里,我抽了一天时间做内观,与自己对话。这个对话很有意义,因为创业历程中跑得特别快,事情密度大、信息过载时,周边的景观就比较模糊,像在高速列车上,没有时间慢下来去体会到底经历了什么。

我问自己,在过去一年里,你能记得的最感动最难忘的时刻有哪些,很多已经忘记的时刻又浮现出来。2020年3月,PMPM品牌上线。这不到一年的创业旅程,是我这么多年来最值得的一年。

这中间过了很多坎,去年3月因为疫情,工厂不开,货出不来;4月份现金流差点断裂,开不了天猫店;再到后来被别人欺骗、威胁。为了省钱,我们在一个比较简陋的联合办公区,每天5点半空调就关了,一整个夏天被叮了浑身的蚊子包。

创业不易,但是我很感恩。我们被这个时代、被消费者眷顾,正经地干了大半年,PMPM卖出了超过一个亿的销售额。我在意的不是这个数字,而是数字背后近百万的消费者,PMPM能和他们产生共鸣和互动。之前有小镇青年分享他因为PMPM办了人生第一本护照,也有湖北抗疫工作者留言说谢谢PMPM陪伴她度过艰难时刻。

你要问我如何平衡创业与生活,我一直没有特别强的性别概念。我喜欢尊重每一个个体的声音,不会因为性别而限制任何不一样的理念与想法。我认为作为一个个体,每个人都可以去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比如想象力、自由。

对我而言,创业就是我现在人生的重心,它和生活是融在一起的,我认可这样的状态,其实不需要去平衡,我也挺开心的。 并没有感到女性创业时有什么特别的艰难。

创业这个过程就像是你要去见一个你最爱的人,憧憬的过程其实是最幸福的,等到真正见到他又要涉及分别,所以通往去见所爱之人的路途中,不会特别快结束,也不会漫无边际,它总会到达。

创业最大的魔力是把我变成一个更好的人,在我创造它的同时,它也在创造我。

今年春节,我妈妈来上海和我一起过,我们以前比较疏远,但今年聊了很多以前没有聊过的事,妈妈还过来拥抱了我,印象中这应该是我们俩15年以来第一次拥抱。以前觉得跟妈妈说我爱你是一件特别肉麻的事情,但今年春节假期,她走的时候,我跟她说我爱你。创业让我跟妈妈的关系拉近,展现了特别温暖的爱和陪伴,而这也是PMPM的价值观,爱和陪伴。

2021年,PMPM会继续探索全球,希望能给消费者带来远方和希望,爱和陪伴。

ICY创始人顾莹樱:“放假前三天留给家人,大年初三后留给自己”

我的春节假期分为前半段和后半段,大年三十、初一、初二跟家人在一起,初三之后留给自己,我找了一个安静的酒店,呆在那里看书。

我看了杨绛的《走到人生边上》、《毛泽东选集》与三浦展的《第四消费时代》。 每一本书都能够帮助我思考当下与未来,《走到人生边上》尤其印象深刻,我想看看一个百岁老人在人生最后会思考什么,那一定是一生中比较重要的东西。 杨绛还是在思考人生的意义,今年我也会思索,我、我们ICY存在的价值与意义是什么?

每年我都有个习惯,开工给同事们写一封信,以前我喜欢告诉别人怎么去追逐人生得意的那一两件事,今年我觉得更重要的是如何去跟那不如意的八九件事相处,这是地基。

我们经历了2020年诸多的外部不确定性,我开始思考ICY真正长期的护城河是什么,什么是我们的壁垒,这些东西浮在水下,但它才能真正帮我们应对那些不确定性。我问自己,我们带给这个行业的价值是什么,是不是有更多设计师通过我们的生态有好的商业出口,未来应该与谁同行。

经过2020,大家都会对2021有些期待,一个新的十年的开始,今年我没有更在意销售额、市值、KPI,而更关注设计生态、行业性、方向性的东西。

ICY是集服装产品供应链、渠道销售和品牌推广为一体的产业赋能平台,核心思想是通过内容把好的设计跟用户连接。 随着90后、00后步入职场,他们的消费观念与消费实力也在逐渐成熟,这对产业也提出了一个更强的诉求,原来只是怎么穿怎么好看,现在对衣服的要求是个性化表达。 那我希望把一批设计师与用户连接起来,因为设计师本身供应链比较薄弱,从好的设计变成好的产品比较慢、难。

2020年的压力之下,我们抽象出了icy的基因,是创新。我们做了时装周,还把大家伙叫到一起梳理了中国近百年服装史,做了一本杂志。还开出了线下店,打造出紫色鸢尾花系列。

你要问我如何平衡创业与家庭,我觉得不是平衡,人生本就没有平衡,只有取舍。

我从大三时就开始创业,我们四个校友创办了一家做手游的科技公司,当时也总被别人问到怎么平衡学业与创业,我就说,我只有取舍,创业是第一要做的事情,那我有余力的情况下完成学业,没有余力就退学。事实证明我有余力,还把研究生给读了。

从2017年创立ICY到现在,很忙,每天工作完都到晚上10点多,回到家必然10点以后。我没觉得在平衡,我的家里人能接受我这样的状态,才能成为家里人,如果不接受,非要5点回来,那我做不到。要么我不做公司,要么不跟这个人在一起,我当然选择做公司。

我是一个喜欢主动选择的人,进入浙大,大二参加创业比赛,大学创业,之后做投资人,又创办穿衣助手,再到ICY,都是我的主动选择,喜欢什么就去干什么。

ICY像一家服装领域的时尚数据公司,做这一行不可能对审美没有理解,我喜欢的美是有力量的美,我喜欢穿风衣类的衣服,它带有棱角,也能呈现一种力量与平静。

如果有人质疑女性创业者,那可能是在逻辑、韧性上,我在这些方面没什么问题。创业者有很多分类,有人按照90后创业者、80后创业者分,也有人分连续创业者和首次创业者,女性创业者只是性别分类。

我创业所遇到的困难是我作为一个创业者碰到的,并不是作为一个女性创业者碰到的。

虾吃虾涮创始人牛艳:“趁春节假期调研了一些新消费品牌”

因为疫情关系,今年没有回家陪父母过年,但还是很充实。春节假期,我们调研了其他几个比较受欢迎的新消费品牌,想拥抱更多年轻消费群体,看看18--35岁这个群体都喜欢什么,我想虾吃虾涮去做一些创新与改变。

我在假期时才有时间安静下来独立思考。我们经历2020年的巨大考验,未来每一年在心态上都不如2020年难,因为2020是在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历经疫情。我对大家说,2021年要以一个学习者的心态做更多尝试,抛去过去所有的成绩,一切归零。

要说如何平衡家庭与创业,我觉得没有什么平衡不平衡、取舍不取舍,我现在在做的就是我最爱的事,它带给我巨大的激情,晚上做梦我都会想我做的事多么有意义。

2011年以前,我是一名主持人,中传播音主持专业毕业后进入主持行业,美食类、教育类、生活类都接触过。

一次偶然的事件让我开始重新思考很多。从山东采访回来的路上,出了个小车祸,门牙被磕掉了。主持需要上镜,这意味着我的工作要断掉一段时间。一开始很害怕,也会伴随一些思考,我问自己,我做主持人的初衷是什么?其实我希望能够传递自己的声音,影响别人。但入行后才发现有些理想化,主持人更多只能按照台本流程乖乖合作,与我的初衷有些违背。

那段时间接不了主持相关的活儿,就想着要不搞搞副业。一次偶然机会,我在闺蜜那儿吃到了他们的祖传虾火锅,不光味道好,营养价值还高,我就去做调研,发现那时市场上没有同类竞品,是片蓝海。

第一家店2012年开在母校中传旁边,生意出乎意料地好。我逐渐研究了餐饮企业的商业模式,还改良了虾火锅的配方,建立起供应链渠道,2014年,我找到之前做广告的同事,一起开始做品牌。创业到现在六七年了吧,虾吃虾涮在全国已经开了1000多家,包括直营店、合作店、加盟店。

干这件事给我带来巨大的快乐,也实现了我的人生理想。那时做主持人,作为一名女性,更多是在吃青春饭,也带有一些表演性质。进入餐饮业后,接触的圈子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传统餐饮行业出来的人多是世袭、传承,他们有工匠精神。我学到了很多,也更喜欢踏实、朴实、去落地的行为方式。

通过做虾吃虾涮,我传递了自己的想法,影响了更多人。我的合作伙伴、加盟伙伴来自各行各业,可以说不少人跟着我致了富,有一个家族,他们在四川重庆那边有50多家门店。

让我欣慰的是,还有不少女性,她们有的曾经是家庭主妇,现在想出来自己开店。我觉得女性最重要的事情是有自己的追求,有自己要做的事。

创业中,我接触到很多不同年龄、不同层次的人,我的处事方式是公私分得特别开。职场中没有性别之分,你是男性,比我大,但这件事上我比你有过人之处,你就要听我的。

我选择的是自己真正想做的事,听从自己内心的想法,不在乎周围人说什么。现在的我看待爱情、婚姻也更加纯粹,在我的思维里,没有男性需要养女性的说法,我也不需要别人养,两个在一起的人是要有共同语言,更像灵魂伴侣。

于万智驾创始人萧依婷:“除夕当天我才发现是除夕”

去年3月份,我从台湾来到内地,加入辰韬资本。7月份创办了于万智驾,专注于环卫领域的无人驾驶。

要说除夕,我是除夕当天才发现是除夕,辰韬创投的几个朋友约了我去吃饭我才反应过来。 从初一开始,我就开始写各种文件,还跟一些同样不休息的朋友们做了商务模式的交流。 写完大份文件的感觉很开心。

我喜欢大陆的创业环境与市场,我喜欢追求事业发展,相对台湾悠闲的生活环境来说,这边有很多优秀、认真、拼搏的人才,环境会比较好。

如果你问我生活和工作怎么平衡,我不用平衡,因为没有工作以外的生活。工作和家庭怎么平衡,我基本上所有的时间都在工作,没有家庭活动。工作与兴趣爱好怎么平衡,我最大的爱好就是创业。

我是一个工作狂,基本上醒着的时间全部投入工作。很多人问我为什么有激情持续工作,我举个例子,你每天早上起来刷牙需要激情吗?在我看来,需要驱动力、意志力的事情一般都坚持不了多久,就像每次减肥都需要一些决心。我一直处于创业路上,这就是我的生活模式。

很多人讲“为了事业牺牲了家庭”,我觉得不能用牺牲这两个字,牺牲的意思是你勉强自己做不喜欢的事,或者你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但我做CEO肯定要比带孩子感兴趣的多。每个人都要有取舍,你要的是社会对你的高评价,还是你想实现自己想做的事。各种各样的评价从来不会对我造成困扰。

到现在为止,我创业已经有15年了。台湾一所大学毕业后,我在一家公司从事法务工作;之后又自学了JAVA,成为一名程序员。然后做了一家游戏公司,也已经上市了。现在的于万智驾专注于自动驾驶领域的环卫场景,跑得也比较快,去年已经在集美大学落地了无人驾驶车。

从台湾到内地,我都不认为在创业这件事情上女性会有什么减分项,它反而是加分的。因为我们有自己的能力值放在那边,我相信因为你各方面能力是服众的,比较少人会因为你是女性扣分。反而在与团队、合作伙伴、客户的沟通上,女性会加分。

我的个性比较多变。我会一直不停地调整我的个性适应这个行业、这个阶段以及公司规模。比如创业前期,我需要跟团队打成一片,而到后期,就需要用15分钟高效处理完一件事。做CEO核心的是,你要渐渐地把个性从你的身上拿掉,一切以我们这件事情怎样做最好为前提。

久生宠物创始人塔拉:“从早排到晚,边工作边放松”

我的除夕夜,约了几个留守北京的好朋友一起来家包饺子、跨年,到两三点左右才睡觉。感觉假期也很忙,除了聚会,也会见了一些合作伙伴,和一些候选人做面试。

回首2020,辞职创业,是我人生一个重大转折,很有意义。每个人对开心的定义不一样,但创业确实让我很开心。

我的创业初衷比较简单,过去几年,家里陆陆续续养了五只猫,给他们选口粮的过程经历了很多坎坷,进口粮真假难辨,又容易断货,而国产粮重营销、轻产品,这就导致养宠者有不少痛点。我就想做一款放心让自己家猫吃的好猫粮。

创业以来,我收获了很多,学习一步一步去做难而正确的事。 刚进入行业做久生宠物时,很多人建议我,你可以注册一个国外的商标,把产品包装成进口粮,天然就会有品牌溢价。 但我觉得,国内的供应链足够成熟,有足够能力生产出好产品,我不想把品牌伪装成一个洋杂牌。 我希望消费者买产品是因为产品本身足够好,而不是因为它在哪儿出生。 就像我选择自己的伴侣,只会因为他在我眼里足够匹配、足够好,与他的种族、肤色无关。

因为做消费品从事实业,要接触仓储、物流、工厂等很多之前接触机会很少的群体与事件,我对行业更有敬畏心了,也变得更接地气了。我也开始关注国家民生之类的很多信息,包括一些国家大政方针,各地的能源供应,甚至油价和电费的变化。创业需要天时地利人和,有时候天时比地利、人和更加重要。

创业历程中,我并没有感受到作为一名女性创业者有什么难以跨越的东西,反而市场、资金相对比较宽容。

之前,我在真格基金做了五年品牌负责人,我觉得真格是一个对女性很友好的基金。本身我们的CEO是女性,也有三分之二的员工是女性。真格也投了很多女性创业者,应该算是创投行业对女性创业者最友好的基金之一。

在投女性创业者时,真格内部有一个原则,偏喜欢姐型创业者,比较大气,能顾全全局。 姐 型创业者不是要有男性性格,而是一方面她很细腻、很坚韧,另一方面也有比较大的格局,这二者并不冲突,所以我认为女性很适合做公司的管理者。 我观察到,现在优秀女性非常多,单身的优秀女青年也很多,希望她们都能够找到自己喜欢与擅长的事业。

我想,真格也给了我感染、熏陶,出来投身创业,做一些自己能够做的、有价值的事情。我并不怎么在意别人的看法,如果说生活和工作的平衡,我认为二者不存在绝对的平衡,而现阶段,我愿意将更多的热情倾注到创业中。

红布林Plum创始人徐薇:“给家人高质量的陪伴”

创业的路是长路,不能时刻保持工作与生活的完美平衡,很多时候没办法平衡,必须做个选择,我会想一些变通的办法,给家人高质量陪伴。小孩和父母是平等的,之间也需要相互启发,小孩小小一个人,有他自己观察世界的视角与独立的想法。作为妈妈,我会倾听、陪伴,实在挤不出时间,就看看怎么切换与补足。我的老公也在创业,我们属于双创家庭,所以反而更容易相互理解、共同进步。

我不认为创业本身有什么不一样,它只是一种职业选择,女性进行职业选择其实是独立人格的表现。创业让我更快乐,我在高速迭代,我更喜欢自己了。

从牛津大学社会学毕业后,我曾经在伦敦一家与青少年有关的公益组织中工作了两年。回国后一个偶然的机会加入了创新工场,从投后辅助工作跨界做起了投资人。

逐渐地,在与创业者高频深度的交流中,我发现自己真正的兴趣是有专注探索的方向,把一件事从0到1做起来,这个过程可能更适合我。因为我是那种遇到一件事情喜欢去想背后到底是为什么的人,想如何创造与实践。

从创立、找人,到融资、定战略,我享受其中,并没有觉得作为一个女性遇到了什么不一样的困难。我创办的二手奢侈品服务平台红布林2017年2月上线。

从北京到香港,再到伦敦,我逐渐发现中国女性在品牌认知、审美升级与敢于自我表达上,有很多升级空间。我本人爱逛vintage,觉得二手货也挺时髦的,再加上中国的奢侈品市场正进入一个快速发展期,就决定创建一个以时尚单品切入的二手交易平台。

创业带给我的是心里的富足。人没有独立人格非常可怕,依附别人、把自己人生重要的东西系在别人身上肯定不行,如果一个女孩子不独立,那她要问自己是不是真的富足与开心。

+1
3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猎云网定位科技创投的新媒体,聚焦创业创新、产业发展和商业财经
特邀作者

猎云网定位科技创投的新媒体,聚焦创业创新、产业发展和商业财经

下一篇

知乎市值,好奇心市场的天花板?

2021-03-08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