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小时挣5000,「大脑教练」到底是什么人?

后浪研究所2021-03-06
教练只是个掘金者,金子都在你那里。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后浪研究所”(ID:youth36kr),作者:栗子,编辑:十一,36氪经授权发布。

封面来源 

皮质醇,长期升高,会让你变胖、疲劳、情绪不稳定、萎靡不振。

解药也正在我们的大脑中——催产素,如果你知道怎样“控制”分泌催产素,再大的压力都能化解。

我们的身体能分泌大约50种荷尔蒙,而神经递质则根据分类的不同,可以有几十到上百种不等,这些身体里的化学物质,每个都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

控制大脑中荷尔蒙的分泌?听起来有点玄?

企业高管教练Elise Zhu坚定地告诉我们没错,成人大脑其实是一块有弹性的肌肉,可以像身体肌肉一样被训练与重塑。

因为不断将脑科学应用到自己、朋友、客户身上,她也被身边的人称为“大脑教练”。

前不久,她刚出了《重塑超级大脑》一书,帮助现代人运用脑科学知识来恢复大脑健康,同时发掘大脑潜力。据她介绍,目前她做大脑教练的资费每小时5000元人民币。

更重要的是,在这样一个“万物皆可卷”的时代,“大脑教练”这一小众又新兴的职业,能解决当代打工人“活多钱少人焦虑”的问题吗?

我们跟Elise聊了聊,她是如何成为大脑教练的,以及她如何利用对脑科学的认知重塑了自己的大脑和生活。

以下为Elise Zhu自述。 

跟皮质醇、催产素、睾丸素……打交道的人

大脑教练,说实话还蛮难定义的,因为国内目前还没有成型的职业定位。简单来说就是从脑科学的角度,对个体行为和思维方式进行干预,从而影响身体激素水平的分泌,以及对大脑结构和功能的改变,以期达到促进大脑健康、挖掘个体潜力、提升个体工作、生活质量等目的。 

我举个例子,或许大家听后更好理解。我曾经有一位客户,他是一家大型跨国公司的亚太区部门总监。2016年,他从一个东南亚国家调任至上海,在这儿工作了快一年。因为性格内向,他常常是孤身一人,家人都不在身边,而且他很少有时间、也不太愿意交朋友。从这个角度来看,他几乎是没有“社会支持系统”的。

另一方面,高强度的工作压力让他一直处在焦虑和紧张的状态下。作为技术安全部门负责人,他的团队基本上是24小时待命,在半夜3点接到系统bug的紧急电话可以说是家常便饭。当然,他也很少花时间在规律的饮食和运动等健康的生活习惯上。 

这些东西日积月累严重影响到了他的绩效和领导力,更是让他的个人精神状态走到崩溃边缘,这就是他来找我的原因。 

在我们的大脑中,有一个脑结构叫“边缘系统”,也叫“情绪脑”。在情绪脑里面有两个长得像杏仁的小东西叫“杏仁核”,它是大脑自带的安检系统:检测环境、评估威胁,然后产生情绪。然而杏仁核如果长期过度敏感和活跃就会导致“压力荷尔蒙”皮质醇的水平偏高。

皮质醇,是从肾上腺皮质中提取出的对糖类代谢具有最强作用的肾上腺皮质激素,俗称“小肚腩荷尔蒙”。它如果长期升高就会让你变胖,还会让你情绪不稳定、免疫力下降、性欲减退,然后你就会感觉疲劳、萎靡不振。 

但神奇的是,我们体内自带一种“压力解药”,可以帮助我们应对皮质醇升高。这解药就是催产素——一种肽类激素,由大脑垂体后叶分泌,它能降低人体内肾上腺酮等压力激素的水平。如果你能够知道怎样“控制”分泌催产素,其实我们面对再大的压力都可以化解。

在这个案例中,我采取了多种方案干预他的行为,教他如何做,从而来促进分泌催产素。比如,我们会探讨他工作中使得皮质醇长期过高的压力源:任务太重?沟通不畅?还是时间紧张?然后在每次教练结束之后给他布置“作业”,比如:我会让他记下来跟下属沟通的过程;让他在办公室里放一面镜子,观察自己打电话或者处理工作时的表情等等。 

同时,引导他进行生活方式的转变,鼓励他采用低升糖指数的饮食,少吃精制碳水化合物,适当加入杂粮;做一些中低强度的运动,他原来很喜欢打高尔夫,我就鼓励他多打打高尔夫;尽量保持充足的睡眠,多认识一些有共同兴趣爱好的朋友等等。这些饮食、运动、社交生活等习惯的改善都有助于调节皮质醇水平,同时也可以促进催产素分泌。

一般来说,这些干预往往是从小的方面切入,我不会让他们突然做很大的转变,因为这对大脑来说也是压力和威胁。而且我会在过程中不断告诉他这背后的科学依据以及对他的重要性,让当事人明白,再不改变的话,自己会崩溃,所以他们就会有意愿也有动力去做出改变。 

我跟这个客户大概每个月聊一次,花了半年左右时间,慢慢将他的皮质醇指数控制在合理的范围。更重要的是,他也学会了如何按需激活催产素来抵制皮质醇的负面影响。 

现如今,当工作上又出现了安全漏洞,或是深夜接到团队的电话汇报时,他没有像以前一样暴跳如雷,而是能够平和地做出处理。 

像这样来找我用脑科学知识改善个人状态的案例还有很多。不过,也并不是每个人都需要用到脑科学方法。 

完蛋,老虎又来了?在你大脑宕机前,训练它

在国内,对很多人来说,心理学相对“唯心”,似乎是看不见摸不着很神秘的。但是脑科学运用到很多生理学知识,分析行为、思维背后的科学原因,可以一下子把很多抽象的问题具象化。对于不少高知人群来说,脑科学反而更容易接受。

我在做企业高管一对一教练时,经常发现很多人虽然有很强的改变意愿,但目标既模糊又抽象。比如:想要提高影响力、心理抗压性,或者想成为一个更出色的领导者等等,愿景很美好,就是不知道怎么落地。 

我在做教练的过程中,通常会将这些空泛的目标具象化到肉眼看不见,但客户深信真实存在的化学物质上。比如,如果客户的信心不足,魄力不够,那么我会帮助他/她以自然方式提升睾丸素水平,因为睾丸素与自信心、魄力、领导力、竞争力、口才等多种特质相关。如果客户缺乏动力,有“拖延症”,那我会利用多巴胺,有策略性地激活其大脑中的奖赏回路,提升并保持他们的积极性和动力,从而促使他们完成任务和目标。 

另外,现如今很多人都有“焦虑”的问题。从进化的角度来看,焦虑之所以存在,其实是为了激发我们的生存本能。比如在古代,老虎来的时候,我们焦虑了,才会逃走,老虎才不会吃掉我们。所以理论上讲,焦虑的存在有着进化学上的意义。 

但是现代人最大的问题是,我们的大脑没有经过训练,于是稍微有点风吹草动,大脑的本能反应就是:完蛋,老虎又来了。正因此,老板的不器重、KPI完不成、房贷还不出来…...这些对我们的大脑来说全是大老虎,长期下来,我们的大脑就可能会崩溃,生理、心理和思维层面也都会受到很大影响。 

所以脑科学,从理论上讲是可以解决现代人的“焦虑”问题。但并不是像所谓灵丹妙药一样,一“服用”就见效,因为大脑是需要训练的,训练就需要有坚持,就好比每个人都知道健身锻炼有好处,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坚持锻炼。 

所以要应对焦虑,就需要训练大脑的“意识”。所有被大脑误认为是“威胁”的东西,都可以训练我们的大脑前额叶进行干预,告诉大脑说,“这件事情其实并没有那么可怕。”而这个过程,往往需要专业的教练来进行指导和跟踪。 

成人的大脑其实是一块有弹性的肌肉

无论是做高管教练,还是做团队教练、领导力培训,这些不仅是我维持生计的渠道,更让我真实感受到自己存在的“价值”。 

在我很小的时候,父母就离异了。我一直用外在的“优秀”来证明自己的“价值感”:考上复旦、去港大深造、被美国通用电气选为管培生、又在英国伦敦大学攻读心理学硕士学位,然而汲汲营营一大圈,我才发现,原生家庭带给我的“不安全感”,我对自己“价值感”的肯定,没有办法被这些外在东西来填满。

后来我试图在亲密关系里寻求自己的“价值”。大学的时候,我认识了一个法国男生,相恋八年之后,我们步入了婚姻殿堂,还孕育了一个天使般可爱的宝宝。我努力做一个好妻子、好太太,但慢慢发现自己疲惫不堪。 

Elise Zhu和女儿

突然有一天我发现,那些原来属于我自己的光环好像一下子不见了。我还是没有找到自己的“价值”。同时,因为某些原因,我还经历了婚变。那段时间简直是我人生中最黑暗的时刻:我带着嗷嗷待哺的女儿,身无分文,心力交瘁。 

即便如此,我还是坚信我一定能找到人生的意义和价值。

后来有一天早上起来,我看着怀里的女儿,忽闪忽闪着大眼睛,似乎在说:“妈妈,加油!”我的眼泪一下子掉下来,那一刻我突然意识到,虽然我失去了一切,但我还有一个天使般的女儿,我拥有了前所未有的勇气和自由。 

于是,我向亲戚借了钱,租了房子,决定重新开始。 

我利用以前的专业背景、职业经历,以及积攒的一些人脉,开始接一些企业人才评鉴和高管教练的活儿。结果刚好碰到一个机会,一家全球知名的主打领导力测评和发展业务的美国公司同意与我合作。没过多久,就有很多客户陆续找我,点名要我帮他们做测评发展。公司也开始重用我,升我就为首席测评师。 

Elise Zhu 

在这个过程中,我突然发现,我的存在,是可以帮到很多人的。原来会有人因为我,生活变得更幸福、更充实、更有能量。我好像找到自己的“价值”了。

这激励我想在职业上不断做更多创新且有效的尝试,更好地去帮助来找我的人。 

2013年,一个非常偶然的机会,我在亚马逊上看到一本书 The Man Who Mistook His Wife For a Hat(《错把妻子当帽子》),心生好奇之下买了回来,结果这本书为我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书中讲述了24个大脑出了问题的神经失序患者的遭遇和经历,比如,竟然会有人把妻子错认为帽子,抓起来往头上扣。这样神奇的故事让我对大脑和神经科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我想知道,大脑里面到底有什么?是怎么运作的?

于是,我发了疯似地搜集查阅国内外与脑神经科学有关的书籍、期刊、科普报道、学术文献,甚至去追「最强大脑」这类的电视节目,越是探索,我的心越是沉浸在里面。我发现,原来人的大脑,是可以重塑的。 

上世纪80年代以前,“大脑不变论”盛行,神经学和神经科学普遍认为大脑是由多个不同的小“器官”组合而成,每个区域都负责其特定的功能,而成人的大脑是固定不变的。直到80年代后期,“大脑可塑性”才被发现:成人大脑其实是一块有弹性的肌肉,可以像身体肌肉一样被训练与重塑,其结构和功能终身都可以随着经历的变化而改变。

另外,我们人类的身体能分泌大约50种荷尔蒙,而神经递质则根据分类的不同,可以有几十到上百种不等,而且还不乏常有新品种被发现。这些身体里的化学物质,每个都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 

一旦学会善用这个大金矿里的物质,我们就可以更容易达成目标。这也就意味着,善待和训练大脑,我们的人生大有潜力。

我尝试着用脑科学知识来“重塑”自己。我本身其实是一个不自信、没有野心、很宅的人,但是做教练就是需要对着一个甚至很多人讲话,我心里是有恐惧的。 

为了解决这个难题,我在国际教练联盟给自己找了一个“大脑教练”,运用脑科学知识,不断从思维和行为模式上做出改变,去面对心里的不安和恐惧。我好像重获新生,从一个没有自信心、离过婚、被别人认为很惨的中年妇女,到现在可以做自己非常热爱的事情。可以说,是神经可塑性赋能我、改变我,打破原来加在我身上的很多标签。 

Elise Zhu进行TEDx演讲 

我也开始把这些脑科学知识推广在朋友、客户身上,结果源源不断收到正向的反馈,这相当于给了我一个亮光:在教练过程中运用脑科学知识,可以让更多人从中获益。 

于是,我慢慢成了大家口中的“大脑教练”。 

大脑教练的“失败”与冒险

从过往的经验来说,教练失败的几率还是比较低。因为我一贯的模式是双向选择,如果听了对方的情况后我觉得没有太大把握,或者我们不会产生太多化学反应,我一般不会接的。 

而且每个教练擅长的领域不同,每个人所适用的教练方式也有所不同,所以我会选适合自己教练方法的人。

做教练到现在,要说有失败的案例倒也算不上,但确实有结果跟我预想中完全不一样的。 

比如之前有个企业请我给他们的高管做教练,结果到最后,我帮助这个人找到了自己人生的目标, 根本不是他现在做的工作,那怎么办? 

理论上是他公司付钱让他来的,按理说我应该劝他留在目前的工作岗位上,但我内心也会挣扎是否该鼓励他勇敢追寻自己的梦想呢? 

最后我决定跟他的企业聊,没想到的是,企业竟然同意他离开,然后又新招了一个人,让我继续给这位新人做教练。丛这件事中我也领悟到,对这个企业来讲,让一个错误的人离开,比让一个错误的人留下来,成本要低得多。

到现在,我做一对一高管教练有几百人了,做团队教练、领导力培训也有好几千人了。做了这么多职场教练,我慢慢发现,这些高管也是普通人,最常犯的错误,就是“难以坚持”。 

我一直深信一句话:教练只是个掘金者,金子都在你那里。所以当我发现对方快坚持不住的时候,我就会帮他找到自己生命中的“金子”,就像当初我找到自己人生的“价值”一样。 

人有了动力,才能有更持久的行动力。这样的动力,往往是超越了自我满足和实现的部分。成功、权位、资产... 这些目标都只能在短期给到我们一点动力,这类目标激励机制下,化学元素产生的作用是短暂不持久的。而我们一旦找到这些目标背后的深层次意义,由此而来的能量和动力,才是持久的,源源不断的。 

我觉得我跟很多职场教练最大的区别是,我永远把对方当做一个“全人”(Whole Person),就是他虽然在职场上遇到了很多问题,但他不只是一个“职场人”,他还是一个自然人、一个家庭人。所以我会从整合的角度去帮助这个人,而这个整合的过程,脑科学知识能起到非常大的帮助。 

退一步说,我也不希望大家只是把我定义成“大脑教练”,我也是一个“全人”,我在做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工作,你永远不知道我有多么喜欢做教练,每一次都像一场冒险。 

如果说大脑可塑性有一个目的,那不就是在提醒我们要好好地、尽情地活着,在人生的旅途中去尝试、体验、突破、学习、折腾......还有爱!这样才不枉此生。 

+1
39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你所以为的App,可能有想不到的妙用。

2021-03-06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