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文鼻祖”冲刺大A股

蓝媒汇财经2021-03-05
韩寒、易中天等畅销书作家背后的boss要上市了

作者:蓝小妹

编辑:六耳

来源:蓝媒汇财经

由同名网络小说改编的电视剧《赘婿》热播,俨然成为开年小爆款。这部网文有着深厚的群众基础,在网络文学网站上曾人气颇佳。

说起网文,不得不说一个人。他曾号称国内网络文学界的鼻祖,以笔名“李寻欢”混迹网络。昔日,他与《武林外传》的编剧宁财神、邢育森并称“网文三驾马车”。

那是在20年前,70后的“李寻欢”只是西北大学毕业不久的学生,在工作之余开启了写作之路。随着2000年网络文学的泛起,“李寻欢”便以《迷失在网络中的爱情》一举成名,成为第一代网络文学写手的代表人物

“李寻欢”不走寻常路,以出版《粉墨谢场》来宣告与网文创作的告别。待他恢复本名路金波后,买下了韩寒和安妮宝贝的版权。

现如今,他已经成为畅销书作家背后的书商和大BOSS,后面跟着一票明星作家:易中天、冯唐、韩寒、蔡崇达、张皓宸、严歌苓、李继宏、杨澜、凯叔……

“网络写手”是一个太过遥远的称谓,文化商人与路金波现如今的架势更匹配。

路金波于2012年创立的果麦文化,近日提交了创业板上市招股书的注册稿,向上市再迈进一步。一批明星作家有望进入A股。

从文艺青年到文化商人,路金波的成名史也彰显了其商业风范。在他呕心沥血的操盘下,果麦文化被打造成了为当代读者提供“价值和美”的文化产品。

在文化创意产业上,版权是内容产品的来源,也是文化产业链的起点。果麦文化为此耗费重金,签约了韩寒、易中天、冯唐、安妮宝贝、安意如、赵闯、李继宏等大批知名作者。

果麦文化与一些知名作家已经形成深度捆绑。韩寒、易中天、张皓宸、李继宏、冯唐的妻子黄山等均在果麦文化间接持股。

路金波与韩寒的交情颇深。韩寒也是果麦文化发展历程中绕不过去的人物。

2002年,被誉为“影响了一代人”的文学网站“榕树下”还有着“中国第一文学网站”的IP。由于创始人出现资金困境,榕树下被以1000万美元价格卖给了全球最大的出版集团贝塔斯曼。至于“榕树下”之后再度被对折出售,最终沦为一个“域名”,那已经是另外一个故事。

正是在时任“榕树下”总编辑路金波的参与下,榕树下和贝塔斯曼共同成立了“贝榕书业”。贝榕书业成立时,韩寒也已经辍学在家,凭借《三重门》红得发紫。

路金波找到韩寒以5000元的授权费签下韩寒的小说改编漫画。两个文青初次见面便有种“酒逢知己千杯少”的既视感,CP故事由此拉开帷幕。

2005年,路金波陆续签下韩寒的《一座城池》、《光荣日》、《他的国》等书。而那些年,贝榕书业成为了韩寒的出版商。

一直到果麦文化成立,公司为韩寒开启了“作品的C位出道之路”,策划发行了多部百万销量的作品,例如《我所理解的生活》、《青春》、《三重门》、《1988: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

2012年果麦文化成立时,创始股东正是路金波和韩寒的母亲周巧蓉,路金波作为第一大股东,周巧蓉是第二大股东。

果麦文化作为韩寒幕后的主力推手,还投资了多部韩寒执导的影视作品《后会无期》、《乘风破浪》、《飞驰人生》。其中,果麦文化投资《乘风破浪》、《飞驰人生》,总收益接近2000万元。

因为双方深度绑定,韩寒及其控制的上海有树文化的版权就委托给果麦文化,常年位于果麦文化版权采购供应商名单前列。

在摸爬滚打的这些年里,路金波陆续签约了大批知名作者,策划了百万级别的畅销书。

除了韩寒,还有一批作家通过果麦文化员工和合作作家持股平台“果麦合伙”间接持股。

比如,十余年之前在《百家讲坛》讲三国演义而火遍大江南北的易中天,持有果麦合伙2.66%的股份;畅销作品《你是最好的自己》《我与世界只差一个你》的作者张皓宸持有果麦合伙2.83%的股份……

明星作家云集也让果麦文化吸引到了资本的注目。经纬中国、普华资本、idg资本、华盖资本、浅石创投等机构均现身其中。

或许,早在告别文艺青年的时候,路金波就开始在精心谋划成为一代书商。

果麦文化正在用资本的“金手铐”绑定着畅销书作家,建立起独家版权的护城河。当然,这也导致公司与这些明星作家之间存在诸多关联交易,时常被外界提及。

在2020年2月22日递交的IPO注册稿中,果麦文化提到本次上市募集的3.5亿元资金将全部用于版权库的项目建设。可见,将内容版权建设比作果麦文化的命根子也不为过。

为了能在激烈的市场竞争压力下抢占版权资源,果麦文化还通过预先支付作者版税的方式获得优势资源。

只是,如此一来果麦文化报告期内的预付款就呈现激增趋势。招股书显示,公司报告期内预付款项分别为2613.38万元,9204.28万元,11256.17万元和13468.36万元,占公司同期流动资产的比重分别为15.30%、28.59%、26.39%和31.09%。

从某种角度来看,这也说明相对于版权供应商,果麦文化在版权合作方面的话语权并不占优。

整个流程中,果麦文化给上游版权供应方预付版权费,而下游销售客户则是后付款。用于图书制作的版权费早都付出去了,而用来赚钱的图书离销售出去钱到账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除了预先支付版税所引起预付款项大幅增长,果麦文化的存货账面净值也受到了很大波动影响。报告期内,该项金额分别达到6609.26万元、9997.10万元、11289.52万元和10968.13万元,占公司同期流动资产比重的38.68%、31.06%、26.47%和25.32%。

这就意味着公司超过一半的流动资产都是预付款项和存货,对公司的经营业绩和现金流带来的压力可想而知。

这种商业模式也一定程度上导致了果麦文化现金流不给力。

报告期内,果麦文化的经营活动净现金流常年为负,2017年至2020年中报累计经营净现金流为-7695.68万元,说明货币资金增加主要来自于投融资活动。

从2013年新经典文化获得红杉资本的1.5亿投资,到2017年登陆A股市场,资本的力量在加速产业变革,读客、磨铁、果麦们纷纷公布融资,阅文、掌阅们纷纷IPO争抢IP。

民营出版一时活跃了起来。

只是,尽管有众多明星股东加持,果麦文化依然无法突破更好的营收表现。

果麦文化的主营业务包括图书策划与发行、数字内容业务、IP衍生与运营,其中图书策划与发行占营收90%以上,数字内容业务、IP衍生与运营业务收入占比很少。

相较于已上市的新经典(603096.SH),果麦文化的营收甚是尴尬。那么,在IPO路上摇旗呐喊的果麦文化,底气何在呢?

或许值得称道的是,果麦文化在公版图书市场码洋占有率连续三年排名第一,超过了读客文化和新经典。

2012年,果麦文化推出了法国名著《小王子》的李继宏译本,尝到了公版书的甜头。2015年,果麦文化推出了《浮生六记》,2017年至2019年连续位列中国古典文学类图书销量榜之首。

随后《闲情偶记》《小窗幽记》《随园食单》等“中国人的生活美学”系列产品也十分成功。2016年,果麦文化与新世相联手打造了青春版《红楼梦》,在宣传中号称历时三年修订制作,并请来了范冰冰、张静初等明星为其宣传。

将公版图书精致化再出版,其实是果麦文化找到的一个看似无往而不利的模式。

公版书本身自带流量,不需要签订版权合同,还能节省高额版权成本。用环保轻质纸,配合美观的字体,用精致化的卖点掩盖了最大化降低成本的想法。

“封面好看、懂策划,会营销,文案做得好,出书速度快”是很多读者对于果麦文化图书最深的印象。然而,也有一些业内人士却认为“老书新做”、“重译经典”等做法有些“鸡贼”。

在宣传李继宏版《小王子》时,果麦文化声称这是“迄今为止最优秀的译本,纠正现存56个版本的200多处错误。”李继宏也被称赞为“天才译者”。

然而尴尬的是,豆瓣上其它版本的《小王子》评分普遍在9分以上,李继宏版评分只有7.7分。

在此过后,九久读书人编辑、法语译者何家炜注意到果麦文化肆意大力宣传的不合理语句,随后在豆瓣上发起了给该书打一星差评的“一星运动”,还将李继宏翻译的另外三本译著一同加进了“一星文库”的豆列。

这也是豆瓣史上首次“一星运动”,此后豆瓣用户曾多次用“一星运动”来表达对过度宣传的图书的批判,于是演化成了豆瓣上一种特殊的社区文化。

能否持续获取优质内容版权,将是始终影响果麦文化主营业务发展的关键。或许,这也不是单单上市就能解决的问题。

来日方长,道阻且长。

+1
5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关注市场阴晴圆缺,解析资本风云变幻!
特邀作者

关注市场阴晴圆缺,解析资本风云变幻!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