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世界工厂到世界发动机,中国制造正在颠覆你的想象

36氪品牌 · 2021-03-04
逆势增长的背后,一个智能化转型的时代洪流正在奔涌。

不同寻常的2020已经过去,在这全球经济遭遇重击的一年,中国交出了振奋人心的答卷——成为世界上唯一实现经济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

逆势增长的背后,一个智能化转型的时代洪流正在奔涌。

联想作为制造业智能化转型的先行者和赋能者,联合腾讯新闻于今年年初走访了四家在不同行业具有代表性的先进制造企业,记录其智能化转型的故事,发布了首部聚焦中国制造智能化转型的纪实电影——《从世界工厂到世界发动机》。

影片聚焦于这些中国制造企业里信念坚定、先锋实干的“新IT人”,让这股智能化转型洪流中的中坚力量从幕后走向台前,讲述他们的时代际遇与精神。

变局当中求新局

自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经历了40多年的高速发展,在过去长期依靠人口红利、资源红利等的粗放型发展模式下,中国一直扮演着“世界工厂”的角色,处于全球制造业价值链底端。近两年来,国际局势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全球化遭遇逆流,我国提出大力发展以5G、数据中心、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为代表的“新基建”。

实际上,顶层设计近年来也持续发力,不仅多次高层会议提出“推进制造业高质量发展”,《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还着重强调,“保持制造业比重基本稳定”;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明确指出,加快发展现代产业体系,把发展经济着力点放在实体经济上,坚定不移建设制造强国。

但与上一轮信息化改造不同,本轮人工智能、物联网、5G、云计算、边缘计算等智能科技的发展,推动人类社会进入了万物互联、万物皆可计算的新世界。在这个新世界里,5G、云计算等技术极大促进了数据的增长和算力的发展,传统的“云-管-端”IT架构不再适用制造业升级新需求,加之新冠肺炎疫情的催化,新世界呼唤一个IT信息技术、CT通信技术、OT运营技术的融合发展的,全新的IT架构——新IT(Intelligent Transformation,智能化转型)。

即将在北京启幕的2021年全国“两会”上,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杨元庆也将会围绕“推进算力基础设施建设,支撑中国数字经济高质量发展”提出相关建议。

杨元庆代表认为,发展数字经济,加快各行各业的数字化、智能化转型,离不开“新IT”基础设施的支撑和赋能作用。在数字经济时代,信息数据总量呈爆炸式增长,只有通过“新IT”中的“边-云-网”协同发力,增强计算力,才能将数据生产资料转化数据价值。

具体来说,制造业智能化转型需要的不再仅是硬件设备,而是基于“端-边-云-网-智”新IT架构的全套解决方案,需要的是包含顾问、实施、运维在内的全方位服务,对业务流程和决策流程进行更好、更智能的管理,形成行业智能、提质增效。

联想分别在制造业与信息技术两个领域有着深厚的积累,并且也是全球少有的“端边云网智”全要素覆盖的行业领导厂商。作为新IT龙头企业,联想多年来聚焦智能制造、智慧城市、智慧教育、智慧医疗、智能交通等垂直领域,以新IT赋能各行各业智能化转型,穿越经济周期,实现可持续发展。

智能化转型的先行者

在对外赋能之前,首先自己要有丰富的理论和实践经验。

早在2011年,联想就开启了以数据智能为核心的智能化转型之路。在联想各个智能工厂中,都部署了5G智能制造产线。通过摄像头和各类传感器将产线上机器运行和人工操作的轨迹数据实时采集上传,通过5G网络和联想边缘计算、云计算平台的协同分析数据,实现对机器的预测性维护和对产品的智能质量检测;另外联想通过自主研发的智能算法,能够对客户订单、部件供应和产品计划等相关信息化数据进行需求预测和智能排产。

位于合肥的联宝工厂是联想智能制造的典型样本。联宝工厂是联想全球最大的个人电脑研发制造基地,有自主研发并拥有完整知识产权的哪吒线、水星线两条智能化产线,每天可智能处理5000笔订单,且其中80%以上是单笔小于5台的个性化定制,4小时内可调取2000多种电脑部件,形成全球数万种个性化配置组合,订单达成率平均比业界标准快15%。

作为世界上最主要的PC工厂,这里每年生产超过3000万台联想电脑,全球每新售出8台电脑,就有一台出自合肥联宝工厂。联宝工厂的产品不仅销往全球126个国家和地区,还建立有合肥、台北研发中心,拥有41间业界领先的实验室,协同母公司联想与全球一流科研机构及世界500强企业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基本形成“研产供销服”全价值链的智能化模式。

图说:“水星线“是一条柔性生产线,自动化率超过50%,拥有61套自动化设备、23台机器人,能够有效保证产线可以24小时不间断生产。水星线的极限UPH(每小时产能)能达到280,超越了人工组装的速度极限。

图说:“哪吒线”是一条主板智能化工业互联线,自动化率达到业内领先的90%。

为了应对供应链和订单销售预测不准的问题,联宝在自己首创的低温锡膏焊接基础上,自主研发了目前业界唯一的CPU后焊技术,可以让最关键的CPU元件最后焊装到芯片板上,即使缺少关键电子材料也可以继续生产。

除产线智能化外,现在联宝科技智能制造中心总经理曲松涛已经开始非常熟练地使用“智能驾驶舱”,早晨8点在高铁上他就可以在手机上看到出货交付及时达成率等指标,如果看到哪个指标有问题,可以当即召开会议来解决。

“我们把科学和艺术相结合,要做一个新一代的智能生产线”,曲松涛说,联想始终希望能作为智能制造的引领者、赋能者,帮助其他企业,让更多企业少走弯路、少进坑,“让他们能够在成功的基础上,或者相对来讲安全的一个起点上,按照他们的企业的需求再去快速发展,而没必要走这些老路弯路。”

传统印刷行业迎来朝霞

“在生产制造方面,我们的经验确实有,但在跟合作伙伴联想交流以后,我们发现所谓智能化转型跟我们的生产其实是两个维度的事情——对联想来说是很简单的事情,对我们来说完全是挑战性的工作。所以最有效的方式是,通过跟成熟的技术方合作,双方把自己的优势结合起来,可以在投入可控的同时,让产品实现得又快又专业,这才是今后发展智能工厂最基础的条件。”

在跟联想合作进行智能化转型之后,高斯(中国)技术开发部副部长和新事业产业部副总瞿维国发出如此感叹。

高斯(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印刷机械设备制造商之一,全中国90%的报刊,超过50%的书本和商业印刷品,都产自于这家工厂所生产出的印刷设备。在纸媒兴盛的时代,是高斯(中国)最鼎盛时期。

随着电子阅读、手机阅读的兴起,纸媒急速衰落,这种断崖式下跌也影响着高斯(中国)。高斯(中国)开始了长达四年的摸索,寻找新的业务增长点;同时进行智能化转型以解决人力不足的危机。传统制造业人不知道该如何智能化,过程异常痛苦。

在最困惑的时候,联想为高斯(中国)提出了一套解决方案:将联想边缘计算网关ECG设备和联想工业物联网平台LeapIOT嵌套在高斯(中国)M-700S书刊印刷解决方案中。将设备运行的数据经过实时传输、整合与呈现,生成可追溯的数据记录,帮助高斯实现数据驱动的精细化印刷生产管理,降本增效。

运用了这一套智能系统后,设备平均废张减少80%,困扰这家企业多年的问题迎刃而解;原来需要10个人的工作,现在5个人就足够,被解放出的人力可以去做更有意义的工作。

高斯(中国)还与联想联合打造出“全球首台可变套筒式胶印机”,又研发出“全球第一台层叠式智能印布机”,成为“中国智造”的一个新成果。一个曾因行业衰退而饱受影响的企业,打开新天地,重焕生机,在所谓的传统行业里,迎来了漫天朝霞。

多行业赋能,共推智能化浪潮

高斯(中国)在智能化转型中遇到的困惑,其他很多中国制造企业也有。

他们在自己的领域掌握着先进技术与标准,但由于缺乏数字化平台、系统搭建经验,智能化转型中涉及到的技术很难短期补足,自己的优势很难发挥出来,最终效果往往不令人满意。一来二去,一些从业者难免对脚下这条“智能化转型之路”产生怀疑。

“这一年多数字化转型做下来,发现其实不是难在技术,而是难在人们的意识。对于传统制造企业从业者来说,在理解和接受上会有一些困难。”桐昆集团智能化转型主要负责人,恒云智联总经理、桐昆集团信息化负责人许燕辉如是说。

桐昆集团历经四十年发展,早已是中国化纤龙头企业,生产加工能力居世界涤纶长丝企业产能和产量之首,年产量近千万吨,员工超过20000人。桐昆依靠收购迅速扩张,目前旗下共21家工厂,遍布全国,最远的在新疆,企业管理者感觉很难管控。而桐昆的竞争力之一就是精细化管理,所以桐昆集团的需求非常明确——可视化、全程可控,同时希望有一个“大脑”能够帮助管理者科学决策。

从联想发展经验来看,如果一个企业能够把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等新技术跟整个的智能制造结合在一起,就会形成每个企业自己的“大脑”。但实际上,并不是所有的企业都有精力、有能力完成智能化转型升级。

“最难的就是把新技术和我们化纤行业的经验结合起来,还要根据我们的特殊需求,建立一个契合桐昆需要的智能化平台。”许燕辉在拆解桐昆面临的转型问题时分析说。

这时候,就需要联想这样的智能化转型先行者,将自己积累下的经验和技术,形成智能化解决方案对外输出赋能。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初期,正值桐昆集团的智能化转型关键期。为了能让桐昆的智能化转型顺利进行,联想智能制造交付(集团侧)高级经理王文全和同事不远千里驱车逆行前往桐昆,这一去就是三个月没能回家。

虽然工作很辛苦,长期驻扎在工厂不能回家,但是王文全很认同这份工作所带来的价值。“为了给客户带来最好的服务,我们不离不弃地守在工厂的一线。”

在联想的强力赋能下,目前,桐昆第一阶段的智能化转型工作已经完成,联想以工业物联网平台LeapIOT为核心,帮助桐昆打造了完整的企业级工业互联网平台。对桐昆下属21家分厂车间的工业网络进行改造和增强,连接了971条生产线上的26820台设备,并将全量生产数据和信息系统数据进行融合处理。

除了化纤,联想还帮助制造、医疗、工业维修、零售等各个垂直行业进行智能化转型,帮助更多企业实现智能化的梦想。

以国内最大、全球第五工程机械制造商为例,为满足国家发展需求,三一集团与联想建立合作。联想通过服务器支持三一的数据中台,将分散在100多个不同应用位置的数据汇总至一起,光是2020年就产生了超过1.2万亿条数据。此外,三一通过联想HPC设备为仿真科学提供算力,处理创新产品设计;同时双方联合打造HANA数据库应用,SAP系统架构搭载联想服务器和配套实施。此外,联想还提供了WMS物流库存系统、IP-Guard防护系统等软件支持。

借助联想在智能制造技术应用上的成功经验,不仅使三一集团的工厂整体效率提升超30%,产能提升50%,人力需求减少60%,场地压缩30%,还在供应链新科技赋能、智能化运维、绿色发展、多场景数据智能落地等领域共创合作新范式。

对于这样大规模的数据与算力支持,三一重工流程信息化总部总监吕青海认为,在这方面依然有努力的空间:“如果说数据是黄金,那么这个金矿我们至多才挖掘了1%。尽管我们已经是行业领先了,但我们需要做的还有很多。”

吕青海的反思,蕴含着在智能转型过程中,中国制造从业者,从追赶者逐渐变为探索者的身份转变。

中国制造的春天

财经作家吴晓波曾评论说,在中国产业智能化浪潮中,“联想这样的企业对制造业企业来说,首先是同行者,现在互相赋能、互相变革,是合作伙伴的共生关系。”

吴晓波认为,中国有很多做智能制造、工业物联网服务的企业,但联想与其他企业相比最大的区别是,联想首先是一个制造企业,基于几十年对制造行业和信息产业的理解,积累了一套自己的哲学思考和能力,并在此基础上克服各种困难,进行赋能化改造,形成了几百个应用化场景。

鉴古观今,我们可以发现,在任何世界强国的发展进程中,制造业都是至关重要的强国之基、立国之本,是经济发展的压舱石。作为最早从中国走出去的全球化高科技制造企业,联想立足国内,放眼全球,率先认识到中国制造从“世界工厂”向“世界发动机”转型升级的重要意义,并积极发挥龙头企业优势,主动输出自身经验,对供应链上下游伙伴的智能化进行投入,全力推动各行各业产业升级,为赋能数字经济发展,推动实体经济和数字经济深度融合,不断贡献自己的力量,承担起一家中国企业的责任和使命。

中国有庞大的制造业基础和规模巨大的市场,如今智能制造的浪潮正在中国大地上气势如虹。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中国制造人是幸福的。

“我们制造人遇到了春天,遇到特别好的一个窗口期,我们可以飞。“曲松涛说。

“等到疫情结束,中国制造可能又会迎来一次弯道超车的机会。” 瞿维国说。

“在民族、国家企业,你会有一种融入感,觉得是大家一起来做一件事情,实现一个目标。“吕青海说。

“为这么大企业做数字化转型,如果这个事情能够做成功,非常有成就感,能留下一点点光彩吧,我也想在中国经济发展史上留下一点东西。” 许燕辉说。

在联想、高斯(中国)、三一集团、桐昆集团等中国制造业中坚的带领下,在曲松涛、瞿维国、吕青海、许燕辉等中国制造人的努力下,中国制造这台“世界发动机”,正咆哮着迸发出澎湃动力,推动中国这艘巨舰,驶向星辰大海。

全部

+1
24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随着新冠疫情的蔓延,引发了一波房屋装修浪潮,一些有创意的房主终于可以按照自己的愿景来塑造自己的空间了。

2021-03-04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