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妆缉私风暴后的深圳华强北:跟风做起进口食品,商家抱怨淡季收支难平衡

时代财经 · 2021-03-04
从进口食品专区开业最早的明通数码城算起,还不到一年,新的标签是否能立住,有待观察。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噪点GlitchTech”(ID:timetech2020),作者:王亮,编辑:史成超 ,头图:GlitchTech摄,36氪经授权发布。

在嗅觉敏锐的华强北商人眼中,“食品”正在成为这里的新标签。

3月2日,GlitchTech实地探访深圳华强北发现,这里的几大主要商场如今都已有了新的业务转型方向:进口食品。除了专门卖食品的紫荆城食品交易中心,明通数码城的B区三、四楼,曼哈商业广场的B座三、四楼,远望数码商城的二楼等区域都新增了进口食品专区。

华强北最早靠电子产品起家,从2017年开始掀起向美妆转型的热潮,明通数码城首先从电子数码转向化妆品,之后几年,附近几大商场也陆续开始转型。直至2020年底,华强北美妆市场经历了一次“地震”,让这场转型热潮戛然而止。

2020年12月,深圳海关缉私部联合当地警方,在华强北破获了一起涉案金额达6亿元的跨境电商平台走私案,行动查获大批涉嫌走私进口的化妆品、护肤品。在此次打击走私案中,华强北商圈的明通、曼哈等商场的多家美妆档口受到查缉。

2021年1月7日,GlitchTech曾到华强北探访,在走私事件主要涉及的明通和曼哈两大商场内,美妆档口几乎已经全都处于关门歇业状态。

与此同时,自2020年下半年起,华强北各大商城已有食品专区陆续开业。各个商场的官方微信公号和宣传资料显示,从去年8月开始,明通B区四楼的国际进口食品专区首先开业;9月,紫荆城(共两层)彻底转型为全球食品交易中心。

紫荆城食品交易中心内。图片来源:GlitchTech

人流较多的明通数码城。图片来源:GlitchTech

此后新增的食品专区开业愈加频繁,11月初,曼哈B座三、四楼的食品专区开业;11月下旬,明通B区三楼的国际进口食品专区开业;12月8日,远望数码商城二楼的进口食品专区也开业了。

“食品是华强北的转型趋势”

从华强北地铁站B口出来,首先看到的便是远望数码商城,其门口新增了招牌“远望美妆交易中心(一期)”,二楼已经成为美妆和进口食品/日化用品的专区。

远望数码商城的招商部工作人员告诉GlitchTech,现在人流量并不是很多,其食品专区档口租金较低一点的在五六千一个月,较高的有一两万。GlitchTech注意到,商城二楼的大部分档口还未开业,卖食品的目前不到十家。

远望美妆交易中心(一期)。图片来源:GlitchTech

据曼哈商业广场的招商部工作人员介绍,其三、四楼食品档口租金价格600块一平米,但已经满了,如果想要租,可以帮助介绍转租的机会。

而在明通数码城和紫荆城,食品档口基本上都已出租。从租金对比看,四个商场中,明通数码城和紫荆城是较高的两家,也是食品转型最早的两家,其人流量相比也更多。

远望商城中还有很多空档口。图片来源:GlitchTech

前述曼哈商业广场招商人员说,“我们这边做食品,做得好的一天能有十来万元(营业额)。他表示,现在食品是华强北的转型趋势。

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报告分析称,从“尝态”到“常态”,进口食品已成为我国家庭食品的重要组成部分。数据显示,2009-2019年期间,我国进口食品规模持续稳步增长,截至2019年,我国进口食品市场规模高达908.1亿美元,同比增长23.4%。

GlitchTech注意到,在华强北,进口食品种类包括糖果、果冻、果脯、面包、饼干、巧克力、方便面、肉类熟食、奶粉、酒、饮料等等。进货地区来自全球各地,最常见的便是港台、日韩和东南亚地区。

各种小食品。图片来源:GlitchTech

各种小食品。图片来源:GlitchTech

但食品档口也并不只卖进口食品,而是会掺杂国内厂商生产的产品,比如一款叫“加州西梅”的果脯,产地来源于山东。有档口老板介绍,这是去年比较火的一款食品,当市场上流通什么,商家大都会卖些什么。此外,也有些档口会把奶粉、日化品和其他食品一起售卖,来增加店内的商品类型。

GlitchTech发现,大多数档口的食品大同小异,但价格差异较大。同一款食品,比如来自香港的方便面,价格从16元到23元不等,差价高达7元。

“这门生意也不好做”

在曼哈商业广场开店的牛恒之前从事红酒贸易,他在深圳龙华有自己的公司,因为想做零售业务、开拓更多渠道,又看到华强北在转型、有一定客流量,就入驻了这里。

他的档口租金在一万四千元左右,店内一边摆放进口于智利的红酒,一边摆放食品。牛恒称,在全中国,他的公司是这款红酒品牌的独家代理。他的想法是主要卖酒,小食品是附带的业务,因为在营业额上,酒还是占据大头。

牛恒档口里的红酒。图片来源:GlitchTech

他告诉GlitchTech,目前店里一天有几百人光顾,并不算多,现在勉强达到预期,收支能够平衡,整个曼哈商业广场有十来家卖酒的商家。

他还提到,很多老板是从罗湖的湖贝路搬过来的,之前湖贝路有很多做进口食品的市场,因为要进行拆迁改造,所以很多老板从那里搬过来。

另一较小档口的老板吴明明同样也想卖酒。他在汕头有自己的酒厂,是人参药材之类的养生酒,他在计划把老家的酒运过来。

吴明明的档口。图片来源:GlitchTech

他的档口租金低一些,一个月五千块,店里一边摆了少量食品,另一边还空缺着,位置留给酒类商品。吴明明说,之前是他兄弟在这里开店,他的兄弟在华强北开了好几家店,卖手机,也卖美妆,但经营得并不理想,于是让吴明明来负责。

这家店人流量很少,他说,目前营业额还付不了租金,他在想,“能不能打破一些固有思维,继续运营下去。”他觉得,紫荆城那里人流较大,才能经营下去。

春节前的广告宣传。图片来源:GlitchTech

吴明明说,去年年底食品的销量很好,特别是春节前,很多人来购买年货。如今,这些商场食品专区开业的广告,以及春节购物活动依然矗立在明显位置,但现在已经是淡季。“如果只依靠零售,十几块钱的商品只能赚几块钱,要增加利润还是要靠走量的批发。”

在网上,紫荆城因为售卖食品,已经成为深圳一些本地生活类自媒体关注的地标,在购物攻略中,价格低廉和品种丰富是其最大的特点。

紫荆城食品交易中心内。图片来源:GlitchTech

但即便是紫荆城这样最早开业、号称“全球食品交易中心”的“宝地”,很多老板也表示并不乐观——现在店面偏冷清,人流已经不如去年开业时候。

在紫荆城一楼,周力的档口位于商场最里面,租金一个月三万元,他过去是做内存卡生意的,生意不行了就转向食品。去年12月来到紫荆城的时候,档口已经全部被租出去,他从别人手里转租了这间店铺。

他觉得,春节前的旺季让很多人产生了误解,看着商场内那些面积更大,租金更贵的档口,周力觉得食品这门生意也不好做,他说,“一个月房租六七万元,要从哪里赚回来?”

对于初次接触食品销售的新人来说,寻找进货渠道也是一个门道。他说,他家没有直接进货渠道,都是从同行那里进的,谁家拿货多,他就从谁家倒过来一点。

紫荆城二楼档口一位老板说,明通数码城转型美妆后很火,很多商场也都在转型,但紫荆城从服装转型到美妆一两个月后,又直接转型成卖食品了,如今很多商场做食品,都是在跟风。

在华强北,很多人仍是闻风而来。即便从进口食品专区开业最早的明通数码城算起,也还不到一年时间,新的标签是否能立住,还有待观察。

+1
1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如何建立自己的独立思考框架?

2021-03-04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