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间,业主们流行搞“极致 DIY 装修”

神译局 · 2021-03-04
随着新冠疫情的蔓延,引发了一波房屋装修浪潮,一些有创意的房主终于可以按照自己的愿景来塑造自己的空间了。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随着新冠疫情的蔓延,引发了一波房屋装修浪潮,一些有创意的房主终于可以按照自己的愿景来塑造自己的空间了。本文译自The NewYork Times,作者朗达凯森(Ronda Kaysen),原标题为" Extreme DIY for Home Decor ",希望对您有所启发。

珍·隆多(Jen Rondeau)并没有打算把她的洗衣房,变成一个迷幻的迪斯科舞厅,但现在它看起来像极了,她对自己的杰作很满意。

这一切都是从去年1月初开始的,因为自春季以来,隆多一直在销售自己制作的口罩,但随着需求的减少,这位艺术家兼音乐家,发现自己没有了一个有创意的出口。于是,她把注意力转向了位于新泽西州西奥兰治(West Orange, New Jersey)的家中地下室里的一间实用的灰色房间。

她用了三天的时间,沿着一面墙壁,画了一幅中世纪抽象派的设计,大胆地混合了红色、蓝色、粉色和橙色。结果令她非常满意,她在另一侧又扩展了设计,在角落里放了一把橙色椅子,还安装了一个迪斯科灯机器,它会随着蓝牙音箱输入的音乐,播放闪烁的灯光序列。

“我有很充沛的精力,需要投入到某些事情上,”43岁的隆多说。她和42岁的自由电影摄影师丈夫保罗·隆多(Paul Rondeau),以及两个年幼的儿子住在这套四居室的牧场风格的房子里。现在洗衣房已经粉刷好了,“我想去那里,”她说。“这让我很开心。”

随着新冠疫情的蔓延,引发了一波房屋装修浪潮,一些更有创意的房主将这一时刻解读为一个创造性的时刻,抛开对房屋应该是什么样子的期望,以引导他们的艺术能量的方式更新他们的空间,在这个过程中重新想象什么是可接受的家居装饰。当许多房主投资巨资改造厨房和浴室时,这些人却在创造一些独特的、非常个性化的东西,而在材料上通常只花几百美元。

不能去看电影了吗?没有比现在更合适的时间,把地下室变成一个拥有全套特许经营的家庭影院了。小浴室里没地方放个浸泡浴缸吗?没关系。把它安装在卧室里。孩子们已经有幽居病吗?没有什么时间比现在更适合在前院建一个溜冰场了。

对这些房主来说,DIY项目是一种解放,它发掘了未被发掘的艺术才能,或者磨练了他们培养多年的艺术才能。他们的家已经不仅仅是一个他们想要占据的空间,而是一个他们可以按照自己的创意愿景来塑造的空间。

“在家装选择中,我看到更多的色彩,更多的冒险感。人们会说,‘我没地方可去,还是在家看看有趣的东西吧,’”设计师英格丽·费特尔·李(Ingrid Fetell Lee)说。她是《快乐:普通事物创造非凡幸福的惊人力量》(Joyful: the Surprising Power of Ordinary Things to Create Extraordinary Happiness)的作者。

室内设计师、HGTV节目《重返福特家》(Home Again with the Ford)的明星琳恩·福特(Leanne Ford)认为,对于房主来说,现在是时候放弃一些新冠疫情前的预期了。如果没有客人住在客房里还有什么意义呢?“我们不需要装饰我们一年前的生活方式。我们需要为我们现在的生活方式进行装修,”她说。

这也是一个展示我们创造力的时刻。没有人来家里作客了,也就没有人对你古怪的选择发表评论了。福特说:“人们太关心兄弟姐妹、妈妈和邻居说的话了。”但现在,是这种论断暂停的时刻了,一些房主感到更加放心大胆。“专心做自己想做的事,知道这是自己的房子,是一种解放和创造的力量,”她说。“现在没有人过来作客了,所以这是一个更好的时机来练习。”

隆多完成了洗衣房的粉刷工作后,她搬了个人创意到墙上。“我当时想的是,‘接下来会是什么?’就好像上瘾了一样,”隆多说,她从华盛顿州温哥华(Vancouver, Washington)的壁画家雷切尔·杰克逊(Racheal Jackson)那里学到了一些技巧,并从他那里找到了灵感。杰克逊在照片墙(Instagram)上有近7万名粉丝。

接下来,隆多在儿子的浴室里画了一幅壁画,那是一个又长又窄的空间,她也认为做这个的实验的时机已经成熟。但是画了五天之后,结果令人失望。边缘不是直的,颜色也很难与棕色的瓷砖相匹配。 “我脑子里的想象,并没有很好地转化成这个空间。” 她说。

但这对分别为5岁和9岁的男孩却很高兴和满足。因此,她没有修复这些壁画,而是转移到了开放式的客厅和餐厅区,在那里她粉刷了后墙——从餐厅的边缘到客厅壁炉——深蓝色,强调了充满活力的线条、形状和圆圈。在通往客厅的入口,她画了一幅自由形式的设计,用黑色线条和彩色方块。

她说,粉刷的结果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尤其是在她的客厅里,那里有拱形天花板,可以看到大约40英里(约合40公里)外的曼哈顿天际线。以前,这个房间“感觉并不像一个温暖的友好的空间”。感觉就像我们在里面放了个沙发,然后就收工了,”她说。现在,“感觉很好。我每天早上醒来,在孩子们醒来之前喝我的咖啡,我坐在客厅里看日出,俯瞰整个城市。”

一个真正的电影院,并且有一个小卖部

对于一些房主来说,疫情给他们提供了时间来处理那些在“蜂蜜计划”(honey-do list)名单上徘徊的项目。2018年,里内卡谢泼德(Rineeka Sheppard)和丈夫史蒂文(Steven)在印第安纳波利斯(Indianapolis)一栋有五间卧室的房子的地下室里,为自己建了一个家庭影院。

但生活总是有各种忙不完的事情。他们都有工作,抚养着三个十几岁的孩子,和一个五岁的孩子。但在今年4月,38岁的谢泼德因为新冠疫情的缘故,丢掉了在州教育部收集拖欠学生贷款的工作,她的工作日程一下子就空了出来。

“终于,是时候了,”谢泼德说,她是一个在电影院最喜欢去的地方是小卖部的人。“面对新冠肺炎,我反而终于能够退一步,并且深呼吸了。”

当她43岁的机械师丈夫在装修房子时,谢泼德在脸书商城(Facebook Marketplace)上寻找家装用品,她找到了椒盐卷饼和玉米片保温器、一个零食展示架和一个玻璃罩的迷你冰箱。(她已经在家具电商平台Wayfair上买了一台爆米花机。)每个小卖部都需要一个冷饮柜,她最终在一家即将倒闭的餐厅找到了一个。通过社交媒体,她找到了一位退休的可口可乐修理工,愿意为这台机器安装和维修。

史蒂文·谢泼德(Steven Sheppard)花了几个月的时间,装修了地下室的墙壁和地板,安装了干墙和新地板。他用木托盘做了一个柜台,把房间刷成了黑色和红色。他把电影院的座位从6个增加到了10个,在后面增加了一排立管,在前面增加了两个躺椅。

“很多时候,我都在想,‘哦,伙计,我做不到的,’”他说。有一次,他从中午一直工作到第二天凌晨3点。“在地下室里工作的时候,时间看起来都是一样的,反正我不知道现在是白天还是晚上。所以我就继续工作。”

他们在1月份完成了这个空间。里内卡谢泼德喜欢一家人可以蜷缩在一起看电影。 “如果你的胃不舒服,你可以下楼去喝一杯雪碧。” 她说,“电影放映时,我们可以下楼,宝宝可以一边看电影,一边吃爆米花,吃糖果,感觉就像在电影院一样。”

前院的溜冰场

其他一些房主,也在这几个月里开始在家里,试着复制外面世界的活动。在威斯康星州的欧克莱尔(Eau Claire, Wisconsin),室外溜冰场是开放的,但由于新冠疫情的限制,室内取暖棚关闭了。所以,如果你想滑冰,是没有地方使用浴室的,也没有温暖的地方换装备,更没有小卖部买热可可。因此,39岁的查德·罗瓦坎普(Chad Rowekamp),决定建造一个溜冰场给他的两个孩子。

圣诞节的清晨,罗瓦坎普把从加拿大溜冰大师(Rinkmaster)公司购买的装备组,装好了自家门前草坪上一个20英尺× 30英尺的溜冰场。正常情况下,那么大的溜冰场需要一周的时间才能被装满水并结城冰,但由于当周夜间的气温从20多度骤降到零下,他在几个小时内就完成了这项工作,凌晨2点左右完成了这项工作。

“我以前从来没有做过这项工作,我其实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但它就是成功了,很棒,”百事可乐公司(PepsiCo)的销售人员罗瓦坎普说。他在新冠疫情期间,给了他的孩子很多的室外活动空间,比如毛绒玩具动物园,是春天的时候他在屋前的草坪上完成的,展品包括猴子和熊猫,还有他为孩子们购买和装饰的放置在附近的邮箱,这样孩子们可以亲手写卡片和信了。

建好的家庭溜冰场,立刻引起了他7岁女儿的兴趣。“圣诞节是一个星期五。到那个周一的时候,她已经滑了10个小时了。”他说,“走出前门,想滑多久就滑多久,然后进来喝杯热巧克力,这真的很棒。”

成为马赛克艺术家

今年1月,克里斯汀·施林克特(Kristin Schlinkert)终于完成了她的第一个家装项目,这是一个8英尺长、7英尺半高的马赛克瓷砖,是她在得克萨斯州阿灵顿(Arlington, Texas)有四间卧室的家中的化妆室里设计和组装的。去年4月,她开始着手制作这幅由3/4英寸高的蓝白瓷砖拼成的马赛克,当时她以为自己要在家工作好几个月。但材料直到6月份才送到,那时她已经回到办公室,从事商业地产的投资。

她上下班的路上——单程要花一个半小时——她没有时间在工作日投入这项创作。但随着她的社交生活无限期地停滞,她的周末完全自由了,她第一次发现自己沉浸在一个可延展的艺术项目中。

“我已经53岁了,我以前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施林克特说。她深受这个项目的启发,计划去阿灵顿(Arlington)的德克萨斯大学上艺术课。

她把房子的入口作为工作台,按照她在网上找到的设计图案,在地板上铺上15英寸见方的格子。完成各部分后,她把它们贴在化妆室的墙上,创造了一种几何设计,把她所说的“普通的化妆室”,变成了家里她最喜欢的地方之一。“现在是这个美丽的、异想天开的、杰出的空间,”她说。她的下一个项目是为主浴室设计马赛克。

卧室里有一个浴缸怎么样?

两年来,塞吉·克劳福德(Sage Crawford)一直在考虑在她居住的丹麦奥尔胡斯(Aarhus)的一居室公寓里,安装一个爪足式浴缸。但这个来自康涅狄格州的45岁美国人克劳福德,她有两个障碍要克服。首先是这间浴室不到11平方英尺(约合13平方米),除了一间简单的淋浴房外的空间是在太小了,而且爪足式浴缸在这个斯堪的纳维亚国家并不常见。有一次,她最好的朋友,一个住在阿姆斯特丹的纽约人,想出了一个非常纽约的解决方案:在她的卧室里安装浴缸。

但生活一直很忙碌,直到去年春天奥尔胡斯被封锁。我当时的反应是,你知道吗?克劳福德通过视频社交平台Zoom说。“我不能旅行,我无处可去。我甚至没有东西要买了。”

在向一位建筑师确认了她居住的这栋1911年公寓大楼的地板,可以承受这些重量之后,她找到了一家瑞典公司,制作了一款爪足式浴缸,宽度窄到足以塞进她的公寓。当浴缸一送到,她就雇了搬运工,把它搬到二楼。找一个水管工并不容易,因为她找来的大多数人都不知道什么是爪足式浴缸,也无法想象在卧室里安装一个。但克劳福德坚持要这样做,“最后有个朋友说,‘这听起来很奇怪,但我会去看看的,’”她说。

她想把浴缸安装在卧室角落的一面裸露砖墙旁,从那里可以俯瞰她的阳台和一个内庭院。管道工将厨房水槽的管道延伸到内墙,并将废水也从水槽排出。

现在,在已经是第二次封锁的几个月里,克劳福德对她的这个古怪项目一点也不后悔。她的卧室现在有了巴黎式的宁静,让人更容易忍受漫长而孤独的日子。到了晚上6点,她就会在浴缸里用Kindle看书,享受着她在网上订购的15种泡泡浴香味中的一种。“我真的很期待。这是属于我的一个快乐的空间,”克劳福德说,她通常在每年的这个时候是外出旅行的,就是为了躲避斯堪的纳维亚冬天的黑暗。“如果我不是这么做了,我会很难过的。”

译者:TeresaChen

+1
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