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年亏6733万港元、市值仅3亿,传递娱乐还有机会吗?

文娱商业观察2021-03-03
围绕着传递娱乐的标签有很多,每一个都比公司本身要出名。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文娱商业观察”(ID:wenyushangyeguancha),作者:浮萍,36氪经授权发布。

围绕着传递娱乐的标签有很多,每一个都比公司本身要出名。

比如收购杨超越的经纪公司闻澜文化,传递娱乐被资本市场打上杨超越标签;比如传递娱乐老板是富力地产独子张量,外界会将他的“京城四少”固化印象放大,而忽略这家公司到底是做什么的。

作为一家港股上市公司,这对于传递娱乐目前主要有影视剧制作、艺人经纪等业务,但业绩并不是很好,最近公布的2020年6-12月财报显示,半年内营业收入1.61亿港元,相比较2019年同期下降超过60%。而净利润方面,期间亏损6733万港元,相比较于2019年同期亏损扩大三倍。

此外传递娱乐还面临着负债高企、商誉高悬等问题,如果不是张量一直在持续输血,传递娱乐可能难以长期支撑。这样的一家公司还有未来吗?这事很难说,资本市场给出了市场的答案:目前传递娱乐的股价0.136港元/股,市值3.5亿港元(约合人民币3亿元)。

1.08亿出售4间影城,传递娱乐继续与黄百鸣做切割

在2021年半年报度业绩的公布的前后,传递娱乐选择继续与黄百鸣做切割。

稍微翻阅一些历史的会知道,传递娱乐的前身是黄百鸣创办的天马影视。作为香港老牌明星,黄百鸣很早就涉足资本市场,2012年带领天马影视登上港股创业板,并在2015年1月成功转入主板,成为一个面容姣好的港股壳公司。

发展的多年时间里,天马影视有两大块业务。一是影视内容的制作和发行,出品并发行过的作品包括《叶问3》《反贪风暴3》等;另一块则是香港的5家影院。随着2017年富力地产董事长张力的独子张量的收购,这两块业务自然也转至传递娱乐手中。

影视作品出品和发行是高度依赖人的产业,随着黄百鸣的套现离开,原来的人马逐渐淡出,传递娱乐转而4.5亿元收购厚海文化,成为公司新的影视内容制作和发行主力;但是影院等重资产一时半会儿是难以舍弃的,况且影院可以产生稳定现金流,可以撑起传递娱乐的营收“半边天”。

但是在2020年新冠疫情的大背景下,影院是最受伤的行业之一,面临着观众流失、片源减少等问题,2020年全球影院都是巨亏的,2021年除了中国部分影院,全球其他地区的影院也难以看到盈利的希望。

特定语境下影院重资产成为了公司的负担。所以在2021年初,传递娱乐果断以1.08亿万元出售了手中持有的4家电影院,而买家正是黄百鸣控制的公司,所以兜兜转转传递娱乐还是把影院还给了黄百鸣。

值得一提的是传递娱乐还保留一家朗豪坊的电影院,以每月5万港元的费用交由黄百鸣的公司打理。资料显示朗豪坊的影院拥有4D独家观影技术,是全港票房排名靠前的影院,对于这样的优质影院,传递娱乐保留下来也可以理解。

收购杨超越增厚艺人经纪收入,成财报亮点

传递娱乐被市场贴上杨超越的标签,是因为其已经收购了杨超越的经纪公司闻澜文化。

2019年9月份,当时在香港的上市公司传递娱乐发布公告称,公司附属公司广州戴德将以9600万元的价格收购杨超越的经纪公司闻澜文化60%股权,闻澜文化估值约1.64亿,剩余40%的股权将视7000万业绩承诺完成情况,在三年后以对应的价格收购。

闻澜文化并没有多少实际业务,之所以这么值钱只因为锁定了6年杨超越的经纪约,所以传递娱乐其实是以1.64亿的估值买下杨超越未来的收入。

虽然半年报中没有披露杨超越的个人经纪收入,但是披露了包含艺人经纪在内的泛娱乐版块收入9822.6万港元,相较于2019年同期的1162.9万港元增幅超过500%,是传递娱乐为数不多的亮点。

杨超越是鹅厂《创造101》走出来的艺人,因此与腾讯系资源捆绑的很紧密,非腾讯系的资源较少。在经纪公司被收购后,传递娱乐也在积极帮助杨超越争取资源,其最新参与出品的《理想之城》中就参演角色。

但并不是每个选秀艺人都适合走演员这条路,目前杨超越已经参演播出的《长安诺》《将夜2》等剧的口碑并不是很好,后续影视剧资源强捧效果还是存疑的。

厚海文化多部剧制作中,超4亿商誉或成拖累

卖掉电影院、艺人经纪业务还未做大做强,目前传递娱乐手中仅有的一张牌是其收购的厚海文化,在2020年6月至12月份带动影视剧业务创造了4596.8万港元的收入,比2019年同期的1.92亿港元下降81.22%。

客观地说疫情对于电视剧行业有影响,因为剧组可能会因此而停工,但是相较于电影行业而言,电视剧行业的制作影响要小很多,更多的是资本层面购剧价格的下降,而具体到传递娱乐来看,厚海文化的2020年播出的剧较少,大部分处于制作状态。

财报资料显示,传递娱乐2020年6月至12月份制作中的电影和电视剧费用高达4.3亿港元,远高于2019年同期的1.64亿元,目前正在制作中的电视剧包括《机智的恋爱生活》《乌鸦小姐与蜥蜴先生》《程序员那么可爱》等,大多为小成本电视剧。

一肩挑起传递娱乐的厚海文化也给自身带来了巨大的商誉风险。资料显示截止到2020年12月底,传递娱乐的商誉为4.8亿港元,其中4.23亿港元是由厚海文化带来的,剩下的则是杨超越的闻澜文化贡献的。

如此高额的商誉对于传递娱乐而言几乎等同于隐形炸弹。这几年A股影视公司整体表现不佳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前些年疯狂收购积攒下来的商誉集中暴雷,导致2018年、2019年和2020年大多数影视公司巨亏,有的甚至亏损高达上百亿,巨亏状况令人惊奇。

对于传递娱乐而言,商誉暴雷是迟早的事情,就是什么时候暴、如何暴的事情了,有了这个隐形炸弹,传递娱乐接下来几年的业务层面或许会转好,但是业绩层面必定会受到影响,一旦暴雷还将巨亏。

从这个角度来说,传递娱乐的转盈之路漫漫。

+1
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5G To C 被限制在手机的屏幕里,要做应用创新,必须找到“第二块屏”。

2021-03-03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