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来"烧钱"卖车

雷达财经 · 2021-03-03
蔚来能闯出多大的未来?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雷达 Finance”(ID:radarcj),作者:梁春富,编辑:深海,36氪经授权发布。

北京时间3月2日清晨,蔚来汽车发布了2020年第四季度及全年未经审计财务报告。

报告显示,2020年,蔚来汽车实现营业收入162.57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07%。其中,汽车销售收入为151.82亿元。这主要得益于汽车销量的大幅增长,2020年,蔚来共交付汽车4.37万辆,同比增长112.6%。

然而,蔚来依旧未实现自我造血的能力。2020年,蔚来汽车净亏损为53.04亿元,较前两年大幅收窄。不过公司的毛利和毛利润均转正,意味着蔚来已经能够靠卖车赚钱。

但财报发布后,蔚来盘后股价一度跌超6%。而在去年一轮迅猛涨势之后,蔚来股价近期出现调整,已从1月中旬的最高点跌逾15%。

从过去的2月份来看,造车新势力在资本市场整体表现不佳。同花顺iFinD数据统计显示,蔚来2月市值变化最大,市值合计减少了1092亿元,小鹏汽车和理想汽车两家公司市值分别减少695亿元和386亿元,三家新势力在2月市值合计蒸发了2173亿元人民币。

行业人士认为,过去新能源车企的整体估值偏高,目前已经进入到估值回调阶段。新能源行业风口过后,考验的就是企业经营、发展战略以及持续稳定发展的能力等。这一阶段,才是企业见真章的时候。

卖车很烧钱

财务数据显示,蔚来汽车营收和销量均有一定幅度的上涨。2020年,蔚来交付汽车超过4.37万台,2019年交付汽车约2.05万台,同比增长112.6%。

具体来看,2020年第一至第四季度,交付量分别是3838台、10331台、12206台、17353台。季度交付量的较2019年第一至第四季度的变化分别是-3.7%、190%、154%、111%。2021年前两月,蔚来分别交付了新车7225台和5578台。

2020年一季度的负增长主要是由于疫情影响,二季度后汽车交付量大涨并持续增加,但总体上交付量的增速却在大幅下滑。

蔚来汽车预计,今年一季度实现车辆交付20000~20500台,总营收在73.823亿元至75.572亿元之间,无论是销量还是营收,都是2020年同期的4倍多。

得益于汽车销量的大幅增长,蔚来2020年汽车销售收入同比增长107%,达151.82亿元。2020年全年总收入则为162.57亿元,同比增长107%。

净利润方面,2020年蔚来净亏损为53.04亿元,较前两年大幅收窄。2017—2019年,蔚来的净亏损分别为49.85亿元、96.39亿元、112.98亿元。2016年以来,蔚来的累计净亏损约为337亿元。

截至2020年12月31日,蔚来汽车持有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限制性现金和短期投资总额为425亿元。按照2020年的亏损状态,蔚来账上的钱可以支撑大约8年。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销量的增加,蔚来的毛利润有了明显的改善。2020年第四财季毛利润为11.4亿元,毛利率达到了17.2%,实现了毛利率转正,而2020年第三财季毛利率为-12.9%,2019年同期则为-8.9%。2020年全年,蔚来的毛利润为18.73亿元。而2019年蔚来的毛利润为-11.98亿元。

同时,伴随毛利润转正,2020年全年蔚来的公司毛利率提升至11.5%,汽车业务毛利率提升至12.7%。

值得一提的是,同为造车新势力的理想汽车2020财年全年交付量为3.2万辆,低于蔚来汽车的4.37万量。不过,理想汽车全年净亏损数额仅为1.51亿人民币,远远低于蔚来汽车53.04亿亏损水平。

“洗脑式”服务

三家头部的造车新势力同在新能源车赛道上,但在经营策略和主打卖点上各有不同,理想鼓吹增程式技术,小鹏注重续航,而蔚来最为突出的是用户体验。

一位蔚来车主曾向雷达财经表示,蔚来车主很多都有过BBA(奔驰、宝马奥迪)的用车经历,对车辆使用有相对成熟的理解和较高的期待,同时蔚来还能提供一个高品质的车主社交圈子。

换言之,蔚来不会因为交易关系的结束而停止和用户产生联系,相反,它会将品牌渗透到用户生活的方方面面,比如定期举办的车主活动,按照爱好划分的主题社群等等。因此有人认为蔚来更像是一个用户粘性极强的生活方式品牌,而不是一家造车企业。

在蔚来陷入危机的2019年,ES8自燃召回、裁员风波、部门缩减、负债压顶等等负面消息几乎没停过。但在危难之际,蔚来与用户之间展现了一种类似于“命运共同体”的联系。

2019年的NIO Day, 不少用户自掏腰包从各地赶来为蔚来站台,为李斌打气。此外,还有多位蔚来用户分别在济南、青岛、呼和浩特、上海、深圳等十几个城市,自掏腰包为蔚来投放了价值上千万的广告。李斌也自嘲:“蔚来没钱了,用户帮蔚来打广告。”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蔚来车主这一群体的争议从未间断,以至于在知乎上有提问“为什么蔚来的车主好像都被洗脑了”。

在蔚来汽车App上,翻看了半小时,清一色的正面帖子,偶有车主发牢骚抱怨一些问题,也都有蔚来客服人员甚至是李斌本人的账号回复安慰, 有意鼓励、引导车主的意见发表,增强用户黏性。

过去两年,蔚来的公关也比较低调,为蔚来扛起PR大旗的经常是车主,融入这个圈子里面的人会自发的维护蔚来形象。行业人士认为,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哈姆雷特,蔚来车主吹捧、维护蔚来汽车其实无可厚非,但对于特斯拉、理想等友商,有些评论显得并不太友好。甚至于网络上,形成了一条鄙视链,开蔚来的看不起开特斯拉的,开新能源的看不起开燃油车的,当然开燃油车的也看不起开电动车的。

此外,2021年1月,有网友发布视频称,约100名蔚来车主包机国航CA4338航班,前往成都参与蔚来NIO DAY发布会,车主们在机舱内不戴口罩,跟随音乐唱唱跳跳,不当行为引发热议。

视频画面显示,蔚来车主们在飞机客舱内播放音乐并跟唱,还有部分乘客起身站立随音乐摇摆,气氛颇为活跃。

对此,有网友指出,大连57空难就是有人纵火,导致乘客惊吓往前舱聚集,导致飞机严重失衡,最终出现空难。

知名营销专家魏家东在接受《财经》杂志采访时提到,服务本身就是产品的一部分,但服务不能掩盖产品问题,仅仅让用户记住服务好是很“危险”的。

一旦未来服务降级,群体则有可能从正面走向反面。

为高服务付出高成本

蔚来的用户体验,源于创始人李斌。

“蔚来的商业模式是建立在极致的用户体验上”、“用户只会为了更好的体验买单”、“没有一家企业会因为对用户太好而倒闭,只有公司因为对用户不好而倒闭”。李斌曾表示。

然而,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高服务的背后意味着高成本。

2017年底,蔚来第一届NIODay(ES8发布会),活动支出高达8000万人民币,其中包括5000名预定车主的机票、路费、五星级酒店住宿费用,场地也选择了北京五棵松体育场,并邀请国际知名乐队梦龙乐队表演助兴。此外,还有每年线下nolife门店数千万的高额租金。

财报显示,2018年、2019年蔚来销售行政费用分别为53亿、55亿元,占总营收比例分别为107%、69.7%。

不过,由于疫情的蔓延,全球经济出现疲软,在宏观经济起伏不定的大环境中,即使处于风口上的蔚来,也不得不“缩衣节食”。

2020年,蔚来的销售、一般及管理费用为39.32亿元,占总营收比例为24.2%,同比大幅下降。

蔚来2020年的市场销售费用已经得到有效控制,但对比其余新势力,这一数据依旧处于高位。财报显示,理想汽车2020年销售及行政费率为4.29亿元,销售及行政费率仅为10.4%;而小鹏汽车2020年上半年,销售行政费用也才8亿元。

而随着目前国内经济的持续向好,蔚来也将在2021年加大在研发及其他方面的投入。在财报电话会上,李斌表示:“今年蔚来在研发方面的投入将提升至50亿元人民币,是去年全年的两倍。”

要与BBA“三分天下”

“我们瞄准的市场,是奔驰、宝马、奥迪的市场……看有没有机会在五年时间里,能够实现三分天下有其一。”

李斌在央视财经的一档节目中向李宁创始人李宁透露过蔚来的目标,相比于理想的“五年内做到全国第一,十年成为全球第一”的愿景,蔚来“三分天下”的理想不大也不小。

要实现这个大大的梦想,蔚来要迈出的一步就是拓展海外市场。毕竟宝马的电动车已经连续数月登上国内电动车畅销榜,宝马都已经“深入腹地”了,蔚来也要有所动作。

财报发出前夕,李斌在业绩预期会议上曾表示,计划2021年下半年进军欧洲市场,2020年进军其它国际市场,坐实去年便传出的“马可波罗计划”。

另外,日前理想汽车也表达了进军海外的意向。理想汽车联合创始人兼总裁沈亚楠在理想2020年第四季度财报后的电话会议上表示,理想汽车的终极目标是成为世界领先的智能电动车领军者,因此毫无疑问,理想将参与全球市场竞争。

而在海外市场上,小鹏汽车早已“捷足先登”。第一批100辆小鹏G3已成功向挪威用户交付。2月4日,小鹏汽车公布,第二批出口挪威的小鹏G3近日已经由广州新沙港起航,远征欧洲。

除了国内新势力的“相爱相杀”,国际友商特斯拉根据计划,特斯拉柏林工厂预计会在2021年中期正式运行。2020年,特斯拉已在欧洲总计销售8.7万辆,但蔚来、理想还是白纸一张。

值得一提的是,李斌依旧不认为特斯拉是同一赛道的“对手”,蔚来的对手应该是BBA的燃油车。李斌在财报电话会议上颇有自信地表示,BaaS车电分离商业模式将是消费者从燃油车转向电动车的理由,新的一年中,蔚来的对手仍将是燃油汽车。至于刚刚在国内开启交付的特斯拉Model Y,李斌认为两者商业模式有别,蔚来不会像特斯拉那样用降价来冲击市场,而更专注于持续稳定的长期表现。

群体的力量是强大的。李斌曾在去年疫情期间透露,蔚来新车主中有69%的客户都是靠老车主推荐而来,远高于2019年45%的介绍购买水平。但在欧洲的市场,面对成名已久的传统车企的“大本营”,蔚来或许将失去群众的力量。

除了海外市场销售前景未明,芯片、电池供应也将成为蔚来的挑战。

目前,全球汽车产业正在遭受“芯片荒”的困扰,对此李斌表示,芯片供应之于今年第二季度的风险是存在的,但目前蔚来正与上游供应商积极沟通,芯片供应虽然紧张,但不太会影响交付能力。

相较之下,蔚来受电池的制约影响更大。李斌在3月2日的财务电话会议中称,宁德时代100kWh电池的供应量比预想中更紧张,受此影响,蔚来在第二季度的交付量约会保持在每月7500辆,预计在7月恢复正常。

估值回调

从过去的2月份来看,受美股过去两周整体回调影响,新能源车板块同样进行了较大幅度回调,造车新势力三兄弟在资本市场整体表现并不佳。

同花顺iFinD数据统计显示,蔚来2月市值变化最大,市值合计减少了1092亿元,小鹏汽车和理想汽车两家公司市值分别减少695亿元和386亿元,三家新势力在2月市值合计蒸发了2173亿元人民币。目前蔚来整体市值在780亿美元左右,与最高点时千亿美元市值已经回调了20%以上。

此外,高瓴资本早已“清仓”新势力、2月13日,高瓴资本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公布了2020年四季度末的美股持仓情况。数据显示,2020年三季度末,高瓴资本持有蔚来约241万股、理想汽车约160万股、小鹏汽车约90万股。同年四季度末,高瓴资本不再持有上述新能源汽车公司的股权。几天后,比亚迪股份品牌及公关事业部总经理李云飞发布微博,确认高瓴资本斥资2亿美元参与比亚迪最新一轮定增。

行业人士认为,过去新能源车企的整体估值偏高,目前已经进入到估值回调阶段。新能源行业风口过后,考验的就是企业经营、发展战略以及持续稳定发展的能力等。这一阶段,才是企业见真章的时候。

蔚来能闯出多大的未来,雷达财经将持续关注。

+1
5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把脉公司全方位,扫除雷点,发现价值!
雷达财经特邀作者

把脉公司全方位,扫除雷点,发现价值!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噩梦已过,但不容喘息。

2021-03-03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