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用“实验室制造”食物,我试着做一桌未来大餐

神译局 · 2021-03-02
“从实验室到餐桌”的食材模式已经开始挑战传统的“从农场到餐桌”的模式,也许在不远的未来,我们就可以吃到真菌制成的培根和酵母细胞制成的冰淇淋了。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 “从实验室到餐桌”的食材模式已经开始挑战传统的“从农场到餐桌”的模式,也许在不远的未来,我们就可以吃到真菌制成的培根和酵母细胞制成的冰淇淋了。本文译自The New York Time,作者乔尔·斯坦(Joel Stein),原标题为" Could This Be the Lab-Made Dinner Party of Our Future? ",希望对您有所启发。

我用于讨论我想怎样才能停止吃肉的时间,几乎和我真正实际吃肉的时间是一样多的。我是真的关心动物和环境的。我只是不太想做出努力,也不想牺牲任何的快乐。

幸运的是,很多风投支持的公司都愿意来帮助我,帮助我实现这种懒惰的利他主义行为。他们想象着这样一个世界:我们坐下来吃晚餐,并可以吹嘘说,在生产这种碳中和的上等牛排的过程中,并没有动物受到伤害。他们想把我们所有的饮食,都做成一种不可能的汉堡。他们想让我从“农场到餐桌”的模式,变为“实验室到餐桌”的模式。

它其实已经开始显现产品威力了。据市场研究公司NPD集团(NPD Group)称,在2015年至2020年间,这种肉类、蛋类和乳制品的令人印象深刻的“模拟物”的销售额增长了24%,其中89%的人和我一样,并不是一个素食主义者。

我想看看到底这种从“实验室到餐桌”的食物,未来究竟会如何发展,所以我决定举办一个晚宴,晚宴里面全都是这种类型的食物产品,不是真正“血肉”的食物。精心挑选的宾客名单,将包括我可爱的妻子卡桑德拉(Cassandra)和我们11岁的儿子拉兹洛(Laszlo),这主要是因为疫情缘故,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很难找到喜欢吃真菌制成的培根,和酵母细胞吐出的冰淇淋的朋友。

我花了两个月的时间,为我的聚会收集材料。它们必须是无动物源性的(animal-free),环保的,并以一种能够令人惊叹的科幻的形式制造出来。它们不仅包括有食物,还包括所有令人惊叹的物品,比如珠宝和美容产品,可以让一家三口在家里连续300天吃晚餐,感觉就像一场派对。

当我开始为我们的活动采购时,我了解到即使制作最基本的东西,也要有很多复杂的过程。你需要把很多植物混合在一起,做成一个接近真实的成品,就像汉堡里的肉一样,加入豌豆蛋白、菜籽油、椰子油和14种其他配料。

你可以找到一种菌丝体(真菌的根系统),它近似于一种特定的肉的质地,并把它叫做“假牛肉”( beef fauxginoff)。或者你可以将DNA植入藻类、细菌或真菌中,这样它们就能分泌出你想要的任何蛋白质。

最新的技术是用干细胞,培育真正的动物细胞,就像用干细胞培育人类器官一样。你用不同种类的实验室培养的肌肉,和不同种类的实验室培养的脂肪,把它们按正确的顺序分层,你可能就会得到,就像十几家公司正在研究的那样,和牛、龙虾或鹅肝。

你也可以像不可能的汉堡(Impossible Burger)那样,用大豆、椰子油和少量的亚铁血红素(一种由DNA控制的酵母分泌出的含铁Y的、类似血液的大豆蛋白)混合使用这些方法。

当然,这些信息都没有出现在我的派对邀请函上。

我为了获得所有我想要的产品,所面临的的第一个挑战是,美国政府还没有批准细胞培养肉的销售,所以那些公司都很害怕,不敢偷偷给我任何产品。其实,我可以飞到新加坡去,新加坡在去年12月,成为第一个批准以细胞为基础的食品的国家,首先尝试的,是来自一家名为Eat Just的公司的鸡块。或者,我可以到特拉维夫(Tel Aviv),尽管以色列政府还没有批准销售细胞动物产品,生物技术公司SuperMeat还是在去年11月开了一家餐厅,用鸡肉三明治做试点收集反馈意见。(很多问题都集中在这种鸡肉是否符合犹太教规上。)

我接受了其他的各种生产方法。而且,由于我对不熟悉的食材感到紧张,我找到了萨沙·维斯(Sascha Weiss)的帮助。维斯曾是乔治·卢卡斯(George Lucas)的私人厨师,现在是完美日食品公司(Perfect Day foods)的研究主厨。这家初创公司已经筹集了约4亿美元,用于从改变了DNA的真菌中提取乳制品蛋白质。维斯的纯素食主义方式,让我产生了灵感:更少的减少、再利用、再循环,更多重新构思、重新设计、重建。

他非常兴奋地为我们准备饭菜,把我需要的所有食材放在不同的容器里,包括一个标有“牙签”的容器(令我失望的是,它是用真正的木头做的)。

蜘蛛面霜和无谷物威士忌

在夜幕降临之前,我会把保湿霜(Eighteen-B)涂在脸上。它是由发酵的蜘蛛丝蛋白制成的,它让我感到,我多年来一直躲避蜘蛛网行为很愚蠢。我还涂抗皱眼霜(AHC)。它的成分中包括从微生物菌群中发酵的人体胶原蛋白——这个想法是用一模一样的复制品,更好的代替我们的胶原蛋白。

生产这种眼霜的美国胶原蛋白供应商(Geltor)公司,也向食品公司销售明胶。他们曾经用乳齿象胶做大象软糖,就像《摩登原始人》(Flintstones)里情节活了起来。

晚间的时候,我给卡桑德拉做了一杯酸威士忌。我把它放在一个由菌丝体制成的柔软假皮革制成的杯垫上,菌丝体生长在木屑床上,与玉米秸秆混合在一起。这种名为Mylo的“非皮革”产品与蜘蛛霜出自同一家公司,将于今年晚些时候由斯特拉·麦卡特尼(Stella McCartney)、露露柠檬(Lululemon)、开云集团(Kering)和阿迪达斯(Adidas)等品牌推出。

我没有用蛋白来做饮料上面的泡沫,而是用了β乳球蛋白,这是牛奶乳清中的主要蛋白质。人造奶公司(Perfect Day)将其销售给沙拉酱、蛋糕和冰淇淋的生产商。威士忌来自无尽西部( Endless West)公司,这是一家位于旧金山的生产无谷物无桶烈酒的公司。生产威士忌不需要杀死动物,但它需要大量的水和土地。因此,无尽西部的创始人试图模仿美国橡木中的波旁威士忌,用化合物来制造他们的威士忌。

卡桑德拉说她的酒很好。事实上,β乳球蛋白产生的泡沫,比分离蛋清的蛋白可持续的时间更长。另外,我跟卡桑德拉说了我们的波旁威士忌的碳排放更少。但她对此并不感兴趣。

我希望她喜欢她的酒,这样她就能再喝一杯。卡桑德拉以前是个素食主义者,她其实并不期待我们今晚的聚会。“假肉里面有很多垃圾成分,”她说。“我不喜欢深加工食品。我认识很多并不健康的素食者。”

为了将她的心情变好,我送给她了一串镶有实验室制造的钻石的珠宝。根据我从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Leonardo DiCaprio)的电影中知道到的一切,钻石采矿业是一个极其残酷的行业。事实上,迪卡普里奥是钻石铸造公司(Diamond Foundry)的投资人。这是一家位于硅谷的公司,它在一个反应堆中缓慢生产钻石,将等离子体加热到1万度,相当于太阳外层的热量。

它的钻石售价只比开采出来的钻石略低一点。这意味着我不得不温和地告诉卡桑德拉,那只6400美元的网球手镯、3300美元的耳坠、5400美元的戒指和4500美元的项链,戴在她身上看起来棒极了,但必须像红毯明星那样,在第二天将那些都归还了。她的情绪并没有文档下来。

然而,她却说——完全是无意识的——我的皮肤现在是容光焕发的。我不知道这是因为里面的蜘蛛网、人体胶原蛋白、两杯鸡尾酒,还是因为我担心把钻石还回去。

我的儿子,拉兹洛,是一个比较难对付的客人。“我要去热一些鸡块,”他说。当他看到食物,考虑到用微波炉加热鸡块的效果后,他决定试一试。“它看起来并不恶心。”

菌丝培根和乳球蛋白冰淇淋

我们的第一道菜,我端上了一盘由宝石生菜、烤胡萝卜和西瓜萝卜做成的沙拉,上面涂了一层人造的浓缩酸奶。我一直都是直接从容器中品尝浓缩酸奶的,很难理解怎么beta乳球蛋白和椰子油竟能如此令人信服。我在沙拉周围放了几块Prime Roots牌的人造培根,它是由一种叫做kogi的菌丝体制成的,烟熏味和质感令人印象深刻,尽管肉味不那么浓。

我在上面放了土豆和莳萝的蛋咬(egg bites)。它们将于3月份从Just Egg(与销售细胞鸡的是同一家新加坡公司)进入超市,是由绿豆蛋白和菜籽油制成的。它几乎和公司的液体“鸡蛋”一样美味,我已经开始用它来代替炒鸡蛋了。

我们的主菜,是维斯为我们准备的用β乳球蛋白和椰子油制成的蘑菇和奶油奶酪馅的馄饨,同样,它非常令人信服。我搭配了一杯清酒,人造奶(Perfect Day)公司也会做这种酒,无需用米来酿造。

我有一种模糊的优越感,就好像我们正在离开动物时代。我知道,在我生活的南加州,做一个素食主义者并不难。(我非常了解这一点,因为音乐家兼活动人士莫比(Moby)经常对我这么说,他的脖子上有“终身素食主义者”的纹身,他就住在我家附近。)但当我用这个更有趣的未来世界取代肉类时,这似乎变得更有可能了。

至于甜点,我从冰箱里拿出一个,里面装满了用完美的蛋白质制成的冰淇淋。这家公司的策略不是生产自己品牌的新产品,而是让现有品牌推出纯素版本——并希望宣称他们使用真正的牛奶蛋白,而不是经过DNA微调的真菌。

去年年底,一家有着150年历史的辛辛那提冰淇淋店(Graeter 's),为其完美放纵(Perfect Indulgence)素食系列推出了六种口味。拉兹洛高兴地吃了一碗饼干和奶油。“我喜欢,”他说,然后又补充说,“但它尝起来,还是比平常的冰淇淋还要差一点儿。”

最近有人送给我一份传统的Graeter冰淇淋作为礼物,这样我就可以比较两种版本的俄勒冈草莓口味了。完美日(The Perfect Day)品牌是我吃过的最好的素食冰淇淋。但拉兹洛注意到的可能是,它的口感密度更大,缺乏乳脂性,可能是因为所有的油脂都被乳脂替代了。

一个“天然”和“人造”之间没有区别的未来,仍旧任重而道远。不过,我们确实都很喜欢这餐晚宴。就像新冠疫情一样,科学家们似乎有可能,把我们从自己手中拯救出来的。尽管不含葡萄、大米或黑麦,但我们的饮料却有相同的酒精含量。

第二天早晨,有点宿醉的我遇到了莫比,就像一个人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绕着街区走一样。他告诉我,他是影片《肉的未来》(Meat the Future)的制片人,这部纪录片讲述了初创公司(Memphis Meats)将细胞肉制品推向市场的历程。

我告诉他,我已经等不及要试试细胞肉了。而他告诉我,他永远不会吃这东西。

“因为这让我想起了鲁布·戈德堡(Rube Goldberg)的设备,”他说,“黑豆和糙米是一种很有营养的食物,而且基本上不需要花什么钱。人们的总是想重新创造一些,已经很完美了的东西。”

我问他,那么你为什么要拍一部电影,来宣传他们的作品?

他看着我,好像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解释似的。“我们生活在一个充满非理性制度的破碎世界。如果你想改变世界,你必须在那些不合理的制度中工作。”

这确实是说得通的,尤其是在那天晚上,我正沉浸在一品脱植物榛子巧克力块冰淇淋中。我可以意识到那些所谓的制度在哪里。它们就在我的脑海里。

译者:TeresaChen

+1
3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两年多时间内,国产PD-1的价格下降了70%左右。PD-1作为一款数十年来难得一遇的超级靶点,吸引了无数创业者、科学家、资本。面对市场上同质化竞争的价格战, PD-1赛道上预期中的千亿市场或不复存在。

2021-03-02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