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子大、基础好”的拉美,是比印度、东南亚更好的出海选择吗?

36氪出海 · 2021-03-01
拉美企业早已不是无名之辈,拉美的科技开拓者们正大展身手。而这一征途上,少不了中国互联网经验和资本的支持。

36氪出海网站上线了!获取更多全球商业相关资讯,请点击letschuhai.com

2019年3月,软银宣布设立50亿美元的 Softbank Innovation Fund(SIF),用于定向投资拉美的科技企业。消息一出,全球资本掀起了一波进军拉美的热潮,使得当年拉美初创企业获得的 VC 融资总额相比2018年翻了2.3倍。

拉美历年获投VC金额和数量

这波投资热潮在一些财经媒体上被称为“软银效应”,由此带出了一个行业腾飞、资本狂欢、人才涌入的拉美互联网光速发展元年。而作为先驱者,软银愈发坚定地推进其布局拉美的路线图。除了重金投资哥伦比亚跑腿平台 Rappi 和巴西 FinTech 公司 Banco Inter 等初创企业外,2020年2月软银宣布为上述 SIF 追加10亿美元,又在一年后注资2亿美元成立了面向拉美科技企业的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

如果说2019年各大 VC 跟着软银来到拉美,更多是押宝当地互联网创业的巨大潜力;那么在“元年”狂欢落幕,疫情阴影仍在的2021,拉美的创投市场依然火热,证明了这种潜力正在转化为一个成熟的、规模化的互联网创业生态。

先谈谈拉美的基本盘

说到拉美的经济社会,绕不开的几个固有印象还是“腐败、政变、高通胀、毒枭”,以至于掩盖了拉美本身良好的经济基础。事实上,2019年,阿根廷、巴西、墨西哥、哥伦比亚的人均 GDP 分别为9912、8717、9946、6428美元,全部是中等高收入国家。再拿这些数字和中国出海热门地区的印度(2099美元)、印尼(4135美元)比较一下,拉美国家似乎是更成熟、更广阔的市场。

消费端的情况也证明了这一点。不同于多数发展中国家,拉美消费者的消费观念受到美国的深刻影响:敢花钱、敢借钱、喜欢晒、重体验。拉美几个主要国家的消费占 GDP 的比重均达到64%以上,远高于中国的39%;从以2010年不变价美元计算的人均消费支出来看,拉美主要国家中最低的哥伦比亚也高出中国近2000美元。按照2019年的《新兴消费者调查报告》,拉美消费者的消费意愿甚至还有逐渐增强之势。

2019年拉美四国和中国、印度的人均居民最终消费支出

这里似乎产生了一个矛盾——如果拉美的经济和消费水平已经达到了如此程度,那么还有什么机会呢?答案就在于拉美的中产阶层——他们目前占总人口约30%,比重与中国相当。但不同于中国已经对各种初创公司和消费升级感到疲劳的中产阶层群体,拉美中产阶层仍然处于消费需求得不到满足的尴尬境地。

由于历史现实种种复杂的因素,大部分拉美国家一直没能发展出完善的制造业,也没能及时搭建起高水平的人才培养体系和创新机制。国外进口的高价高质量产品主要服务富人群体,而中产阶层——由于收入增长缓慢,在消费上更重视性价比。但性价比并不是传统商业模式的强项,于是中产阶层和社会的主要群体被大量的非正规经济形式服务,形成了未满足的需求。

这一切在互联网时代迎来了转机——通过信息的即时传递降低运营与交易成本,正是互联网最擅长的事情。而拉美无论是在基础设施上还是政策上都做好了迎接这场产业革命的准备。就信息化程度而言,拉美的互联网渗透率达到了70%,日均使用时间接近10小时,其中有5小时使用的是移动互联网——这些指标都远远高于东南亚、南亚、非洲的发展中国家。

2020全球互联网渗透率分布

在政策层面,曾经的“毒枭之国”哥伦比亚走在了前列。2010年政府颁布 “数字生活计划”,大力投资互联网基础设施和相关产业;该国成为拉美第一个实现全国互联网全覆盖的国家,也是第一个用上4G 通讯网络的国家,吸引了一大批跨国公司将其作为进军拉美的落脚点。如今,哥伦比亚已经成为拉美经济发展最稳定、营商环境最佳、最具创新活力、吸引 VC 投资最多的国家之一。而目睹了互联网巨大作用的其他拉美国家也在积极学习哥伦比亚的经验。

总的来说,拉美市场的基本特点还是“盘子大、基础好、竞争少”。以电商行业为例,完善的互联网基础设施使得拉美的电商销售额在2020年实现了20%左右的增长;但相比于中国电商24%以上的市场占有率,拉美电商占全部零售业务的比例只有5.6%,仍然有着广阔的发展空间。在良好基础转化为能够填补庞大市场空缺的企业的过程中,正是拉美逐步形成的创投生态帮助资金向优秀创业者和优质项目配置,也使得拉美成为一片摆脱了“野蛮生长”却依然活力四射的创业热土。

2018-2023拉美电商回顾与展望

创业者的热土

在推动拉美互联网潜力兑现的一切因素里,最根本的还是“钱来了”。打开专注拉美创投资讯的 LatamList 首页,有关初创公司获得投资的新闻几乎以每天一条的速度更新。在刚刚过去的2月就有电商公司 Valoreo 获得了历史上初创公司所获数额最大的种子轮融资之一——5000万美元;而姗姗来迟的 Google 也终于携800万美元资金用于振兴拉美受到疫情冲击的小型企业。

如今经验丰富、背景优秀的创始人,种子轮就能拿到国际一流基金上千万美元的投资,这在2019年以前是创始人想都不敢想的。在国际资本之外,大量拉美的家族基金和大财团资本也开始试水风险投资,热钱源源不断地注入拉美的初创公司当中。

而市场的无限潜力也确实值得资本大佬们不断加码。拉美拥有不可思议的市场机会。该地区有6.2亿人,超过1700万家企业。即使只是专注于拥有1.26亿人口和超过400万家企业的墨西哥,也可以通过仅占领一小部分市场来建立市值达十亿美元的企业。  

如果说美国是一个典型的发达市场——大多数领域已经有了行之有效的商业模式,而大多数初创公司都只是运用新技术进行一些增量改进,那么拉美的情况截然相反。面对着大量传统商业模式的遗存,多数基于互联网的模式是高度革命性的,是解决一个或多个市场痛点的全新思路。又因为这样亟待用新技术实现颠覆性创新的商机广泛存在于拉美的社会经济当中,创业者可以分散到不同领域开疆拓土,而不必须面对几个热门赛道上的同质化竞争。

以 FinTech 平台 runa 为例,其主要业务就是实现工资单管理的高效率和自动化。在拉美,工资单从计算到申报曾是一个漫长的手动过程。公司必须使用 Excel(或者更糟,一些超过20年历史的软件)计算每月工资,转到银行网站上支付工资,然后在政府网站上申报付款情况。今天,公司只需在 runa 上单击四下即可完成所有这些操作,而无需离开平台。尽管 runa 的业务在美国可能是老生常谈——50多家初创公司和30多家上市公司正做着类似的事情,但在拉美仍然是革命性的。

runa的界面

面对如此丰富的机会,拉美的创业者们并没有各自为战,而是在波哥大,在墨西哥城,在里约,结成了联系紧密的创业社区。初创公司的创始人们乐于彼此了解——他们互相关注对方的事业,并分享有关如何获取用户,招聘人才或筹集资金的技巧。

此类社区的一个很好的例子是拉丁美洲的 Y Combinator(YC)网络。Y Combinator 是世界上最著名的孵化器之一,孵化的公司包括 Airbnb,Stripe 和 Dropbox。截至2020年,Y Combinator 联结了公司总市值达80亿美元的拉美或拉美裔创始人。他们在拉美本土开设58家公司,并且时常能够以年会的形式齐聚一堂分享经验。甚至 Y Combinator 运营方也指出,拉丁美洲 YC 创始人之间的纽带比任何其他来自全球(包括美国)的 YC 创始人都更加强大。

综上所述,拥有庞大市场,成熟初创企业社区以及建立超级公司可能的拉丁美洲,无疑是下一个初创企业前沿。而新冠疫情在给诸多拉美国家的经济造成冲击的同时,也推动了基于在线技术的用户习惯和工作方式的普及,给互联网创业带来了更多的机会。

拉美大部分国家从去年3月开始强制隔离,而自隔离开始,许多外卖平台便开始爆单。Rappi,拉美最大的外卖配送独角兽,在隔离的头两个月送餐量增长了30%。电商领域的增长也是令人振奋的,无论是综合型电商平台还是社交电商,疫情在短期都带来了30-50%的增长,有些平台即使零投放、零推广也能够保持20%的月增长幅度。因为对无接触服务的需求,以往现金为王的用户也开始向 Fintech 转移。

工作方式上,即使在封锁结束后,不到5%的公司计划完全回到办公室——这意味着超过95%的公司制定了完全远程工作计划或线上线下混合工作计划。远程工作不再是应对 COVID 的临时措施,而成为了拉美公司核心福利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调查显示,疫情后拉美有超过59%的公司提供远程工作福利:51%的公司会报销部分电费或网费,38%的公司负担家庭办公室安装费用,31%的公司承担员工的部分医疗保健费用。

所以,拉美创业的未来还会有成熟的用户心智和国际先进的企业管理方式,会有 AI、大数据和云技术的加持。这片翻涌着各种机会与奇迹的热土正张开怀抱欢迎世界各地创业者的到来。

投资者的蓝海

我们已经多次提到过,2019年,投资者的钱来了;但拉美还是风险投资的蓝海,因为注入的资本远远不够。这一年,风投资本家向拉丁美洲投入了46亿美元的资金,而美国同期的数据是1300亿美元。这样的投入规模同拉美巨大的创业潜力和高额投资回报率是不相称的。

自2018年以来,独角兽企业在拉美不断涌现,融资额度屡破记录。不仅如此,相比其他出海热门地区,从独角兽产出角度来说,拉美投资回报率确实更高。2019年全年,印度市场共融资145亿美元,产生了5个独角兽,东南亚融资77亿美元,仅有2个独角兽诞生。反观巴西市场,在仅融资23.4亿美元的情况下,便催生了6个独角兽。

拉美独角兽分布

很多人的印象中,拉美市场退出很难,但事实上拉美退出交易近年来越发密集且选项多样化。2018年1月,滴滴出行以6亿美元收购了巴西本地最大共享出行企业99,这为风投机构 Monashees 带去了其初始投资10倍的回报。2018年9月,沃尔玛宣布,以2.2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成立于2015年的墨西哥众包按需配送平台 Cornershop。据称,这是墨西哥有史以来最大的一笔风投退出交易。次月,巴西支付公司 Stone Pagamentos 通过在纳斯达克上市,筹集了超过10亿美元的资金。

丰厚的回报也使得头部科技公司的人才外溢,进而为拉美本地生态创造了更多的优质创始人。滴滴收购99后,拥有期权的24名99员工中,大约有一半成为了百万富翁,并且大多数人都成立或加入了新的初创公司。譬如:99的创始人 Ariel Lambrecht 和 Renato Freitas 创立了一家共享单车公司 Yellow,随后其与墨西哥的滑板车公司 Grin,成立了 Grow Mobility。拉美整个科技生态在资本和人才的激励下得以加强。

除此之外,墨腾创投也表示,熟悉PE和二级市场操作的拉美专家并不少,巴西的 3G Capital,作为赋能式 PIPE 投资(私募股权投资已上市公司股份)的标杆模式就受到投资界的广泛推崇,在华尔街甚至有“巴西高盛”的美誉。而背靠美国资本市场也带来了很好的退出选择。目前拉美退出案例相对其他地区仍然较少,其实只是因为还没有很多公司到达能退出的地步。要推动拉美创投生态的发展,依然需要更多的资本加持。

对于中国投资者来说,进军拉美更是存在着特别的机遇。中国互联网近10年来的腾飞积累了不少干货,从产品、数据,到用户、运营,到技术、模式,都逐渐构建出了成熟的体系和方法论。相比中国,拉美的互联网生态却远没有那么成熟。以行业内的旗帜性企业,哥伦比亚跑腿平台 Rappi 为例,它去年年初解雇了约6%的员工,涉及人数超300人——其背后的主要原因是这类按需交付企业还没有找到一个可以实现盈利的方式。Rappi 平均每月烧钱6000万美金,财务压力越来越大。从公司内部管理角度来说,Rappi 也依然不够成熟。在产品设计上,公司并没有一个清晰的规划和战略,甚至到2019年11月才开始设置 CPO 这样的角色。在各大互联网公司纷纷利用数据进行用户个性化的当下,Rappi 对其平台上海量数据的应用依然处于起步阶段。

Rappi的业务布局

故中国资本进军拉美,不仅能够带来基础和硬件上的升级,更能在互联网思维和理念上带来革新,将大量经验分享给拉美的创业者。调查显示,拉美民众对中国企业的整体印象好于美国企业和法国企业,尤其是对中国的互联网企业有很高的认知度。这也为中国资本进入相关行业提供了便利。

但目前,相比东南亚和印度,中国资本在拉美的占比要低很多。拉美的国际投资人当中,71%来自美国,中国仅占4%。而在东南亚,中国资本则是主力军;2016-2019年上半年,中国资本总投资规模为132.11亿美元,占东南亚科技类企业全球募资额的46.8%。中国同样是印度初创企业最大的资金来源地之一。目前,印度估值超10亿美元的初创企业,其三分之二的背后投资者中,至少有一家来自中国风投机构。拉美因其与中国经济的低相关性,反而赋予了这片大陆更高的多元性,成为中国本土资本风险分散的最佳目的地。

拉美企业早已不是无名之辈,拉美的科技开拓者们正大展身手。而这一征途上,少不了中国互联网经验和资本的支持。

编者按:本文选自微信公众号“拉美创投洞察(ID:pvlatam)”,作者:彭思思、李若星,36氪经授权转载。

文 | 彭思思,李若星

图 | 图虫

寻求报道、与作者交流、商务合作、投稿转载,请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公众号“36氪出海”,点击菜单栏-联系我们-合作需求,扫码填写表单,与我们联系。

 

+1
7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美创

滴滴出行

元计算

腾创

微信

沃尔玛

下一篇

行业蒙眼狂奔一年后,泡泡玛特、海伦司小酒馆、喜茶、元気森林背后投资方首次系统解构新消费投资逻辑。

2021-03-01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