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宁卖身,零售和足球,谁耽误了谁?

20社 · 2021-03-01
越努力,越折腾,却被时代抛得越远。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20社”(ID:quancaijing_20she),作者:仉泽翔 猪九诫,编辑:贾阳,36氪经授权发布。

张近东和苏宁的经历,或许代表了那一代民营企业家的宿命:越努力,越折腾,却被时代抛得越远。

2021年2月28日晚,深圳国际控股有限公司(深圳国际)发布公告称,拟作价148.17亿合计收购苏宁易购23%股份。该交易受让方为深圳国际间接持有的全资附属公司深国际(深圳)和鲲鹏资本,出让方为苏宁创始人张近东、苏宁控股、苏宁电器和西藏信托

根据交易框架,深国际(深圳)和鲲鹏资本计划以每股6.92元分别收购目标公司8%和15%的股份,交易作价分别为51.54亿元及96.63亿元。

深圳国际潜在收购苏宁的公告。来源:深圳国际投资者关系网站

几天前(2月25日),苏宁易购一纸公告引发卖身传闻。该公告称,苏宁易购收到公司实际控制人、控股股东张近东以及股东苏宁电器集团有限公司的通知,其拟筹划公司股份转让事宜,预计转让比例20%至25%。

根据拟转让比例,此次交易可能涉及公司控制权变化,交易完成后张近东将不再拥有苏宁控股权。但苏宁易购表示,该交易方案尚在筹划中,还需取得有权部门的批准,存在不确定性。

据此前财新网和21世纪经济报道消息,苏宁控股权交易的对象被猜测为江苏省国资企业组成的财团,市场分析认为,这笔由江苏国资委操盘的交易可能只是财务投资,而不会插手苏宁日常经营,失去控股权后张近东可能将保住苏宁易购的控制权。

但是当此次交易背后的操盘方从江苏省国资委变为深圳市国资委后,深圳国际28日发布的公告显然并不支持这一分析。

资料显示,深圳国际是一家以物流、收费公路为主业的香港上市公司,深圳市国资委通过附属子公司间接持有约43.39%权益。而鲲鹏资本是一家股权投资管理为主业的投资机构,由深圳市国资委直接和间接持有100%权益。这意味着,该交易完成后,深圳国资委间接成为苏宁易购的控股方。

在28日发布的公告中,深圳国际表示,该交易若成功落实,将与苏宁易购在物流基础设施、项目拓展、资本运营等当面形成协同效应,加强双方在物流、零售、金融服务等方面的合作,并且可适时承接苏宁易购的物流资源。显然,从公告来看,深圳国际并不甘心仅进行财务投资。

2月28日晚,针对深圳国际入股一事,苏宁对市场进行了公开回应。在回应中,苏宁表示,截至目前张近东仍为公司第一大股东,但是本次股份转让完成后,上市公司将处于无控股股东、无实控人状态。

创立苏宁31年后,张近东最终还是被迫选择了放手。

01 零售帝国的衰落

苏宁何以至此,可能是一个复杂的问题,但苏宁债务危机的导火索却显而易见,那就是去年11月8日恒大的一纸公告,宣布4年回A之路终止。这让苏宁电器3年前的200亿战略投资无法退出。恰在此时,市场对于企业债信心不足,导致苏宁债券下跌。多重打击下,市场上开始出现苏宁资金链断裂、面临崩盘的传言。

尽管此后的几个月,张近东一直在资本市场多方腾挪,试图向外界证明自己的还债能力。这似乎是高负债企业的宿命。在2月19日的开年致辞中,他终于承认苏宁的战略问题,并提出回归零售赛道的转型方向,“要敢于做减法、收缩战线,对于一些亏损的业务单元要积极进行模式转变,对于严重亏损且偏离发展主线的业务要主动砍掉”。

转型,苏宁并不陌生,但是做减法却缺乏经验。过去三十年,苏宁一直在扩张,而据此前媒体报道,张近东有意打造一个庞大的综合商业帝国。

从90年代卖空调起家,到2011年成为家电连锁的最大巨头,苏宁一度被视作中国的“沃尔玛+亚马逊”。当年苏宁靠着一手扶持空调厂商——为淡季的空调厂商提供资金,一手服务用户——提供免费上门安装服务,成功打败南京当地的多家国有商店快速崛起。

此后苏宁从南京开始向全国扩张,品类也从卖空调扩展到卖家电,发力综合电器零售。2004年,苏宁在A股上市,并与另一电器巨头国美电器开启两强争霸时代。

在和国美的竞争中,最初苏宁的收入和门店数量都不占优势,但是凭借着底层架构改革,花巨资打造全新的数字销售系统,对人力、财务、物流等全链条进行数字化信息化,苏宁2007年以少于国美将近500家的门店数量实现了更高的单店产出,次年整体收入反超国美。

2008年,随着国美创始人黄光裕的入狱,这一轮家电争霸赛以苏宁的成功告终。

黄光裕入狱三年后(2011),苏宁的营收、利润、门店数等各项指标达到了历史顶峰,当年营收938.9亿,净利润48.2亿,门店数1684家,是中国最赚钱的零售企业之一。作为对比,彼时的阿里营收才119亿,净利润仅16.1亿,而苏宁日后的另一大对手京东营收211亿,净亏损12.8亿。

那是苏宁的高光时刻,却也是最后的辉煌。电商渠道的崛起,不可避免地对苏宁的线下零售业务造成冲击,2012年前三季度,苏宁的利润同比下降了近四成,线下实体零售业务部分调整关闭门店133家。

“美苏争霸”四年后,苏宁开始迎来日后的最大对手:京东。2012年8月14日,刘强东主动掀起价格战,宣布京东未来三年家电商品零利润,保证比国美苏宁便宜10%以上,正式打响电器价格战。

此次价格战波及苏宁、国美等线下家电巨头,以及阿里、当当等电商巨头,最终在发改委的介入下才停战。但是同样是“赔本赚吆喝”,这场价格战的唯一赢家却只有京东。

此后很多用户形成了上京东买家电的习惯,京东3C产品的价格、物流、服务获得用户信赖,同时带动了其他品类的崛起,但是苏宁的电商却并未借此机会顺利崛起,苏宁在很多人眼中依旧是一家“家电”企业。

更加令张近东头疼的是,这次价格战开启之后,大量营销费用的投入还让苏宁的盈利数据首次告急。2012年全年,苏宁广告促销费用、租赁及仓储费用、其他费用和人员费用共增加了23.1亿元,在毛利润率几乎不变的情况下使得扣非利润率下滑了45.6%。

但也正是这次和京东的大战,让张近东彻底相信了互联网的潜力。张近东曾表示,苏宁未来最大的竞争对手,可能是互联网。2013年,苏宁更名为苏宁云商,张近东开启对苏宁的全面互联网化。

但转型并不容易。线上电商前期投入大,盈利周期长,且对于人才资源非常倚重,苏宁的供应链管理面临新的挑战,线上线下也面临左右互博的矛盾。

现在回顾苏宁的发展,2016年是重要节点。在苏宁的电商终于取得一些成绩后,张近东的航向又转向新零售浪潮。2016年,苏宁引入阿里为战略投资者,零售业业务全面接入支付宝,并入驻淘系平台。一手与线上流量霸主联姻,一手搭建起围绕苏宁小店、家乐福、万达百货等的全场景零售网络。

拼多多崛起后,苏宁的注意力又被拼购吸引;直播电商起来后,苏宁也成为各大平台上活跃的带货商家。

可以说,在当年的线下零售巨头中,苏宁属于较早开启互联网化,并且互联网化较为彻底的公司,并且对于电商、新零售的行业新浪潮都积极跟随。苏宁电器、苏宁云商、苏宁易购,苏宁股票代码“002024”曾更名三次,这代表着公司战略路线的转型调整。遗憾的是,转型很难说成功。

但是苏宁的版图至今仍颇为惊人。苏宁体系主要有两个持股平台:苏宁电器和苏宁控股。其中苏宁电器主要有零售、地产、物流等核心业务,总资产超过4000亿元,苏宁置业旗下还有著名的体育业务。

对比国美、红星美凯龙等国内其他零售巨头,不难发现苏宁的商业帝国版图似曾相识。实际上,利用供应商账期,将零售主业带来的巨量现金流向外多元化投资,是零售业迅速扩大规模的绝招。也就是说,零售业务就算亏损,只要规模能够扩大,理论上也可以将公司持续做大,并实现整体正向现金流。

可惜,尽管将业务边界拓展到地产、金融、物流、文体等众多领域,但苏宁的多元化业务做得一般,非但未给苏宁带来造血能力,反而背上了沉重的资金包袱。其上市公司盈利多年来一直依赖出售资产和投资收益。而苏宁对于负债的依赖也越来越严重。截至2020年前三季度,苏宁易购短期借款达281亿元,流动负债总额高达1099.67亿元。

前不久发布的第三季度财报显示,在苏宁高达千亿的负债中,一年内需要偿还的债务就接近四百亿,其中包括280.97亿元的短期借款,56.86亿元剩余期限不满一年的债券,以及46.16亿元1年内到底的非流动负债。

2014年,是苏宁易购业绩的分水岭。也正是从2014年开始,资本市场开始传出苏宁准备开始玩足球的消息。

此前,苏宁易购的扣非净利润均为正数,但从2014年至2019年五年间,苏宁易购的扣非净利润始终为负,并且在这两年亏损幅度迅速扩大。在2020之前的五年间,苏宁通过卖门店、卖视频网站(PPTV)、卖仓储供应链、卖子公司,甚至卖阿里股票,实现了账面净利润为正。

2020年,苏宁卖无可卖,其营业利润和归属于上市公司的净利润首次为负,营业亏损60.6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的净利润亏损39.12亿元,九大财务指标出现“全面大溃退”。

02 被足球耽误的岁月

冠军来了,却没钱了。

2020年11月12日,当江苏苏宁队队长吴曦代表球队捧起了队史首座职业足球顶级职业联赛冠军奖杯,或许不会想到,不到4个月后,他的球队就将在资金困局中被迫停止运营。

2月28日午间,江苏足球队正式宣布停止运营。来源:微博

主教练奥拉罗尤在夺冠后的遭遇令人扼腕。这位罗马尼亚籍功勋主帅在中国的除夕夜宣布离队,并点破了球队长期欠薪的丑闻,“夺冠的时候,地方媒体说新科冠军的夺冠奖金有2000万,可后来除了一封冷冰冰的贺信,球队连一顿庆功宴都没吃,就更别提奖金了。”

长期欠薪之下,“苏宁牌球员超市”早早开张。潜力新人高天意被卖至北京国安,主力队员吉翔、顾超和周云也都没有和球队完成续约。整支球队除了刚刚拿到中国金球奖的吴曦以外,几乎不存在非卖品。

据《足球报》披露,江苏苏宁的欠薪规模约5亿元。内忧外患之下,苏宁甚至想“零元”转让江苏队,买家只要承担球队债务即可。但在中国足协力推“俱乐部名称去企业化”的背景下,潜在买家无法借助球队展示、宣介品牌,让球队的整体价值受到重大影响,江苏队一直未能成功卖出。

时间回到2012年,张近东在全国两会上接受媒体采访时圈定了苏宁转型的抓手,一方面拥抱互联网,苏宁易购横空出世,另一方面要“去电器化”,多元化协同发展,苏宁体育破土而生。围绕着体育,苏宁构筑了一个庞大的多元生态,涵盖媒体平台、俱乐部运营、版权分销等领域。

大老板的注视之下,苏宁跑马圈地的步伐开始加快。2013年10月,苏宁出资2.5亿美元,持股44%成为PPTV的第一大股东。2015年8月,PPTV斥资2.5亿欧元拿下2015-2020西甲中国区独家全媒体版权。

苏宁和即将生态化反的乐视,开始了在体育版权上的博弈。彼时,乐视接连抢走亚足联、CBA、意甲、法甲版权,新英手握英超版权,NBA等资源归属腾讯体育,被逼到悬崖边上的苏宁孤注一掷,2.5亿欧元的天价抓住了西甲5年独家版权这一救命稻草。2016年11月,苏宁又以7.21亿美元的总价取得了2019-2022赛季英超联赛在中国大陆及澳门地区独家全媒体版权。

2017年,PPTV还从乐视体育手中接过了国内体育第一IP的中超版权,据称,单赛季价码超过10亿人民币,为了这个版权,乐视付出了13.5亿元,最后仅收回5000万,净亏损13亿。闹得孙宏斌直斥贾跃亭,“你做这个事儿就是神经病。”

在中超之后,德甲的5个赛季的转播权也在此后被苏宁斥资2.5亿美元拿到。另外,2017-2020年亚足联旗下所有赛事在中国大陆地区的全媒体转播权在乐视大厦崩塌之后,也被苏宁收入囊中。

苏宁的体育帝国就此略有小成。张近东将要考虑得是,如何将版权彻底打通,不再重蹈乐视覆辙。他的答案是,通过投资俱乐部入手,以球迷带动消费。但他没想过的是,足球俱乐部的投资,更是个无底洞。

2015年,江苏国信集团酝酿退出江苏队,正值巅峰时期的张近东顺势入主。刚刚接手球队的张近东意气风发,号称要让苏宁“三年中超夺冠,五年问鼎亚洲”。为了完成这个小目标,苏宁天价引入大量外援,其中仅特谢拉一人的转会费就高达5000万欧元(接近4亿人民币)。

开局是甜蜜的,2016年苏宁拿下了超级杯、中超和足协杯三座亚军奖杯。而在此后的数年间,球队战绩滑坡严重,一度在保级区徘徊,一直到2018年奥拉罗尤到任后才有所起色。

搞足球是出了名的烧钱,尽管苏宁入主江苏队后砸钱并不手软,但在中超,他们的投入也只能排在恒大、上港和国安之后。挂牌新三板的恒大足球得以让球迷知道,什么叫足球一转,黄金万两。

更名为“ST广足”的恒大淘宝足球俱乐部于2020年8月披露2020年半年报,报告中披露,恒大俱乐部的在2020年上半年仅有1013.37万元的营收,净亏损10.52亿元,负债总计73.53亿元。

在疫情尚未开始的2019年,恒大的全年营收为9.489亿元,俱乐部的净亏损19.43亿元,俱乐部总资产24.8亿元,总负债66.31亿元。2019年全年,仅球队薪水支出就高达17.29亿元。

全世界的足球俱乐部营收结构都差不多,广告收入、比赛出场费、门票、球员出租和球迷商品。基于这一逻辑,球队战绩低迷将直接影响球队收益。作为中超霸主的恒大都有一个天文数字般的负债,苏宁就更是一个无底洞了。

这只是张近东大计划的一部分。他更广为人知的一笔投资是斥资2.7亿欧元收购意大利豪门国际米兰,继俄罗斯财阀、中东石油土豪和东南亚皇室资本之后,再一次让欧洲人感知到来自东方的神秘资本力量。

和国内相比,这笔生意做得要相对更成功一些。

张近东的独子张康阳因为这笔交易成为国际米兰历史上最年轻的俱乐部主席,上任不久即从尤文图斯阵中,挖来功勋经理人马洛塔。在张康阳掌舵国米期间,国米的全球球迷总数增加至4.28亿人,排名世界第九。

在2019年苏宁年终大会上,张康阳意气风发,“毕了业之后,我第一个项目做的就是投资并购国际米兰,我跟着几个85后、90后的苏宁人一起就做着这一份整个华夏大地没有人做过,也没有人敢做,甚至没有人敢说可以成功的一个项目,现在的意大利,当地人提起苏宁,眼里都是敬畏。”

和在国内一样,在国米身上,张康阳指挥苏宁大手笔投入,引入卢卡库、埃里克森、比达尔等强援。但巨额投入并未给苏宁带来充足的回报。在2019-2020财年,疫情带来的票房失守、转播收入缩水,国际米兰的收入为3.724亿欧元,与去年同期相比,收入下降了4500万欧元,球队的税前利润(未计利息、税项、折旧和摊销)为1450万欧元。

好消息是,国际米兰目前领先AC米兰4分,位于意甲领头羊位置,一旦夺冠,将会收到大笔转播分成,这块苍蝇腿上的肉,或许可以帮助苏宁再给国际米兰续上一年的命。因此,苏宁日前给意大利媒体出具公告称,无论未来是否能够找到其它外部资金支持,苏宁都将会继续履行给予国际米兰俱乐部财政支持的承诺。

但是和苏宁如今的巨额债务相比,国米的微薄利润仅是杯水车薪,足球副业在大多数时间里仍然是苏宁的累赘。

和十年前相比,如今苏宁的对手早已不再是阿里京东,因为不管是市值、营收还是利润,苏宁都已经被远远甩开。而在被新对手甩开身位的同时,曾经的老对手国美却又开始重新发起追赶,处于卖身边缘的苏宁前狼后虎。

2020年5月,京东战略投资了国美,拼多多也宣布与国美达成深度战略合作。2021年2月16日,国美创始人黄光裕正式出狱,两天后,黄光裕在国美高管会上致辞,宣布力争在未来18个月内,恢复国美的原有市场地位。

时隔十三年,一场老人与老人的战争重新开始,可惜零售行业的主角已经不是他们了。

+1
7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关注青年人的钱包、工作和生活
20社特邀作者

关注青年人的钱包、工作和生活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一起

苏宁易购

国美

京东

深圳国际

拼多多

苏宁小店

腾讯

乐视体育

球球

西藏信托

苏宁体育

并点

苏宁置业

浪潮

红星美凯...

支付宝

微信

财新

沃尔玛

国信集团

下一篇

“我们将在灰色的地带中,寻求黑暗的公正”。

2021-03-01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