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宁易购“卖身”而不“易主”,张近东留了后招?

36氪的朋友们 · 2021-02-26
有资金入场就是好事。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无冕财经”(ID:wumiancaijing),作者:海棠葉,编辑:雷缓之,设计:布冬,36氪经授权发布。

非常有可能的一个发展图景是,这场交易没有引发控制权变更,国企们将获得的股份注入与苏宁联合成立的新产业基金,仅作为财务投资者,主要目的还是为了给苏宁输血,缓解公司的债务危机。

年尚未过完,苏宁易购迎来“超级团购”,卖家竟是自己。

2月25日,苏宁易购在临时停牌后宣布,收到公司控股股东、董事长张近东以及股东苏宁电器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苏宁电器”)的通知,其拟筹划本公司股份转让事宜,预计转让比例为20%至25%,股权受让方属于基础设施等行业。

根据拟转让比例,预计可能涉及公司控制权变化。

▲苏宁易购近三个月来的股价一路向下。图片来自东方财富网。

截至2月24日收盘,苏宁易购股价报收于7元/股,总市值为651.7亿元。以25%的股份预转让比例推算,此次交易涉及市值将超过160亿元

昔日霸主为百亿短期债务“卖身”给国有企业?久违了,张近东和他的苏宁登上热搜。

江山易主?

1990年12月,27岁的张近东,凭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劲头辞去了固定工作,在远离闹市的南京宁海路上租下一个面积不足200平方米的小门面,成立专营空调批发的小公司“苏宁交家电”,开始个人和苏宁电器的创业历程。

鲜有人想到,十几年后,这家并不起眼的小门面驶出了一艘国内屈指可数的家电连锁业“航母”,张近东则成为“中国连锁风云人物”。

更没人想到,刚过完而立之年生日不到3个月,苏宁易购却传出“卖身”消息。

接盘者是谁?自公告后外界猜测不断。

据“财新”报道,南京国资委将最有可能成为苏宁易购的新控股方并牵头商谈苏宁债务重整的方案,接手苏宁股权的投资方可能还包括江苏交通控股有限公司、江苏省国信集团有限公司,以及南京新工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等。

《21世纪经济报道》也援引消息称,交易对手方可能是来自江苏国企等组成的财团,目前正在讨论的估值范围大约在80亿元至100亿元。该消息称,财团除前述三家外还包括江苏省农垦集团有限公司等多家江苏国企。

不过界面则援引一位接近苏宁的消息人士称,接手苏宁股权的确实为国资,但不是市场传言所说的“南京国资”。

满天飞的,还有张近东将失去苏宁易购控制权一说。

苏宁易购2020年三季报显示,张近东持股20.96%,为公司大股东和实控人;淘宝(中国)软件、苏宁电器集团并列二股东,皆持股19.99%;苏宁控股集团持股3.98%。

按照公告,张近东与苏宁电器转让股份后,二者持股总数占比将从40.95%降至15.95%-20.95%,张近东个人有可能失去苏宁易购第一大股东的地位,即使按公告的最低比例转让股份,张近东个人和苏宁电器也只能以微弱多数维持相对第一大股东地位。

换言之,张近东的第一大股东地位会被动摇,苏宁易购的控制权可能面临“易主”。

▲苏宁易购股东结构图,图片来自爱股网。

对此,市场看法不一。

天眼查信息显示,张近东持有苏宁电器50%股份、苏宁控股51%股份,其子张康阳持有苏宁控股39%股份。

有分析人士表示,张近东及苏宁电器、苏宁控股三者相加,才是“张近东自然人及其控制的苏宁系公司”持有的苏宁易购股份,或者称之为“张近东及其家族”持有的苏宁易购股份。

按照三者相加共计44.93%股份计算,转让20%至25%股份后,张近东及其家族持股总数占比降至19.93%至24.93%,变动后,与接盘者所持有股份相差不大,江山可能不会易主。这也就意味着,一旦局势好转,张近东及其苏宁系公司,可以重新买回这微小股比差距的股权,重新获得第一大股东位置。

此前的2月24日,据REDD援引知情人士透露,该交易不太可能引发控制权变更,因为国企们计划将获得的股份注入与苏宁联合成立的新产业基金,仅作为财务投资者,主要目的还是为了给苏宁输血,缓解公司的债务危机。

另据《华夏时报》报道,有熟悉苏宁的业内人分析称,基础设施行业的公司将成为苏宁大股东,意味着国资“救场”的概率更大。张近东还会继续掌舵苏宁。此外,该人士还认为,不仅仅是上市公司内部,苏宁易购与苏宁系诸多公司间存在的大量关联担保以及关联交易等,也都需要张近东坐镇处理。

卖身是利好?

苏宁着实缺钱。

2020年11月底,彭博援引消息人士报道称,因苏宁电器和苏宁易购在未来半年多时间里面临合计逾300亿元的债券到期和回售压力,苏宁易购据悉考虑出售电商业务部分股份。

也有媒体计算:苏宁易购13只债券余额累计113.05亿元,剩余期限不到1年的债券有5只,合计余额56.86亿元。苏宁易购三季报显示,其尚需偿还280.97亿元短期借款。这是苏宁易购从银行等金融机构获得的1年内到期贷款规模。

加上46.16亿元的1年内到期非流动负债,苏宁易购一年内到期的短期负债为327.13亿元,然而账面货币资金仅为308.37亿元,其中大多受限,这意味着苏宁即使把当期所有账面货币资金都用来还债,也无法偿清债款。

短期偿债压力高企,苏宁易购财务状况也不容乐观。

从扣非净利润看,2014年至2019年,苏宁易购的利润一直为负,且亏损在扩大,分别为-12.52亿元、-14.65亿元、-11.08亿元、-0.88亿元、-3.59亿元、-57.1亿元,2020年公司业绩预告显示其扣非净利润为-42.93亿元到-37.93亿元。

头顶债务危机,张近东各种努力。

清仓阿里巴巴股票,获得超140亿元的净利润;出售苏宁小店100%股权,贡献净利润35.7亿元的同时,还把苏宁小店这一长期亏钱的板块剥离出上市体系。

自2020年底开始,苏宁还采取了一系列调整措施。

首先是将旗下业务拆分融资:旗下云网万店科技有限公司完成A轮融资,融资金额60亿元;旗下零售云业务板块A轮融资接近完成,据36氪报道融资总额或超10亿元。

其次是质押股权融资。

2020年12月,张近东、张康阳及南京润贤企业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将所持有的苏宁控股全部股权出质给淘宝(中国)软件,合计出质股权数额10亿元,张近东还将其持有苏宁置业65%的股权质押给了淘宝。

今年1月起,苏宁易购接连发布6则公司股东股份质押的公告,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张近东和苏宁电器合计进行10笔股权质押,合计6.75亿股,将近50亿元

▲张近东近期的一系列股权操作令人眼花缭乱。图片来自网络。

但债务危机仍然高悬,苏宁易购此时“卖身”不难理解。

“不管是不是国资,反正这时候只要有资金入场就是好事。”苏宁易购发布午间公告后,有股民迅速在贴吧里留言,获得不少点赞。

在部分人看来,卖了股份拿到了钱,张近东及苏宁系公司便就多了160亿元的资金去周转,“如果接盘者为国资,其还可以以自身资产抵押去借款,或以国企身份去跟债主谈展期或分期,争取一个有利的还债方案。”

苏宁易购的股民们颇为躁动,他们想起了过往被国资接盘的上市企业。

英飞拓发布公告称深圳国资即将入主后,公司股价接下来两天获得连续涨停;另一家公布了转让股权给国资的企业“鹿港文化”则是连续三个交易日内收盘价格涨幅偏离值累计超过20%。

作为A股家电连锁企业第一股,2004年苏宁易购在深交所上市后发展迅速,股价到2007年的高点上涨了近40倍,但此后股价绝大多数徘徊在10元上下,截至2月25日停牌时还下跌至7元。

截至去年9月末,苏宁易购的净资产为865亿,但2月25日公司市值才651.7亿元,市净率仅有0.75倍。对比起来,京东集团港股市值1.12万亿港元,拼多多市值2097.75亿美元。

股民们,张近东家族,都在等着一个机会。

+1
5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在2月18日到2月21日的四天里,比特币的价格像做了SpaceX星舰一样从5万美金/枚狂涨到了5.8万美金/枚,达到了价格历史最高点。

2021-02-26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