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疫情时代,美国婚礼热潮到来

神译局 · 2021-03-02
在新冠疫情的影响下,婚礼仪式在场地、规模、人数等方面被各种限制,然而情况已开始好转,婚礼的热潮即将到来。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在新冠疫情的影响下,婚礼仪式在场地、规模、人数等方面被各种限制,然而情况已开始好转,婚礼的热潮即将到来。本文译自The New York Times,作者Valeriya Safronova,原标题为" The Weddings Boom Is Coming ",希望对您有所启发。

准备好迎接越来越多的婚礼吧——它们并不是真的就这么消失了。

在新冠疫情期间,在美国,是由于婚礼而把人们聚集在了一起,否则他们可能并不会在令人担忧的环境中进行聚集。而有时结果是悲惨的。

2020年8月,一场55人参加的婚礼在缅因州(Maine)乡村举行,引发了一系列感染,传播了200多英里(约合200公里),7人被送进了医院,其中4人死亡,另外3人死亡。

2020年10月,长岛(Long Island)一场91人的婚礼,导致了30人的检测呈阳性。

在华盛顿州(Washington)中部,11月举行的一场300人的婚礼,导致61例确诊感染病例。一些与会者在一家长期护理机构工作,继而在那里有15人死亡。

大多数婚礼都不会登上全国的头条新闻。大大小小的婚礼庆祝活动仍在继续,尽管有不确切的数据表明,很多情侣,甚至是那些在2020年已经登记结婚的人,都将婚礼仪式推迟到了2021年。还有许多人宁可损失定金,缩减宾客名单,也要把仪式搬到室外,或气候更温暖的地方举行,并改变了庆祝方式。

一份行业市场报告——生动地展示了2020年婚庆行业的财务状况——预测这一切都将会改变,今年的婚礼收入将显著增加。政府首席传染病专家安东尼·福奇(Anthony Fauci)博士在去年12月建议,婚礼最早也都要推迟到2021年6月或7月举行。

情侣们已经开始疯狂预订他们的场地了。维达贝拉(Vida Bela)的展馆位于德克萨斯州康罗(Conroe)一个74英亩的农场上,通常每年会举办大约50场活动。2021年已经计划举行42场婚礼,并且大约有12个婚礼将于2022年举行。“我们的场地已经预订到2023年了,”餐厅老板米歇尔·阿米尼(Michele Amini)说。

婚礼总是让人情绪激动澎湃的,但由于要在增加安全和健康方面的个人界限、受制于政府的各种指导方针和细微的空气过滤系统等等,已经把很多家庭和婚礼策划的从业者逼到了崩溃的边缘。

“从去年4月份开始,我们每周一都会有20人互相打电话,”在纽约经营一家活动策划公司的马西·布卢姆(Marcy Blum)说。“这简直是救命稻草。这就像是派对策划人的集体治疗。”

但他们已经有好几周没说话联络过了。因为每个人的日程又排满了。

月复一月的混乱

婚礼专业人士擅长解决棘手的问题,实现不可能实现的目标,他们现在还扮演着健康、心理建设和悲伤治愈专家的角色。他们面对的是各州、县和市不断变化的、常常毫无意义的指导方针和限制大杂烩,有时甚至根本没有规则。

“婚礼行业的每个从业者都比以往感到更加困惑,”在纽约拥有一家活动咨询公司的索纳尔·沙阿(Sonal Shah)说。“我们办公室有一个人致力于专门研究疾控中心的指导方针。”

在德克萨斯州(Texas),一场严重的风暴导致了电力中断和水资源短缺,目前所有场馆的满座率可以达到75%——但是,和其他一些州一样,教堂不受这一规定的限制。

在北达科他州(North Dakota),在1月中旬,一项行政命令结束了对婚礼容量的限制,但该州的指导方针中仍然提供了许多建议,比如将宾客名单限制在1000人以内,并且要在可以容纳2000人的场所。

在纽约,目前的婚礼人数上限是50人,无论是室内还是室外。宗教仪式必须将出席人数限制在场馆容纳人数的50%以内。(纽约州州长安德鲁·库默(Andrew Cuomo)因该州统计养老院死亡人数的方式而受到抨击,他承诺说,明年3月,对养老院死亡人数的限制将放宽至150人,但每位访客都必须接受检测。)

密歇根(Michigan)的指南几乎让人费解,似乎指出的是,不超过两个家庭的10个人可以在室内聚会,以及25人可以在外聚集;没1000平方英尺内不超过20人,除非在有固定的座位的这种情况下,最多可以25人可以聚集;只要参与者不超过室外区域的座位容量的20%。能明白这所有的说明吗?

规章制度也随时可能发生意想不到的变化,这样的情况对几个月前就计划好的活动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在私人宴会上,我们有限制,不能在一张桌子上安排超过八个人。”佛罗里达州棕榈滩的餐厅(Breakers)的活动销售总监卡罗琳·斯卡皮纳托(Caroline Scarpinato)说, “这个规定我们坚持了一个星期。我们不得不回去对客户说,‘我们得多买些亚麻制品和餐桌装饰品,你必须重新安排座位顺序和桌卡。’”

然而在整个新冠疫情期间,许多美国政客却违反了许多准则。

2020年5月,前白宫幕僚长马克·梅多斯(Mark Meadows)在亚特兰大为女儿举办了一场室内婚礼,参加人数只有几十人,但他违反了市政府和州级有关聚会不得超过10人的规定,并且在照片中看不到有人佩戴口罩。

去年11月,德克萨斯州奥斯汀市市长、民主党人史蒂夫·阿德勒(Steve Adler)主持了女儿的20人户外婚礼,当时该市建议人们不要聚集在一起,并且人数不超过10人。(据《奥斯汀美国政 治家报》(Austin American-Statesman)报道,阿德勒和家人随后登上了一架私人飞机飞往墨西哥。)

感恩节前后,尽管旅游热潮加剧了疫情,但另一位来自伊利诺伊州的市长、共和党人,为自己去佛罗里达州那不勒斯参加女儿的53人户外婚礼进行了辩护。

计划是不可能实施的

健康、安全和财务问题都是婚庆专业人士的沉重负担,因为他们面对的新人和家庭,在安全和最佳实施方案方面有着截然不同的想法。

“他们对自己的婚礼都有自己的设想。”沙阿(Shah)在谈到一些客户时说,“他们可能会觉得给客人打电话,说无法邀请他们了,或者说,‘我们必须缩减宾客名单’的时候,这么做是’很尴尬。’的”但是,她说,“我却认为为了结婚而违反这些准则,甚至是法律,是不值得的。”

 “作为宴会策划者,我们感到了巨大的压力。“沙阿说,“因为如果我没有生意,我们的音乐主持(DJ)就没有生意,我们的承办商也就没有生意,我们的场地也就更没有生意了。”

米歇尔·雷戈(Michelle Rago)的活动策划公司,大多数时候一年会举办大约八场婚礼,但在2020年只有一场:是在印第安纳州(Indiana)的一个私人马场里,举行的一场有250名宾客参加的婚礼。

“这是我处理过的最大的挑战之一,” 雷戈说,“我团队里的每个人其实都很害怕,但他们想工作。他们已经工作了8个月,但是美国政府对人们没有提供任何帮助。”

一个十月份的婚礼,是在一个特制的双层帐篷里举行的,帐篷里有严格的空气过滤系统。

每个员工和每个供应商,都在婚礼前后接受了测试(尽管测试并不是万无一无的安全措施),每个供应商在酒店都有自己的房间。“飞行价格非常低,我们甚至可以让员工搭飞机乘坐坐商务舱,” 雷戈说。

即使已经做了她能做的,在婚礼之后,雷戈还是因此焦虑了好几个星期。“如果你不担心,你就不是有一颗为客户着想的心,”她说,“但我觉得我们尽了一切可能,来照顾客人和供应商。”

就雷戈所知,并没有人在那次活动中生病,但她也认识到,新冠疫情期间的任何事件,都是为了最大限度地降低风险,而不是消除风险。“你可以做所有你想做的测试,” 雷戈说,“这不是一门完美的科学。”

奥伦(Yifat Oren)是一家奢侈品活动公司的创始人,在洛杉矶和纽约都设有办事处。她在最近组织的一场婚礼上,安排了三天的现场测试。“它并不便宜”,她说。

并不意外的是,金钱当然有助于让一场新冠疫情期间的婚礼更容易实现。“当你谈论的是亿万富翁时,他们那儿是有一套不同的规则的,”奥伦说。“他们可以在私人小岛上度假,乘坐私人飞机前往那里。他们的可支配资金可是要多得多。”

但对于我们其他人来说,其实也是有一些风险缓解策略的。休斯顿一间活动公司(Dure Events)的创意总监基马·阿杜尔·恩武古-约翰逊(Chioma Adure nwou - johnson)说,除了高级别的暖通空调(供暖、通风、空调)系统和口罩等现在的标准预防措施外,她还采用了一些新技术,比如“请回复”(RSVP)的三个步骤:在发出邀请前、邀请发出后和婚礼前一周。通过这种方式,她和她的客户可以向客人传达不断发展变化的安全计划。

婚礼策划人也从同意沟通的世界中学习到了一些东西并加以利用。2020年5月,约翰逊(Nwogu-Johnson)将在一个1200人的宴会厅举行一场婚礼,有400名宾客参加。她计划在婚礼上分发三种不同颜色的腕带。“红色意味着,‘我在这里,但不要碰我,’”她说,“黄色意味着,‘靠近我,你自己承担风险。绿色的意思是,“拥抱我,吻我,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我想花钱,我想跳舞。’”

这是艰难抉择的一年

由于婚礼的个性化本质,使得其在新冠疫情的情况下,进行计划变得更加困难。

“这是非常重要的一课,让我们能知道什么才是最重要的。是食物吗?是参加的人吗?是场地吗?34岁的肖恩·玛丽·卡尔文·卡尔布斯(Shawn Marie Calvin Calbus)说。她把婚礼从4月19日推迟到了8月2日,并把婚礼从底特律(Detroit)的圣诺拉(Shinola)酒店搬到了一个朋友的后院。任何人都不允许进入房子,而至于卫生间,这对夫妇租了一辆房车。

“我们是一个基督教家庭,”卡尔文·卡尔布斯(Calvin Calbus)说。“我们为此在一起祈祷。我们真的很想为自己做出正确的决定,那就是尽我们所能去做。我们已经在一起八年了。”

在佛罗里达州的博卡拉顿(Boca Raton, Florida),梅丽莎(Melissa)和罗杰·巴纳德(Roger Barnard)两次更改了婚礼日期。最初的时候,他们定的是去年3月底的一天并邀请了150人参加。最终他们的婚礼是在7月4日举行,约有45名宾客参加。33岁的梅丽莎·巴纳德(Melissa Barnard)说:“有些人取消了当晚或三天前的活动。”本来要参加婚礼的一些人后来真的就退出了。

“说到底,这是我们的事,而不一定是我们的客人的事,”她说。“我不想再推迟我们的生活了。我们想搬进新家。我们想尽快有个家。”

阿米尼(Amini)和丈夫是德克萨斯州维达贝拉(Vida Bela)场馆的共同所有人,她亲眼目睹了新冠疫情的危害。她的两个孩子在卫生保健部门工作,其中一个孩子在3月份感染新冠病毒长达三周。“那是我见过她病得最严重的一次,”阿米尼说。

因此,当她给客户发电子邮件,建议一些让婚礼更安全的措施而遇到阻力时,她总是感到惊讶。她建议大家都戴上口罩,并且在每张餐桌上都放上洗手液,提供单独包装的开胃菜和甜点,每张餐桌的就座人数不要超过六人。(德克萨斯州的指导方针是允许10个,被阿米尼称之为“疯狂”。)

 “我听到新娘说,‘我不想在婚礼上看到口罩。’”阿米尼说,“我们曾经举办过一些婚礼,婚礼上没有一个人戴口罩。”

在执行层面,她觉得自己无能为力。“当警察是我的安保人员,而他们不戴口罩就出现时,我能怎么办?虽然我认为安全防护是应该做的,但我并不是强制执行的权威人士。”

一些夫妇已经选择大幅度的缩减婚礼规模了。

37岁的凯瑟琳·格拉夫琳(Catherine Graveline)住在华盛顿特区(Washington, D.C.),她本应在10月份嫁给36岁的安东尼·马蒂亚(Anthony Mattia),后者目前是驻扎在日本军队中的一员。马蒂亚希望在夏天被调到一个不同的司令部,他们必须结婚。

8月初的时候,就在格拉夫琳发出邀请函的两周后,这对夫妇发现,由于日本在新冠疫情期间对旅行的严格要求,马蒂亚将不会被批准休假。他们不得不把婚礼的计划搁置了。

但在12月11日的那个周末,马蒂亚意外地接到通知,他一周后就可以回家了。就在短短的10天之内,格拉夫琳在当地教堂组织了一场仪式。作为10个兄弟姐妹中的一个,格拉夫琳其实希望是能有一场盛大的狂欢的,但最终她只在家里的后院举办了一个15个人的聚会。“是我的邻居给我化妆的,”格拉夫琳说。

“在军旅生活中,很多事情你都只能等啊等啊等,”格拉夫琳说,她已经有将近一年没见过马蒂亚了,直到去年12月马蒂亚回家。“这是我们自己想要能掌控的一件事。”

一些夫妇选择了在更温暖的气候环境下举办婚礼。

“很多曾经在纽约工作的婚礼策划师和供应商,都在这里设立了更多的办公室,”佛罗里达州马纳拉潘(Manalapan, Florida)的一间活动公司(Eau Palm Beach Resort & Spa)的活动和餐饮总监斯塔西·哈利南(Stacie Hallinan)说。

自9月以来,佛罗里达州的全州监管聚焦于激活“经济活力”,而不是病毒事宜。

婚礼策划公司(Breakers)的斯卡皮纳托(Scarpinato)收到了许多来自其他州的客户的婚礼策划请求,因为他们不得不取消了原来的计划。“他们原本已经在其他地方,安排了200人的婚礼,他们真的很想结婚,”她说。

自去年夏天重新开放以来,这家公司主持的婚礼平均宾客人数为50至100人,最大的婚礼有150人参加。"我们每隔一周,就与风险管理部门和一些执行团队成员会面,检查即将发生的每一件事,"斯卡皮纳托表示。

在安全方面,他们的选择包括:将室内活动的容纳人数限制在50%以内,提供单独包装的食品选择,缩短鸡尾酒会的时间。

明确你未来的周末安排

随着疫苗的研发使用和希望在美国的传播,婚礼的竞赛马上开始了。

 “每个人都很担忧在婚礼邀请函里写上自己的婚期,可之后又发出新的邀约,这样使得他们的朋友就也无法确定日期,他们或许要到2023年才能结婚。” 活动策划人布鲁姆(Blum)说,“每次我打电话,‘不,那已经被人预定了。’他们都开始试图让人们在周二和周四举办婚礼了。”

对于一个在新冠疫情期间遭受严重打击的行业来说,这已经是一种安慰了。“从小企业的角度来看,这个打击是毁灭性的,”专门从事文具设计的纽约塞西(Ceci New York)的创始人塞西·约翰(Ceci Johnson)说。

毕竟,婚礼为酒席承办商、装饰师、策划师、花匠、音乐家、化妆师、服装设计师、发型师、摄影师、摄像师、舞蹈教练、清洁工、豪华轿车司机和许多其他专业人士带来工作和收入。

许多婚礼策划者表示,未来不会到处都是线上(Zoom)婚礼,已经让他们松了一口气了,并希望疫苗的研发使用将使他们的行业复苏。

“如果有一个词我再也不想听了,那就是‘拐点’” 洛杉矶的策划师奥伦(Oren)说,“我做的这些事情,是很需要人们之间真实的接触的。我完全不希望把我所做的事情搬到数字世界里去。我想让大家都聚集在一处,在舞池里汗流浃背。”

译者:TeresaChen


+1
3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无论身处哪个赛道,创业本就是一场“九死一生”的游戏。

2021-03-02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