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媒体中的领导力失衡:女性从业者为何更难晋升为高管?

全媒派 · 2021-02-25
“当你变得强硬、坚强、自信时,别人却又想你做一个好妈妈。”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全媒派”(ID:quanmeipai),作者:腾讯传媒,36氪经授权发布。

“去工作吧,尽你所能成为有资格的人;找一份尽可能有趣的工作;最重要的是,要让自己经济独立。”《第二性》的作者波伏娃如是劝告所有女性。

近半个世纪以来,女性在职场上的声音和力量越来越大,过去这几年,我们也围绕新闻业里的女性职场生存状况作出过诸多讨论,展现海外新闻业的女性从业者占比、女性记者在具体工作中的不公平遭遇等。

本期全媒派(ID:quanmeipai)带来汇编文章,将目光聚焦于媒体中女性从业者的艰难晋升之路,并分享部分女性媒体高管的心得体会。

女性新闻从业者的艰难晋升之路

2020年3月5日,BOSS直聘在其《中国职场性别薪酬差异报告》中指出,2019年,我国女性在高管类职位中占比达到25.4%,较2018年提高0.4%。从全球范围来看,Catalyst的调研也指出,标普500的公司里,女性CEO的比例从2019年的2%提升至2020年的5.8%。

在一个向好的数据趋势里,依然能够看到女性高管群体在整个就业市场里的稀缺性。

而细分到传媒行业,高级编辑性别不平等现象历来比较严重。在历史比较悠久的传统媒体机构中,往往由男性担任高级编辑,女性高级编辑的占比较低。网络媒体中这一情况会稍好些,但男性管理者在数量上的优势依然是明显的。

事实上,传统观念里,新闻写作、内容运营等文字工作是比较适合女性的。自1980年以来,美国的传媒学院中,女性人数已与男性持平,有时前者甚至会超过后者,而大学毕业后直接进入媒体行业的女性人数基本也与男性一样多。

而在中国的高校新闻学院里,女性的比例往往远高于男性。在一线媒体机构,基层的女性员工数量也呈现上升趋势。

但一项又一项的调查数据显示,随着职业生涯的步步深入,越往高处走,媒体行业中女性的比例就越低。早有统计称,在拥有20年及以上工作经验的记者中,只有三分之一是女性。

世界各地的研究数据也表明,女性比男性更容易选择退出这个行业。有学者表示,这是媒体高层缺乏女性的主要原因之一。印第安纳大学名誉教授大卫·韦弗说:“尤其是在传统媒体机构,从业经验仍然是获得领导职位的最大判断因素之一。”韦弗花了几十年时间研究新闻编辑室的人口构成模式。

那么,为什么有更多的女性选择“退圈”呢?

有些原因是显而易见的。新闻报道是一项艰苦的工作,工作时间紧张、不规律,与其他白领职业相比,报酬往往偏低。另一个不得不面对的客观因素是,在世界上大部分地区,妇女仍然承担着更多的育儿和日常家务维护工作。 

“与我同龄的有孩子的女性媒体从业者中,我是唯一一个还待在编辑部、或离开一段时间后又回来继续工作的。”《迈阿密先驱报》的执行主编阿明达·冈萨雷斯坦言,“大多数人都退出了。”

此外,马里兰大学和北卡罗来纳大学的社会学家对2014年《纽约时报》发表的21440篇文章进行分析后发现,21个版块中,女性记者执笔较多的5个版块为时尚、餐饮、家庭、旅行和健康。而七个影响力最大的版块中,男性撰写了大部分内容,这七个版块包括美国新闻、世界新闻、社论和商业等。

“通往高层领导的道路是什么?”《外交政策》前主编苏珊·格拉瑟问道,“在像《华盛顿邮报》或《纽约时报》这样的地方,那些核心主题——例如时政和国际报道——被视为更难啃的骨头,自然也更有份量。在这些版块中的女性记者更少,因为工作非常耗时,让人远离家庭,难以拥有家庭生活。”

驱使女性离开新闻业的另一个因素是她们的收入仍然低于男性,即同工不同酬。印第安纳大学的学者对美国职业记者的最新调查显示,女性的收入是男性同行收入的83%,与10年前的比例相同。这种差异的部分原因是,有更多的女性在薪酬较低的小机构工作,但也有部分原因则直接指向女性面临的薪酬不平等问题。

此外,无论是传统媒体还是网络媒体中的女性领导者,仍有一些人会感受到一种特殊的职业压力,需要满足某些针对性别的行为标准。

“这不同于一个男人把他的手放在你的膝盖上,或者叫你‘甜心’。”长期为《洛杉矶时报》撰写科学文章的科尔表示,他是南加州大学安纳伯格新闻学院的教授,“大家都觉得男性发脾气是坚定和强大的标志,而女性发脾气则是‘歇斯底里’的标志。”

界面新闻报道,威斯康星大学河瀑分校管理学教授郑薇、以色列巴伊兰大学领导力和组织研究教授罗妮特·卡克(Ronit Kark)、哥伦比亚安第斯大学领导力与组织行为学助理教授艾利森·梅斯特(Alyson Meister)曾对美国51家组织的64名高级女性领导者进行了深入访谈,研究发现,这些女性普遍面临来自外界的“既要强硬,又要友善”的苛刻要求。

例如,女性领导者必须要能够同时兼顾自己的目标和他人的需要,否则将面临“自私和强势”的指责。

对于这个双重标准的讨论,有一个非常经典的案例。2014年,曾因担任《纽约时报》总编辑而跻身福布斯全球权势女性榜的吉尔·艾布拉姆森(Jill Abramson)被解雇,公开出来的主要原因是有报社内部员工认为她的管理方式粗暴、傲慢、固执。

这件事情孰是孰非终无定论,但这位女总编的黯然退场,在当时迅速与性别歧视关联起来,以至于后来学者们在研究此类问题时都会提及艾布拉姆森的遭遇。

当然,新闻行业并不是唯一一个存在这种问题的领域。只是,新闻行业似乎还有一种马太效应和自我延续的循环机制在发挥作用,至少在美国的一些传统媒体中是这样——负责人是男性,就更有可能提拔其他男性。而在女性员工眼里,能够晋升到高层职位的范例和参照系则少很多。

那些成为女高管的媒体人是怎么想的?

如前所述,即便成为了女高管,面临的心理压力也是巨大的。

“对于从事这些工作的女性来说,现实就是‘你不可能赢’,”《萨拉索塔先驱论坛报》的前执行主编珍妮特·科茨悲观地说,“你必须要强硬、坚强、自信,才能被考虑担任领导职务。而一旦你走到那一步,每个人又想让你做个好妈妈。”

多雷·沙弗里尔是BuzzFeed的执行主编,她在BuzzFeed、rollingstone网站和Gawker网站做了10年的职业记者,但从未为女性领导工作过。她表示,并没有女性导师来帮助自己在高级编辑这条越来越棘手的道路上走下去。“对于我们来说,不确定性很大,边走边探索很酷,但偶尔也会有点吓人。”

2013年,吉布斯成为《时代》杂志90多年以来的首位女性首席编辑,据她自己介绍,灵活的工作安排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吉布斯说:“公司让男性和女性都很容易在职业生涯中探索其他的兴趣。我请假去教书、写书,在家陪我的女儿们。这样的灵活性大大降低了离职的必要性。”

CNN数字频道副总裁兼执行主编、在线新闻协会主席梅雷迪思·阿特利则提到了艾布拉姆森被解雇一事,她发现这件事引发了女性间的一系列讨论——性别是她(艾布拉姆森)被解雇的因素之一吗?阿特利说,“男性之间不会有这样的对话,他们不需要有这样的危机感。”

也有一些女性媒体领导对目前的形势持有积极的态度。美联社执行主编凯瑟琳·卡罗尔称,在衡量现代媒体领域女性领导地位时,只关注《纽约时报》和少数几家大型媒体是不正确的。

她指出,有很多大大小小的新闻编辑室都是由女性管理的。NBC新闻频道、半岛电视台美国频道、《时代》周刊、《国家地理》和《赫芬顿邮报》的高层都有女性。

芭芭拉·科克伦在成为NPR新闻副总裁和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新闻副总裁兼华盛顿分社社长之前曾在印刷业工作,她也认为情况在向好的方向发展。她还记得上世纪70年代初,美国的国家记者俱乐部只有男性成员,举办聚会时女性必须坐在楼上的阳台上,而且不允许提问。

科克伦注意到,如今在广播电视行业,女性新闻总监的数量正在增加。当然,尽管如此,科克伦也表示,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有些公司认为‘这个问题已经解决了’,但其实这一过程比想象中要困难得多。”

参考链接:

1.https://niemanreports.org/articles/where-are-the-women/

2.https://niemanreports.org/articles/sharing-their-stories/

3.界面新闻:女性高管在增多,这又能说明什么呢?

https://www.jiemian.com/article/4077783.htm

+1
4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虹桥国际开放枢纽建设总体方案》正式印发。

2021-02-25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