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大侦探》走到十字路口

娱乐资本论2021-02-25
“有很多因素会导致明侦做不下去。”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作者:示其,36氪经授权发布。

‍‍‍‍‍‍‍‍‍‍‍‍‍‍‍‍‍‍‍‍‍‍‍顶流组合NZND回归了!

由何美男(何炅)、撒微笑(撒贝宁)、白rap(白敬亭)撑起的NZND(No Zuo No Die)可以说是内娱火的最独特的男子组合——出现频次为一年一度,每次出现必出“命案”,这是因为他们其实来自于综艺《明星大侦探》。

作为唯一贯穿六季的故事,甚至还衍生出年度演唱会,NZND可以说是《明星大侦探》中最重要的附属IP,某种程度上正反映了明侦六季的变迁过程。

从2016年第一季以《男团鲜肉的战争》惊喜登场,既在人物设定上还原了标准的idol组合主唱、舞蹈、rap、颜值各类担当,也讨论到娱乐圈中整容、抄袭、偶像恋情等问题;到第二季《周五见》凭借案件缜密逻辑和关注到狗仔爆料、网络暴力等热点话题树立好口碑;第三季《NZND之岁月无情》讲述成团十年后的变迁,进一步巩固了IP效应和综艺效果,但也开始暴露推理疲软的问题;而第四季《NZND之回到未红时》、第五季《NZND破冰谜案》中除了何撒白外老嘉宾缺位、整体剧情乏力。

每一季的NZND系列故事似乎就是那一季《明星大侦探》口碑的缩影。明侦节目的第一季正是以惊喜的探案模式和有趣的团队关系吸引了大批粉丝;二、三季延续了较稳定的嘉宾阵容也进一步增强案件外延性,口碑持好,成为真正的热门IP;四、五季在剧情口碑下滑和流量嘉宾争议中,也被粉丝诟病“侦心不再”。

到了第六季,这次《NZND顶牛演唱会》继第一季后终于又聚齐了NZND的何、撒、白、大(大张伟)四人,圆了许多老粉的心愿。刚播出的上集中“焚尸”案也延续了这一季的案件特色——手法复杂。

从评分也可看出,第六季明侦的剧情水平的确回归到了二、三季,烧脑的案件手法获得了不少粉丝认可。但如果看讨论热度,第六季却还是没能产生出圈的名场面,最火的词条似乎还是“#明星大侦探将圣诞元素打码”。

不少观众直呼“节目不好笑了”,重提《成全》CP等众多老梗也引起粉丝关于节目组“吃老本”的质疑。

综N代的创新困境是共通的,明侦虽是一档游戏型综艺,但核心其实还是故事创作。在70个案件过后,明侦是否还有新故事可讲?第六季的口碑回升是回光返照,还是破旧立新?

娱乐资本论对话了《明星大侦探》制片人与总编剧,试图剖析明侦六季背后的突破与困境。

明侦的配方:是明星搞笑综艺,还是破案推理故事?

明侦节目属性有特殊之处,犯罪、探案与明星、综艺,这样的元素结合在2016年诞生之初是非常新鲜的。

五年来悬疑探案类节目已经是层出不穷,但无论是素人探案且推理味更浓的《名侦探学院》,还是剔除“谋杀”元素、降低探案复杂度的上星版本《我是大侦探》,或者是同团队制作的主打明星+密室的《密室大逃脱》,它们都没有产生超越明侦本身的影响力。

观众看《明星大侦探》到底在看什么?

许多节目老粉会把第一季视作初心,认为那时的节目搞笑与推理并行,且识于微时的那批老玩家之间有不可替代的“团魂”。而随着节目进行到N代,观众和节目组其实都在进行重新定位。

毫无疑问,明侦的观众是在进步的。在节目组早期的采访中曾说过,明侦是一档由“40%搞笑+30%剧情+30%推理”构成的节目,而对于初次接触到这一综艺模式的观众来说,看嘉宾之间的有趣互动、享受推理模式是这一阶段的重点。

到了第二季,观众对明侦的模式比较熟悉后,节目的内容也进一步丰富了,从第二季的案件名称和内容就可看出大都致敬了经典的影视IP。

到了中期,尤其是第四、五季,剧情脑洞越开越大,时空穿梭、平行时空、盗梦空间、蝴蝶效应,但因没有扎实的逻辑支持,推理常常变得单薄,剧情单纯为了反转而反转。

(截自知乎回答“如何评价综艺《明星大侦探 第五季》10 案「探案唐人街(上)(下)」?”)

再加上老玩家的缺席,新玩家适应不良引发粉丝群情激愤(点此复习),将明侦口碑带入一个低谷期,豆瓣评分从以往的9分+下滑到8.6、8.5。

采访了多位明侦的老观众后小娱发现,六季以来观众追求的观看体验和喜爱的内容方向是存在变化的。从开始的看人物到一步步享受案件的推理,存在着一个缓慢更迭的过程。

第六季明侦剧本最大的特点就是更重视案件作案手法,重推理、重逻辑、重证据链,这点也得到了总编剧的确认。密室、机关、时间差,每一期案件的“谋杀”手法都不是一眼可见的,完整的证据链让嘉宾能通过推理锁定2-3个最终嫌疑人。

愈重逻辑推理,节目也很容易变得烧脑且冗长。动辄1、2个小时的集中讨论如果没有喜剧性的亮点,很容易让一部分观众失去耐心。

对此总编剧解释,这是节目中笑点跟剧情的关联度越来越高所致。现在搞笑的是剧情、人物关系,而之前可能是嘉宾互动或者出糗。后者很容易被剪成单独的cut广泛传播,大家都会觉得有趣,但前者若不结合剧情内容,就无法感受到。

如第六季第7期《吼莱坞往事》第一次集中讨论环节,它的笑点就是剧情里的人物关系引发出来的,如撒记者(撒贝宁)冒充金银花(金靖)与张飞饼(张雨剑)成为至交网友,骗钱骗感情,而这一冒名顶替又是在讨论到最后才被揭示出来,只有看了完整讨论过程的观众才能理解。这样的笑点显然是无法简单快速传播的。

某种程度上说,走到第六季的明侦已经放弃了曾经让明侦最出圈的“造梗”,类似撒贝宁的“盛世美颜”、白敬亭的“这是另外的价钱”、魏大勋的“白雪公主”等综艺效果爆表的名场面在当下已再难见到。

第六季反而变成了大型“老梗怀念现场”,几乎每一期都有对过往经典设定的呼应,比如《吼莱坞往事》再现王鸥、魏晨在第三季《又冲不上的云霄》中演唱《成全》的环节,《忘忧杂货铺》类似第三季《无忧客栈》的设定,《夜半酒店》直接成为《酒店惊魂》前传等等。

有的粉丝觉得系列化很好,有的则觉得节目组已经江郎才尽,在吃老本。

对于节目组来说,一方面确实想要创造一个明侦宇宙,通过系列化在一定程度上吸引更多老粉;另一方面总编剧也认为主题的重合有时候也是必要的,比如《无忧客栈》中的微笑抑郁症和《忘忧杂货铺》的诱导抑郁症患者自杀,虽然类似,但它就是会一直给观众带来反思的话题。

“我觉得我们比较可怜。”总编剧笑称,“其实这些都可以做成完全不同的背景设定,但总也会有粉丝喜欢系列化。之后我们也要考虑一下怎么做更合适,如果做一个全新的故事会不会更好。但无论侧重于哪一个方向,它都会是一把双刃剑。”

从推理模型到社会话题,明侦故事从哪来?

第六季何舒从总导演变为制片人,她告诉小娱,明侦剧本创作的第一步采取的是报选题制,即每个编剧都会提出自己想要做的选题,经开会讨论后,有亮点、有共鸣的主题就会进入下一阶段。

第二阶段的创作则是框架式的,被称为“5W创作”,即把凶手、死者、嫌疑人、杀人动机、杀人手法确定下来,然后再根据每一个角色去丰富他的人生故事,形成给每一个玩家的角色卡。

之后再把角色卡里面的内容变成证据和线索,进行美术设计、现场试玩,最后才会进行节目的录制。

“这是一个前期耗时非常长的节目,一般剧本的创作都要花3~6个月,基本上每一案都是从6~7个选题中挑选出来的。”何舒说。

明侦已经做了六季,每季12案,一共就是72个案子,即使按照6选1的比例,节目组考虑过的选题也已经达到432个。

总编剧坦言,想出更多创新的设定就是编剧组面临的最大难题。“之前已经做了那么多故事,现在的每个故事都还要有新的立意和作案手法去吸引观众,这本身就很困难。而更难的是观众的要求还一点一点在增加。大家都在进步,观众也期待我们越来越好。”

(第六季第4期《忘忧杂货铺》中编剧自嘲“被剧本压垮”)

过去节目组的灵感来源大多是推理小说、柯南、金田一等,但后来生活化的新闻、场景则成为了更重要的母题。“比如微博看到的那种十大奇葩新闻,以及很多社会新闻其实都会有反转,就能够启发你原来还可以这样创作。”何舒说,“包括我们自己旅行中可能看到了某个很漂亮的场景,都会把它拍下来分享给同事,说以后我们做节目场景可以按照这个做。”

举例来看,第六季第5期《神奇的部落》的灵感就源于场景画风的创新。“明侦这么多季,还有什么画风是能带来视觉冲击的?我们就提出了原始人画风。”总编剧说。“源于这个场景画风往下思考,因为大部分提到原始人就是讲很多年以前的故事,对于我们的观众来说,这可能太过于平常了。于是我们用了一个猜想,即地球文明其实是一个大循环,可能我们以为现在讲的是一万年以前的故事,但其实一万年以后也是如此。”

《神奇的部落》目前在豆瓣明星大侦探小组投出的的第六季单集评分中得到了9.1分,是第六季目前为止仅次于开篇实景《夜半酒店2》的第二高分。它的广受好评不仅在于其新鲜的画风设定,也在于其强反转却并不生硬的情节。

这一案从一个母系社会体制的原始部落讲起,随后反转到原来部落里有外星人入侵,企图占领地球,而这些外星人其实又是曾经的地球人,最后还落在了保护环境的大母题之上。

(截自豆瓣评论)

虽然导演与编剧都告诉小娱,明侦创作流程六季以来并没有改变。但肉眼可见的变化是,从第三季第一案《酒店惊魂》关注校园暴力开始,明侦每一案讨论的话题范围越来越大,也越来越有社会性。

“你会发现第一、二季的案件没有那么复杂,那时我们还是在参考推理模型创作。到了第三季,故事的立意开始变得越来越重要。”何舒说道,“明侦虽然好像是跟犯罪杀人相关的节目类型。但其实处处都透露了真善美,我觉得这是我们找到的一个很好的平衡点。”

“有很多因素会导致明侦做不下去”

一般来说,明侦最坚定的老粉有两类,一种是冲着“团魂”,另一种则是冲着推理和剧情。

明星大侦探嘉宾中公认最为核心的“团魂”是何炅、撒贝宁、白敬亭、王鸥和鬼鬼,他们是第一季的常驻阵容。但一方面由于嘉宾的档期很难控制,另一方面节目也需要新玩家注入新鲜感,种种原因加持下,这五人团在第二季第4期《博物馆奇妙夜》后就再没有聚齐过。

粉丝从“求五人合体”逐渐变成“求能有四人”,到如今在明星嘉宾阵容上唯一的底线就是——一定要有“双北”(何炅、撒贝宁)。

老玩家越来越难以聚齐、新玩家总是难免争议的现状下,明侦固粉的抓手似乎只剩下推理和剧情。

但是,在杀人、犯罪、破案这样颇为敏感的大框架之下,明侦的热度越高、关注度越高,某种程度上其责任也越大,受到的监管压力也会越大。

从创作参考推理模型升级到参考社会新闻,明侦已经不能是简单的“杀人案件”。从热衷造梗,到让故事有趣,再到现在的立意为先,节目在创作方向上的发展变化明显。

观众最直观可以看到的就是,自第三季起,明侦每一期节目片尾都加入了2分钟左右的立意阐述,由当期玩家讲述该主题下的自身感受及引申道理。

第四季、第五季中,这2分钟左右的玩家阐述成为了片尾的单独板块,且有了“侦探能量站”的名字,而片尾则又增加了1分钟的专家语录,邀请法律、社会等方面的专家学者分享相关知识。

到了第六季,我们可以看到“侦探能量站”板块时长已达5分钟左右,片尾专家语录也增长到3分钟左右。

这当然只是一个小切面,但这些明侦寻常流程之外的板块时长的增加、内容的丰富,也能反映出节目在寻常剧本创作之外,所需要面对的问题。

总编剧告诉小娱,他们在选题涉及到相关社会话题时,不仅需要平台的信安部门把控尺度,也需要请教相关专家。一方面是要确定哪些话题能做、哪些不能做,另一方面也是要确定如果做的话应该怎样进行正确引导。

“第六季的《夜半酒店》就讨论了儿童性侵话题,其实是非常敏感又非常沉重的话题。我们尝试了很多版本的故事,关于怎么讲能直击人心又不会刻意煽情,也不会影响参与嘉宾的情绪,我们得把握好这个点。”

另一方面,《明星大侦探》最初就是一个全明星阵容的破案综艺,但是随着政策的变化,综艺节目中只有明星已经不可取。2017年,广电发布《关于把电视上星综合频道办成讲导向、有文化的传播平台的通知》,明确指出“要努力提高普通群众在节目中的比重,让基层群众成为节目的嘉宾、主持、主角,留意不能把群众作为明星陪衬或背景。”

2018年的《明星大侦探》第四季开始,以蒲熠星为代表的素人侦探助理出现,他们也在第六季中华丽转身成为了正式侦探,节目模式也由此升级成为双侦探模式。

总编剧在采访中直言,有很多因素会导致明侦做不下去。“作为编剧从第二、三季的时候就已经觉得自己写不出故事了,但是硬逼着也做到了第六季。现在我们反而还挺乐观的,感觉之后还能再做几季。虽然我们也不知道能做到多少季,但只要它还能做,我们就一定会做下去。”

没有一档节目是能满足全部观众喜好的完美节目,明侦兜兜转转也经历了口碑的起起伏伏,但还是始终保持了制作的诚意。今年,一大批悬疑类综艺即将上线。明侦作为这一赛道的鼻祖,其经验值得借鉴。

随着明侦IP版图的扩张,互动微短剧、线下体验店等明侦衍生都在迅速开发中,甚至与明侦模式类似的剧本杀行业都成为了当下最火热的新兴产业之一。剧本杀行业从业者也向小娱透露,因为明侦而对剧本杀产生兴趣的玩家很多。今年春节,剧本杀更是成为就地过年的年轻人们最为追捧的娱乐活动之一。

从立意方向突破,通过社会性议题提升节目高度,在政策、受众和内容中寻找到一个平衡,甚至能带动起一个产业,或许正是最适合此类节目的道路。

+1
9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白酒营销模式变了?

2021-02-25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