斥巨资押注生命科学的黑石投了哪些公司?

巴伦周刊2021-02-25
为其他大型投资者提供思路。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巴伦周刊”(ID:barronschina),作者:丽兹·莫耶,编辑:郭力群,翻译:邓鹏博,36氪经授权发布。

新冠疫情暴发后,生命科学成为一个非常受关注的投资领域。黑石集团(Blackstone Group, BX)先人一步,过去10年来已向这一领域投资了几百亿美元。

仅去年一年,这家上市私募巨头就在生命科学领域投资了约160亿美元,这是黑石去年最重要的投资主题。该公司通过股权投资和贷款,向一系列制药公司及设备制造商、生物制药初创公司和尖端研究公司投入了大量资金。此外,黑石已经成为实验室地产领域最大的业主。

在黑石管理的6000亿美元资产中,生物科学仍只占一小部分,对收入或利润的影响也还不大,但未来几年这种情况很可能发生变化,为该公司的股价带来新的推动力。黑石近期股价约为70美元,过去六个月涨了30%,与标普500金融股指数的涨幅相当。

黑石以将多家公司私有化和一些大规模房地产交易而闻名。在格雷担任总裁之前,该公司就创建了房地产业务。现在,生命科学已经和物流仓储、云计算及内容创建一样,被黑石视为非常重要的投资对象。而且当这家公司下定决心做某件事时,往往也会取得巨大成功。2018年,黑石向约会应用Bumble (BMBL)投了30亿美元,后者上市后这部分股份现在价值已经升至140亿美元左右。

如果黑石在生命科学领域的投资取得成功,该公司不仅可以增加财富,还可以为这一重要性日益上升的领域的其他大型投资者提供思路。 

去年疫情暴发前后,黑石向Alnylam Pharmaceuticals (ALNY)投资了近20亿美元,这是对该公司这一策略最好的印证。总部设在马塞诸塞州剑桥市的Alnylam研发基于RNA的药物,Moderna (MRNA)、辉瑞(PFE)和BioNTech (BNTX)的创新型新冠疫苗就使用的是RNA技术,不过Alnylam使用这一技术来研发治疗其他疾病的药物。

Alnylam此前已经与诺华(NVS)合作研发了抗胆固醇药物inclisiran,但该公司需要更多资金来研发其他基于RNA的药物,而之前股市和债市市况均不理想。

去年4月,黑石以10亿美元收购了inclisiran一半的销售权,当时黑石已经成为Alnylam实验室的业主。该公司买入1亿美元Alnylam的股票,向其心脏代谢疾病疗法业务投资了1.5亿美元(今年1月,这一业务的一个治疗方案的第三阶段临床试验显示出积极结果),还提供了7.5亿美元贷款。简而言之,黑石的参与是全方位的,既是业主,也是科学研究合作伙伴,同时还是投资人、顾问和贷款人。

黑石股价走势

黑石生命科学(Blackstone Life Sciences)的投资对象已经有99种药物上市。过去12年,整个私募界扩大了在医疗领域的影响力。PitchBook的数据显示,2008年私募在医疗领域的投资总额为591亿美元,去年这一数字为1374亿美元,较2019年1852亿美元的峰值有所下降。

黑石10年前就有了投资生命科学的想法。当时该公司没有投资实验室,因为很多房地产从业者认为实验室是一个不受欢迎的细分领域,业主需要拿出大量资金为租户配备实验室,而且这些租户的风险比普通的办公室租户更高。然而科学和医学发展迅速,基因组学、免疫疗法和精准医学领域的研究呈爆炸式增长,对实验室的需求也大幅上升了。

黑石看到了入场机会。该公司全球房地产业务联席主管凯瑟琳·麦卡锡(Kathleen McCarthy)说,“我们发现,生命科学领域的房地产成为写字楼房地产的一个细分市场,其表现可能会超过整个写字楼房地产市场。”

2016年,黑石收购了总部设在圣地亚哥的BioMed Realty Trust,后者现在估值为200亿美元。黑石成为美国最大的私人实验室业主,拥有1600万平方英尺的实验室,该业务是黑石房地产部门的一部分。

生命科学领域的房地产占该公司房地产投资组合的7%,这些房产大多位于圣地亚哥、西雅图、旧金山、马萨诸塞州剑桥等热门实验室市场,其中一半的实验室租给了研究新冠疫苗或疗法的公司以及英国的剑桥大学。

除了实验室,科学专业知识也很重要。黑石于2018年收购了生命科学投资公司Clarus,从而获得了后者9亿美元的投资组合以及尼古拉斯·加拉卡托斯(Nicholas Galakatos)等优秀管理人才,加拉卡托斯现在任黑石生命科学的全球负责人。

美国塔夫斯大学(Tufts University)的研究报告显示,药物从试验到获得监管部门批准再到进入药店通常需要5到6年的时间和26亿美元资金。

制药公司不想冒险投那么多钱,所以它们会寻找合作伙伴来对冲风险。加拉卡托斯告诉《巴伦周刊》,目前有更多需要融资的药物正在研发中。

黑石生命科学筹集资金投资了一些疾病的晚期疗法。该部门43名员工包括默克(MRK)前全球临床研发负责人巴里·格茨(Barry Gertz)和Ariad Pharmaceuticals前CEO帕里斯·帕纳约托普洛斯(Paris Panayiotopoulos)等人。

拥有有机化学博士学位的前制药公司高管加拉卡托斯已经和辉瑞及医疗器械巨头美敦力(MDT)等大公司达成协议,共同创建生物技术公司,在可能的情况下利用专利许可把药物推向市场。他称,疫情“进一步证明了科学在解决全球性重大问题方面的重要性”。

2019年,加拉卡托斯的团队和诺华一起创办了Anthos Therapeutics,主要从事治疗高风险心脏病药物的研发。同年,黑石和总部设在瑞士的Ferring Pharmaceuticals成立了一家名为FerGene的新公司,研发治疗膀胱癌的药物,投资额5.7亿美元,其中黑石投了4亿美元。

去年,黑石生命科学向Reata Pharmaceuticals (RETA)投资了3.5亿美元,后者治疗肾脏疾病的药物已进入后期试验阶段。此外,黑石还向美敦力的糖尿病医疗设备投资了3.37亿美元。去年夏季,黑石规模为46亿美元的生命科学基金(Life Sciences Fund)完成募资,这只基金是同类基金中规模最大的,主要针对养老基金等机构投资者。

但对黑石来说,投资于生命科学不仅仅意味着投资房地产或私募,该公司还通过提供贷款和战略配资投资于支持制药行业的企业。

去年,黑石战略机会基金(Blackstone Tactical Opportunities)向CryoPort (CYRX)投资了2.75亿美元,CryoPort是一家冷藏物流公司,目前在疫苗存储运输的竞争中处于领先地位(Moderna和辉瑞的疫苗都需要极低温保存)。去年11月,黑石向Precision Medicine Group注资23亿美元,这家公司负责后期临床试验和协调药物审批流程。

有些看似无关的投资可能会对黑石的生命科学投资组合很有用处。举例来说,黑石在2019年以187亿美元收购了普洛斯(GLP)在美国的物流资产,如电商仓库等,而存储和物流是运送药品的重要组成部分。

JMP Securities分析师戴文·瑞安(Devin Ryan)说,“黑石拥有的各种资产可以互补发挥作用,这是其他公司不具备的优势,黑石也因此能够在生命科学这一拥有巨大潜力的市场领先一步。”

就像格雷在接受《巴伦周刊》采访时所说的,“我们很清楚生物科学的发展方向,药物研发将变得更加个性化,越来越多个性化治疗将创造出越来越多的疗法,因此整个生态系统都会增长。”

*英文版见2021年2月19日报道“Blackstone Has Quietly Invested in Life Sciences for Years. Now Its Bet Could Pay Off.”。(本文内容仅供参考,投资建议不代表《巴伦周刊》倾向;市场有风险,投资须谨慎。)

+1
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做全球投资,看百年巴伦。《财经》引入《巴伦周刊》独家版权
特邀作者

做全球投资,看百年巴伦。《财经》引入《巴伦周刊》独家版权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一个云知声暂时退场,还有无数个“云知声”倒在多数人看不到的地方。

2021-02-25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