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不想穿越当赘婿呢?

刺猬公社 · 2021-02-25
“我们写赘婿文,就是一个字,装逼打脸,爽。”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作者:石灿 刘鑫,编辑:园长,36氪经授权发布。

每一个被社会现实毒打到遍体鳞伤的打工人,都渴望在赘婿的世界中,咸鱼翻身、走上人生巅峰。尽管,这只是一个虚幻的梦想。

古装剧《赘婿》自2月14日开播以来一直被热议,它的剧情节奏总能击中观众的爽点,凭借热门话题迅速破圈,豆瓣开分7.1,微博热搜话题“赘婿”阅读量18.7亿。2月22日晚,《赘婿》宣布加更,网友们直呼快乐来了。

仅从数据而言,IP改编无疑是成功的,但《赘婿》播出后也不乏质疑“女主是工具人”“突出男主强的同时弱化了女主”……但我们讨论剧情自身时,也需要追溯更为源头的网文本身。

“赘婿文”这一类型的网文作品最初在起点中文网上兴起,短视频时代的碎片化需求和碎片化传播,让赘婿题材短视频大火。

据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了解,赘婿故事很能击中委曲求全后翻身改命的爽点,而短视频平台用数据在商业和内容层面塑造了一个更肥沃的土壤,一分钟之内就发生反转的短视频,加速了“咸鱼翻身”“扮猪吃老虎”式赘婿故事的迅速出圈。

赘婿文写什么?

古装剧《赘婿》改编自同名小说,该小说2011年首发于起点中文网,作者是愤怒的香蕉。文学研究者对它的评价很高,“《赘婿》称不上名著,但已经站到了经典的边上。”

“网络小说的顶级大神,无一不是对当下的某种集体经验有惊人的捕捉和表现能力,但罕有人能同时具备艺术的另一半,普遍缺少追求永恒不变的那部分的天分和勇气。”北京大学中文系博士生吉云飞曾撰文称,“香蕉是罕见的受五四新文学观念影响极深,有’写名著’抱负的网络作家。”

抖音网络文学领域129万粉丝账号“小虫聊网文”的主理人王冠群说,愤怒的香蕉在网络文学领域开启了赘婿文类别的先河。

赘婿文写作固有其格式,讲究“先抑后扬”,简单来说就是男主因为某种原因入赘女方家,先受尽屈辱,后扬眉吐气。

周根红现为山东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对网络文学研究颇深。他告诉刺猬公社,《赘婿》的主人公有着“主宰商海沉浮”“家国天下”“纵横捭阖”的理想和情怀,暗藏着男权想象。

网络文学一向在情感表达上很直接,作者使用文字构建世界观时也不避讳。

“我们写赘婿文,就是一个字,装逼打脸,爽。”

白凤煌(化名)是一位少有的写赘婿男频文的女性作者,她把赘婿文的套路总结为:上门女婿很牛,丈母娘一家人都人品不好,“狗眼看人低,尽做丧尽天良的事就对了,而上门女婿就是个圣母白莲花。”

“所有富二代不是草包就是混蛋,就没有一个好东西,上门女婿啥啥都好,媳妇虐他千百遍,他待媳妇如初恋。”

虽然电视剧风头正火,但赘婿类网文目前并非网文领域流行类型,它的鼎盛时期在2017年左右,现在的赘婿文“不好写,也不火了”。网文圈有人认为,“有可能借助电视剧回光返照一段时间。”在刺猬公社的调查中,发现网文作者们看待网文作品,绝大部分人都以商品和产品思维看待,而非传统文学视角。

周根红说,传统文学强调思想性和文学性等评价标准,网络文学不仅仅是一种文学形态,还兼顾网络文化和产业化特性,它是网络文化和网络内容生产的一部分。

近年来,赘婿文的创作也发生了一些变化。

在周根红的观察中,赘婿文类型元素更为多元或者说类型融合更加紧密,穿越、穿书、玄幻、悬疑、宦海、商海等各类类型元素融合。故事核心没变,把这种故事类型迁移到其他场景中的网文变多了。“半虐半爽”的桥段也越来越多,“虐”起来无比深沉,“爽”起来无限释放,让读者充分感受到阅读的快感。

赘婿文本质归属于男频文类别,主要的用户是男性读者。但近年来,赘婿文作者有意识地向女性读者靠拢。在女性形象的塑造、男女性别秩序等方面,都表现出争取女性读者的努力。

“如改编为电视剧的《赘婿》,其实与原著有着较大的差异,最大的差异就是男权的淡化和女主形象的强化,当然还有根据电视剧的意识形态性,价值观更为主流化。”周根红分析说。这部小说最初锁定的读者是男性,但是在改编为电视剧时,却比较多地关注到了女性读者和观众。这类小说的读者界线并不是非常鲜明,具有读者的通约性。

无疑,赘婿文的低层次满足就是“爽”,是“爽文”的一种类型。但周根红进一步说,我们还要看到更深一层,赘婿文流行背后的一种社会文化现象,是超出“爽”之外应该引起我们思考的问题。赘婿文还是要跟读者的现实生活和情感需求进行考量。赘婿文“爽”的背后,是普遍的社会文化焦虑、中产焦虑。

在不少人看来,“赘婿文”一般都是写给中年失意男人看的,他们或压力过大、或事业不顺、或家庭负担过重、或在赡养老人、子女教育中遇到了很多问题……“赘婿文”大热的的背后,反映着一种相当普遍的社会情绪焦虑。

但一个有意思的对比是,从更为精准的某网文平台数据来看,赘婿文的拥趸画像可归纳为20多岁、文化程度偏低、进城务工的人。这类读者对文中人物和故事情节有比较强的“意淫成分”,幻想自己是其中的某个角色,并且实现了绝地反击的角色跳跃或者阶层突破。

赘婿文化早在先秦有记载

赘婿文化存在已久。

赘最初的含义是“抵押”和“放贷”,用于物品抵押,后抵押范围扩大到人。贫苦的平民为了求生,将自己的孩子抵押到,赘子为奴婢。

但赘子与赘婿有所区别在于,赘子是债务奴隶关系,赘婿是男子入赘女家从事劳动的世俗婚姻关系。它源自母系社会“从妇居”的婚姻形态。

先秦《诗经》中《邶风·匏有枯叶》有句诗写到“士如归妻,迨冰未泮”,可白文翻译为“男子若有心嫁给女子,最好在冰没有融化之前便来”。

这是一首女子要求男子过河入赘的恋歌。无独有偶,在《郑风·褰裳》中,也有一首诗描绘男子不愿意为心爱的女子渡河成婚的故事。原因被解读为,男子忧心忡忡是担心自己在入赘家庭中低如奴隶的地位。

入赘不止在底层平民阶层出现,而是贯穿于整个社会各个阶层,包括庙堂核心人物、知名学者等社会精英阶层。赘婚起源之一的巫儿说便发生在齐国帝王家。

春秋秦汉时期,国家权力之下的户籍管理制度对待赘婿也极为苛刻,女子在家庭中有“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权利。

由于入赘家庭把女子婚配出去,“赘婿,世俗贱之”。有些赘婿在共处时因妻子叫别人“哥哥”,没有体恤自己而感到冷落和伤感。加上国家对人民的户籍管控,这很容易产生“守寡”“弃夫”等社会现象。

唐朝之后分两种:未婚女子所娶之夫称赘婿,寡妇再娶之夫称招夫,仍受轻视。宋元时期出现了普遍的赘婚现象和历史资料。这一时期赘婿的社会地位和家庭地位得到改善,没有对婚姻的绝对控制权,但有一定的身份权、家产管理权和财产继承权。法律不再歧视赘婿,只是民间仍然瞧不起赘婚与“吃软饭的男人”。

明清时期,赘婚全社会都较为普遍,史书、小说、法律等多种文献均有记载。晚明人口膨胀,社会阶层固化严重,这时很多富贵人家通过招赘维系家族在科举官体的成功与社会地位。

不少明清小说那这种社会关系写成故事,文人家庭以招赘为前提,带来了光耀门楣的合家欢结局。江浙地区的文人赘婚大多存在阶层间的平行跨越和家族联合,而非上下流动,自下而上的联合多考虑男方科举官礼后的社会地位等价交换。

当代赘婿文化依旧存在,介于平等、自由等理念的普及,赘婿个人的独立人格得以自我发展。这种文化给赘婿内容作品提供了大量的养料,但在生活中存在的赘婿毕竟是少数,我们更多在社交媒体、影视文学中观摩。

近两年赘婿文学作品以广告形式出现在各类新闻网站、百度贴吧、抖音、快手趣头条等平台中,男主角一幅穿着邋遢、蓬头垢面、身材矮小的形象,标题基本上是“窝囊废丈夫忍无可忍终于亮出身份,震惊……”“少爷,终于找到你了!”“赘婿含恨离婚,签完字竟坐直升飞机潇洒离去!全家人直接傻眼……”

据了解,目前市面上的赘婿类型小说数量较多,番茄小说网赘婿文877部,起点小说网594部,掌阅书城490部。一个网络小说交流群中最新公告日期为2020年5月8日,内容显示当下最火题材:赘婿,战神,鉴宝,系统,金手指玄幻文。

截止到2021年2月24日,经典赘婿文连载情况 ,刺猬公社制图

在王冠群眼中,赘婿文只有《赘婿》和《史上最强赘婿》两本作品还不错,一些挂羊头卖狗肉的网文作品很“水”,“特别是无脑的情感新媒体文,故事背景看着都尴尬。”

但即便如此,既然有为故事买单的人,就有写故事的人。买卖通常分为两种模式,一种是作者直接与平台签独家合作协议,另一种借助中间机构发布稿件谋取利益。这衍生出一种商业风景线——续写模式,在某签约作者互助群中,各种类型网文的日结续写广告数不胜数,其中赘婿文千字五元,续写前文较多只看后文,日更六千字。

在这种续写模式下,生产线的各个部分都明晰套路,对前后文关联要求不高的情况下兼具了效率与产量。同时,这种模式让文学性往机械化方向发展,不再是单纯靠作者的创意和个人经验得出的文学作品,反而更像本雅明所说的“机械复制技术下艺术作品灵韵的丧失”。

但续写产业的兴起也反应了读者的“宽容”。阅文速度快、不去细究文章前后逻辑,不琢磨文学性表达是读者阅览网络小说的习惯特征。

一位网文作者向刺猬公社打了个深刻的比喻,“网文是快餐文化,要的就是放松舒服,你想啊,吃饭的时候你是觉得读个文学名著舒服,还是这种爽了吧唧的得劲。吃个饭嘴动还要动脑子,那不是累得慌吗?”

赘婿在短视频

王冠群在抖音的账号虽然有149万粉丝,但不赚钱,由于网络文学的免费模式和线上付费模式并存,王冠群开通抖音账号一年时间,只卖了一千本左右的书。

“受众年龄偏低,然后他们还是男生,加起来就是小男生。”王冠群说,粉丝属性决定了他的抖音账号没有多少价值,如果它的粉丝都是30岁左右的女性,“这个账号可以值50万到80万。”如果还有一次选择,他会把精力投入到实体书领域。

但王冠群依旧想办法挣钱。他在微信注册了“小虫聊网文”公众号,把用户引流到微信群,在那里做付费文章。相比如那些凭借赘婿文发家致富的视频博主而言,王冠群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据刺猬公社统计,短视频平台抖音、快手里的女婿内容分为制造冲突、搞笑戏谑和温情故事三种,其中制造冲突最为常见。

第一类冲突来自丈母娘、丈人与女婿的对立,丈母娘更中意体制内的女婿;女婿上丈人家地里割菜,形容成去丈人家拉犁,说到丈人家里是牛;女婿骑自行车回来糟丈母娘嫌弃,和开车的女婿回来待遇不一样,女儿护着女婿,把饭里放了很多盐。

第二类冲突是妻子与丈夫的对立,上门女婿任劳任怨带孩子(还不是自己的),妻子无理取闹,评论多表示上门女婿心酸。

第三类是源于语言不通和家庭地位,不懂方言的外地女婿过年与妻子回娘家,表现出各种囧事。2021过年期间,抖音流行过一阵“过年外地女婿统一姿势,在村口等着饭点回家”的话题视频。

搞笑戏谑视频并不是很吃香,流量播放数没有制造冲突视频的高,这类视频有动画小短剧,也有真实表演的故事,“女婿不让丈母娘打麻将,为了丈母娘的健康操碎了心”、“男子当上门女婿,婚前跪别生母”、“孝顺,拿钱给丈母娘治病”的视频主打温情路线。

短视频剧情中的赘婿角色通常有五种,分别是和谐相处型、忘恩负义型、不会说话型、忍气吞声型和屈辱爆发型。其中,“丈母娘瞧不起农村女婿,大婚当日女婿拍屁股走人”这类冲突性最强的作品,播放量最好。

刺猬公社观察发现,短视频创作者制作赘婿短视频的方法诸多,他们通常通过一分钟视频制造对立,树立上门女婿任劳任怨的形象(或女婿之间进行对比)引发人们对该身份的同情,进而建立恶婆婆的形象;或者在短剧中,通过女婿爆发愤怒等情节,给观众以爽点,进而表现婆婆后悔等内容。

在很多社交媒体平台的广告中,赘婿题材的广告短视频也广泛出现。据了解,某些网络小说平台专门成立商业部门接受来自品牌主的广告,部门下辖或者与平台内容事务部门连同制作拍摄视觉冲击力强的广告短视频。

他们会对视频做“套路”测试,比如在一个赘婿短视频片段中,丈母娘辱骂赘婿一句话算一次打压,那么,丈母娘打压赘婿多少次的时候最容易参与视频互动呢?

据测试结果显示,某短视频平台中,赘婿遭遇丈母娘嫌弃(打压)4次后女婿反转,获得的点赞量在同类视频中位列前排。

短视频不断地制造矛盾与对立,“丈母娘与女婿的对立”“丈夫与妻子的对立”“女婿间相比较的对立”……在这不同的对立中,都有一共性,那就是结尾部分的反转。短视频触发人爽点的门槛远比文字低很多。

但不论剧集、短视频还是网络文学,赘婿类IP永远不乏用户。每一个被社会现实毒打到遍体鳞伤的打工人,都渴望在赘婿的世界中,咸鱼翻身、走上人生巅峰。尽管,这只是一个虚幻的梦想。

+1
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内容产业报道第一新媒体
刺猬公社特邀作者

内容产业报道第一新媒体

文章提及的项目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